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两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我来自北京地区,今年已有六十一岁,修炼大法十四年了。以前,我是个疾病缠身的人,有严重的胃病、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二尖瓣狭窄、肾结石、神经综合症等等。丈夫的突然离世,使我整夜不能入睡,大把大把的吃药也无法摆脱疾病和生活给我带来的痛苦,真是活不下去了,生命到了尽头的那种感觉。就在这时好心的堂妹来看我,并告诉我法轮功很好,修炼法轮功她的孩子病都没了,真是挺神奇的。我很接受。第二天我的病也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无病一身轻。

(一)

就在我沐浴在佛法修炼中,感觉到生命又充满阳光时,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疯狂迫害,一时各种媒体电视对法轮功進行恶毒攻击。我和同修们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被抓的,被拘留的,被劳教的,一时腥风四起,大有文化大革命重来之势。我由于学法少,修炼的不扎实,面对邪恶的迫害,慢慢的就懈怠了,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人的名利情中开始往下掉,带修不修的。

二零零六年春季,我的两腿开始浮肿,严重的心脏病症状出现,最后住進了医院,做了心脏二尖瓣换心瓣手术。躺在医院里,我反省自己,我为什么住進医院,就是我没有学好法,没有在大法中精進实修,大法是让人修炼的,不是给常人强身健体的。师父告诉我们修炼是严肃的,比常人中的任何事都难。

出院后大夫告诉我说,你吃的药中有一种溶血脂的药叫法华林,要按时按点吃,而且终生要吃,否则就保护不了你新换的心瓣,会危及你的生命。大夫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切记。回到家中,面对自己的状态,回想起自己当初走入大法修炼,达到无病一身轻那种美好,我今后还修不修?我修的不好,做的不好,使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给大法造成不良影响。

通过反复思考,我决不能放弃大法修炼,我要在大法修炼中从新做好,挽回造成的影响。通过学法,我悟到,我要做一个真正实修大法的人,就要做到真正信师、信法,半年以后,我把所有的药都停了,我就相信大法和师父,直到今天已有六年多的时间,我的身体特别好,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医学上必须规定吃的药,在大法的实修中我都放下,只有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才能达到这样的超常。

(二)

二零零九年,农历九月十六日晚九点多钟天下着蒙蒙细雨,我打着雨伞顺着马路边往家赶,马路上静静的,没有行人和车辆,这时一辆面包车和我顺方向疾驶而来,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撞的失去了知觉,肇事司机这才发现撞了人,他发现我不省人事,周围没人看到,就慌忙开车跑了。

司机回到家感到心神不安,知道自己开车撞人出了大事,想起在肇事地点不远处有监控。知道自己难逃肇事逃跑的罪责,于是马上开车来到出事地点,看到我头上流着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马上脱下我的衣服包上我的头,把我送進医院抢救。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我问我身边的人我为什么躺在这里,为什么头还很疼,肇事司机的母亲赶过来对我说:“大姐你可醒过来了,都快把我急死了,是我儿子开车喝酒了,把你撞了,脑后缝了十五针,已经给你输液,你要好好静养。”我说“你不用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讹你,我不用输液,你们送我回家吧。”在我一再坚持下,肇事司机把我送回了家,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左腿腕子也伤了,走路很痛。

回到家里,我的儿子、儿媳发现我被撞成这样,和肇事司机吵了起来。我就劝儿子不要跟人家吵架,司机是喝了酒,天下着小雨,没看清路把妈给撞了,他也不是成心。儿子看我帮司机说话,更是来了气,对我大声嚷嚷说:“人家把你撞成这样,你不在医院养着,你回来干什么,谁伺候你,落下后遗症怎么办!”“我就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有师父管,要不然你们想想我还有命吗?”司机的母亲千恩万谢的说:“我可遇上好人了,真的感谢你们法轮功师父。”事后肇事司机把报的保险费五千元钱给了我儿子,就算私了了。

出院三天以后,我慢慢的开始打坐炼功,一周以后,我开始下地活动就能走路了,师父看到我按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做得好,就帮我调整身体,使我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十天以后我就走出去撒资料救人了。一个月时间我没上药、吃药。通过炼功就完全好了,恢复了健康。我的这件事,使我周围很多的人都看到法轮功真是太好了,太神奇了,修炼法轮功的人是真正的好人,是善良的人。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些亲身感悟,真是感谢恩师一次又一次的慈悲救度。把我从一个重名、重利的人,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变成一个按法轮大法“真、善、忍”实修的人。还有许多,我只是写出两件事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恶党诬陷的邪教,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