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大法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一九九七年三月份的一天,同事给我讲她在书店看《转法轮》这本书时,小肚子就一拱一拱的,相信这书有功,于是,她就请了《转法轮》这本书。当时,我的手捂着嘴憋不住的笑。我问她:“你知道我笑什么吗?”她说“不知道,”我说“你说你小肚子一拱一拱的,现在我小肚子也一拱一拱的。”她告诉我说,这都是好事,于是把《转法轮》这本书借给了我。

拿到《转法轮》后,不知怎么的,内心里就是无名的高兴。下班到家,抓紧把家务活干完,就迫不及待的看书。就觉的这书里的内容都很新鲜,我就想:我是大学毕业,这书里说的我咋都不知道呢?

学法后,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世界观都发生变化了。我知道了这是一本修炼的书,是指导修炼的。当时我下决心一定修!这么好的事谁不干哪,修好了,功成圆满得正果,可以脱离苦海的,于是我按法的要求做事。

学法的幸福

刚得法,就感觉我的身体置于一个场中,这个状态大概持续7—10天吧,之后身体舒服极了!后来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同时还有开天目的感觉,每天都能看到旋转的法轮,有时象电扇似的,有时看到象肥皂泡似的满屋子都是。刚得法那阵子特别兴奋,那真是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都学到下半夜,也不困,精力特别充沛。有一段时间,头胀胀的,也不难受,不但不难受,还有一种幸福感。

一天夜间,前额“呼”一下,象是通道打开了似的,然后就出现了象《转法轮》里说的“到这个时候它就会翻花,就象电影、电视中那样,花蕾一瞬间开了,会出现这个镜头。那红色原来是平的,一下从中间鼓起来,不断的翻,不断的翻。”[1]这个镜头过后,头就不胀了,而且特别的舒服。

学完法已是下半夜三点多了,正准备睡觉,刚一闭眼,就看到图像了,看见我的一个同事某某手里拿着一个大勺,大勺里有半下水,还有炒熟的花生,花生有几个粒在水上漂着,有几个粒在水底沉着。当时,我就想:这大半夜的,她炒什么花生呢?明天我可得问问她。接下来,还看到隔壁我孩子睡觉的床、床单、枕巾等。通过学法,知道了是我的天目开了,看到的都是另外空间的情形。

还有一次,我早晨上班上楼,一个同事在我大前头,我走着走着就追上他了,又超过他许多(我不是有意的),身体象没有轻重一样。我知道这是通大周天的状态。当时把我高兴坏了,着急忙慌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反锁上,自己就往起蹦,想试试能蹦多高,可这一试,啥感觉也没有了。我马上知道了这是自己起执着心了,佛法修炼可不是给你试着玩的!

我不是为治病走入大法的,但学法炼功后,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精力也特别充沛。所以,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领导找我谈话,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讲给他们听,我还告诉他们:我没见过师父,但就凭在我身上的这些超常反应,足以使我相信,那些谎言在我面前都不攻自破,这可是任何政治说教都无法改变的!

大法师父救了姐姐的命

九七年七月一日,突然接到姐夫的电话,说姐姐喝了耗子药,生命危在旦夕,让我赶快去看看。我听后心里只有一念:唯有师父能救姐姐的命!于是我背上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迅速赶往沈阳。见到姐姐时,她已经是深度昏迷人事不省。我问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回答是不好说,喝的太多了,从未说过有把握能治好。所有人都不抱多大希望,家人也很无奈。我对他们说:“我带来了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姐姐这样子,只有师父能救她的命。”

接下来,我拿出《转法轮》给姐姐念法,每天不停的念,不停的念。所有在场的亲人也都静静的一块听。直到第三天晚上,奇迹出现了:姐姐醒了,能说话了!几天来,我没有眼泪。看到姐姐这时的样子,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流淌下来。十瓶耗子药啊,足以使人毙命的,谁都没有敢想她能活过来。是师父救了姐姐的命!姐姐今年六十五岁了,身体硬朗,什么活都能干。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正念体现大法威严

二零零四年年初,我每天都在台历上写一些真相,这事被单位邪党书记看见了,他很害怕,就汇报给所长了。于是,两个人一块找我谈话。那时正好师父的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发表不久,我已经把经文背下来了。

他们找我,我心里有底。我求师父帮助我,制止他们对我行恶,用正念反制行恶者。他们对我说话时表现的很紧张,说我写那东西反党,有一种威胁的口吻,还说要不就向局长汇报。我对他们说“我炼功不犯法,写的东西也没有犯法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你们自己头上的乌纱。”书记立马接过话茬说:“哼,我这个小官算个啥呀,我不怕,不像有的人,怕丢官儿……”后边的话全是含沙射影给所长听的(因他俩有矛盾)。他们没跟我说上什么,他俩却斗上了!谈话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我回到我的办公室继续往台历上写。下班了,同事推门来喊我一块走,我抬头,看到雪白的墙上映着师父大法身的身影,我眼含泪花感激师父的呵护和鼓励!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