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换心 唤醒身边的亲人(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接上文

姨姐家

我常下屯去,在姨姐家,还有那些亲戚家住几天,给他们讲真相。迫害刚开始那时候,屯子里的大喇叭喊:抓到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两万,后来喊一万。坐到屋里都得听见,亲戚也害怕,不敢让我说呀,怕刮连上。

我一去,每天都不闲着,窗户玻璃擦得铮亮,地砖刷的干干净净的,那电视机擦的,人家都以为新买的啊,那狗吃食的盆子,在灶坑里扒点草灰蹭得干净儿的,狗吃食都找不着盆子了。屯子里、外头的厕所,茅楼子,雇人花钱淘粪人都不愿意来,我给淘了三次茅楼子。臭不臭?相由心生!我就想:“酱土豆味!”一勺子一勺子往外淘。姨姐说:“哎呀呀!你咋不嫌埋汰(方言,脏的意思)呢?!”我说:“不是不嫌埋汰,这不算埋汰,不就一股臭味嘛!谁最埋汰?江泽民最埋汰,思想埋汰!放的思想,放的毒最脏,能毒死人,能把人害死!臭味还能把人熏死?”她们都说我说的有道理。

姨姐的婆婆病的躺在炕上,我在她跟前儿读法、听法。有一天,姨姐的老婆婆做梦,说我拽着她的肩膀飞上天了,看见了观音菩萨。观音菩萨告诉她:“修炼吧!修炼吧!修炼了给你增寿三年。”她跟我学说她的梦,我就举着《转法轮》,告诉她:“法轮功就是修炼!法轮大法就是修炼!”我翻开师父的照片让她看。她没答应。三天后就走了,走的时候才六十八岁。

前些日子,姐家摆席过生日,都得说两句。我这姨姐指着我说:“来,我替老妹子说,咱家人都想着,‘法轮大法好!’”一大桌子人都喊“法轮大法好!”

老公公

老公公九零年以前就信些乱七八糟的,一天总上香。九二年我得法后,上他家想跟他唠唠,他不高兴。我说:“唠不到一起,那爸咱就别唠了,你别生气就行。”事隔不长时间,九三年左右吧,我上他那屋敲门,他搁地上跪着,我一看是一只狐狸趴那,一米来高,耳朵溜尖竖竖着,小脸长乎着,小尾巴一尺来长……都不用闭眼睛就能看,很正常的一瞅就是。我说:“爸!我来了。”这“啪”一下变成他爷了。我觉得那狐狸像吓着似的,一抖擞,脑袋一梗,就化成他爷了。他爷身上就有附体啊,他爷挺不高兴的,那意思没等他磕好头呢。

往那以后老长时间,我一去,進屋就给他干活,该洗的就洗。他都跟我说:“实际上我对你印象最好。知道你对家啥事都做到份儿了,可是你整那事,我太不喜欢了。”我说:“爸,这个可不是我孝顺不孝顺你,我炼法轮功就一炼到底了。我原先啥样?我回家你都不让干活,心脏病嘛,涮碗,捡碗都不行。我这几次回来,从开春到秋天这玻璃我都擦三回了。”

他奶走以后,他爷胃癌,一发现就晚期了,医生都说给打开也下不来手术台,也不想治疗了。我说:“爸啊,我就跟你说心里话,你就把你这党退了。你咋办就不遭罪啊?你得把这个党退了。”他说:“那我听懂了。我这态度不象那几年了,你别小看你爸。”我说:“没小看,我就看我爸是善良人,能得这福,我才跟你说。”说完他就乐了。等两天我再去,他爷说:“你把那小柜给我打开,看我写的啥?”我拿出来一个大纸壳子,写的他爷的大名:退出共产党!他说:“那天你说完了我就去社区了,叫他们给我拿出交党费那单儿,说我们家都这情况了,还不给我们补助呢,我把这钱省了给我孙子买零嘴。他们拿出来,让我给它撕了。我寻思也不解嘎啊,找个纸壳写上,我天天就搁这儿看。”

那天晚上,我一边给他扇扇子,一边读法,我问他:“爸啊,你能不能听见?”他就点头。我说:“我要影响你了我就上旁边念。”他怕我走,直晃荡脑袋。半道大姑姐总探头来看,就等着给他穿装老衣服了。半夜一点多钟,他忽一下起来了,把我吓一跳,我问:“爸,你要干啥啊?”他说:“我给你大法师父赔个罪,把大法师父照片拿来。”我手里举着书,翻开师父的照片,他起来跪在床上,合着十,冲着师父照片磕头,磕在床边木板子上,“嘭嘭嘭”三个大响头,他说:“大法师父,我对不起你啊!”说完了他就哭了。

完了他就回去躺着,睡的呼呼的,可香了。原先他哼哼,疼的牙咬的都带响。后来他就这么睡着睡着的就走了,没痛苦的走了。

小叔子、姑姐妹们

三小叔子脑血栓住院了,家里人排班照顾他。头一天我不知道,他大姐夫去了,呆一宿就挺不高兴的,说这些哥哥呢,让俩哥去。我去那会儿他姐在,我说:“姐啊,咱别排班了,我全包了。白天忙不开吧,我白天也在这儿。你们该忙啥忙啥。”头一天晚上我在那,就趴他耳朵说:“平常嫂子跟你说的呢?”我一说他就哭,我就告诉他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嫂子我记住了。”

我就在他旁边坐着,头一宿加一起我能闭上眼睛半个小时,跟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房人说:“你这姐姐可真够格啊。”他说:“这是我大嫂。”他住八天院,我住七宿。他好的挺快的,打完八天针出去就好了。之前检查说他脑子是七十岁的人,血栓堵块可多了,将来就是植物人。通过那次我护理完,他现在三年多都没犯病,还找个工作,在小区收拾卫生呢。

大姑姐最明白,在外边遇见咱同修讲真相,就说:我们知道,我们兄弟媳妇怎么怎么好,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都退啦,谢谢你们吧。

有天大姑姐在家里听走廊哗啦哗啦的,开门一看,墙上贴了“法轮大法好”,她寻思:我等着,再回来跟他说贴高点,省得哪小孩一讨厌一撺掇都能给薅下去。等那人从楼上下来,她问:“这是你贴的?我给你拿凳子,你贴高点,不是总能看到!?”她就搬凳子,上边还摞个小凳,贴门框子顶上了。那法轮功学员说:“你咋这么好?”她说:“我兄弟媳妇炼法轮功。”

零八年,我们小姑子上她四川大伯子家串门。回来跟我们学,“512”汶川大地震那天,她正打麻将呢,当时灯晃桌子晃,那麻将牌都蹿出去了。大伙喊“不好!地震了!”正说着桌子都立起来了。她当时就懵了,爬厨房躲煤气台底下。她男的召唤她说那是大石板啊,她搁那里头想出来都出不来。突然想起来,就喊:“法轮大法好!”一下就来劲了,能爬出来了。过后她回去拿钱,那大石板就塌下去了,她说要是不爬出去,不压死也得给腰压折了啊。

我的三姑姐,也是在法中得到好处受益了。头二、三年前她得糖尿病,几个加号的,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四个加号变没加号了,都不用治了。现在她看着谁就跟人家讲“法轮大法好”,接到真相资料都看,看完又给闺女、儿子看。去年过年前她上我们家问我:“你师父啥时候过生日,我想给你师父过生日。去年我都寻思了。你师父生日我该买啥呀?”我说:“三姐,你会啥做啥呗,就表表这心。”她说:“我不会别的,就会绣花。”她就绣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真相 得福报”,绣了四幅,去年“5·13”献给师父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