耷拉几十年的头抬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在这我要说见证大法神奇的一次经历。我今年六十二岁,几十年来,平时总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什么时候看到我都是看到头顶的多。亲家公就曾说我整天低着个头,见不得人似的。

大法让我们修心向内找。在一次面对魔难的过程中,我向内看自己的心,找到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修炼很长时间了还老是耷拉着脑袋,形像不够好,说明这方面没注意修。

那天在傍晚六点钟全球大法弟子同时发正念清理自己时,我心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从形象上应该是抬头挺胸、神清气爽,我不能老低着头,要抬起头来,请伟大慈悲的师尊加持。此念一出,我脖子左边就感觉有虫子爬,我想把它抓掉,但意识到发正念时不能随便动,就不去管它,接着脖子右边又有虫爬的感觉,再后来一圈都有动静,前面的动静要大些,一会儿象是从脖子上去掉了什么,动静立马消失了。这时我心里明白了:是师尊在帮我。我心中无比激动。

发完正念,我抬起头来,后面靠着,稳稳的,舒服极了,我激动的对同修玉华说了这个感受,当时嘴都不听使唤,声音发颤。玉华听后很为我高兴,说:是师尊打出法轮为你调理。我说:“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真是太幸运了!可能是师尊为我除去了另外空间脖子上的锁链,或是其它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还在细细的体味着。玉华忙提醒我:快谢师尊!这时我才醒过神来。是啊,瞬间,伟大慈悲的师尊为我化解了冤仇,还了自己欠下的业债,让我拾回了尊严,抬起了头。我就感觉整个身心都沐浴在师恩浩荡中。我眼中噙满泪水,哽咽着:“伟大慈悲的师尊,您对我这曾走弯路,不争气的弟子没有嫌弃,还如此慈悲呵护,弟子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弟子一定要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坚定大法修炼,跟师尊回家。”连忙磕了三个响头。

几十年形成的习惯,有时还会低着头。玉华为帮我彻底去掉这个毛病,炼功时、走路时、吃饭时都不时提醒我:“抬起头来!”第二天玉华说我脸色都红润了(以前我的脸色一直是黄中透着黑)。

大法弟子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以法为师修自己。上述这桩神奇经历,就是发生在我被中共迫害的魔难过程中:四月十五日傍晚时分,当地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派出所人员突然闯到多位法轮功学员家中强行抄家,说公共场所出现了许多真相小册子。因家中被抄出几本真相小册子,我和同修玉华被关進了拘留所。

真相资料是救人的,不能成为任何人迫害我们的理由,我们师尊也决不会答应。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我们背着师父的法,都意识到自己修炼中出现了大漏。那还等什么?赶紧向内找,同时又帮对方找。还真找出不少执著心,有时怕心还挺重,学法、发正念发困,情还放不下,有图安逸心,等等等等,那都不是真我,是假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思维方式。我们就请师尊加持,发正念解体它、消除它、灭尽它。

正念清理自己的过程真是很微妙,有时就感到用抹布擦去了脑子里的污垢,有时象用扫把扫去了体内的垃圾,有时能领略到去掉一颗执著心后身心的愉悦。

我们被关拘留所的日子里,本地同修安排二十四小时整点发正念,上明慧网曝光本地恶人恶行,联系外地同修写真相信,打真相电话,家人向有关单位要人。我们既然身在邪恶黑窝,那就好好利用,来个里应外合,“正念法力捣妖穴”[2]。我们每天睡很少的觉,除了背法、炼功、向内找,互相切磋、交流,那就是加大密度发正念,再就是讲真相。玉华讲真相真不含糊,接触一个讲一个,来一个说一个,包括拘留所里的警察,效果极佳。整体的配合震慑了邪恶,把邪恶的嚣张气焰灭掉了。我们在伟大慈悲的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无条件的,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家。

回家后,同修都说我变化很大,以前脸总是绷着的,好象别人欠了我多少钱没还似的。现在总是带着笑,一脸的灿烂。心里乐呗,就洋溢到脸上来了,脸色红润且有光泽,抬头挺胸,神采奕奕,个头也显高了,就象换了个人似的。中共迫害不但改变不了我们对真善忍的坚信,反而还从反面让我们大法弟子修炼更认真。
修心中,耷拉几十年的头抬起来了。每每想到那一幕,我内心就会无比激动,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感谢鼎力相助的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