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神通 信师信法

对郑祥星遭迫害案例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

(一)解体魔鬼的第二次手术

目前,唐海县大法弟子郑祥星还被河北保定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第一次手术,保定监狱在未通知郑祥星家属的情况下,已经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左右摘掉二片颅骨,而且其语言中枢、视觉中枢部份被切除、喉管被切开。这就让郑祥星不能回忆以前所遭受的残忍迫害过程、眼睛变成盲人、口不能说话。保定医院医生通过拍片子断定:郑祥星脑细胞百分之九十九死亡。这简直是魔鬼手术。

郑祥星在大法的超常中神奇的恢复了很多。狱方看到郑祥星有清醒趋势,这是监狱始料不及的,在郑祥星恢复的这一关键时刻,保定监狱居然偷偷将在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目前,保定监狱还妄想给郑祥星做第二次开颅手术。有的恶徒还猖狂的说,他们不通过家属的签字,随时可以做手术。这,决不能允许!

我们建议听到、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首先都给大法弟子郑祥星下个安全罩。谁也甭想动他!捣毁河北保定监狱邪恶的魔窟及其内部的一切邪灵附体。决不允许另外空间的邪恶再度逞凶狂。

对成功营救魔窟中的同修我都是这么发出的强大正念,愿与同修们共同分享。

(二)绝不承认保外就医

目前,家属强烈要求保定监狱给郑祥星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不修炼的常人这么想可以。但是我们大法弟子绝对不能有此想法!因为这是承认了邪恶的继续迫害。

过去,有的同修也曾经说过,我们是不承认保外就医,但是我们是走个常人的形式,只要郑祥星出来就行了。可是我们是修炼啊,我们同修在正法路上,千万别动人念。这个宇宙可录音、录像呢,话是物质,一思一念也是物质。差一点也不行,师父要的是24K纯金。

可是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这样想,那郑祥星能出来吗?!因为我们的一念给定在旧势力的圈套里了,旧势力不但肆意迫害着郑祥星还会放荡的耻笑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正念,因为那是它们给设的迫害范围。

我们不站在法上修、不站在法上悟,师父怎么帮我们,护法神又怎能协助我们?!因为师父正法也得有个标准啊!

师尊要我们大法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与迫害。一念定乾坤!念不正就容易招来鬼上门,我们一定把邪灵定死在那儿。

师父讲过:“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例一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明慧周刊》(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新学员:不负万古机缘)中写到:(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我对一个警察说:请你给我一本《转法轮》看看,我现在都没有一本纸版的《转法轮》。警察马上说:“行”,果然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可是,我翻开一看师父的法像已经被撕掉了。我难过至极在心里说:“师父啊,弟子才得法几个月啊!法只能背几句啊!您就让我半年回来吧。”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更不知道为什么发出这么一念,给自己定了半年回来。真是一念定乾坤,我真的是在看守所呆了半年才回来。)

例二

几年前,明慧网上还有这么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有位知识很渊博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关押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小头目警察递给他一张纸说,你写写这段时间在里面的感受(指派出所),告诉说啊,写好了,就放人,若写不好,就送劳教。你可得好好写啊。大法弟子虽然心中想坚定大法、坚信师父。但多少有点怕,他还想到了家的温馨,于是落笔有点软,写的不透彻。小头目一看,这哪行啊,交上去,你就得被劳教,重新写,好好写写,为了自己的前程!我们这位同修马上就悟到了:啊,这是师父借着他的嘴在点我呢,这回,我得把怕的执着一放到底,干脆,理直气壮的写:我们就是佛法修炼!坚修大法到底,谁也动摇不了!

没想到,小头目乐了,说,哎呀,行了行了,你家走吧,象你这么顽固,谁也“转化”不了你。我们同修堂堂正正回家了。

一位正义人士(执法部门),听了郑祥星所遭受的迫害后说,你就是办了保外就医,也是监外执行,那政府部门还得看着他,也不允许他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这个条件、那个条件多着呢,什么时候收监也得人家说话算,一切得听人家安排。郑祥星的身体都到这种程度了,那就别请求保外就医了,应该无条件释放!

难道我们大法弟子还不如有正义之心的常人正念强吗?

(三)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郑祥星

有的同修想:郑祥星的事太大,是中央谁谁谁直接参与迫害的,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等等,那牵扯的面太大了……。同修表露出无可奈何的情绪——那是邪恶在瑟瑟发抖、在害怕!

邪恶认为的大案要案,我们大法弟子也随着它这么说,岂不是把难加大了吗?我们的一思一念把大案要案的念头全部抹掉。谁能跑得了师父的手掌心呢?我们把它看大了它就大,看小了,它就啥也不是。我们不能自心生魔。我们这颗心要盛开莲花呀!求什么,来什么。一锤定音,一念定乾坤。

例三

一位协调的同修曾经与我说过这么一件事:五、六年前,她们县几名大法弟子被警察绑架,其中就有她。她家被抄走了大量的法轮功书籍、《九评》书、各种真相资料,电脑笔记本、打印机、塑封机等等。警察拉走满满的一面包车。同修们被带到本地派出所,多数被劳教、判刑。有个警察对同修甲说:你,最少得判刑十年,因为从你们家拉走的东西太多。同修甲天性就爱笑,她坚定的说:我的一切是我师父说的算,谁也动不了我,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最了不起的事情,是救人!我做的救人资料越多,说明我慈悲心大,救人的责任感大。判刑十年?哪有那个事啊?用不了一个月,我就回家,还无条件释放。警察当时不信。可我们同修真是不出一个月,就堂堂正正回了家。

例四

我最爱看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心得交流,其中很多辉煌篇章我都把其编辑在一个文件包里,以便随时鼓励同修们在法上认识法,都能正念强大起来。其中有这么一位了不起的同修:同修乙被恶徒围困在家。水源、电源全被掐断。几十名警察在门外叫嚣着开门、踢门、砸门。同修乙定了定心,忽然想起有部手机可以给同修丙打电话:我现在被围困了,他们(警察)都在我楼前楼后,请你帮我。同修丙说:不要慌,把心稳住,我这就去。那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同修丙给师父烧炷香,叩了九个头,信心十足的出发了。

同修丙通知了本地该通知到的同修,于是与A、B两位同修商量:咱们去现场救同修乙。两位同修犯难了,说:警察都围上了,就咱们三个去现场,那怎么救啊?同修丙看到了他们担忧的心态,不指责、不抱怨,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一切不由他们说话算!都是假相!你们俩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发正念吧,我去。同修丙大步流星的直奔同修乙居住地。就在这时警察们匆忙上车象接到了什么紧急命令似的,一辆辆警车嗷嗷叫着开走了,只剩下一辆白色小轿车,车上一个打着哈欠想睡觉的警察司机留在现场。同修丙若无其人走过去,上了楼。同修乙出来了,但屋中打印机、笔记本等很多大法法器资源在里面。同修丙立即叫来了常人出租司机,用床单包上所有大法法器,仅几分钟,三个人就把屋中的宝贝搬到车上。同修、法器都被安全转走。

同修丙回到自己家中已是半夜十一点多了,他看到师父的法像笑的那么欣慰。

这才是师父的大法徒啊。从那时起,我的脑海增添了对师对法坚定的一念:一切由我们伟大的师父说的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