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怕”的漩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从一个不知道什么是修炼的庸俗常人,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路走的磕磕绊绊,全靠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呵护,才走过了艰难的岁月。

我是家中的老大,父亲三十多岁就被恶党迫害死了。但是父亲的死,没有激起我对恶党的义愤,只是让我越发谨小慎微,胆小怕事,懦弱自卑。邪党迫害大法以后,我先天的胆怯和后天的自卑一下子都翻出来了,恐惧笼罩着我,怕心几乎成了我难以逾越的死关。可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总要讲真相救人的,老是怕如何能行呢。所以,我就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怕也得走出去。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自己不断走出去的过程中,怕心逐渐削弱了。从开始的发一份资料都浑身哆嗦,到面对警察也能坦然讲真相,我觉的自己终于走出怕的漩涡了。近些年,我几乎每天都与同修出去发资料送神韵光盘劝三退,心态越来越好,越来越坦荡。这里与同修交流我一步步放下怕心的几件事。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许多同修都走出来大面积讲真相、劝三退,自己却被怕心、爱面子心障碍着走不出去。每当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们都做得那么好,我也着急,心想:都是师父的弟子,同修一部大法,自己为什么就跟不上呢?就在我想的头疼的时候,忽然一句话清清楚楚的打入我的脑子里:“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1]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就请师父加持,当时就走出去了。

我找到平时给其讲真相不听的那个人,他对法轮功很不理解,平时见我就喊我法轮功,说我是什么“反革命”,不让他这样说也不听。这次我去找他时,远远的就开始发正念,心里只有一念:一定要救他。他看见我第一句话又说:“法轮功反动得很。”我说:“怎么啦?”他说:“我朋友在路上拾到一个纸条,上边写着‘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肯定是法轮功干的。”我说:“你不要攻击法轮功,这是救人的。”他不信。我说:“天要灭它,谁也没有办法。”接着我就给他讲真相,讲贵州巨石上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他说:“这是真的?”我说:“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不会骗人。”然后我问他是否入过邪党的党、团、队,要是入过赶紧退了吧。他说自己入过团,那就退了吧,又说自己全家都要退出来。我说那得他们自己认可才行。以后,他就经常问我要真相资料看。

有一次我去乡里走亲戚,当时手头没有资料,就带着印章和粉笔,心想手不能空着,得做点正法的事。可当拿着印章往电线杆上印第一个“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时候,我的怕心一下子出来了,腿都软了,身子直发抖。这时,我立即端正心态,求师父加持我,护法神保护我,心稳下来了。接下来我就按预定计划做自己该做的事,越做越敢做,越做越顺手。做的过程中,明显感到头顶上仿佛有块祥云笼罩着我,心里喜悦无法言表。

通过这次经历,真正感到只要做大法的事,信师信法,师父就在身边。

去年的一天,我与同修正坐在邪党委机构前边的马路牙子上发正念,突然被国保科的警察绑架了,我随身带的三、四十份小册子和真相手机也被警察搜走了。迫害以来,除了开始那两年被恶警骚扰和短期绑架外,十几年来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一开始,我也有点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镇定下来后,想起《明慧周刊》上登载的同修们面对恶警时的正念正行,自己也不害怕了,在车上就开始给国保警察讲真相。到公安局以后,先是一个警察问话,可他只是问法轮功怎么炼,让我给他示范,显然是不愿参与迫害的。后来三个人一块问我资料从哪来的等问题,我拒绝回答,只是讲真相劝善。其中一个比较邪恶的很生气,想动手打我,终于也没敢。就这样僵持了两个小时,最后让我签字,我断然道:“不签!”谁知我的话刚一落地,他们三个竟异口同声的说:“走!”我没有犹豫,起身就回家了。

真没想到会被绑架,更没想到就这样轻而易举闯出来了,尤其没有想到我这个历来胆小怕事胆胆突突的人,在面对专门迫害大法的警察时,能做到这样心怀慈悲坦然无惧。大法改变了我,大法重塑了我。谢谢师父!

修炼十几年了,第一次写稿,最后还是同修帮助整理的,认识不足的地方,敬请同修指出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