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正的理悟对待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记得有同修的交流文章里面说,他感觉到情是一种物质。其实情岂止是物质,而是一种神,三界内的低层次的神。

前年年底,外省一个同修朋友打电话过来,说是喜欢的男同修和别人结婚了,她在电话里号啕大哭,说要卖掉房产等,逼我跟她一起偷渡出去想逃情。我当时能感觉到她是被那些旧势力的情的神控制得失去理智了,她可是当地一个大资料点的主要负责人啊,她一走对当地的大法资源和正法形势肯定是一个损失,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不能让旧势力得逞!于是我就让她求师父加持,临挂电话之前,我跟她约好了:现在是十点多,等十一点的时候,一起发正念,解体旧势力迫害她的那些情的神。挂电话时,一看时间,她竟然哭了五十三分钟。在十一点一起帮她发正念的时候,对我的干扰也很大,清理自身的五分钟,我都困得不行,干脆站着发正念,可还是很困。第二天,我思想中男女之情的思想念头很多,我知道来源于她那边的情的神在报复我,我不断的给自己加强发正念,连续几天她都打电话给我要我给她找门路出国,但我都跟她约定好一个时间一起发半个小时的正念。四天后,她打电话过来问我会不会笑话她,我知道她清醒了,再问她还走不走,她说不走了,坚守阵地。所以看问题不要只从个人修炼去执著方面来看,还要跟正法联系起来,理上才能悟得透,发正念才发得到位。

再说说我自己在这方面的感觉和体悟吧。在人中感觉好、感觉舒服,都是这个业力构成的“我”的感受,是虚幻的,不是我神的一面的感受。为什么“真疯”的那些人修得那么快,提高得那么快,是因为他没有了这些感觉了,而我们是修主元神的,我们就明明白白的去屏蔽住这些感受,不去感受,这样会不会修得快一些呢。

情不就是在人中的所谓幸福感觉吗?别人对我好我就感觉好,我就跟他亲近些,就是情了,就是私的。所以我经常看看自己有没有分别心,来检测自己有没有情在。

在二零零一年,我就是在梦中过色关的。第一次过不好,当时我就非常的痛心。从此以后,每次发正念都加上一念:清理我自己空间场色欲的一切因素。不管我空间场有没有色欲的因素,我都这样发了一年多的正念。所以之后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些梦和考验了。

我以前很喜欢看美女图片,也知道是一个色心,但对于这个执著一直没太当回事(自己因为也是女身,就找了一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借口),也不管图片背后那个生命的真实状态和业力大小如何,我都放任的去看。好吧,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关键时候出问题了,而且还是出大问题了。

那件事后,我就认真的向内找,才想起来事发的前一天晚上去看了常人网上的一个美女图,而且从来没有这么被带动过,看完还想看,眼睛都不想离开。后来想起有同修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两个同修走在路上,其中一个看到美女没守心性就说了夸那个美女的话,另一个同修就看到另外空间那美女身上的业力直往夸她的那个同修身上攻。

师父讲:“人是有业力的,你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们画的一切都带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而被画的人也在画中充份体现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体所带的一切因素,包括业力的大小。谁把画的这个人物画挂在家里,那么画中人物的业力也从画中散发出来,这样的东西挂在家里,那人是在受益呢?还是在受害呢?业力是散发的,它和那个人是连带的,是源源不断的往挂画人家里散发的。”[1]

原来我的业力就是自己的这个执著心招来的。经过那么严肃的教训,我才意识到这个对色执著的心有多严重,同时我也再一次真切的认识到师父说的法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人们鼓吹的是所谓爱情至上,而邪党更是利用了这一点来败坏着中国人。其实,人类千百年来古老传统文化的婚姻观与现代败坏了的观念是两回事,以前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各民族的婚姻,都必须严格按照礼节与仪式,婚姻的主要目地也都是为了繁衍后代的,并没有爱情至上的说法。

另外,在关于成家问题的交流中,还有一种倾向,有的同修一提起结婚,就跟情欲色联系起来,认为只要结婚,那肯定就是掉层次了,这种看法中是不是也有固守的观念呢,我们大法弟子就不能超脱出来吗?据我所知,现在很多有婚姻家庭的大法弟子都没有夫妻生活的了。就算是跟常人结婚的那些老学员,对方都不太在乎这些事了。

怎么摆正好修炼人和常人家庭这两边的关系,心不动。对于亲人家庭与修炼的关系,师父讲过:“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2]如果我坚定的修炼大法,师父也讲过“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我还要担心什么呢?所以这方面的情放得很淡。

当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很长时间不放弃信仰,那邪恶的坏人就想利用亲情针对我来搞转化的典型。当他们问到我要不要见我小孩时,我就说肯定要见,其实我的心是不动的,因为我很清楚见到我的小孩是应该的,本来就是我的权利,去见孩子和安慰她也是在圆容人这一层维护亲人和家庭的理,而见不到我小孩是这场迫害造成的,我决不会因为让我见到孩子就对邪恶的坏人感恩戴德的。

见到孩子后,我很关心她在学习生活方面的事情。他们都看到我对小孩很关心,以为转化会成功了。可是之后我跟他们说,谢谢你们安排的这次见面,但是原则的事情,大法我还是坚定修的。转化不了,他们自讨没趣又下不来台,又不能说我什么,因为我平衡好这些,没有空子给他们钻,就只好编一些谎话说我家里人认识公安厅的,所以才这样劳师动众的让我见到小孩。坚定大法,放下情,是在心中的,不是要表现为极端的形式。心里放不下情,又表现出不理不睬家人的样子,反而不符合常人这一层的理了,邪恶就会钻空子,所以,我们要做到心不动,平衡好这一切。虽然亲情与男女之情还是不同的,但是,在摆正关系上是不是有共通之处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