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接上文

(三)被非法关押的孩子

中共的牢房,孕产妇、婴幼儿照样可以被关押,山东阳谷县公安局曾毫无人性的将一个仅六个月大的婴儿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绑架进寒冷如冰窟的拘留所。还有的少年被非法劳教、判刑,在劳教所甚至遭受与成人一样的洗脑迫害和酷刑体罚。

◇两岁幼儿每天用小手拍着监狱的门喊“放我出去”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左右,四川彭州濛阳镇一名两岁幼儿,与修炼法轮功的父母和奶奶一起被劫持到镇政府,该幼儿先是和妈妈被关在一间破屋中三个多月,便桶放在房里,蚊虫叮咬,蛆虫满地;后因无钱交罚款,一家四口又被绑架到彭州市看守所,这名两岁的幼儿至少被囚禁了九个多月,由于长期吃牢饭,面黄肌瘦。每天他都用小手拍着监狱的门喊“放我出去”,催人泪下。

◇两岁女婴进班房 饿得拼命哭 看守所不许任何人照顾

一九九九年十月,邯郸法轮功学员刘军和杨凤莲夫妇抱着七、八个月的女儿进京上访。杨凤莲被关进看守所。女婴跟母亲同住牢房,妈妈没有奶水,因为没有东西吃,婴儿常常饿得直哭。看守所不让任何人照顾杨的女儿,孩子有时找不到妈妈,又没东西吃,就拼命地哭,哭困了,睡一阵,醒过来又哭一阵。

夫妇俩屡遭非法拘留、勒索罚款,经济困难时,杨凤莲只好靠卖血来养家糊口,女儿的营养更是跟不上。二零零一年“十一”前,刘军和杨凤莲夫妇再次被从家中绑架。第二天在抄家现场,她带着孩子摆脱了恶警控制,走脱后流离失所。

◇十二岁少女遭洗脑班摧残

二零零二年,山东青州法轮功学员袁和顺与妻子被非法关押,他们年仅十二岁的女儿被非法关入青州洗脑班。洗脑班恶人刘荣友、郭文杰、冀华等卑鄙无耻的对天真纯洁的孩子施行熬夜、恐吓、诱骗等手段,逼迫孩子放弃法轮功修炼。

◇黑龙江绥棱县初中生政治考题答“法轮大法好” 父母遭毒打 本人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七月,王琳参加中考,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据实回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流离在外,其父母遭610毒打。二零零三年五月,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拘押到绥棱。绥棱县610头目说:先关押一段时间,等岁数够了再判。

◇十八岁高中生讲真相被开除 洗脑班被电击导致精神错乱

张聪慧,河北赤城县十八岁高中女生,在张家口宣化区一中上学。二零零四年中共“两会”前夕,因在学校里讲法轮功真相,给一学生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纸条,被报告老师后,被宣化一中以“劝退”的名义强行开除。二月二十四日,张聪慧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转到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被施以暴力殴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张聪慧几次昏倒在地,被单独一个人关起来,洗脑班工作人员用电棍电她,还雇了一个人看着她。两个月张聪慧被放出来后,手上身上满是伤痕,目光呆滞、言行失常、精神错乱。

◇坚定修炼讲真相 十六岁少女被囚禁 被迫辍学

刘海英,女,湖南省祁东县白地市镇人。一九九八年,九岁的弟弟患白血病,父母花尽积蓄,带着弟弟四处求医,不见起色,只能以泪洗面。后来,在法轮功的弘法活动中,她弟弟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不久,苍白的脸上现出了红润。父母看到了一线生机,一家人欣喜异常。从那时起,全家人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弟弟通过常年不懈的修炼,疾病痊愈,重新回到了校园。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为了维护大法,父母进京上访,为了向世人说明真相,她和父母去散发真相资料。父母被公安抓去坐牢,三进三出,受尽毒刑拷打。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恶警贺峥嵘等把她父母押到过水坪派出所,把她父亲的小腿胫骨打裂一寸多长,把一根根针头刺进他的十个手指。父母几次昏死,仍拒不说出资料来源。恶警把她父亲双手反铐吊了三天三夜,奄奄一息的父亲没喝一口水,没吃一粒饭,后来被抬上车,押回祁东拘留所,紧接着绝食三十天。父亲带着伤痛,坚持炼功学法,在得不到任何医治的恶劣环境中,伤痕累累的身体不但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还面色红润,精神旺盛。父母所经受的一切,使姑娘修炼的意志更加坚定。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因发真相资料,刘海英被抓,她的父母也再次被抓,他们又一次遭受邪恶之徒的严刑逼供和毒打。公安贴出告示,所有在押人员都可被探监,唯有法轮功学员不准任何亲人探望。十六岁的姑娘刘海英被关在牢笼里,初中毕业的她本有希望到衡阳读中专,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望被打破了。十分想念她的弟弟和亲人连见她一面都不被允许。

◇孪生小姐妹在劳教所遭非人折磨

吉林省延吉市有对孪生小姐妹刘文文和刘路路,十多岁开始,满怀对“真、善、忍”做好人的向往,跟着大姨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道路。修炼后的小姐妹,凡事照《转法轮》书中的标准要求自己,对人生充满了信心。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开始后,年仅十四岁的文文和路路多次去北京合法上访,被学校开除。二零零一年一月,小姐妹又一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后被延吉市小营派出所接回当地,遭恶人殴打,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加期十五天。同年三月,被劫持到延吉市党校洗脑班,因拒不“转化”,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判一年少管。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俩未成年的孩子遭到与成人同样的电棍电击、毒打、洗脑、强制劳役、面壁罚站、剥夺睡眠、非法加期等迫害。刘文文被打得浑身颤抖,心脏出现危险,不得不打急救针抢救。为抵制迫害,刘路路开始绝食,被六大队恶警孙明艳用电棍猛烈电击头部、脸部等身体敏感部位。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回家后,延吉市610和派出所仍对她俩骚扰不断。二零零四年十月,刘文文因讲真相被西市派出所恶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黑嘴子劳教所,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不让闭眼,被毒打、“坐飞机”体罚,被迫害得心脏疼痛、心率过速。

◇河北大名县恶警抓孩子做人质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闯进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五万多元现金、六万多元存折及一部份皮衣等贵重衣物抢走,仝瑞卿不在家,恶警竟绑架他的孙子孙女做人质,将十几岁的二孙女仝小宁绑进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换回仝小宁。

◇为父申冤 不满十八岁的少女被非法劳教

黑龙江省大庆市太康县胡吉吐莫镇敖包村不满十八岁的少女朱秀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为被绑架、非法劳教的父亲朱仰和申冤,带着二百多名亲友联名签署的申诉状上交县法院。县法院看到两百多名亲友的申诉状惊恐万状,偷偷勾结县610。610恶人李世林又勾结县中心派出所,十多个脑满肠肥的警察蜂拥而至,面对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如临大敌,不出具任何手续、不做任何说明、不表明任何身份,将文弱的朱秀云绑架,也不通知家人。

为父申冤的朱秀云被非法劳教一年
为父申冤的朱秀云被非法劳教一年

已病倒多日、茶饭不思的母亲发现孩子失踪后到处打听,当得知女儿也被绑架,眼泪都哭干了,心都碎了,几乎精神崩溃。恶人李世林还到她家骚扰,无耻逼问朱家父女被迫害的消息是谁传出去的。

仅仅因为为父申冤,少女朱秀云就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到黑龙江女子劳教所(原哈尔滨戒毒所)迫害,中共当局惧怕什么呢?惧怕人民。

◇天安门城楼打横幅 十六岁少年被当场打昏 再被判刑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大法弟子十六岁的小张在天安门城楼上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在众人面前,恶警穿着大皮鞋对其拳打脚踢,十六岁的小张当场被打昏死过去。后天安门分局看到小张情况严重,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后被押回襄垣判刑一年半。

◇修大法成好少年 却被劳教两年

王艳雷,男,河北廊坊市北史务村法轮功学员,一九八四年黄历十月初六生。原是一个学校和家人都管不了的坏孩子,因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一九九九年,因每天给没有文化、身体有病的母亲读《转法轮》,被《转法轮》的法理所折服,与母亲一起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父亲王凤海看到妻儿修炼后的巨大身心变化,也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

二零零零年正月,艳雷将自己修炼大法后,如何从一个沾满恶习的坏孩子改变成一个助人为乐、自谦自律的好少年的经过写了下来,带着这封信,满怀希望地同爸爸一起去北京上访,没想到上访不成反被廊坊公安抓回来,非法拘留一个月,当时他只有十六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艳雷同妈妈一起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在广场上他不畏强暴,高喊“法轮大法好!”,而妈妈却因为害怕警察的拳脚,没敢喊出声来。在警车上艳雷对妈妈说:“妈妈我为你而难过,广场上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视死如归,敢于站出来证实大法,你却如此胆小。”妈妈也难过地哭了。就因此,还不到十七岁的王艳雷被廊坊公安一处非法劳教两年,被关押在廊坊市万庄劳教所(成人劳教所),承受着他这个年龄所不应该承受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十六岁少女坚持修炼 遭诬判三年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孙如雁,与父母孙辉、胡其利(音)均为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父母多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三年四月,年仅十六岁的孙如雁因和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就被杜占一等恶警绑架,非法提审时,被恶警李洪波打耳光,并被恐吓、威逼、辱骂至次日,之后被绑送双鸭山市看守所,因不穿号服,被恶所长白树文用塑料管抽打、强制坐铁椅子。当晚八点多,孙如雁从铁椅子上神奇地脱出来。第二天早上,恶所长给她戴上铁镣,又强迫她坐铁椅子进行迫害,孙如雁一共坐了四天两夜。二零零三年七月,孙如雁被诬判三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二十岁女孩被非法判刑七年

程玲,辽宁省凌源市青年法轮功学员,刚满二十岁时,因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七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