请画家法轮功学员多画酷刑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读了六月九日的文章《请大陆更多同修重视用专业技能提高真相资料质量》,深有感触。我曾经编辑当地真相资料近三年,需要表现酷刑的画。

有一次,本地一名女同修被非法劳教,辗转从劳教所传出的一点消息得知,她被恶警吊铐在高低床上长达数日,我想找一张图配在本地传单中形象的揭露酷刑,可是遍寻不获。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张钢笔画的白描图,但是画中被吊铐在高低床上的是一名男同修。由于从劳教所辗转传出一点消息很难,所以揭露文章显得内容很单薄。如果图片再不般配,就更难取得好效果了。实在没有办法,我决定自己在电脑上把画中的男子改画成女子。可是我从未画过画,完全不清楚人体比例,更不知道怎样画出男女区别。几年前,我是从不懂电脑开始干起的,在编辑资料的过程中,我懂得了:不是从“我会什么”角度考虑,而是救人需要什么我就必须会什么。我找了其它的画来琢磨,发现画上的男女之别主要在于腰部,于是打开画图软件,用其中的铅笔工具来徒手画画。倚仗师尊的加持,一个下午的时间,图中的男子终于改成一个女子,看上去比例适度,姿态相似,衔接自然,看不出是改画的。当晚,我把传单发往明慧,一天后,传单发表了,本地同修下载大量散发。

在编辑资料时,我努力增强文章的可读性和流畅性,也尽力使传单、期刊每一页的构图吸引人。我想,现代人很浮躁,不一定都能定下心来看完整张传单,即使读者只随意的看一眼,也要让他接收到尽量多的信息,那么,如果有好的图,比如酷刑图,那是最好的。我感到非常需要既有技巧、基本功底和写实性强的酷刑图画作。从《请大陆更多同修重视用专业技能提高真相资料质量》中看到,有的画家同修认为“画图要先有成型的文章情节,再根据情节构思画图”。或许从专业角度是这样,而我这个外行人从目前的需要来看,我们的资料首先需要的是直接呈现酷刑的方式,而且是能够通用的,不是只适合某个情节某篇文章的。

记得看到海外同修画的一幅画,一位女同修被绳子吊着,旁边有恶警有狼狗。第一次看到这幅画时,我很感激同修能画出这样逼真的酷刑图而且表现力很强,很实用,后来有许多资料都使用过。渐渐的,表现酷刑的画作多一点了,但还是远远不够用。很多时候,我为本地同修遭受的多种酷刑无法展现给众生而十分无奈。

有时也想过干脆自己来画,但这不是学电脑,画画需要基本功,那是时间累积出来的,真的不是可以立即速成的。也想过明慧是否可以协调此事,画家同修和明慧直接联系,而我们把需要的画作以文字表达出来告诉明慧,由明慧协调画家同修画出来。或者有的同修懂绘画懂构图的,可以根据文字给出构思,再由能画的同修画出来。

总之,希望画家同修多画一些酷刑图,我们的真相资料太需要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