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工程师遽然离世 中共相关部门做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李洪奎,男,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李洪奎连续十余年被评为市、省、邮政部先进工作者;邮电系统省劳动模范,是公认的好人。李洪奎修炼法轮功,他性格开朗,身体健康。

李洪奎
李洪奎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两次遭非法判刑,累计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了十年的时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再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七年,投入大庆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家属被告知李洪奎因“脑出血”在大庆第四医院手术,八月二十八日,就在李洪奎身体快速恢复、主治医生同意出院的时候,在其仅剩二十三天就可远离冤狱,重获自由的时候,遽然离世,连主治医师都惊呼:“搞不明白,从没遇到这样的事….”。

人们不禁要问,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共各级相关部门对李洪奎及其家属又做了什么?

一、优秀工程师被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李洪奎出生于一九五一年七月,曾就读于黑龙江省哈尔滨邮电学校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市邮电管理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李洪奎在哈尔滨邮政局道外区、动力区邮政支局成功开展邮件自动取包机技术革新,并投入使用,得到很好的评价;李洪奎工作认真负责,加班加点从无怨言,关心他人,从一九七八年开始至一九九一年连续十四年被评为哈尔滨邮政局先进工作者,同时也被评为市局工会积极分子。在这期间又完成了磁翻转广告牌、邮件转运电视监控、无线对讲、包裹分拣机的改造等工程。

一九九四年八月李洪奎开始修炼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的法轮功,至此他更加认真对待工作、与同事和睦相处,受到大家的好评,连续数年被评为市省部级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称号。一九九六年邮政枢纽分拣设备投产后,一次设备控制出现故障,当班人员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原因,大家都没了主意,有人说洪奎当天公出回来,于是打电话。李洪奎刚到家,二话不说,马上赶到单位并及时排除了故障,机器得以正常运转。

就是这样为人宽厚、技术精湛的好人,在中共九九年无理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多次被绑架、关押,遭到毒打等非人的待遇。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哈尔滨市邮区中心局派人到监狱,要求解除劳动合同,李洪奎没有在相关合同上签字,不承认这种迫害。但是哈尔滨邮区中心局违法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并拟文下发到所属各单位。

二、被黑龙江省政法委秘密约谈

李洪奎家属听大庆监狱的某队长说: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间,李洪奎发病之前,黑龙江省政法委一个周姓的人找李洪奎谈过话。由于消息封锁,具体谈话内容不详。李洪奎是大庆监狱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转化”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因为不“转化”、 不骂师谤法,不写“三书”,因而多次遭到残酷的暴力毒打、折磨,六年多不被允许家属接见。被黑龙江省政法委、610定为的重点人物。

三、大庆市、黑龙江省、国家各部门行政不作为

李洪奎离奇死亡后,妻子白群先后到大庆监狱、大庆法院、检察院、司法局、人大等多个部门反映情况,又到黑龙江省高检高法等相关部门上访,反映李洪奎被迫害,要求大庆监狱给予澄清事实真相。按照国家信访条例,十五日内应给予答复。以上各部门均行政不作为,没有任何答复。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李洪奎家属用EMS向最高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国家司法部部长、黑龙江省司法厅厅长、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大庆市市长、大庆市检察院检察长、大庆司法局局长、大庆监狱狱长等相关部门发出21份特快专递邮件,要求对大庆监狱迫害李洪奎致伤致死案件追责和国家赔偿,在法定期限内均未见任何回音。

给各部门投递的信件
白群为丈夫讨还公道而给黑龙江省及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和司法机关各部门投递的控告信。

四、中共十八大期间,李洪奎家属遭中共各级部门骚扰、跟踪、围困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李洪奎妻子白群居住的哈尔滨市红旗小区单元楼被数辆黑车包围。

十一月四日,有人敲门,白群是高危病人经不起折腾,未做回应。晚七点多,再次有人来敲门,见没人应答,就开始砸门。持续疯狂的砸门声和室内的狗叫影响了周围邻居休息,引起强烈不满。邻居把那些人骂走了。

十一月五日大庆司法局自称是调查组姓夏(大庆司法局监所管理科夏科长)的人给李洪奎儿子打电话,询问他和妈妈在哪里,一再追问家庭住址,要求见面。他们不是要给解决问题,是怕家属进京上访。

十一月二日至十四日,四辆轿车、面包车公然挤在李洪奎居住楼的楼口,只剩一个人能进出的便道留给住户居民。哈尔滨610、公安派出所、国安局、道外区信访办、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社区街道的人不断的砸门、电话骚扰、诱骗白群去单位领钱、去火车站查票等手段,企图剥夺家属讨还公道的权利。黑车里昼夜坐着人死守楼口,电话恐吓家属:如果出门就拘捕你们……。

跟踪车
跟踪车

十五日以后,四辆车转移至隐蔽处三辆,只留一辆车在楼口监视,使得白群及儿子多日无法出门,最基本的生活规律被打乱,白群是哈尔滨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主治医师,患有严重冠心病,多年的高血压二级极高危险组病人,还有尿糖四个加号的糖尿病。她被鉴定为三级伤残、部份护理依赖的职业病人,需要随时去医院接受治疗。白群遭到近一个月的非法围困,给她们母子精神带来极大的压力,白群整夜很少入眠,已经直接危及到了她的生命。

十一月十七日,为了监视她们的行踪,有人在楼道里安装了长明灯。

十一月二十三日,白群到医院看病,被一人跟踪,那人自说是区信访办让来的。白群坐公交车、去超市买东西都被跟着。

五、中共两会期间再遭跟踪、蹲坑监视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李洪奎妻子白群去医院开药时发现有三人跟踪。其中一人就是邪党十八大贴身跟踪的那个人(问他说是区信访办的)。白群打110报了警。医院所在辖区兆麟派出所刘警官还有一个警察来了。向那人要身份证。那人说到外面谈…看到那警察在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时态度徒然大变,跟白群说:他跟着你也不影响、也不妨碍你什么。白群说:“我也不认识他,跟着我,谁知道他要干什么”。警察说,那我告诉他一声:“让他远点跟着你”。

跟踪人自称是哈尔滨某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这个人对白群经常是无耻的贴身跟踪
跟踪人自称是哈尔滨某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这个人对白群经常是无耻的贴身跟踪

三月九日、十日白群的住宅楼前又有几辆小车围守,从早七点到晚七点十二小时蹲坑、监视白群的活动。

六、中共接访部门不受理

三月十二日下午,白群女士进京到国家司法部的信访接待室,反应李洪奎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到大庆监狱多次酷刑,身体多处新伤旧痕,离出狱还有二十三天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接待人员说这个不归他们管,应该找检察院。白群说找了,省检察院和大庆市检察院来回踢皮球,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接待人说:“实在不归他们管”。白群:“零九年(李洪奎被大庆监狱暴打)来找你们,你们就不管。要管了,哪至于出人命啊”!最后司法部也没有收上访的材料。

白群又到府右街的地方去投递信件,过来一个巡逻警察问白群想干什么?白群说和领导反映我丈夫的情况。那警察说,可以,我给你找个地方你去说。巡警把白群送到府右街派出所,那里人给登记后又把白群送到马家楼中转站。一个黑龙江的人负责登记,听说反应她丈夫李洪奎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后,那人不给登记。白群说,我跟领导反映情况,你不给登记领导怎么知道呢?那人说回哈尔滨解决。白群说哈尔滨不给解决,才来这里的。

七、依法上访遭野蛮遣返

十二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在北京马家楼中转站,黑龙江各地来的一屋子上访人都被陆续的送走,就剩下两三个人了。从后面进来一帮黑保安,拧胳膊拽腿把白群拖拽到门口。当时也是一个上访的人在旁边看不过去眼,就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对一个老太太这样啊,没有这么弄的”。那些人把白群一下摔在地上,七、八个人一哄而上打那人。其余人把白群继续往外拖,在地上拖着走,拖到车牌号京E38588的车上,被拉到郊外什么地方。在那停了好几个小时,期间他们又去抓人。一直到后半夜2点连夜往哈市开。车内有七个人,两个押送的、两个司机、三个上访的,都是哈尔滨道里区的。

八、哈尔滨警察各部门串通一气,合法上访遭拘禁

十三日白群被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又在安静派出所被留置了一宿。

十四日安静派出所两人、白群单位哈尔滨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工会主席徐刚、道里区卫生局办公室主任王微(音)一起带白群去黑龙江省第二医院做了心电、彩超检查。做完后医生直接给家属开了一个入院通知书,说心脏严重缺血,必须住院点滴。就是这样一个因公伤残并引发多种严重疾病,常年住院的病人,道里区公安分局仍然违法做出批准拘留五天的裁决。

白群又被带到哈市第五医院再次做了检查,五院的大夫在检查单上写着:心脏极度缺血。血糖是18.3(糖尿病已经是四个+号),血压是165/85。拘留所不顾检查结果的严重,还是非法执行拘押了白女士。

十四日晚上睡的是大铺,条件很差的,十五日早上白群犯心脏病了,他们给调到高间,是两个人挤在一个铺上。

九、家属要人遭刁难

白群儿子李烜给道里区卫生局的书记杜刚打电话问他:你们卫生局是什么态度,因为白群是高危病人。杜刚说:不管。你妈现在属于非法,归公安口管,上访啊你可以跟我说。李烜说:那好,我知道你的态度就行了。

李烜给道里区信访办打电话,信访办一个郭姓的人告诉李烜:白群的事就是杜刚负责。

李烜又联系拘留所的所长刘芳(女,30-40岁。矮胖,负责女性人员羁押的),地点在(故乡大街)看守所院里。李烜把手里的检查结果和原来的诊断给刘芳看了,然后李烜又拿出公安部2012年12月31号发布的126号令,其中第19条说到收押人员的范围。李烜说126号令里面还有一个病情危重的不予收押。刘芳说就这条我们不按这个执行。

李烜说:你们不按照公安部126号令执行?

刘芳说:对,我们有我们自己执行的。

李烜说:既然你们收押了,你们就要负责。

刘芳说:对,检查的大夫是支队的,

李烜问: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姓名?

刘芳说:不能,如果出问题了,需要立案调查的话,会看到医生的签名。你如果立案的话可以查到。

诊断没有给家属,也没有说明诊断的结果都是什么。

刘芳说:既然我们能收押了我们就会对这个人负责。出什么问题我们肯定会负责的。

李烜说:我是想让我妈好好的出来。我妈妈在绝食,她是一个病人,能不能……

刘所长说:我们这羁押的人很多,也不可能对每个人向自己爹妈那样处理。她吃呢就吃,不吃呢她就不吃。如果出问题我们去办。

李烜:我把电话留给你,我妈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马上给我电话我会尽快赶到。我再把我家的情况跟你说一下,妈妈是职业病中毒多年,身体一系列的疾病都是这个职业病引起的,现在也在打官司没有得到解决,我爸爸是炼法轮功的,在大庆监狱关了七年,差一个月不到就死在监狱手里了,我们认为死的不明不白,我找到主治医,医生也说不清楚。因为这些我妈在本地上访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反映,我妈去北京上访给弄到这来了。我不希望再发生任何其它的事情。

刘芳说:知道了。

十、大庆市主管市长不顾事实真相,公然袒护罪犯

大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曹力伟,分管大庆市公、检、法、司各部门工作。在白群反映其丈夫离奇死亡事件半年后,曹力伟副市长在微博回复白群说:“你的来信我已收到,并进行了认真调查,你反映的情况严重失实。你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现场,且监狱方面有录像和笔录,也有医院等相关方面的验证,应该能证明你丈夫是突发疾病而亡,不存在任何的殴打问题。”“你口口声声这人打那人打可有任何证据?”

白群及其家属向曹力伟副市长提出如下质疑:

1、“……并进行了认真调查”。是什么人做的“认真”“调查”?调查的结果及相关材料为什么不给向你们质疑的家属看?

2、“你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现场”。李洪奎儿子见到其父亲时,其父已经在大庆四院,被做完手术,处于右身瘫痪、深度昏迷状态,所谓的(发病到抢救)“自始至终都在现场”瞪着眼睛说瞎话!

3、“监狱方面有录像和笔录”。家属多次要求监狱提供李洪奎发病时监狱的录像,狱方为什么不予公开录像?而且,代表监狱负责处理问题的狱政科霍卫东科长明确告知家属,李洪奎发病时监狱的录像冲没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4、“也有医院等相关方面的验证”。家属为什么没有接到一次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为什么家属询问主治医生仲玉民时,仲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自我行医以来第一次遇到……”“我也画魂儿啊……!” 还用欲盖弥彰吗?

5、李洪奎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被送往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一直在大庆监狱的监禁下,从监狱出来也一直在他们的重兵把守的掌控之中。家属亲眼看到李洪奎右耳约3CM长豁裂伤(死亡前仍未愈合)左耳后青紫瘀血、两侧臀部青紫淤血、脱皮,左右两腿青紫瘀血、右手指关节处筋包,这些新伤旧痕怎么造成的?

6、“你口口声声这人打那人打可有任何证据?”家属请问身为大庆市主管公、检、法、司等法律部门的曹副市长,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举证倒置”原则,您要的证据,也正是家属期盼得到的事实真相。被掩盖的怕都是未来必须公布的犯罪事实!

国家法律要求大庆监狱必须举证,证明监狱在李洪奎被非法关押期间,没有违反《监狱法》对其直接或间接实施任何野蛮施暴的行为和遍体新伤旧痕与监狱方监管无关的实证;同时大庆监狱也应该用事实证明李洪奎的“死亡”与监狱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在此提醒曹力伟副市长,如果对此致死人命案继续不作为,不给家属必要的应有的回复,家属将会聘请律师控告其包庇大庆监狱的犯罪行为。因为李洪奎妻子白群合法的上访被非法拘禁在几天的时间内就引来七八十万博客正义的呼声已经明证了人们等待是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