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小时正邪大战 邪不胜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我是七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有幸在大法中熔炼十余载,大法的纯正溶入了我的生命,造就了在人间证实法的大法徒。今天,我回顾几年前的一次经历。

那是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五晚上,老伴让我陪他去“民俗村”看节目。出门时,我带上满满的一包真相资料。丈夫说看完后,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

坐下来看常人节目,越看越无聊,实在看不下去,九点左右,我就从公园出来,往人家车上放真相资料。

这时,保安过来问:“你发的什么?”“我发的真相资料,谁看谁明白。”我平静的回答。他就把我拽到警务室,我就坐在沙发上,穿着皮鞋,双盘立掌发正念。保安就往各个部门打电话。

不一会儿,洗脑班、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派出所来了一帮人,在外面说什么。

我仍照常发正念,想大法弟子是救人的,谁都不配迫害,我做的是最好的事情,谁也说了不算,就我师父说了算。不允许旧势力利用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及迫害他们自己,坚决不允许。

我专注发正念,他们似乎在商量什么,无人顾及我。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个警察大队长捂着肚子冲我说:“你念咒呢吧?我的肚子好痛啊。”说完就跑出去了。不一会儿,他又進来看大法资料,我继续发正念,这时他又喊:“你又念咒了吧?我的头好疼。”但他没阻止我发正念。

我继续发着,发了两个多小时,腿软软的能量场很强,一点不害怕,觉得师父就在我身旁。而在此期间,他们那么多人里外忙乎,没一个人打扰我。

这时,他们把真相资料摊了一地,用相机照相。我就想照不上,不在一个空间,照不上。

接着,我便开始讲真相,想哪讲哪。大法好啊!谁炼谁受益;“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国家,就中国不让炼;江泽民出于妒嫉,迫害法轮功……

一警察说:“那你就炼别的功呗。”“练别的功不好使,一炼法轮功病就好了。不止我,许多人都象我这样,给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为啥不让炼?其它国家都让炼。这不是迫害吗?”“别说了!别说了!”一警察说。“就是得说。”我见到里边的警察,就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来时命能保。你要经常念,随时念。我不停的说,心里一点都不怕。

快到半夜了,他们又把我送到派出所,我见人就讲真相。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们强行照,我心里说照不上,照上也不是我。

快十二点了,我赶紧发正念,一做记录的女警察说:没到点,你就发正念?“你咋知道发正念?你家有人炼法轮功啊?”“你别管了。”她写完,也没让我签字,我嘴仍不停的讲。

十二点多了,她说:“你回去吧,没事了。”“好,我走。”“你等一会儿,用车送你。”“不用,我坐公交车。”“这么晚了,公交车没了,你们老年人又舍不得打车。”

一辆白轿车开过来了,没有公安字样,我上了车,一男一女警察送我。我上去就讲,“自焚”是假的,三退保平安,赶紧退了吧!女警说:“他退了。”我说:“退了,你工作也不好啊,在这里干啥都是迫害好人。”他说“我正想着换工作呢!”“好啊。”

到了小区大门外,专车把我送回了家,时间是半夜两点整。

五个小时的正邪大战,邪不压正。

事后回顾自己当时的修炼状态,那段时间,用法归正自己,比较精進,所以在被邪恶迫害时,心态很纯正,心无杂念。师尊在《正念制止邪恶》中所告诫:“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此正念是为了制止恶人行恶,也是警示其他坏人,也是叫世人不要犯罪,目地还是为了救度众生。”[1]

我当时正念纯净,没有怕心,没有此起彼伏的人心,就是堂堂正正发正念,自自然然讲真相,完全是为他的。心性达到了不同层次法的标准,师父就不允许邪恶的迫害。

回想二零零一年被邪恶迫害时,没做好,正如师父讲过:“人心挡住了你们自己的路,所以一路走来老是磕磕绊绊的走不好、麻烦不断。就是因为人心太多,出现问题时维护自己而不是法。”[2]真是千真万确。

可见,必须实修自己,没有捷径。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制止行恶》
[2]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