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我今年七十岁,一九九八年四月和老伴(七十六岁)一同有幸喜得大法。在伟大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在血雨腥风的年代里,我和同修们肩并肩、手牵手的坎坎坷坷走到今天。在修炼的过程中,弟子有好多的体会想向师尊汇报,今天我主要汇报的是:我和同修配合找回昔日同修的经历。

前年有同修从国外回来,告诉我们师父带口信叫没走出来赶紧走出来的事。当时我和老伴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想到我们的师父是全宇宙的主佛,传的是宇宙大法,救的是宇宙中无量无计的众生,包括层层层的佛、道、神,可是我们人世间一个小小得法的生命、学员,师父都时时刻刻惦记着,甚至从迫害一开始有些放弃了大法后一直在人世间为了名、利、情在奔忙的“学员”师父都不愿放弃他们。某某某“站长”和老伴以前在一个工厂上班,于是我们找到该厂同修,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她听说师父还在惦记着她很感动,当时她说:我承认大法好,其它的就不表态了。另一个是负责人,A同修也给他讲了师父关心着他,让他赶快走出来,由于长期脱离法还向邪恶写了保证,混在常人中去了,说出的话更让我们难受,反正说些埋怨和心里不平的话,还在显示他为大法做了很多。

师尊《二十年讲法》中讲:“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1]时,我们感到时间的紧迫,时间就是生命。于是我和老伴把B同修约上,商量赶快把身边的昔日同修C救出来。C同修(七十四岁)原是负责我们这一区域资料传送的,在二零零五年底去取资料的路上被绑架非法判了四年,刑满回家后我们四处打听不到她的消息。据同修讲她在监狱邪悟了,现在家里人把她“保护起来”了,这二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找C同修。慈悲的师父看见弟子们的心,让C同修回家住了,和B同修住一个院。她基本不出门,身体被迫害得变了样,耳朵基本听不见声音了。B同修多次到她家敲门就是不开,等呀等终于见到她了,于是带到我家来。我一开门见是C同修,高兴的抱在一起泪流满面,我说我们好想你呀,她也说好想见到大家啊!于是我把她带到师父法像前,没想到她一看见师父大法像一下就扑了过去,跪倒,一边哭一边不停呼唤着:师父,师父……

我们都感动得哭了。她就象一个迷了路的孩子突然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样。接着帮她请了大法经书、她急需的大音量机子、炼功带等等,再关心的问她在监狱里向邪恶写了什么保证书没有?她承认照抄了一遍一个邪悟的东西,但她一直解释自己没放弃大法。我又问她回来那么长时间了,你认识到向邪恶写三书是背叛大法和师父了吗?如果认识到了就必须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从新走回大法中来,还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她立即表示自己对不起师父,马上写了发往明慧,又参加了B同修家的学法小组。她们所需的资料等由我提供,她暂不出去讲真相,就在家装卡片,折纸袋之类的,她老伴也被我们讲真相明白了一些,不过问她做证实大法的事,女儿叫他把妈妈看紧点,他说:信仰问题我怎么管?C同修把新唐人制作的光盘(每月四期)拿给老伴看后,每天老伴要到单位活动室打乒乓球,回来给她讲:这下热闹了,几个老头子乒乓球也不打了,围着球桌骂共产邪党,骂贪官,越骂越起劲……

接着我们又找回了D同修,她也是一位老弟子,长期照顾着不能自理的后老伴,老伴去世后她的精神也垮了,把房子出租,到女儿家去住了。同修们都在关心她但找不到她,有一天B同修终于把她找到领到我家来了,当时我在另一处做资料,老伴来告诉D同修来了,我一听太高兴了,师父呵护,真是心想事成。進门时她正跪在师父法像前,一见我進来她慢慢的爬起来。我吓一跳,五年不见怎么变成病态老太婆了,背也挺不直了,一只脚行动又困难,她很自卑的低声说:拐了,可能师父不要我了。我马上说:就是师父叫我们来找你的,找几年了,你跑哪去了啊。她说她保健去了,说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看见我们一个个精神十足越来越年轻,非常后悔自己脱离了大法。经过大家鼓励帮助,把这几年的师父讲法给了她,又参加B同修家的学法小组。后听B同修讲,D同修变化很大,还主动提出在她家学一天法。

E同修是另一位同修带到家来的,也是老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基本是在家和老伴一起学法炼功。俩人是军人出生,E同修说话干脆,直爽,交流中得知她向单位写过保证书,也没当回事,表示从没放下修炼。几次交流后她认识到自己错了,帮她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并也参加了集体学法。

这次稿子是认认真真的写了一遍又一遍的,写了十多天才完稿。最后我们三位弟子从内心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候:师尊您辛苦了!谢谢师父救度!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