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三代坚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从一九九七年开始接触大法,我们一家祖孙三代人的修炼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十六年,中间有曲折、有艰辛,但是,坚修大法的心一直没有变。

老父亲遇机缘 走入大法修炼

老父亲今年七十多岁了,一生坎坷,经历了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经历了“文革”等历次中共整人政治运动,而且,作为一个一直从事所谓的“思想政治工作”的人来说,除了有一点点一九四九年之前的朴实的乡村人对一些奇异现象的记忆,脑子里只有被反复灌输的马列邪说。

一九九六年,母亲去世,巨大的悲伤使老父亲带了几十年的老病根突然集中爆发了:颈椎增生、胃病、便秘,一齐在老父亲身上强烈的表现出来,头不能扭动,冷、热、温的饭菜都不能下咽,不能大便。到医院检查,拍片显示颈椎增生非常严重,另外还有心脏早搏,可是其它脏器(包括肠胃)的检查都没有显示有其它异常,可是就是不能吃饭,医院都解决不了、都说不出来怎么回事了,这可怎么办?一家人笼罩在巨大的悲哀和恐惧之中。

为了给老父亲治疗颈椎病,一家人多方打听医院和偏方,最后了解到省城有个专科医院专门治疗颈椎病。

在省城医院住下之后,父亲的老部下去看望,向老父亲介绍了法轮大法。可是,老父亲当时受邪党毒害非常严重,哪能轻易接受佛法。经过激烈辩论之后,老父亲答应先看看书,了解一下。没想到,看了一个晚上的书,老父亲开始发烧。父亲的老部下启发说,虽然你没有开始修炼,但是师父已经开始管你了。老父亲有点动心,因为父亲所有的疾病都是几十年了,医院就没有给治好过,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放弃了医院的所有治疗,拖着高烧的身体,回家了。

艰难的回到家之后,我看父亲一直发烧,非常担心,就想找医生来给看看,可是,老父亲就说两字:不用。哥哥姐姐们把医生找来,拿了药,父亲也不吃,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急的一家人没办法。可是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父亲下床了——不发烧了。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和女儿也走入大法修炼

不发烧了以后,父亲就按照省城的老部下的介绍,在我们当地寻找炼功点。我担心父亲的身体,虽然我不知道他要找的炼功点是什么,但是,我想,我得陪着他,不然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怎么办?

于是,尽管我有睡懒觉的习惯,也尽量陪老父亲早起。

早上,走在大街上才发现:哪里还需要寻找啊,到处都是炼功点:街道两旁、公园里、体育场里,少的十几个人,多的四、五十人。

开始炼功的时候,我不理解抱轮这些动作能起什么作用,但我还是坚持做动作。可是,抱不下来,尤其是头前抱轮,几次抱轮的时候都感觉到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的。但坚持几次之后,我发现我的大脑如同被清凉的溪水冲刷过一样,通透、脑力大长、从没有过的清晰、从没有过的冷静,再也没有了那种昏昏欲睡、热热乎乎、不知所以的感觉。

只过了两个星期,老父亲发现他能扭动他的脖子了,也能吃饭了,大便也通顺了。

全家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都感到无比的幸运和幸福。

当时我女儿还小,但是孩子天生与佛法有缘,经常跟着我们去炼功点玩,大法根植于孩子心里。孩子学会了关心别人,学会了用善良的心劝解妈妈和阿姨遇事不要烦恼,还经常的说一些连普通的成年人都说不出的法理(比如顺其自然、遇事向内找等等);有一次,我身体出现发烧的症状,全身酸疼,躺在床上,女儿放学看到后,鼓励我说:“爸爸,发正念”。我坚持着坐起来,发了一会正念,立刻浑身冒汗,过了十分钟,一身轻,酸疼的感觉没有了,下床洗洗脸,身体好了。

遇风浪坚修大法

刚开始修炼那时候,其实是几乎不懂的什么是修炼。也没有认真的看书学法,炼功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但是大法的推進是不等人的,转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真是铺天盖地的邪恶,文革的阵势,再次被邪党摆了出来。

因为我修炼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奇异的体验,本来对大法、对修炼是懵懵懂懂的,突遇这么强大的邪恶阵势,不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因为对中共邪党历史和其邪恶本质的认识,進一步激发了我要更加深入的学习和修炼大法的想法:为什么给人祛病健身效果这么好的功法会招惹到邪党的倾力迫害?除了祛病健身,这功法到底能给人带来什么?

老父亲也开始思考:这功法到底是真的是假的?有没有灵魂?通过修炼,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

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家人也很迷茫,但我们不是急于去做判断,我们在思考、在探究。虽然说我们都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异功能,但大法在我以及老父亲身上是有很多超常的表现的,这些表现,根本就是现代科学、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按照所谓的唯物主义更是没法理解。老父亲,出生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当时在家乡发生的一些奇异现象,老父亲还记忆犹新,当时的人们相互间也不避讳的交流一些神啊鬼啊等等的奇异经历,只是一九四九年之后,共产邪党一味的迫害、否定不同于它的文化和思想,才使得人们渐渐的否认了神佛的存在。

迷茫中的同修们也相互的交流和探索,凭着每个人自己的亲身体验,凭着对邪党一贯作风和邪党历史的认识,凭着个人对修炼的理解,凭着一个客观公正的做人态度,我们和很多周围的同修一样,坚定的走过来了。我们一家人变的更加积极的学法,更加主动的炼功,更加有意识的修自己的心。越学,越感受到真、善、忍佛法的超常;越学,越感觉到法轮大法就是我们一生追寻的目标;越学,越觉得只有法轮大法能帮我们提高心性;越学,越觉得只有法轮大法能带我们回家。

虽然我们常常还能反映出来一些人的执著,但是因为我们修大法了,我们能很快的觉察到这个执著,并能控制住它,这样就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自己的烦恼。所以,我们体会到了修大法的幸福和快乐。所以我们更加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念。

抓紧讲真相救人

邪党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受害最深的是普通的中国人。他们没有了和平环境下了解和学习佛法的机会,很多人因为不信神佛而去做坏事,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失去了得到幸福快乐的机会,甚至因为不怕报应而无恶不作,最终遭到报应,以至于失去人身、失去未来。师父早就看到这个十恶社会带给人的灾难和危害,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个无私的大法弟子,要抓紧讲真相、抓紧救人。

老父亲退休了,自由时间多,就经常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全省各地,朋友多、认识的老同事老领导老部下多,就搭车去讲。几年下来,老父亲劝退的有军区司令员、有医院院长、有市长、有厂长、有监狱的政委,也有工程师、教授、医院的高级专家,还有普通的工人、普通的农民。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就看您老人家这么棒的身体,您说的,我都信。有的老朋友,身体病的躺在床上,拉着老父亲的手,说:你咋不早来告诉我这些啊,不然,我也修法轮功,我咋也不至于病的这样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接触不到其他同修,就自己做真相资料,自己去贴、去投送。白天上班,我就在吃过晚饭之后,带好大包的资料,带着女儿,去发放。女儿年龄小,可是胆量不小,有的情况下,人多,我不方便做的时候,她就自己拿着个粘贴,象玩一样走到墙边,轻轻的贴上,自然的离开。大大小小的街道,在我们一走一过之后,感觉天空都清亮了很多。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雨,我感觉,还有很多人是需要救度的,所以,为了消除他们的怕心的影响等等,我就尽量单独和他们聊法轮功受到的迫害、聊这个邪党的本质、聊邪党迫害正信的原因。我们周围的很多朋友(包括网络上的一些朋友)也明白了真相、明确表示了三退。

风风雨雨走过了这十五年,这其中也遇到了很多的挫折,包括邪党的迫害、包括单位领导的不理解、包括家里人的不支持,也曾经迷茫过,也曾经深思过,也曾经摔过很重的跟头,但还是凭着对师父的信、对大法的信,走过来了。

现在,大环境在变,单位的小环境、家里的小环境也在变。在我们的努力下,家里人逐渐认可大法了;单位的同事们,也有很多开始理解我们修炼人了。

没有“胜利”的喜悦,有的只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好,而没有尽可能救到更多的人的遗憾和自责。

师父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1],这也是我们祖孙三人的感受。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修炼,就是按照师父的法轮大法的指导修炼。无论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时间还有多少,我们都会坚定的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走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