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学的力证:谁是真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犯罪心理学揭示了这样一条规律:无辜者和罪犯在面对指控时的思维角度、立场、方式绝不相同,这种不同是自然而然的,无法掩盖,再精心的自白也无法改变。

无辜者与犯罪者自白的八点根本区别列表:

角色

无辜被冤者

犯罪真凶

对指控的罪名

直面、据理否认

信口否认、回避掩盖

对被伤害者及家人

同情,正视,直面

不同情,不调查,暗中威胁,迫害,甚至灭口

对凶手

力挖真凶,以此证明无辜

不提不查,以免凶徒咬出后台

对犯罪现场

毫无概念

转移视线,隐匿场所,伪造现场

对关键细节

深究细查

答非所问,含糊其辞,回避言它

对指证者

积极对质、质证

不理不查,害怕对质,暗中威胁

对真相

积极探究、传播、呼吁

畏惧,回避掩盖,删帖禁言

自白的逻辑

找证据,挖真相,还我清白

毁证据、掩真相,我就清白

明白了这些根子上的区别,再华丽的表面文章,也无法掩盖真相了。以下案例被中共官方严格封锁,只能通过破网软件在海外媒体上查到,这里简述一下。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案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案,在国际上屡屡曝光,今年4月7日首次在大陆揭开“老虎凳”、“电击”、“死人床”、“大挂”等非人酷刑,被各大小网站广泛转载,一时民怨沸腾。文中两次指出这些对访民和普通民众的酷刑原本都是针对“特殊群体”(即法轮功修炼人)的。

4月9日,当局成立调查组,19日高调发文否认酷刑,中共当局自白的声明也被广泛登载。读者一看就会发现其自白正如上表“犯罪真凶”所言。原来辽宁省委省府组织的联合调查,并不是调查马三家劳教所对劳教人员的迫害,而是调查迫害真相是如何被泄露。

事后遭受酷刑的证人向海外媒体揭露:她们这些受害者不但官方不来调查,反而都被残害甚至生命威胁。崔女士的肩胛骨和乳房被打了毒针,浑身疼痛浮肿,脑袋迷糊;李文娟现在对任何媒体都不敢说话了,中共政府威胁她:“再说就把你撞死。”

中共新华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甚至反诬一口,声称青岛法轮功学员“伪造”酷刑图片。既然说是以真人“模拟”酷刑向民众展示,又何来“伪造”之说?难道不用法轮功学员“以真人模拟”酷刑演示,中共可以让人们到监狱里直接拍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现场照片吗?“犯罪真凶”能答应吗?

辽宁活摘器官案

中共罪行重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绘画)
中共罪行重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绘画)

2006年3月,两位中国大陆的知情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牟取暴利的黑幕,而后又有不同证人揭露中共建立秘密网络,在全国范围内协调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06年7月6日和2007年1月31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两次向国际社会公布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从33个方面揭示了中共在系统地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2012年,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成都美国领馆,又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推向了国际社会……

多年来,面对海外媒体和各国政府的质问和谴责,中共当局“选定”现场后让几个海外媒体参观,但却拒绝第三方独立调查团入境调查;面对中共媒体自己披露的“2000~2005年间41500个器官移植手术”——这超过死刑犯数倍的器官来源,官方的回答至今都如上表所示:含糊其辞,转移视线,答非所问,甚至自相矛盾。

中共当局否认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的自白、否认活摘器官的自白,都是站在犯罪者立场、角度的自白。为什么它百般掩盖也会自然地站在那个角度?因为它就是第一真凶——就象买凶杀人者是第一被告,指令杀人者是第一凶手一样!

马三家劳教所的那些恶警、领导,一直得到中共高层“表彰、嘉奖”,还在中共江氏集团的指令下,把残害法轮功的经验、酷刑推广全国。这更加明确地指出了谁才是那些直接凶手们的总后台。

以为掩盖证据、销毁证据就能洗白自己?中共官方的所有自白,反而在证实着自己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