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中共喉舌央视与新华网共同报道了同一个消息,诬陷法轮功学员拍摄酷刑演示图片是“伪造”。报道特意对“牙刷拧指缝”的酷刑进行了描述,并说法轮功学员准备演示的酷刑有二十五种。中共将法轮功学员模拟酷刑的图片说成是伪造,本身就是在诬陷。

其实中共喉舌诬陷法轮功学员演示的“牙刷拧指缝”这种酷刑,在中共的监牢中不但存在,而且还相当普遍,中共恶徒们还给酷刑起别名,以施兽行为乐,“牙刷拧指缝”这种酷刑,就分别被叫作“吃烟卷”、“开锁”和“干煸四季豆”等。“牙刷酷刑”实际上远不止这些,让我们用实例看看,中共恶徒用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山东潍坊诸城居民窦金宝,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昌乐劳教所。恶人常用一种刑罚“吃烟卷”折磨他:恶人攥住窦金宝的两个手指,在指缝里插入一把牙刷来回转动,很快指头就肿了、化脓。恶徒们也用这个刑罚伤害窦金宝的脚趾。

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村民陈爱忠,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几个犯人给陈爱忠上这种叫“开锁”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将他两手指使劲抓紧,另一犯人把一把带方楞的牙刷头插入陈爱忠两手指中来回转动,手指间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开锁”,即用一柄扁的牙刷塞到手指缝中,将手指攥紧,转动牙刷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开锁”,即用一柄扁的牙刷塞到手指缝中,将手指攥紧,转动牙刷

家住四川乐山五通桥桥沟街十组三号的谢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五通桥看守所。犯人们对他用“干煸四季豆”酷刑:就是用牙刷夹在指缝里,把手指尖捏着,牙刷使劲绞,直到绞得流血,肉都绞烂了才罢休。

在这个五通桥看守所,还有两种酷刑与牙刷有关:一种叫“棵棵香”,就是用牙刷把子敲法轮功学员的门牙致松动而且流血不止,有的竟被敲脱落;另一叫“赤身滴水”,就是在寒冬季节,逼法轮功学员全裸,用冰凉水点滴洗澡,用牙刷猛刷全身直至冒血珠。

由牙刷制造出来、并给安上名字的酷刑还有:

“弹钢琴”:就是用牙刷弹手指。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的法轮功学员李忠国,进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回清原县拘留所后,那里的恶警利用刑事犯对他实施了各种酷刑,其中就包括酷刑弹钢琴。

“点排骨”:就是用牙刷把一根一根的拨动肋骨,那种痛苦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城郊林场职工王南方遭中共恶徒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王南方被清原镇派出所的孙业明、侯绍伟等人戴上头罩、手铐,带到清原公安局四楼刑警队。王南方的四肢、头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铁椅子上。下午三点钟,恶徒开始用六根电棍电他身体和敏感部位。六根电棍用完电充电的间隙,恶警们就用灌酒、烟熏、点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

“刷肛门”:四川内江市法轮功学员汤建平,二零零零年十月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受十多种酷刑的摧残,其中就包括这种用牙刷刷肛门直至出血为止的酷刑。

上述这些都是能叫出名称的酷刑,还有许多以牙刷为刑具的叫不出名的酷刑。

刷肛门后刷牙:原南阳市工商局长王铁壮,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河南第三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侮辱,恶警唆使犯人对他进行残酷折磨之一就是:用牙刷刷肛门,然后再逼他用来刷牙。

刷阴道后刷牙:在河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四月,在恶警指使下,吸毒犯王晓华、王姗、杨梅琴把三十多岁的于姓法轮功学员拉到洗澡间,扒光衣服,进行流氓迫害。恶人将牙刷插入她的阴道,猛刷猛搅,之后又塞到她的嘴里刷,当她惨叫时,就把用过的卫生巾塞进她嘴里。

刷嘴唇:湖南怀化溆浦县黄茅园法轮功学员易芳英,二零一一年三月在天安门打真相横幅时,被警察绑架到一个派出所。易芳英被恶警一棍打出去二米多远,其他法轮功学员制止警察打人,恶警们就用牙刷使劲刷法轮功学员裂口的嘴唇,刷得鲜血直流。

刷喉咙:在黑龙江伊春市劳教所,伊春市金山屯的法轮功修炼者陆诚林绝食反迫害,嘴巴经常被撬的满嘴鲜血直流,恶人趁机用牙刷刷他的喉咙。

刷伤口:广东三水劳教所规定狱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能获得两万元奖金,因此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惨不忍闻。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天,狱警将开水从肇庆市法轮功学员林凤池颈部倒下,致使林凤池的后背和前胸大面积烫伤,而后再向他的伤口上抹盐,然后用牙刷刷伤口。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史春峰等一群恶警和恶人将法轮功学员黄跃东绑到床上,用“小白龙”(直径为一寸的白色塑料管,约二十厘米)钻其大腿内侧,两腋窝内侧,各钻出四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致软肋骨折,胸腔穿孔透气,还拧出了粗擀面杖大的两个洞,然后放上盐,用牙刷刷,再用电棍伸到那两个窟窿里电,手段极其残忍。

拧指缝:在山东省济南第一监狱,由犯人朱庆江在法轮功学员绍成诺手指缝内夹上牙刷把,另一个人握住两手指头,朱庆江就转动牙刷把,一直把两手从食指到小拇指的六个指缝全部拧烂才罢休。

唐山市古冶区开滦赵各庄煤矿开拓区职工党爱民,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古冶看守所。恶警操控几个犯人摁着党爱民,用最粗的牙刷把夹在手指中间,有人攥着手指头转牙刷把,把手指两边的肉皮都转掉了,露出了骨头。看守所的犯人问:还炼不炼?党爱民坚定的说:炼!然后这些人就再转再碾,一直把他两手的几个手指缝的肉全部转掉。

撬嘴巴: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三组的村妇黄正兰,二零零五年十月被劫持到江北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起初的两个月每天遭受一次野蛮灌药、一次野蛮灌食。灌药由恶警胡小燕指挥,几个包夹人员共同操作,黄正兰被按在地上,手脚被按住,肚子上坐一个人,喉咙及鼻子被捏住迫使嘴巴张开。但她仍然咬紧牙关,包夹就用牙刷硬撬,撬断两把牙刷,黄正兰被灌下药后,全身乱抖,发出怪叫,无法克制。

顶肋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吴殿忠刚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的第五天,同监舍的犯人张锁、张晓月、张迪、张建民等强行让吴殿忠坐小板凳。吴殿忠不配合,这四个恶徒强行按住他的双脚,然后身体往前撅,再用力把吴殿忠的头往下按。突然从吴殿忠后背发出一声响声,吴殿忠上身顿时失去知觉。二十四日早上五点,就在吴殿忠被迫害的腰部不能直起的情况下,这四个犯人又强行把他按到小板凳上坐着,四人前后左右用力挤,张迪用拳头顶吴殿忠右肋,拳头顶累了,就拿牙刷把顶。导致吴殿忠每天都在疼痛中度过,即使一年多后,只要喘大气右肋都会很疼。

插肋骨: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张振学,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一大队,他绝食反迫害。狱警大队长张国林把他两脚用钢筋固定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击,从鼻子插管灌食,锁在老虎凳上四十八天。张振学两脚肿的穿不上鞋,张国林指使犯人徐铁辉、李志把张振学两脚悬空,担在前面的凳子上,把手背铐,并用绳往后面背,用牙刷插肋骨,把棉衣扒掉打开窗户冻。

扎脚心:在沈阳张士教养院,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教导员宋百顺带领六名犯人把绝食四天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张国义带到一个被称为“天然冰箱”的大屋子。宋百顺让此六人强行把他按在乒乓球案子上,两个犯人将张国义的手脚按住,每人拿一把硬塑料牙刷,用牙刷柄猛剜其脚心。后来一个姓董的犯人把牙刷掰折,用锋利处往他脚心里扎、戳,脚心被扎得流血,钻心的疼。

插肛门:住辽宁葫芦岛兴城温泉花园的法轮功学员佟力军,二零零零年底被绑架到兴城看守所。在这里他曾遭十三种酷刑的摧残,其中,恶徒用四、五支牙刷捆在一起插入他的肛门,象拉锯似的来回刷。

捅阴道:这种酷刑极其的残暴和无耻,大面积的发生在女性法轮功学员身上。

二零零二年,在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指使恶警门全秀利用吸毒犯张莉等人,摧残法轮功学员杨秀莲。恶人强迫杨秀莲成大字形靠墙站立,两人分抱两只胳膊,两人分抱两条腿,还有两人在下方用牙刷刷杨秀莲的阴道。

二零零三年,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恶徒,用四把牙刷毛朝外绑在一起,捅入法轮功学员杨粉霞的阴道。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教养院恶警大队长万雅琳,指使犯人迫害大连湾港务公司职工常学霞。犯人用牙刷刷常学霞的阴道,没见血,万雅琳就叫犯人上厕所拿长把儿鞋刷子刷,并在常学霞身下放个盆,看流不流血,直到造成大流血才放手,导致常学霞半个月不能动。

家住湖南长沙市太平街太傅里新六号的法轮功学员康瑞其,已经六十多岁了,一生未婚。二零零六年,康瑞其被绑架到白马垅劳教所,恶警唆使吸毒犯对她毒打、罚站、罚跪,逼她放弃修炼,未达目的,又把几支牙刷捆扎一起,插入她的阴道,来回搅动,当即鲜血淋淋,康瑞其疼得死去活来。

上面揭露的就是中共恶徒利用牙刷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酷刑。但是这还不是利用牙刷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全部,更不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的全部。从文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利用牙刷摧残法轮功学员只是中共诸多酷刑中的一种。那么,法轮功学员用图形演示来揭露中共酷刑的罪恶有何不可?中共喉舌在诬陷法轮功学员拍摄酷刑模拟图片时,说他们准备拍摄二十五种酷刑。其实酷刑何止二十五种!一把牙刷就能制造出十多种酷刑来,其它的酷刑该有多少!能将一把牙刷变换出这么多酷刑来,中共的邪恶毫无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