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公务员的善缘故事(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凯西是一名加拿大安省法院的华人公务员,每天工作接触到许多法官和律师,而她直接服务的对象则是华人,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

平时一起上班的同事遇到工作量大的时候难免抱怨,觉得累。而凯西正好相反:一早上班,看到这一天要处理的案件很多时,她会有一种兴奋和期待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她把这些华人同胞称作“有缘人”,觉得自己的使命是和他们了结善缘。下面是她在工作中的几个小故事。

'图:加拿大安省法院当公务员的凯西'
图:加拿大安省法院当公务员的凯西

(注:下文中的“我”就是“凯西”)

“早认识法轮功朋友就可以避免这场刑事官司”

许多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新移民为了生计,忙于找工作,学语言,但由于不了解这里的法律,经常在无知中以身试法,走了弯路,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了不少麻烦。比如象夫妻吵架,在中国大陆很多情况下可能由居委会出面解决;但在加拿大,夫妻吵架或者打架,警方一旦介入调查,丈夫或妻子有可能面临刑事指控。夫妻吵架所导致的‘家庭暴力’在多伦多的华人移民中属于很常见的刑事案件。

一次,一对夫妻打架,丈夫打伤了妻子,被邻居报案,丈夫被警察带走后,关了一天也没放出来,太太急傻了眼,拿起中文报纸,打了很多律师的电话,想花钱请律师快点把先生放出来,可是当她询问了请律师的费用后,更着急,因为她根本付不起这些钱。

我在法庭了解了她的情况后,问了她三个问题,告诉她这种情况下可以使用法庭免费的当值律师。

当天下午,她的先生就被保释了出来,她抱着我就哭,说:凯西啊,你就三句话,就帮我省了一千五百加元。我辛苦打工,每个月都不一定能挣一千五百加元。何况那些律师要的还是现金。我真的不知如何感谢你。

我告诉她:工作中我遇到很多象你这样的新移民,深刻体会到华人,特别是象你这样的新移民的苦处。由于语言不通,没有工作经验,找工作困难,生活压力大,夫妻之间难免有冲突。有句话叫‘入乡随俗’。既然移民来到加拿大,还是应该主动了解一下这个社会的法律常识,而不是把在国内受共产邪党洗脑灌输的那一套用武力或斗争处理矛盾,包括夫妻矛盾的方式带到这里。否则吃亏的是自己。

我建议她去看《大纪元》的社论《九评共产党》,告诉她三退(退出邪党及其团、队组织)的意义。她很爽快的退了团和队。我还告诉了她大法的美好以及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她都欣然接受了。

这位女士的先生被担保出来后,还要多次上庭。每次遇到他,他都显的灰心丧气。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那种苦和压力:本来就是因为生活压力大,经济不宽裕才打起来的,现在雪上加霜,成了被告面临官司;他觉得内疚本想对年幼的孩子尽点责任,对太太做点弥补,但由于法庭担保限制的条件,还不能和太太和孩子接触。

我在法庭休庭的时候跟他聊了起来:在你的案件中,警察说你打了太太,依照加拿大的法律你成了被告,在我看来其实你本身也是受害者,是共产邪党文化的受害者。想想看,我们从出生、小学到大学直至工作都受邪党文化的毒害。人与人之间不是正常的关系,遇到矛盾多数的思维方式是谁权利大压倒谁,谁拳头大打倒谁,导致我们在处理自己家庭事务时,也很少会想到使用文明或者是法律的方式来协商和解决。如果你能去看看《九评共产党》,会对我们当今华人苦难的真正根源有深层的了解。

我还告诉了他天安门“自焚”是骗局以及大法的美好。他说:如果不是听你对我这么说,我满脑灌的还都是邪党告诉我的那一套,不知道法轮功其实这么好。

看他对太太一直有愧疚的心,我对他说:中国人传统的理念认为夫妻是难得修来的缘份。生活中有时难免遇到矛盾,在矛盾的关头上如果能退后一步,可能会是海阔天空,另一番景象。

他觉得很受启发,跟我借了《转法轮》去看。看完《转法轮》后,他说:书中有些事情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确确实实是本教人修心向善的好书,真善忍的确很好,如果我太太能对我真善忍,我们可能也不会这样打架了。

就这样,经过几番的谈话,这位先生同意退出邪党及其团队组织。不久他的案件有了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在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感慨地说,如果能早一点认识这样一位法轮功朋友就好了,能告诫他一些当地的法律规定,用真善忍开导他做人的道理,也许他和太太就可以避免走这一趟弯路了。

退出中共得天佑 官司神奇撤诉

另外一次,一位华人老板遇到了税务官司,控方向法庭提供了十几箱的证据。每一次上庭在休庭的时候,这位老板都对我诉苦:什么公司因此倒闭了,什么债台高筑了,什么申请法律援助又被拒了,什么自己根本没钱请律师了,等等。

看着他每次总是有一肚子的话要找人说,我就先听他说完。每次他把苦水倒完了,发现我都很耐心地听,他倒有点不好意思,然后就主动问我的情况。自然的,我也有了机会把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大法的美好还有三退的意义跟他讲。后来,他同意退出了邪党及其团队组织。

到了开庭审判那一天,这位华人老板把太太带来法庭作辩方证人。有趣的是,开审前,检察官向法官陈述说,该案件因为程序和技术原因,现在控方提出撤诉。我告诉了他这一消息时,他惊讶地目瞪口呆。

休庭时,他请我帮忙询问检察官撤诉此案的原因。回答是:是程序和技术原因,至于细节则无可奉告!

于是,我对他说:是你为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退出了邪党及其团队组织,洗去了被邪党打上的印记,抛弃了邪恶,选择做个堂堂正正的炎黄子孙,“神州大地”上的神佛自然就保护带给你福音了。

他的太太握着我的手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善良,你帮了我们大忙真是感谢你啊。你有什么信仰吗?

于是我也告诉了她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还有三退的意义。听完后,她说,她是居士,以前心里挺排斥法轮功的,如果不是今天听到这些,她真的不了解法轮功。她并让我用她的居士法号退了邪党的团队组织。还说我帮了他们大忙,这么多年的官司能这样平安无事了结,改天一定请我喝茶。

“一亿多的人退党原来是真的”

还有一次,一个女士到法庭办事遇到了困难,我帮她解决了困难。她给了我她的名片,说在国内她是中医师,来到加拿大后觉得这个职业不易生存,就考了个注册按摩师。她说为了答谢我,可以给我提供免费按摩。

我说:免费按摩就不用了,不过我倒想问你一个问题。

她说:什么问题?

我说:你平时看《大纪元》报纸吗?

她立马摇头:不看不看,看那干嘛?

我说:《大纪元》登了一篇社论叫《九评共产党》,非常好,希望你能去看看。

她听我说的这么中肯,倒也缓和了口气问:你说那报纸说的每天多少人退党,那不是不爱国吗?一亿多人退党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我说:在国内,我们被洗脑说爱国就是爱党,可你认真想想,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共产邪党肆虐中华一个多世纪,在邪党毒害中国之前,中华民族的文明和文化让国人自豪让邻邦受益。爱国是爱这个民族的文化和人民,可不是爱这个党,就算做个简单的算术题,五千也不应等于一百,对吧?再说,你来加拿大这么多年,这里有自由党,保守党,NDP,还有什么绿党,入任何一个党,填个表格就可以。可是在中共独裁下的中国大陆,它要让你入它的党和团队的时候,让你举着拳头,对着鲜红的血旗发誓说,要把终生奉献给它,为它的事业奋斗终生。你想想,老人们说,百家饭可以吃,誓言是不能随便发的,发了誓言是要兑现的。

这位女士插话说:是啊,古人说,对天发誓。

看她有同感,我继续说:你我虽然都是普通百姓,但我们的命也珍贵啊,我们的命应该是为我们的父母,子女,家庭还有我们的亲人去奋斗吧,怎么能为共产邪恶主义去奋斗呢?

她回答说:是啊,我来加拿大就是想让我的子女过好一点的日子,为他们奋斗。

我说:可不是吗。你看前苏联,前东德这些曾经貌似强大的共产专制都倒台了,你说要为那个危机四伏即将倒台的中共去奋斗,要把命献给它,邪党专制一旦倒台,作为它的一份子,你不就随着它解体,随着它遭殃了吗?

她问:那怎么办?

我告诉她:有出路啊,很简单,就是在《大纪元》上发表三退声明,把曾经加入过党团队,被迫发的那个不吉利的誓言抹去,从此做个堂堂正正的炎黄子孙,清清白白的中国人。你不需要到国内的组织单位去说,你是从心灵上做个划分,人在做,天在看。就用某某化名把你入过的团和队退了吧。

她很爽快地说:好啊。接着我就跟她讲了“自焚伪案”的真相还有大法的美好。

我还跟她说:刚才你问我一亿多人退了怎么可能会是真的?我可以告诉你,这一亿三千多万登在大纪元网站上的声明全是他们真心实意的同意退出的,他们的名字可以是个化名,因为神佛看的是人心。这个数字可不止是党员人数,还包括那些入过团和队的人数,所以叫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

她不住的点头说:这回明白了,一亿多的人退党原来是真的。

几个星期后我接到这个女士打来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该如何处理。我告诉她处理的方法后,她很高兴地告诉我:上回见面谈过后,我再经过超市看到《大纪元》报纸,就拿回家看了。她还问报纸上登了世界各地神韵演出的反馈,神韵演出真的那么好看吗?于是,我又跟她介绍了神韵。不过“2013神韵”的巡回演出已经结束,要等到明年一月,神韵才会回到多伦多演出。

她叮嘱我:到时一定要提前通知她,这样她可以带全家去看。

“法轮功太正了,让共产党很惧怕”

还有一次,一个教车教练因为吃了告票来上庭。办完了他的案子后,我问他有没有听说过《九评共产党》,他说他最恨共产恶党了,这世道,谁跟着××党,谁倒霉。他同意退队。在提到大法真相时,他说他不喜欢××党,但也不喜欢法轮功。

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有人跟他说起法轮功,但他觉的太玄。我又问他:“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自己看没看过《转法轮》这本书?”他回答说没看过。

我对他说:如果没看过,就不要着急下结论。我跟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时,提到前国家主席刘少奇都能被打上“叛徒”“工贼内奸”,死了十年后才被平反,说是冤案。他接过话:刘少奇都能被证据确凿地冤枉而死,“自焚”是××党编造的骗局陷害法轮功,他完全相信。说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他也相信邪党心狠手辣干的出来。

见他是障碍在大法的真相上,我就给他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就是《转法轮》中提到的那个毛巾头的故事。他插话问:是不是那个带头炼功,把毛巾头从家里拿回工厂的人受到攻击了,因为在××党的社会里,好人不好当。

我告诉他:当那位法轮功学员带头把毛巾头拿回工厂后,别人也跟着这样做,结果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都带动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

这个教车教练听完说:如果法轮功是这样的,那他就放心了。他问我:那你说的第二个故事呢。

我就跟他讲了大法修心重德,高官学了法轮功,不再行贿受贿的事情,因为法轮功讲“不失不得”,拿到了不属于自己的钱财,损失的是炼功人最珍贵的德。

讲到这,他自语:噢,因为法轮功很正,所以就让共产党的邪恶很难生存,那我就明白了××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了,因为法轮功太正了,让共产党很惧怕。听你这么说,那法轮功是很好的呀!

他临走时还留了电话,说要保持联系。

“祷告很灵验 遇到您这位贵人”

再有一次,一个女孩到法庭上诉,我付出了多一些的努力,省去了她接下来几次上庭的时间,她忍不住地拥抱我,感激地说:我是个基督徒,昨晚向主祷告,希望遇到好人,帮助我。祷告很灵验,这不,今天果真遇到了这么好的人,如此尽心地帮助我,让我省去很多精力和时间。

我告诉她:是法轮功让我做一个遵循“真善忍”,遇事多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女孩说:以前我的一个邻居也是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

于是,我跟她进一步讲了“自焚”的骗局,大法的真相还有三退的意义。她同意退出了团和队。她还说:我所遇到的法轮功的人都很好,就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不喜欢法轮功。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和真正炼法轮功的人接触,如果接触了真炼法轮功的人,也许就不会那么想了。她并很高兴地记下明慧网的网站,说要去看《转法轮》这本书。

我对她说:你刚才讲你的祷告很灵验,因为你想得到帮助,结果就遇到了我。也许,你的主让你遇到我,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就是像你选择的那样退出了团和队,了解了大法的美好。也许,这个真相比我能提供给你在法律方面的帮助意义还要大的多。

那女孩瞪着大眼睛一个劲的点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