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到更多善解的内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有一个状态,就是经常觉得身体疲劳或者这里那里酸痛不舒服的,而且每隔几天就会觉得有东西糊在头上,让我学法时很困,很难受。我都以为是思想业或邪恶生命的干扰,所以经常每天拿出来至少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理完之后当时觉得很好,身体很轻松,但过后还是老样子。我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到底误在哪里?直到昨天和我的小外甥女(刚得法一年多的大法小弟子)一起善解时,我才明白了我的症结所在。

昨天我和小同修一起发正念,因为在发正念前,我的状态是头上感觉压着好多东西,很困,身体很不舒服。我就结印清理我的空间场,而小同修在和生命体善解。我正发正念时,突然听到小同修哭了。我就停止发正念问她为什么哭了,她告诉我她背师父关于善解的法时,她的慈悲心出来了,她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得救,她为那些生命而哭。她还告诉我,她看到(因为她的天目是开着的,我是关着修的,以下叙述的都是小同修天目看到和听到的)有很多的生命善解了,那些善解的生命都在欢呼,而且其中一个代表还拿着一张盖着章的纸给她看,意思好象这是善解的证明。

当时小同修对生命的慈悲感染了我,我的慈悲心也出来了,当时我也流泪了。我们就一起背师父善解的法,一起善解她和我所负责的宇宙天体范围的众生。结果小同修看到我们家里满屋子都是善解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在又跳又叫的欢呼。

小同修在得法以来她的整个头上总是压着很多东西,包括耳朵也被什么东西堵着,以致听师父讲法时她总说法打不進她脑子里,两个耳朵总有东西在挡着。甚至学法发正念都受到严重干扰。有时学法都很困难,学法时经常犯困,读法也是很慢很费劲。我一直认为是思想业或者是那些邪恶生命对她的干扰,所以一直让她发正念清除,也帮她发正念清除,但效果都不太好。她还是被干扰的很厉害。
而我们这次善解完之后,她告诉我在她头上糊着的生命都走了,她觉得非常舒服,头脑特别清醒。而且这批生命走了之后,马上又来了一批,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又有东西糊在她头上的某个部位,让她很难受(可能是生生世世和她有过恩恩怨怨的生命)。我们就又和这些生命善解。首先是跟这些生命讲真相,然后再给他们背师父善解的法。在讲真相过程中,有的生命不知道大法是什么,还有的不断的问什么是善解及其他们不明白的问题。我们都给他们做了回答。也有开始时一直在咒骂或捂着耳朵不听真相的,经过我们耐心的讲真相。他们都选择了善解。选择了善解的这些生命有很多都是哭着一直和我们说谢谢。还有的生命说:“主啊,你不要发正念,直接善解吧。”所有选择了善解的生命都在热烈的欢呼,导致小同修的头上被震动的象要爆炸一样,很难受。这样不断的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都在不停的和小同修有过恩怨的生命善解。直到半夜十二点发正念时。

第二天,小同修在起床之后,昨天那些被善解的生命还在谢小同修。在小同修刷牙时,有一些还没明白真相没有被善解的生命不停的在咒骂(可能和小同修有过恩恩怨怨),小同修和他们说,你们先别骂了,等我忙完了,我再和你们善解。很有意思的是,那些已被善解的生命问小同修他们可不可以告诉那些不明真相的生命什么是善解,救他们。我们告诉他们可以,这样你们也是在做好事。这样那些被善解的生命就去给不明真相的生命讲为什么要善解,结果那些之前不明真相的生命都选择了善解。

让我感动的是,当我们善解一批生命时,这批生命告诉小同修他们就是要杀了他,带着的怨恨很大。刚开始讲真相时,很多生命都捂着耳朵不听。而小同修体内那些已同化大法的生命为了保护自己的主,就和那些不想选择善解的生命发生了混战。我和小弟子就让他们都停下来听我们讲。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当时我是带着真的要救度他们的慈悲心,给他们讲真相,结果很多生命都哭了,而且都跪在地上磕头不止,他们告诉小同修,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曾经是谁,感谢主对他们的救度。就这样又善解了很多生命。在善解的过程中被善解的生命都排着队在往外走,不知道有多少,真是无量无计的生命都得到了救度。这些生命还告诉小同修一定要好好学法,他们都等着主带他们回家。

这次善解后小同修的智慧被伟大的师父又打开了好多,她几乎可以和周围所有的生命体沟通。在我和她吃早饭时,她吃的米饭先是哭着求她不要吃掉他们,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弟子吃了他们是在救度他们,刚开始他们还是不明白真相,都在那里暴跳如雷的生气,后来我又進一步讲真相,他们明白了,高兴的告诉小同修快点吃掉他们。过程中小同修问我,我们用的这些碗筷等是不是会成为我们的法器,我就用我个人的理解大概说了一下师父有关的这方面的讲法,然后就听到其中的一个碗说:“我也要做法器。”真是什么都是生命啊。晚上小同修吃樱桃时,我姐姐说樱桃核种下去可以长出树来,我说可能长不出来吧。这时小同修刚吃完的樱桃核说,我可以长出来的,并且感谢小同修救了他。在小同修离开我家要回自己家时,我们家的很多生命体都哭了,和小同修说不让她走。在我送她去车站时,路上的花草树木都在和小同修打招呼,有的还哭了。在等车时,我和小同修聊天,我们旁边的电线杆一直在和小同修说再见。

通过这次经历,我才知道我之前对善解的认识真的是太肤浅了。慈悲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我之前一直认为的身体被干扰,原来都是生命求救的信号,所有的生命都在等着大法弟子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我们应该和一切生命善解(那些迫害大法、败坏众生的生命除外),包括在下走过程中层层生命的恩恩怨怨及生生世世轮回转生中的恩怨都应该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善解。而且我们不只要对世人讲真相,对所有要救度的众生都要讲真相。众生明白了真相才能真正的被大法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