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丈夫的离世看自己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我的老伴(同修)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突然离世,他的走让我陷入深深的反思。在此我把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所悟写出来,给正在遭受病业干扰的同修及家人提个醒。

我老伴在他三十九岁时患了严重的冠心病,一九九六年秋天喜得大法。几年来,三件事也在做,但对病一直放不下,药照吃。

二零一一年夏,老伴受病业干扰住進了医院,在医院,他听师父讲法,通过听法,和同修交流,把治心脏病的药全部扔掉了,身体状况大有好转。可回家后,仍然吃降压药,还是没把病放下。

是大法使其延长了生命,师父多次点化多次给机会,他就是放不下病,虽然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在家学法,由于执着心不去,最终被旧势力将肉身拖走,没有等到法正人间那一刻。

老伴去世后,我总是和同修说他放不下病,放不下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近几天我看了师父济南讲法和《对澳洲学员讲法》,我向内找自己,反思自己,我才发现,实际我也一直在执着于他的执着,我一直没有放下他的病,一直把他当病号对待,我做了一个常人中的贤妻,对他百般的关心照顾,生活上按照冠心病的菜谱吃,一切顺着他,不让他生气,不让他上火,不让他累着,重活我抢着干,我还感觉做的很好。一次他对我发火说;“你不要老是限制我的自由,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干,你总是把我当病号,你也告诉来咱家学法的同修,谁也不准认为我有病。”当时心里不高兴,我想,对你这么好你不知好歹。现在我才明白这分明是师父用他的口点化我,可是我不悟,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帮他提高,反而帮了旧势力的忙。我多糊涂啊,辜负了师父的良苦用心,没有在法上提高,对不起去世的丈夫。

从二零一二年七月份,我们老俩口三件事做的比较稳,每天上午带上真相资料、光盘坐公交车到终点站,讲真相救人,到田间地头讲,到建筑工地讲,他讲共产党的邪恶,是强盗,霸占富人的财产,他说我家就分了财主的五间房子,然后让我爹去前线给它卖命,我不能因为得了强盗的东西就不承认它是强盗,他又讲了中共历次政治运动杀人害命。我就讲大法的真相,有多少人开始维护邪党,不认同大法,而后明白真相三退的。

但是有时他身体痛不想出去,我说:“这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们救人。”逼着他出去。现在查找自己,那时有去做事能减少他痛苦的私心,不是“纯粹是为了救人”。下午回来学一下午法,我经常感慨的说;“老头子,我觉的咱们是天下最幸福的人,每天救人学法。”现在想来,那时我已经起了欢喜心,旧势力能不钻空子吗!

多少年来,我对他的情一直放不下,督促他学法、炼功、讲真相,实际上是有怕失去他的心,有让他多做救人的事减少病痛的求心。老伴执着于钱,舍不得往资料点交,我常说;“钱花在什么地方也不如花在救人上有意义。”思想深处也有多交钱多做资料多救人,有求功德私心,今天我把它曝光亮出来,去掉它。

今天就是给遭受病业干扰的同修及家人提个醒,千万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炼功人没有病,一定不要把过病业关的同修当病人,请接受我的教训吧。

修的层次有限,悟的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