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九六年下半年的一天,我们科室跟我对桌的一个年轻同事拿来一本书随便放到桌上说:“某某说我身体不好,让我炼法轮功,还拿本书来让我看。”我看她当时没有看的意思,就说:“先借我看看。”这一看不要紧,一下就吸引了我。我几乎一口气读完这本书,被师尊讲的法理所折服。我认定师尊讲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并决心坚修到底。从此我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一、修大法,神清气爽

修炼前我身体特别不好,浑身没有好受地方。我妈说我生下来身体就不好,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难受,一副活不起的样子。上中学时经常昏倒,上山下乡时又累的咳血。由于生性耿直得罪了大队书记,被整的精神抑郁几近崩溃,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看见汽车、火车就想往车底下钻。那时家里非常困难没钱看病。我怕大人着急,从来不让家人知道。抽调回城上班后有条件看病了,但根本查不出病因,一咳血就住院待查。精神方面的病更无从看起,当时真是活受罪。那时班上有个老师傅会太极拳,看我身体不好,教我打太极拳健身。后来又学过几种气功,练了好几年,收效甚微。

得法修炼几天后,我就象变了个人一样,认识我的人都说,你咋这么精神哪。我自己也感到神清气爽,有生以来头一次体会到没病是啥滋味,炼功十多天后我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轮在旋转,同时在一次午休时清楚看到一团团的黑烟子从头部往外出。

通过学法,我知道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以后身体偶尔出现消业,我都谨记师尊的教诲:“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我从入门那天起就下定决心跟师父真修到底。所以无论多么难受,我都坚信师父把病根给我摘掉了,真修弟子没有病。自从修炼后我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片药。连一年一度的体检我也不参加。我对组织体检的人说:别给我交体检费,我们修大法的人没有病。

大家看到我跟以前判若两人,干什么都精神十足。单位组织旅游爬山,我和另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同修走在最前面,还帮助别人拿背包,好多人都说:你们可真是修大法受益了。我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当时就想:这么好的法我怎么早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象我以前那样不知道大法,我得尽己所能洪扬大法,让更多人受益。我先跟几个同事说,他们看到我的变化都想炼。我就在公司附近组织了一个炼功点,附近住的人也逐步加入,很快就有四、五十人。我们又在附近职工住宅小区组织了另一个炼功点。我家很多亲人也相继得法。婆母、老母亲和三个妹妹、两个弟弟先后走入大法修炼。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们地区在海边召开法会时有五、六千人参加,场面非常壮观。散会时井然有序,地上的烟头、纸片及沙滩上的垃圾都被学员捡走。路过的行人及专门负责监视的公安局便衣(事先公安局听说法轮功要开法会如临大敌。局长亲自带队,几乎全部出动)都非常感动。進去听学员发言的人都说:这些法轮功比雷锋都雷锋。有的说:县团级干部大会也没有这么纪律严明。到九九年七二零时,我们这个当时仅有三十来万人的小市学员人数超过万人。大家身体都得到净化,对法理的认识也在逐步提高。

二、家族俩耄耋老人修大法,无病一身轻

我母亲今年八十三岁,生了八个孩子,家里人口多,生活非常困难。她人特别要强,在工厂拼命干(退休后别人告诉她:你一个人干的活,现在三个小伙子干还喊累),到家就象一滩泥似的往炕上一躺,自己找气生,脾气暴躁,看啥都来气。我们姐妹兄弟几个都不愿在家,回到家心里就堵得慌。

母亲劳累了一身病,六十岁左右又得了子宫癌,天津、北京都去了,医生说:想吃啥就吃啥,回家养着吧。母亲知道没治了,强挺病体安排后事。看到我这个病秧子修大法后焕然一新,我的几个弟、妹修的也挺好,她也想修。二弟对她说:妈,修大法要专一,您把供的东西清理了吧。她当时没说啥,可在大家吃饭时她坐床上闹起来了,连哭带唱:我不走啊!我不走啊!……俩妹妹吓得直哭,我说:谁让你走了?二弟说:是附体不想走。原来母亲身上有附体,动不动就犯。

一个多月后,全家聚在一起吃年饭,就听母亲在另一间屋大声喊:师父,我要修大法。二弟说赶快把您供的东西清理了吧。母亲说:好。立即动手清理干净。原来二弟一直没有放弃母亲,经常给母亲讲师父的法理。

母亲得法后非常精進。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脾气好了,遇事找自己,多替别人着想,一身病都没了,从此没吃过一片药。去年咳嗽发烧近两月,有一周时间说不出话,但她坚信师父和大法,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向内找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终于过了这一关。八十多岁的人腰背挺直,走路比年轻人还快。谁夸她身体好,她就告诉人家修大法祛病健身,大法师父教人做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派出所把她的《转法轮》拿走,不让她炼功。她找到派出所要书,并质问他们:大法救了我的命,为什么不让炼?片警说:你个文盲老太太要书干什么?快回家吧。不给书,她就坐那儿双盘背《转法轮》一书的开篇《论语》,直到晚上下班还坐那儿双盘不动。片警拿她没法,只得找来不修炼的家人把她接走。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每天照常学法炼功,照常告诉别人大法好,走哪儿讲哪儿,她本身就是个活传媒。

婆母今年八十八岁,是她家七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从小娇生惯养,事事处处以自己为中心,跟亲友的关系极差。不用说别人,她自己六个亲兄弟,只有二哥跟她来往。由于没吃过苦,稍微难受一点都受不了,经常一把一把的吃药。

看到我及家人的变化,她也想修炼。得法头一天她上楼就非常轻快,明白法理后她把药停了,她说:原来一把一把的吃药也不管用,现在啥药不吃还身轻体健。学法后她心性提高很快,仅举一例:当时安装燃气管道,原定安在厨房东墙角,可是五楼不让,非要往当中挪,婆母家的燃气热水器正好在那儿。要是以前婆母绝对不让,现在她想:师父让遇事多替别人着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得按师父说的做,挪就挪吧。亲友们感叹的说:她做事从来都是可着自己合适,啥时替别人想过?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力,众人啧啧称奇。

大法被迫害时,她出于怕心不敢炼了,又大把吃药,浑身照样难受。我问她:您修大法时身体那么好,为什么不坚持呢?她说:共产党不让炼了,说是邪教组织,电视上演的杀人放火的,怪吓人的。我说:师父让杀人放火了吗?您学法修炼后是变好还是变坏了?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亲身体会?我从小就听共产党的,它让干啥就干啥,从不怀疑。但这次不行,因为它宣传的与我的切身体会正相反。再说咱们这么多炼功人怎么没一个那样的?周围的亲友、同事、邻居当时不也都说大法好吗?咱们炼功时连个名单都没有,哪来的组织?现在它不让炼了,反倒让我们填表登记,这不是它人为的搞起来的组织吗?我们单位甚至用开除公职威胁我不许炼功,我明确告诉单位的人们:我是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大法,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看我这么坚定,也就不了了之了。单位书记私下对我说:都知道你身体炼好了,看着好你就炼吧。我对婆母说:我一个国家干部都不怕,您这么大岁数的家庭妇女有啥可怕的?反复劝说几次后,她决心从新修炼,身体又恢复健康。

身边的亲人都说:大法就是神,这老太太现在一片药不吃,身体越来越好。年前婆母突然瘫软无力,大小便失禁,卧床不起近一个月,不修炼的女儿和姑爷要带她去医院,她说啥也不去。她说:我要不修大法早死了,我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这回说啥也不能动摇了。她稍有精神就坚持学法炼功。

过了这次生死关后,婆母更精進了,常人的电视、报刊杂志都不看了,几乎全部时间都用于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当地晚上七、八、九、十点有针对性的发正念,她都坚持。我女儿对她说:奶奶,您这么大岁数不用象我妈那样,早点休息吧。她说:师父让做三件事,我不能下楼讲真相,正念我能发就应该多发。我的命是师父给延续的,我可得好好修炼。

三、学好法,向内找,真正实修

自从认识到我们是在跟随师尊修炼宇宙大法以来,我就牢记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举一个例子,原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名利心不重:年轻时曾经几次被调到机关做领导工作,自己都坚决要求留在基层,不愿当官;长工资时都让给别人。但是我对职称很重视,认为这是对一个人工作的认可。所以全国第一次举行中级职称考试,我就报名参加并取得资格。后来全省举行高级职称外语考试,十几岁学的外语,几十年没接触,又是五十岁的人了,还都是没学过的专业术语,我这人很要强,不愿抄袭,下很大功夫觉得自己有把握了。没想到发给我的准考证是中级的,原来单位给报错了。当时心里很懊丧,虽然刚学法时间不长,但我马上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1]我想:看重职称,这不也是执著心吗?修炼人的路都是师父重新安排的,师父是通过这件事去我的执著心,我的心豁然开朗。这要是没修炼,我得懊恼很长时间。

由于时时想着师父说的“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1]所以和外人接触时做的还不错,而和家人就不行了。有一次丈夫竟说出:我就不讲理,我就魔你来了。一下点醒了我,时时、事事、处处都得修自己这颗心。亲人同修间也是如此。

修炼前,弟妹们对我都很注重。修炼后有一段时间,妹妹同修说话非常尖刻,简直不容人说话,甚至跟她说话都不理你。开始我心里很不好受,心想:帮你买房、装修、帮你孩子安排工作、帮你家亲戚……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从哪个角度都不应该对我这样,心里委屈的很。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所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与我的提高、修炼、证实大法有直接关系。委屈情绪一扫而光,反思自己,退休前,曾有同事说我说话嘴冷,当时认为自己心直口快没啥不好的,现在回想起来很可能无意中伤害了别人,今后真得警醒自己。我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深深体会到:师父的话是千真万确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例子我几乎都经历过。

四、讲真相、救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后,江魔头疯狂迫害大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它利用国家机器造假宣传,蒙骗世人。开始,我只是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对师父的感恩之心讲述自己身心受益的经历,告诉人们修大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后来师父连续发表经文,首要的都是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师父在《洪吟二》中要求“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2],于是我有意识的对能接触到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不管是走路还是坐车,只要能搭上话就告诉他真相,希望有缘人都认同大法好并三退保平安。同时发放各种真相资料,帮助世人了解真相。这其中有许多神奇的事,仅举几例:

1、一次,我想往邮筒上贴“国际审江、罗”的不干胶,但旁边站个人。我就发正念:我要救度邮信人,请让开。那人好象听到我心里的话,马上走开了。

2、去年一天晚上我去某小区发真相资料,每个单元的防盗门都关的紧紧的。我想起师尊的话“神在世 证实法”[3],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防盗门挡不住我。真是有如神助,接下来的门一推就开,顺利发完资料,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3、年前,我去某小区,路过市内一个最大的公园。看到公园入口处有邓XX的大幅画像。我想不能让它毒害世人,必须清理掉。到跟前一看,它立在草坪内,在路上够不着。我想起师尊的话“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4],我用师尊教我们的正法口诀清除它,第二次路过时看到它还在,我坚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继续清理。第三次路过时,看到它被“入园须知”代替了。

4、今年四月底街道办事处到我家说小区物业反映我到处粘贴、发送法轮功资料,派出所让我去洗脑班。我一点都没怕,心想:这是找到门上听我讲真相来了。我从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谈起一直谈到大法洪传世界100多个国家,现在已有一亿多人三退保命。从8点多一直讲到11点多,最后他们说:我们也不想迫害你,上支下派我们也没办法。接连几天都有人来,来一个,我讲一个,还劝退一个。有一天上、下午都来人,还监视我的行动。我想不能让他们再干扰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让我丈夫和孩子给我施加压力破坏我们家庭和睦,这与你们讲的和谐社会不是背道而驰吗?请你们不要再骚扰我。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那以后再没来人。

但是,过两天,我女儿对我说:区公检法、610和她们单位领导一起找她,对她说:“你妈妈到处发、贴法轮功资料,劝人退党,因为她单位领导到个人奖金都受影响,你个人前途也受影响。你别上班了,在家‘转化’她,不行,就送转化班。”我对女儿说:“别听他们的,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真象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3]。

讲真相中也曾遇到表现麻木、不愿听真相的,个别人甚至恶语相向。当时自己的心也曾被带动,心想:师父让救人我才给你讲的,你们这样就不配被救度。有一段时间不愿开口讲。

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讲真相也是修炼,我们是随师正法的,怎么能被常人带动呢?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可见修好自己该有多么重要,这是救人的前提。所以我今后一定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