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太:亲历大法神奇 烧伤十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名河北省西部的农村老太太,今年七十七岁。今天我用我被烧伤后十天痊愈的亲身经历,诚心的告诉所有有缘的善良人: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的高德功法,修炼法轮大法受益无穷!我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善良人能幸福平安。

二零零三年闹非典那一年的夏天,当时正值割麦期间,我的几个儿子、儿媳都回来帮忙割麦子。

中午我一个人在家里的蜂窝煤炉火上炸烧饼。炸到后来,煤火烧败了。我一手端起油锅,一手拾起炉旁的一根干柴,想添进去。不料,弯腰时,手上油锅的木柄松了,油锅一斜,一锅油一下全倒进了蜂窝煤炉子里,就听“呼”一声,脸上一热,大火一下子窜上厨房的屋顶。

厨房是以前的旧式木房,我也顾不上我了,就一下抄起地上的铝壶,把一壶水全倒进了炉子。一壶水浇完了,火也熄了,这时我才发现身上的衬衣烧成了一个个的小疙瘩。两个长袖子烧没了,我头发眉毛也烧焦了。

不一会儿,孩子们干活回来,见到我的样子可吓坏了。我对他们说了一下经过,然后对两个儿媳说你们做饭吧,我去看会儿书。当时我也没觉得害怕,因为身上一点也没觉得疼,反而火烧过的地方凉飕飕的象抹了清凉油。我知道我是炼功人不会有事的。

看了会儿书就觉得脸上皱巴巴的,又过了一会眼睛看不见了,整个头烧起了那么大的一个大燎泡,手上胳膊上也是一个个的大泡小泡。老伴非要送医院,我知道这是在消业,不会有事就坚持不去。

第二天上午三儿子也回来了。他一进屋喊了声“娘”。我“哎”了一声:怎么不见人,这人上哪儿了啊,我觉得挺怪。原来我脸上起了泡之后,上下眼皮粘在了一起睁不开了。我两手把眼扒开一看,原来儿子进屋后见我躺在床上,脸上胳膊上全是大大小小的泡,正在墙边靠着暖气片,一抹一抹的哭呢。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说:“娘,咱们上医院吧。”我说:“不上医院。”他一听急了:“你不上医院,我只能照顾你七天,我上的班不能老请假。”我说:“你不用着急,我用不了七天就好了,到了七天你该走就走。”他说哪有那么快呀?我说不信咱试试。再说你也烫伤过,你摸我的头是烫还是凉。他一摸惊奇的说:娘,你是凉的。我说:“对了”。你知道这是凉的,这说明我不受罪,看着受罪不受罪,我是炼功人,在消业,不会有事的,谁也别再劝我上医院了。

过了一会儿,我惦记着猪圈里刚下的一窝小猪,想去看看,三儿说什么也不让出屋子,说:我在家给你照顾着,哪儿也不用你操心。不出去就不出去,我就在床上躺着。到了下午,我脸上颧骨下边一点上开始不住的流水,粘乎乎的,一会把一条毛巾全湿了。我就另换一条毛巾垫上。那粘水不住的流,流了一天一夜。我一点不急,我想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往外排脏东西呢,说不定脏东西排没了,还美了容呢。

第四天,脸上开始发干,然后就开始痒、不住的痒,痒的钻心。我用手使劲的掐、掐。脸上起了干皮。我一揪撕下了一块,索性我对着镜子把脸上的干皮全撕下来,地上扔了一大片。整个脸就剩红肉了。孩子们干活回来一看说:哎呀,娘你怎么成这样了,我说没事,它老痒痒,痒痒是好事,我撕了它就没事了。后来就真不痒了。

第十天,大儿子下班后回来说:我四姨听说你烧伤了,想看看你,问你能不能去她那儿,我说那咱就去。于是大儿子骑摩托把我送到了四妹家。一进门,四妹惊奇地说:“姐姐,不是把你烧着了吗,看你脸挺好看,把你烧着哪儿了啊”我说:“你仔细看看。”她还是看不出来。我挽起袖子说:“你看看这儿,这两个胳膊上还有泡,后来,这泡也不知怎么破了,粘水流了地上那么大一摊,也不疼。”俺妹子说:“我给咱大姐打个电话,让大姐来看看你。”

我姐姐也是修炼人,她接到电话马上赶来了。一见面,她说:“你修的真好,你的皮肤那么好看,白了、粉了,原先黑,现在是白里透红,粉嫩嫩的,哎这胳膊怎么了,划伤了吗?”实际上这是泡破了流粘水流的,我对她一说受伤的经过,她说真看不出你象烧伤的样子,脸上一点疤也没有,还比以前好看了。走,咱上侄子家洪法去,于是我们都去侄子家洪了一天法,全家都觉得太神奇了,回来后一点事没了。伤全好了。

你说这多好啊,这要是上医院十天能治好吗?花多少钱不说,人受了罪说不定还留下多难看的疤。我真愿意把这事写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还有,我老伴以前一身是病,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高血压、肛门裂等,活干不了。他炼大法后也是受益很大,至今一片药没吃过。今年他七十四岁,我七十七岁,我俩种了七、八亩地,养两头牛,他整天开着拖拉机耕地,浑身是劲,这全是托了大法的福啊!人谁不愿意健康呢!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希望所有的好人都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所有的好人都能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