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演讲乱法》后的醒悟

二零零五年长春市“法会”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去年我突然发生一次病业状态,表面看不出来多么危重,可是,那一段时间,在我的心里有一种死亡的威胁,我感觉到旧势力在虎视眈眈,感到旧势力抓到了我的把柄。现在读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后,我震惊了,醒悟了!马上双手合十:师尊慈悲!压在心头的七年的物质没有了——我由于组织开“法会”,给同修造成了影响和损失。现在将惨痛的教训讲给同修们,作为前车之鉴。大家共同珍惜师尊给予的机会,走好最后的路。

一、组织二零零五年长春市的“法会”

经历了二零零二年“三零五”电视插播真相后邪恶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残酷迫害,在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工作中,发现长春大法弟子缺少整体协调。到二零零四年的秋天,我们认为资料点正在遍地开花,学法小组也应该遍地开花,开创环境。这就需要分别找同修切磋、交流。

这时,明慧网刊登的黑龙江省(以哈尔滨为主)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文章对我们的触动很大。就在这时,该地区X姐等三位同修被吉林市同修领来了,介绍了本地区的整体正法形势和现状及协调人的构架。

一周以后,又接到吉林市同修的通知,邀请我们去吉林市参加协调人“法会”,我们去了五、六位同修。到那后才知道X姐等三位同修也参加了,包括吉林市的协调人,大约三、四十人。在一个饭店,以吃饭的名义开会。会议内容被几方(长春、吉林市、黑龙江)同修不同的目地冲击了:长春的想去学习、吉林市和黑龙江都想帮助长春,但他们互相之间发生了争执。长春同修一看,这样不利安全,立即提出散会,并于当晚领着黑龙江三位同修回到长春,帮助我们开交流会。那时我们还互相告诫:当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一定要以法为师,根据我们的现状,按法的要求走自己的路,因为当时我们认为黑龙江协调人的构架不适合我们,不利于安全。

二零零四年交流几场后,我们几位协调的同修就该不该开“法会”发生了争执,暂时就停止了。由此我们之间形成的间隔存在了七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和王卫东同修又开始张罗把黑龙江的同修X姐找回来,在没有开完的区域接着开“法会”。历时两个多月的时间,前后可能开了二十场左右。每一次都是我们至少两位同修和X姐一起参加,把握着“法会”的内容。由我们当地同修主持,说明“法会”的目地后,让大家提出问题,我们解答,或者大家互相交流,但更多是X姐介绍她们黑龙江那几篇文章的范例。后来X姐还把当地庆祝师父生日活动的光盘拿出来在个别“法会”中播放(当时我们认为不能效仿那种庆祝形式,因为不利于安全);还有的个别协调人组织“法会”烧香磕头,还有组织学员倒脏水的(当时我们听说后纠正了)。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们又被邀请参加了原黑龙江省辅导站站长李洪奎等组织的黑龙江省、长春市及吉林市部份协调人参加的“交流会”,约有三、四十人。

回来后我们几位协调人一致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地,再这样交流下去会使环境不稳定、不安全,长春市的“法会”必需立即停止。认为X姐应该回到家乡去修炼。但是我们没有意识到“法会”招致的迫害在黑龙江即将来临。

二、“法会”导致的惨痛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黑龙江学员开“法会”被大面积抓捕迫害。X姐回去后不长时间也被非法抓捕判刑。李洪奎后来被非法抓捕,并于二零一二年被迫害致死。前一年和X姐一同来的三位女同修之一在这次大抓捕中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长春绿园区一学法小组同修学法时被抓,其中一名是当时组织开“法会”的协调人,被非法劳教。其中母子两个同修在半个月之内都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同修王卫东(二零零五年“法会”主要协调人之一)以病业方式去世。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罗淑春(二零零五年“法会”协调人之一)在被恶警抓捕过程中被迫害致死。而让我刻骨铭心的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前一天晚上,同修通知我告诉罗淑春,派出所最近又去大法弟子家骚扰,第二天安排一天都有事,却忘记通知她了,结果当天晚上她就被迫害致死!

这期间长春市王玉环又在组织开“法会”,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长春市发生五十多人开“法会”被抓捕。G同修(二零零五年“法会”协调人之一)去制止开“法会”,出来后被跟踪、录像并被非法抓捕判刑。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小G同修(二零零五年“法会”协调人之一)讲真相被跟踪,同时恶警跟踪到学法小组,小组同修小赵、小白分别在欧亚科技城九楼被非法抓捕、劳教,小G和小岳被非法抓捕判刑。

三、向内找,看为什么会发生迫害

现在想来,经历了二零零二年“三零五”插播真相后的邪恶残酷迫害,尤其是大资料点被迫害后,当时紧接着资料点遍地开花,很快就走出了一条正路。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踏踏实实,已经奠定了基础,遍地开花时没有出事的。因为师父就要我们这颗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加持下、在无形中整体提高。

二零零四年我们悟到应该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时,其实就是师父已经安排到这一步了,我们顺其自然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就在法上了,但事实恰恰相反。

1、用人心对待修炼,没有摆正自己与师父、与法的关系,没有摆正自己与同修的关系。做一段协调工作后,逐渐的感到有一个特殊的心人为的安排着证实法的工作,那就是干事心。好象一提整体就是“我们”,“代表整体”的心已经不在学员之中了。那个自我的心在有形中盲目的膨胀着,在协调人当中潜移默化的相互影响着。

虽然框架上不想效仿黑龙江,在自己的思想中,实际已经在崇拜和以该地区为榜样了。参与的协调人潜意识中不同程度都存在这个思想。一个人这样想,两个人这样想,大家都这样想,就把这个人(地区)推到歧路上了。该地区出事后,我们意识到有我们的心促成的因素。

因为当时我们的“法会”现场没有出问题,觉得起到的作用很大。所以当有同修提出质疑,我们虽然找到了证实自己等问题,但认为是大事中存在的小问题,而没有认识到组织演讲乱法的实质。

2、不同层次变异的物质的暴露

我心中有一念:“长春应该是做的最好的,长春就是特殊的”。而且这么多年在人中,干什么都要干好。走过的路都是付出——成绩——成功——赞扬——肯定,没有失败。强烈的争斗心、妒嫉心;甚至有一种宁折不弯的,邪党的伟、光、正这些变异的物质,在证实大法工作中证实自己。

每当同修提到二零零五年的“法会”我就心有余悸,但强词夺理,而且向外看同修的指责、态度和行为,加大了间隔。在同修中影响很大,损失很大。同修是在吸取二零零零年左右大型“法会”的负面教训(协调人都被抓、判重刑、迫害致死或深陷邪悟)。其实同修那时真的在唤醒我们,而我却执迷不悟。

虽然每一次同修的触及,我都要向内找,自己感觉很深的找,但总感觉有一种可怕的物质在威胁着我。明白的一面经常问自己:是不是避开了一个重大的实质的问题呢?因此长期以来很痛苦。去年我突然发生一次病业状态,表面看不出来多么危重,可是,那一段时间,在我的心里有一种死亡的威胁,我感觉到旧势力在虎视眈眈,感到旧势力抓到了我的把柄。

3、扰乱了稳定的修炼环境

七年来,这块物质一直压着我,修的好苦啊!一直在向内找执著心,但是都不透亮。我认为,在“法会”现场都没有出事,那么以后几年来出事的同修,怎么能和我联系到一起呢?修炼都是自己的事,我怎么要为被迫害的同修负责呢?所以每当找到这的时候就挡住了。读明慧编辑部的《演讲乱法》一文后,尤其是又学习了师父的《猛击一掌》、《永远记住》、《修者忌》、《法定》,及《精進要旨》等经文,我震惊了、醒悟了。

其实,师父很早就讲明了演讲乱法,只是自己学法不深、不悟。虽然经历了十几年的邪恶迫害,但大法从上到下都是贯通的,永远金刚不破的。我更明白了为什么那些迫害初期(二零零零年左右),在我们地区那些赫赫有名的到处开“法会”的同修被迫害的那么惨烈,有的被迫害致死、被判了重刑、有的邪悟至今很深。

我们修炼的环境是师父引领大法弟子开创的。稳定的修炼环境,能够使不稳定、不成熟的学员比学比修,逐步的走向成熟,就象我们现在的环境一样。而不稳定的环境容易使不稳定、不成熟的学员膨胀自己负面的因素,还无形中干扰其他学员,加强不安全因素。有的协调人是从监狱、劳教所出来时间不长,需要大量的学法调整;有的修炼基础不好,还不会向内找。

4、没有坚持好好学法是教训的根源

以前自己能静静的学法,法象源泉一样滋润着心田。从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开始,因为证实法的工作比较多,忽视了静下心来学好法,有时也在想:难道修炼又到一个阶段了吗?为什么有些事情不顺、心里不清净呢?而且同修之间的间隔又很大?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学法没有跟上,放松了心性的修炼。

四、摔倒了别趴着

二零零五年黑龙江发生大面积迫害后,面对这种迫害形势,我的思维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黑龙江发生的迫害都是错误的,不是师父安排的,更不应该波及长春!当时我每天大量学法,每天都在向内找,同时长时间加大力度发正念否定迫害,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同时我感受到有一种强大的能量在稳定着长春,是师父的呵护及长春绝大部份同修的稳定修炼的正的能量场,抑制了这股邪风。

因此我认识到,二零零五年浮出来做协调工作的同修,有浮出来的人心在证实着自己。在此提醒和我犯同样错误的同修,师父还在唤醒我们哪,抓住师父给的这次机会吧,抓紧学好法,放弃一切人心,在救人中抓紧同化法。万古机缘只有这次,满天都是眼睛,师父在看着,众神在瞩目,众生在期盼。期盼我们想着他们、为了他们、期盼我们走师父安排的路,期盼着我们带领他们跟师父回家啊!

写这篇文章的过程,是自己修炼以来对自己最深最广的一次清理。感谢指出我问题的同修们的无私的帮助!感谢师尊佛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