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排除干扰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十几年的正法修炼,自己经历了很多坎坷,也曾走过弯路、摔过跤,在摔摔打打中,大法将我一个满身业力,不懂修炼的常人,塑造成了一个走在神路上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这里,我选择自己修炼的片断,谈谈自己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助师正法、兑现誓约的修炼体会。

一、向内找 修自己

每当出现问题遇到干扰时,按照常人的习惯思维往往都是向外找原因,怨别人。那么作为修炼人,就得改变这种常人的思维方式,遇到问题和干扰时首先找自己的原因,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被干扰着,能否向内找是修炼人和常人的根本区别。

记得我刚到资料点工作初期,跟我配合的一个同修把我摞在屋角的一包包打印纸都塞到了一个袋子里,有些立着放的纸就变形了,不好用了,我心里就有点怨她。

又有一次,我有一个专门用于擦打印机的独边丝绸布被她撕下一条系袋子了,我那天用打印机怎么也不启动了,我怎么检查,也找不到原因,最后发现竟是一根脱落的丝线缠在了鼓轴上,整整耽误了一上午,你说我心里这个气呀,就更怨她了。不但怨她,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还形成一种观念,每当我做什么时,就怕她来。

一次,我清理打印机,把打印机全拆了,摆了一地。我怕她進来,就事先把她要拿走的资料都拿到外屋来了,我想这样就安全了。没想到,她一進屋,就奔那屋里去,我赶紧制止说:别進来!她一紧张,来了个金鸡独立,那只脚一落地,正好把一个零件踩个粉碎。

就这样,我还没有醒悟,甚至认为可能是我哪辈子欠她的,她就是专门干扰我的。直到有一天,我正在打印《九评》,她来拖地,一下就把电源线挂掉了,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为什么总是把它当作干扰呢?为什么不把它当作提高的因素呢?

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首先不应该有怨气,应该以修炼人的心态来对待,心平气和的和同修交流;其次不应该怕干扰,怕就是求,应该把怕心去掉;另外应站在正法基点上看问题,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正法和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我认识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干扰。

在我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有过几次印象比较深的相同感受。第一次是在看完师父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我觉得我才知道什么叫修炼。对我震撼最大是这两句话: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

经过静心的学法,心性提高后认识到:一个生命只有学好法,真正向内找,放下自我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使自己的生命本质得到改变和升华才是真正的修炼。眼睛总盯着别人,总想改变别人,帮别人修,强加别人,左右别人,甚至于给别人当魔,那不是修炼,那是因为有执着被旧势力利用而起负面作用。

二、正念清除干扰 救度众生

1、排干扰 及时制作真相传单

我们资料点在平房住的时候,一天后半夜,从后窗進了小偷,把我裤兜里的钱和真相不干胶都偷走了。当时有同修主张赶紧找房子搬家,因为资料点纸张加设备东西很多,如果搬家就会耽误很长时间,再说也不容易一时找到合适的房子,就会影响出资料救众生。同时我也从法中明白,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操控人干的,如果我们正念清除那些操控人的邪恶因素,常人也就没有迫害行为了。

当时我不同意搬家,就对他们说:你们暂时都别来,我一个人在这看着。我首先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色心去的拖泥带水招来的,便从生命的本质发出一念,彻底去掉色心,毫不保留。并发正念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只走师父安排的路。第二天,我的怕心上来了,一早上就开始返妄念:警察开车来了,下来一帮警察。我就发正念排斥。可是返的频率很高也很强,整整返了一天一夜,我就发正念排斥了一天一夜。等到天亮的时候就清净了,一点杂念都没有了,这时我正念很足,心里很踏实,确信没有事了。

接下来几天,我地有八个同修被绑架,我便及时写揭露文章上网,并及时制作和打印出真相传单。头一周,由于同修有怕心,我打出去的传单没有人去发,我就一边找同修交流,一边晚上自己出去发传单,我自己发了八百多份传单。一周以后,同修正念都上来了,才开始大面积发资料。

2、面对面发神韵光碟

今年以来,我和一同修一起去乡下赶集,面对面发神韵光碟。有一天,我们知道的集市已经做过了,同修提出去边远地区做空白点,由于同修说去的方向正好是年初我们去发真相资料有两个同修被绑架的地方,我这时便产生了怕心,并且我头天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有一放资料的屋子没锁门,在大道旁边四门大敞。但是我想,我不能把自己的不好状态表现给同修,影响了同修的正念。也不能让这些干扰影响我们救度众生,我必须发正念清除干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一开始,同修开着摩托车,我坐在后边一句话都没说,就一心发正念,我先清理自己的怕心,然后就清除邪恶干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途中,有一飞虫撞到了我的脸上,弄得我的脸上和身上好几处虫子的血斑,当我的思想刚出现联想时,我就识破了它,立即清除,并全面解体干扰和阻碍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当走了一大半路程的时候,感到自身的空间场已清净,心里非常踏实,不再有任何杂念。我们准备今天到我县与邻县的边界,正走着,我们意外的发现我们到了一个集市。集市上很多人,他们都抢着要光碟,正向师父讲的“就在等你一样。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2],并且我们又收集到一些新的集市。做完集市,我们又到我县边界做了几个村,我们挨家挨户的问,没有影碟机的或没人在家的,我们就发一个真相小册子,有提问的我们就讲真相。

回来的路上,我坐在车后发彩信,心里敞亮、充实,无法用语言表达,每次做完回来都是这个感觉,我知道这是一个生命兑现了自己的誓约后从内心发出的幸福。

三、正念讲清真相 解体迫害

一天,同修有事不能去赶集,我便一个人在县里沿街面对面发神韵光碟和破网软件,上午九点多钟,我将光碟发到了一个警察手中,这个警察表现很恶,来抢我的包,后来又上来两个警察,强行将我扭送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路上我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说他们不相信,说法轮功和共产党做对。刚一進国保大队抓我的警察第一句话就用挑拨离间的口气对一警察说:我们抓一个法轮功,路上,他还讲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这个警察厉声对我说:蹲下!我说:我没有犯罪,不能蹲下。他说:那你就坐那吧。我就坐在了椅子上。

起初我脑子里返上的是人念,国保大队的警察我不认识,但我家有个亲戚跟他很熟,我心里就希望抓我的警察赶紧走,我跟国保这个警察说说就能放我走。结果,抓我的警察不走,我提了我家亲戚,这时又来了三个国保大队的警察,其中有大队长。那个大队长表现很凶,一边恐吓一边谩骂。这时我已经意识到了我这颗依赖于常人的这颗心,我开始排斥它归正自己。

我心里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请师父为我做主”。顿时我感到师父真来了,心里一下踏实了,同时也意识到了原来自己潜意识中还有想快点出去的心。这时我的头脑变得非常清晰,无论邪恶怎么表演我都不动心,能够洞察他们的动机,所有的陷阱都能一一识破。

他们提有关填审讯记录的事,我就沉默发正念。有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那个大队长暴跳如雷,说:我们四个大老爷们,连你个姓名都问不出来,你不用跟我较劲,问不出姓名也一样判你。他还踢了我一脚(我随即发正念将伤痛转移到他身上)。我跟他们讲:我不一直是心平气和的给你们讲真相么?我没有跟你们较劲,一开始正常唠嗑,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不都回答了吗?现在你们把我当罪犯审讯我,我就不能配合了,因为我没有犯罪。法轮功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是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行使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给他们讲了宪法35条和36条的内容。并告诉他们刑法第300条用于法轮功是滥用,因为至今所有的法律文献都没有说法轮功是邪教。邪教之说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在法国记者面前说的,本身就违法。

那个大队长提到了“两高”的司法解释。我告诉他,“两高”是执行机构没有解释权,解释本身就违反“立法法”。不配合你们是为你们好,不想让你们对大法犯罪,希望你们能珍惜这次立功赎罪的机会。给人赎罪的机会不多了,不要再对大法犯罪。

那个大队长说:法轮功要是给我一百万,我就帮法轮功。我就跟他们说:像×××(前任大队长,早已被车撞死)再有钱有什么用。我就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好人天理不容,迫害佛法更是罪大无边。并讲了一些其它遭恶报的例子。并告诉他们,我们不是幸灾乐祸,前有车,后有辙,我们是希望以此为鉴,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希望谁都好。

中间跑進来两个警察要跟我探讨一下是共产党养活了我们,还是我们养活了共产党?我就跟他们讲:农民种地,工人做工……创造财富的是你、我、他,是共产党占有了社会财富,大部份被贪官污吏挥霍了,只把很少一部份返还作为你的工资,是人民养活了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养活了人民。那个大队长嚷着不让讲了,我就发正念。

后来我们家亲人来的时候,那个大队长为了让我们配合,他就说:没人举报,我们不管,有人送来了,我们就得管,共产党挖个洞,让你们钻过去,也得让我们过去。我接着说:那可不是那么回事儿?王立军为什么往美国领馆跑,不往中央跑?他都知道共产党保不了他的命。我就跟他们讲共产党历次运动平反都杀一批替罪羊。文革平反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八百多警察拉到云南被秘密枪毙。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所犯的罪行超过当年德国纳粹必将遭到国际正义审判。我们家的亲人也帮着讲真相,外面的同修都在发正念。

等到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气氛就比较缓和了,有一个警察主动要了解真相,我借机又给他们讲了一些真相。当他得知我因不放弃修炼被迫害得失去了工作,被迫和妻子离了婚,多年未见到儿子,身份证被扣找不到工作时,他开始站在同情我的角度上讲话,并谴责他们对我的迫害。另一个警察说他也念法轮大法好。我跟他讲你光嘴上说好还不够,你得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就象这件事,你是积极的想办法把大法弟子往里送,还是帮着往外营救,这就不一样。因为上午有人嚷嚷要行政拘留,他却说要刑事拘留,是在起负面作用。这时他说,有几个老太太发光碟,有人举报,他都没管。我就借此鼓励他两句。

整个过程象是在演戏,旧势力是想让我按照它们导演的演成罪犯。我知道师父是希望我扮演好大法弟子的角色,我就按照师父希望的做,就不配合邪恶,就是完全放下自我,站在完全为他的基点讲真相救人。最后邪恶解体了,下午两点多钟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公安局。同时也悟到:信师信法才是最大的正念。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