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二零一一年秋,我地社区人员与国保、综治办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来到我家,没有出示任何的法律手续,强行把我从家中绑架到邪恶的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不配合,开始绝食、绝水,抵制、抗议邪恶的强盗行为,同时心里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救弟子,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弟子决不背叛师父,决不给邪恶留下任何一个字。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向内找的法宝。我开始反思:我为什么会被邪恶迫害?自己有长时间的思想业,不敬师、不敬法、色魔之心……被污七八糟的人心左右着,挥之不去。尤其求安逸之心,在老伴生病住院期间,觉的照顾老伴很累,起劲的看电视剧,白天发正念的时间总是在吃饭,夜间十二点的发正念已经很长时间没发了,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的修自己,用大法去对照别人,用人心挡着自己的执著,随着人心的执著心性也在向下滑,遭到迫害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绝食、绝水的第三天,半夜里,邪恶怕我出现生命危险,对我進行灌水,每两个小时灌一次,五、六个人按手、按脚,灌完水后一身汗。邪恶每天专派一个医生住在洗脑班,怕我出现危险。我想这样下去不行,为了正念闯出洗脑班,第九天我开始進食。

当天,“六一零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来找我,在他自我介绍前,我要求所有与我谈话的人尊重我师父,否则免谈。于是任何人找我谈话前,帮教的人都会对他们说:你不要提她师父的名字,不然她不会跟你说话。于是来的人都在我面前提“你师父”或“李老师”。

副主任对我说:“今天我和你就两个人对说,如果你说赢了我,我就放你出去。”我问他:“你要说什么?”他说:“你拿着共产党的钱来反对共产党!”我说:“你说错了,我工作了几十年,我自己劳动的钱,不应该得吗?共产党为什么不拿钱给那些农民呢?”他说:“法轮功是×教。”我回答道:“你凭什么说是×教?”他说:“法轮功搞教主崇拜。”我说:“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邪教,文革中全国人民都在拜毛,每天早请示,晚汇报的。你知不知道天灭中共,这是天意!”他没有说上几句就走了。

绝食第五天,一个警察来看我,我问他:“你代表哪个?”他说:“我只是个警察,不代表任何人。”我从床上坐起来盘腿,他问:“你要炼功?”我说:“不,只是修炼人习惯盘腿而坐。”他谈到人需要物质才能生存(指我绝食的问题),同时也提到了我带的MP4里面的内容,“就凭你带的MP4,我们就可以给你换一个地方(指劳教)。(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数,但心里还是有怕心)到‘学习班’来都得写“三书”才能出去。”我说:“我就不会跟你写一个字!”他说:“法轮功是×教。”我说:“共产党才是历史上最大的邪教,你看天都要灭中共!”他问:“什么时候灭?”我说:“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时间不会太久。”他问我:“那我看不看得到?”我说:“那很难说。”

在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我提到中共执政以来干了无数的坏事,在文革中迫害死了无数的好人,国家主席刘少奇,共产党一说打倒他就被打倒了,那法轮功这么多年来共产党为什么镇压不了?这是天意。比如一九九二年苏共一下就解体了,这也是天意。年轻人,请你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待别人的同时也在善待自己。你干什么工作不好,非要迫害法轮功?我真心的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说:“我要吃饭,我也要生存。今天跟你交谈,我也受益了。我提出几点:希望你尽快吃饭;你不要在这儿跟帮教宣传法轮功,她们是来帮教你的;希望好自为之!”

最后我问他看过《九评共产党》没有?知不知道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他都矢口否认。我说:“你是警察,有机会多看看明慧网,这对你有好处。”他没有表态。他走后,帮教对我说:他是政法委书记。

警察走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真的百分之百的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吗?那为什么当他说道“换一个地方”时,我的心为什么颤抖呢?是怕,怕被迫害到劳教所。对师父讲的法还是在打折扣。这时,我背师父的经文《也三言两语》:“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背《洪吟二》〈师徒恩〉:“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同时清理自己空间场中的怕心,灭掉一切不好的物质。

在洗脑班里的任何人、帮教、工作人员、保安等威胁法轮功学员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这里要写“三书”才能出去。邪恶让你在思想上造成一种恐怖,好象不写“三书”就不能回家,许多人选择了无奈。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心中明白一个法理,那就是与洗脑班里的任何人交谈,一定要堂堂正正,不要生怕心,更不要遮遮掩掩的用人心挡着自己面对的事及要走的路。在十多天的时间里,我一直背法、发正念,求师父帮助弟子,走出邪恶的洗脑班。

一天下午,洗脑班的头对我说:“外面天气好,你出去走走。”(洗脑班位于风景秀丽的山地)于是两个帮教随我一同走到了外面,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正准备原路返回,这时恶人带着另一位同修出来了,帮教怕我们说话,她们带我准备绕道回去,于是走到了山路的旁边,她们只顾往前走,好象忘了我似的,我一个人站在山路口的中间,一看机会来了,这不是师父在帮助弟子逃出魔掌吗?我马上发出一念:求师父把邪恶定住。于是,我拔腿就跑,一口气冲出几百米后,就往山里钻(山上有许多灌木丛),在灌木丛中坐下来立即发正念,并继续求师父保护弟子。

一会儿邪恶出动了,在山上山下寻找,我能清楚的听到他们说话声,随着天色渐渐黑下来,邪恶找我的声音也消逝了,又不知过了多久,弟子请求师父带路逃出邪恶的黑窝。在月光下,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爬,树丛中的荆棘刺在身上、手上也没有痛的感觉,没有了路,又求师父,再一拐弯又是一条路,到了山顶,然后又连滚带爬的下到了山脚,这时已经是一身大汗了。

我又来到一条出山的路,离公路只有十多米的距离,我想休息一会,再冲过公路到对面山(相对安全些)。刚坐到地上,就看见一辆车从山上开下来,正好停在我要出去的路口,从车上下来的人说:“这里要留人守道”。我听后只好退到旁边的草丛中躲起来,再一看,公路上警车、小轿车、摩托车,十多辆,来回不停的封锁出山公路。山顶上狗也在叫,天快亮时,我退到了一大片灌木丛中,离公路大概三十多米远,看着公路上大大小小呼啸而过的车,山上山下到处都有人在找。真是一群无头的苍蝇在乱窜。

整个白天在灌木丛中,能听到他们走动、说话的声音,狗也在不停的叫,公路上有人边走边抽打两边的草丛,公路上的警车、摩托车还是不停的转。天快黑时,在距我十多米远的地方听到有人安排:“你躲在这里!”又一处地方又听见:“你躲这里。”这下我是一点都不能动。夜深人静,只要周围有一点声音都听的很清楚,连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的很清楚。 虽然我一天多的时间没吃、没喝,但是口中的金津玉液不停的往肚里吞,一点也不饿、也不口渴。这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在用高能量物质加持弟子,让弟子有充沛的精力逃出黑窝。

凌晨三、四点钟,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整个树林里充满了雨声,我想邪恶可能躲雨去了,但我没敢动。直到天大亮,整个树林都没有动静,观察了一会,知道邪恶已经回去吃早饭了,但是公路上的巡逻车流并没有停止。

又是一天开始了,我求师父,看来这儿出不去,得换一个地方,请求师父给弟子带路。大白天,利用灌木丛翻过一座小山,一看眼前几十米的公路看的非常清楚。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利用地形,藏在离公路二十多米的山坡灌木丛里,到下午三、四点左右,十多个男女青年说着话从我身边三、四米的地方经过,这时我连大气也不敢出,求师父给弟子隐身,让邪恶看不见。于是这群人朝公路走去。

到了晚上,弟子又求慈悲的师父:救救弟子,弟子一定要走出黑窝;同时也求天上的护法神、雨神,帮帮大法弟子,希望今晚的雨下的越大越好(树林里雨点落在树叶上的声音很大,雨声能盖过脚步声)。凌晨三点多钟,开始吹风了,下雨了。第一趟雨下的不大,一会就过去了。但是,天空中不停的打雷,一个雷接着一个雷,突然一个炸雷炸在我要出去的公路中间,又开始下雨了,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我估计邪恶已经吓的跑完了,只有汽车还在乱窜。 这时我又求师父,请您帮助弟子把天上、地上、车上所有的邪恶全部定住。于是我匍匐前行到公路边,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迅速穿过公路,走出了邪恶的包围圈。

又是一个大白天我躲在了另一座山里,上午十一点左右又是一群寻找我的人又从我躲藏的身边走过,又是一次有惊无险。当天晚上在师父的加持下,弟子终于顺利回到了亲人家中,重新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回想起这次神奇的脱险经历,弟子再次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是慈悲的师尊帮助弟子化解了一次次的磨难和险境,一次次点悟弟子,让弟子朝着师尊指引的方向前行。用尽人间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限感恩之心,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