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兄长申冤被劳教 河北王晓美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法轮功学员王晓东二零一二年二月被绑架后,妹妹王晓美(大名王凤如)替兄长申冤,被中共追捕、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队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牛丽,把王晓美带到办公室先来了个下马威: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了两个大耳光,把王晓美打的晕头转向;接着又拿鞋底子朝脸打,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耍尽了淫威。之后,就叫一个邪悟者把王晓美领到一个房间里,四、五个邪悟者围攻王晓美,逼迫她看邪悟的东西,强制她写放弃信仰的所谓“四书”,就这样持续熬了她二十多天。

七月二十六日是接见日,王晓美见到了女儿,女儿的哭声和王晓美的泪水被恶警们录了像。第二天,恶警牛丽就对负责转化王晓美的邪悟者说:“今天她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天下午,恶警牛丽和赵媛把王晓美叫到她们的办公室,叫她骂大法,写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王晓美不骂不写,牛丽就依次用电棍电她的嘴并拿铁条凶狠的抽打她的后背、腿及胳膊,拿鞋底子抽打她的脸。当时王小美的后背、腿及胳膊被毒打的都是黑紫色的,脸是肿的,嘴被电的又肿又烂,好多天不能吃东西,只能勉强吃一点流食,身体上各处的伤疤二十多天都未好。

中共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不手软,只要不按他们的意思“转化”,就整夜的罚站、随意加刑期、任意打骂、关禁闭、超时奴役劳动、不准去厕所、往饭里下药等等,这都是王晓美亲身经历和看到的。

王晓美被非法劳教后,家人委托律师在沧州运河区法院行政庭提起申诉,行政庭受理此案。但从省、市政法委、六一零压下来不让开庭,并采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来胁迫律师退回案件,律师顶着压力没有退,但直到王晓美回家也没有开庭。这铁的事实让民众看清了:邪党的法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王晓美的哥哥王晓东(男,四十三岁,大学毕业,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时三、四十名警察就象强盗一样,非法闯进王晓东的家抢劫,把一切能抢的全部抢走,包括日用工具(钳子、扳子、手电筒)等等,最后还抢走了王晓东赖以生存的卖化肥的两万元现金。他们肆意拉扯,不顾王晓东老母的苦苦相劝,不顾王晓东七岁孩子的惊恐啼哭,象黑社会一样用羽绒服蒙住王晓东的脑袋强行将其绑架。

随后,本村及邻村三百多户村民出于义愤,联名出具请愿书、由周官屯村村主任加盖了村民委员会的公章,要求释放好人王晓东。此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据悉,这一封三百人联合签名按手印的上书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引起震动,在中共常委会上作为内部资料传阅。

泊头市邪党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恼羞成怒,对王晓东的家人和联名村民进行打击报复。泊头市富镇邪党委召开全镇村干部会,命令各村支书、村主任表态反对法轮功、辱骂法轮功,他们还在周官屯村村里贴诬蔑法轮功的标语,强令联名村民更改证词。与此同时,王晓美不得不离家,躲避中共人员的骚扰和企图绑架。

沧州、泊头国保人员相互勾结、狼狈为奸,通过电话监听、跟踪盯梢等流氓手段于五月二十六日晚九点多在沧州市绑架了王晓美及和其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唐建英。泊头公安局国保队队长王文生把王晓美带回泊头后直接送入看守所。 王晓美被泊头看守所恶警铐在铁椅子整整铐了一夜。沧州洗脑班企图转化王晓美没转化成。于是王文生等人上报沧州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并送石家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泊头市法院秘密开庭,法院剥夺了王晓东的委托辩护权,辞退两位敢于讲真话的律师。当日九点至十一点,在两个小时的庭审中,法官和中共强行指定的律师一唱一和,自编自演了一出双簧丑剧。

王晓美,一个农村的弱女子,为了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哥哥,请求乡亲们联名请愿,要求警察释放王晓东,还其清白与自由,并使自己老母亲和年幼的侄子重归该有的生存环境,这无论是从情理上还是孝道上说,王晓美做的都是她最该做的。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牛丽(四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队长 警号:1350608)
恶警赵媛(四队大队长 警号:1350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