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固执的家人的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这是我写给老伴的一封信。我老伴是一个非常顽固的无神论者,对于气功啊修炼啊他一概是予以否定的。特别是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因我和儿子、女儿、女婿都修炼,他更是不能容忍别人在他面前提“法轮功”、“修炼”、“师父”等词,否则就生气、发火。因此他对大法的真相也就一无所知了。看他这样,也有一些同修试图给他讲真相,但都是无功而返。

他有时听说我在外面和谁讲了真相,就大发脾气,胡言乱语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而且一生气就是十天半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家里的气氛十分沉闷。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也多次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但收效甚微。

去年四月中旬,他又为一点小事生气了,我就想到给他写信讲真相,这样他就得平心静气的去看、去想了,总不至于对着电脑发火吧。于是我就写了这封信。五月初,看他情绪好些了,我就让他看。

写给家人的信:

有些话想和你沟通一下,但又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同时担心面谈时把握不好会有违初衷而适得其反,所以就采用这种形式与你交谈。

回顾我们共同走过的这四十多年的人生之旅,虽然不是荆棘丛生,寸步难行,但也是走得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的。由于我们各自家庭环境的影响和性格上的差异,使得我们的“磨合”显得格外的艰难。每次矛盾的起因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微不足道的小事,可由此而带来的结局却是对彼此的深深的伤害。虽然你是赢家,我看你也比我快乐不了多少,要不你就不会在每次的狂风暴雨之后还持续那么长时间的冷战了。至于我会有什么感受呢,在这里就向你说说我这些年来的心路历程吧!

那时候,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每个月总是有那么几天“低谷期”。每当这个时期到来之时,你从来没有真诚地关心过我,虽然偶尔也问问“你又哪么搞?”但语气咄咄逼人,我当然也就不想说。因你性情急躁,平时沟通又少,你就以为我是有意在跟你过不去,于是一场无名的战火就这样燃烧起来了,之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冷战。长期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我感到了那种不堪承受之沉重,真是身心俱疲,苦不堪言。

但我又不想用离婚这种方式来解脱,所以就只能是默默的承受着命运给我带来的这一切的不公,但在心灵上却留下了深深的创伤,加上没有及时的修复,使得这种创伤愈来愈深。日积月累,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并因此而对你生出了强烈的怨恨心、逆反心以致报复心,真想和你同归于尽。由于孩子小,终究放不下,才没有走到那一步。但心里对你一直是耿耿于怀的。记得××曾经劝过我,我当时对他说:“你是为我们好,我知道,但我对他的积怨太深,今生今世怕是没有人能化解得了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原谅他的,谁劝都没有用。”我那时的想法是,等孩子们都能独立生活的时候,我就开始实施我的报复计划。

就在我即将走向罪恶的深渊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挽救了我。我得到了天书《转法轮》。迫不及待的拜读了一遍之后,我的心便豁然开朗,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一下子明白了人生当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从此我的人生有了目标,生活有了希望,我再也不会怨天尤人了。

师父在书中要求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修炼中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有问题向内找”[2]“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3]。

作为师父的弟子,我得踏踏实实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所以从那以后,你每次对我大发雷霆的时候,我都没有生过气,总是好言相劝。即使你为一点小事就对我大打出手时,我也没有对你说过不好的话。那时我的感觉真的是也无痛苦也无恨,只是觉得你很可怜。你不知道伤害别人就是伤害自己,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同时我也在向内找,我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才导致你发那么大的火。有时找到了就主动和你沟通,你却说我虚情假意,嘴里说得好。后来我也就不和你说了,只是要求自己今后在行为上尽量归正就是了。

记得九八年到××家去,他们夫妇又和我谈起了我们的关系问题。我对他们说:其实我们的关系搞到这一步,我也是有责任的。以前我总是以为自己没有错,是受害者,看到的都是他的短处而看不到他的长处。自从我学了法轮功以后,我就不这样看他了,其实他有很多方面还是很不错的,接着列举了你的诸多长处。他们听了之后,其妻不无感慨的说:“你今天能这样评价×××,这个法轮功好不好,我不用别人做宣传了,你就是活广告!”

按照古人云:受人滴水之恩,还当涌泉相报呢。然而,对于给我们生命以重生的大法师父,你不但不思回报,反而刻意诋毁。当你看到打我骂我都不能使我动心的时候,你就会使出最后一招,那就是骂我师父,你知道只有这样才会让我伤心。是的,当我听到你恶毒的骂声时,我真的很伤心,我为我师父伤心,我更为你伤心。我师父为拯救宇宙苍生,从大穹之巅,层层下走,来到这十恶毒世,吃了无数苦,遭了无数罪,承担了所有众生的无量罪业,做了所有众神都做不到的事情,洪恩漫苍宇,还被你这样恶毒的咒骂,我能不为我师父伤心吗?你只顾发泄你心中的怨气,毫无顾忌的谤师谤法,却不知道你的行为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不可悲吗?告诉你吧,我师父就是《圣经》里提到的那个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这宇宙大穹及其中的万事万物都是我师父开创的,当然也包括你。

对于开创你生命的主佛你都敢骂,你还有未来吗?师父说:“生命在还恶业时,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4]我能不为你伤心吗?当然,这件事没有结束,就还有机会。今天我告诉了你这真相,如果你能及时醒悟并做出郑重声明,还是可以挽救的,因为我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

谈到修炼,也是你一向嗤之以鼻的话题。由于受无神论思想的影响,超出你知识面的一切东西你全都不信、不听、不看也不想。在你看来,修炼能够得道圆满是子虚乌有的事,那些修炼者是愚昧无知,荒唐可笑的,或者是人生不如意,或者是神经不正常。

果真如此吗?如果是,古往今来,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仁人志士舍家弃业而四处寻道呢?如果是,释迦牟尼佛当初怎么会抛下王子的光环而到常人中去要饭呢?过去的修炼尚且如此,如今大法的修炼就更是非同小可。《西游记》的作者就曾写到:“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幸运的是,这三者我们今天都具备了,能在大法洪传时期得到主佛的亲自救度,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大穹更新之际助师正法。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呢?

而你对我们的修炼却是不屑一顾的,时不时的还说三道四,无论谁告诉你真相你都不听。古人还有“兼听则明”的说法呢,你何以就固执到这种地步?也正因为如此,我今天才用这种形式和你交谈,如果我还不跟你讲,我就真的是在害你,是在报复你了;看着你一步一步的走向危险,我却不去提醒你而听之任之,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的;我要不能救了你,那也是我永远的遗憾。

想一想吧,共产党统治中国六十多年,历次政治运动都是想整谁就整谁,即使国家主席也不能幸免。一夜之间就被打倒在地,踏上一只脚,而且“永世不得翻身”。它对法轮功也是这样,江泽民当初就曾狂妄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结果呢?历经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发展壮大,现在已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共产党的那一套为什么到法轮功这儿就失灵了呢?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人想消灭佛法,还不是自寻死路,所以才招来了“天灭中共”,结果把自己搞死了。

讲到退党,这也是你不能理解的。大法弟子劝人退党,是在救人,是大善之举。因为共产党恶贯满盈,天灭中共已是历史的必然。人一旦加入了它的组织,就是它的组成部份了,到天灭中共的时候,你就得跟它陪葬,那是生命的彻底的销毁,是极其可怕的。神佛慈悲于人,才给人以退党自救这条生路,只要人从心里退出曾经加入过的邪党组织,就能远离邪恶,得到神佛的保佑了。神只看人心,不重形式,用化名、别名都是可以的。所以才有今天的一亿一千多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伟大壮举。

我知道你从骨子里都是瞧不起我的。不管怎样,我今天还是跟你讲了这么多,目地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你能改变一下固有的思维方式,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一件非常严肃、非常重要的事情。当然你要是实在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也就是说,真的到了历史的紧要关头时,你无怨、我无悔罢了,仅此而已。时间真的不多了,好自为之吧!

后记

老伴在我的电脑上看过这封信后,还用u盘存下来。之后他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对他心灵的震撼是很大的,这从他的行为上可以看出来。从那以后直到今天,他再没有生过一次气,没有说过一句怪话,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并且他还主动的、默默的承担着大部份家务,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好三件事,在生活上对我也很关心了。他还多次在亲友面前说,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我。

我想,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定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