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正不信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湖南山区的一位农妇,生来多病,父母担心我养不大,因为信佛,所以就把我寄托给一个尼姑做女儿,期望我平安。我虽然活了下来,但是一直是个病篓子。法轮大法传到我们家乡,我凭着“信正不信邪”这么一念走入了修炼,从此我无病一身轻。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救了我,感恩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让我走上回家的路!下面我就把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尊做个汇报,交份答卷。

生来佛缘

我是一九四九年五月出生在湖南某山区,生下来就有病,父母想尽了办法都没有用。因为他们都信佛,为了让我能活下来,父亲把一岁多的我寄托到庵子,认一位叫玉林的尼姑名下作干女儿。所以,从小我就在佛门长大。

我虽然活下来了,但是从小就多病,心窝子痛,经常痛得休克,晕死过去。记得我五岁多时,有一次我病倒,晕死过去了。父亲以为我已经死了,就把我扔到了高粱地里。奶奶心痛舍不得我,就到高粱地里看看我。她的眼睛看不太清楚,就用手摸着我的身子,感觉还软软的,就把我抱起来一步一步慢慢摸回家,然后放到一条大板凳上躺着。我就又醒了过来。就是这样,九死一生的我活了下来。

中共“文革”期间,好多寺庙都砸了,僧尼被逼下山还俗。干妈玉林尼姑说,我没有清福(指出家修行),只能享红福。这样我就回到了家里,后来就结了婚。 结婚后,我仍然是一身病,心脏病,胃病,风湿病,坐骨神经痛,胆结石等等。生第二个女儿时,七月生下孩子到十二月,我在床上足足躺了五个月。我就是这样在病苦中,魔难中挣扎着求生。

缘归大法

上世纪八十年代,寺院又慢慢恢复。我就经常到庙里去拜佛,又认了一位老尼姑作干女儿。

一九九五年,大法洪传到了干妈的家乡。干妈回家时听说修大法对身体好,她看到我这个身子,病的很可怜,就对我说:“孩子呀,你去修大法啰!”我说:“我信正不信邪!”当时,我还没有听说过大法,只是心中想求一门正法修炼。

过了两年,一九九七年干妈也开始修炼了大法,就要我也修大法。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两年没吃药了,身体不知不觉中病已经就没有了。我悟到是因为我这句“我信正不信邪!”这颗真心向善的心,师父就已经帮我净化了身体,开始管我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我正式得法,一直坚持修炼大法,十多年从未间断和动摇过,对师父一直坚信。从進门起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我的家里一直是个炼功点,多的时候有二、三十人。

我从小家里穷,没有读什么书,《转法轮》上的字很多不认得。有一次,我读到一个捷径的“捷”字。我就求师父:“师父啊,我不认得这个字,求求师父!”过后,我似睡非睡的打了一下盹。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捷(音)”。我马上就醒来了。我赶快问了一个邻居,这个字是不是读“捷(音)”?他查了字典,真的读“捷(音)”。

上京证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时,那时我学法不多,对法理不太清。乡政府通知上交大法资料,我就把家中师父的法像、法轮图等相框交到乡派出所。回到家中,我悟到自己做错了。我很后悔,就哭,哭了一夜,哭到自己昏睡了过去。不知是什么时候,我才醒来。一抬头,我就看到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我悟到,师父没有放弃我。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我做错了!我要坚定修炼!”从此,我就再没有回过头。

二零零零年春,我去干妈同修家。她对我说:“孩子哇,你要走出去呀!”回到家中,我就问师父:“师父啊,不能让邪恶侮辱大法!是不是真的要去(北京)?我现在走不出,请师父给弟子机会!”吃完午饭后,天下起了大雨。一连下了四天四夜,河里涨洪水,不能干农活了。我悟到是师父在帮我,是让我去北京证实大法。

第二天,我对老伴说,“我想去衡阳看看干妈!”老伴说:“你去吧!”我就一个人到衡阳干妈同修家。从她家我与她一起就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我们只带了几包快速面,来去三天,每人只吃了一包,也不觉饿。

在上京的火车上,我透过车窗玻璃,看到师父的法身在天空中。师父身穿长大衣,头发往上拢,很高大很高大,后面还跟着一个大法轮,很殊胜。我叫同修看,同修看不见。我悟到是师父在前面给我们带路,告诉我们往哪个方向走。我们就一直跟着师父的法身往前走到了北京。

到天安门,就没有看到师父的法身了。当时,我心里没有怕,直接走到天安门广场,高举标语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的清白!还大法的清白!”声音响彻云霄,一共连喊了四五分钟。然后,警察冲过来,把我们抓的抓,推的推,带上警车开到了北京市公安厅办事处,把我们关到一间办公室。我们在公安厅办事处只被关了半个小时,就把我们给放回来了。

我平安回到家中,就到同修家中去切磋,叫没有走出来的赶快走出来。同修切磋后,认识到要走出来证实大法,就邀了十几个同修一起上京。同修们走到半路,其中一位犹大出卖了同修,在火车站就被绑架,然后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有同修说出了我,公安局派了两辆车半夜三点多钟到我家,从床上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然后又送到市公安局政保股。

在政保股,五个凶狠狠的恶警审问我:“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我有心脏病,胃病,风湿病,坐骨神经痛,胆结石等等,炼法轮功后炼好了!我信正不信邪!”一个壮实的年轻恶警走过来就是几个耳光,然后又命令我跪下。我不跪,他就用脚踢我,连踢几下。一个年纪大点的警察假惺惺的示意他不要再踢。

政保股罗某审问我:“这些人都是你喊去的!你犯了唆使罪!”我就回答她:“我叫你去,你怎么不去?我说你犯了破坏我安定环境罪!将来我师父的法正过来了,你这是给中国人抹黑!”她气得拍着桌子狂叫:“你这个老顽固!”然后,她瞪着眼望着我,惺惺的就走了。

他们把我关到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当时,里面关了三百多大法弟子,邪恶要对每个新来的人照相,要用黑墨粉按手印。我当时悟到,大法弟子不能去照相。他们诬蔑法轮功是×教,这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是给法轮功抹黑。我就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们大法是正法,要我去照相给大法抹黑,我不去!”三百多位同修都被叫去照相,就没有叫到我。同修回来后,我与她们切磋。同修问我:“为什么你不去?”我说:“我不在内!同修啊,你们悟到了吗?这是给大法抹黑呀!”

政保股恶警来提审,要我在审讯记录上按手印,我不按。我说:“在常人中是一个手印,在另外空间则是金光闪闪。我绝不承认我是邪的!我不按!”然后,我就缄口不再说话,邪恶没招了。

邪恶又要我写悔过书,打我骂我,我就不写。邪恶说:“你不写悔过书,就把你劳教!”我说:“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邪恶看动不了我,就找我的家人,诱骗他们写“悔过书”。恶警罗某拿来家人写好的“悔过书”问我,当时我就点了一下头。事后,我悟到自己错了,等于又承认了邪恶。邪恶是在利用我的“情”字迫害我,因为我怕家人承受痛苦,请师父原谅。

我被关了四十五天后才释放出来了。我回到家里,家人害怕再次被迫害,就把我看管的严严的,出不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底,看到邪恶迫害大法还没有停止,我就又对师父说:“师父啊,是不是还要去(证实法)?我没有钱呀,怎么办呢?”当天晚上,打工的大儿子就从远方给我打来电话:“妈妈,我给你寄去了五百元钱。你不要让爸爸知道了。”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帮我。可是我又一想,家人看得紧,找什么理由走呢?要是有一个亲戚来喊我一声就好了。我又对师父说:“师父啊,我走不出去呀。您叫我的亲戚来喊我一声吧。”我领到五百元钱。

第二天,我妹妹打来电话,要我去她家走亲戚。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帮我,我得走了。走之前,我对师父说:“师父啊,这次一定不让任何人知道。”我带上五百元钱,其它东西什么也没有带,一个人就悄悄去了北京。

在火车站,路上我碰到七个从不认识的人。一问,都是同修,她们也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她们说:“我们七仙,加上你凑成八仙。刚好这里还剩一条横幅,是你的了。”我就与她们一起上火车再次去北京。

到了天安门,我的横幅还没有打开,警察就冲了过来。然后,我们就被警察抓上了警车送到隆回派出所非法关押。恶警问我话,我就说自己是出家人。五个警察用脚一共踢了我七十五下,但我不觉得痛,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替我承受了。后来,我身上都是青的紫的,只是不痛。

邪恶把我们五个关到禁闭室。吃饭的时候,警察拿了些包子叫我们吃。我悟到不能吃他们的东西。我就对同修说:“这个包子有毒,我们不能吃!”我们就都没有吃。

警察看我们不吃,就把包子丢到地上,用脚踢来踢去玩,踢开的包子里面全是黑的。有个警察又拿来香烟叫我抽。我看到烟就吐,头发晕,人向后倒。恶警拽着我的双脚倒拖到室外,我就不吐了,人也好了一点。我悟到烟里也有毒。后来,警察自己也不抽,把烟都捏散。

第二天,恶警说:“你们走吧!”他们就用警车送我们到火车站。路上我看到半空中有一个法轮随警车走,到火车站就不见了。我坐火车就回来了。这事一直没人知道,家里人至今不知道我第二次去了北京。

讲真相,救人急

邪恶的迫害,我失去了宽松的修炼环境。乡干部三天两天的来我家中,恐吓我和我的家人,不准我出门。老伴以前也修炼,迫害后,由于怕心,不但自己放弃了修炼,而且还不让我修炼,把大法书也烧了,从而造下天大的罪业(已经写了悔过书)。“我们人活着就有维持人活着的权利,所以生活的环境也得适应于人的生活要求。”[1]学法中我悟到,我不能这样下去,要向他们讲真相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

有一天来了七个乡干部,乡政府主要领导都来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了一个下午。他们说:“你再不要到外面去了。”我说:“人活着就要出活!”他们说:“你不要串联!”我说:“我走亲访友,卖小菜也得出去!”他们说:“你就不要去北京上访。”我说:“你们不迫害法轮功,不干扰我修炼,我就不去北京。你们要干扰我修炼,我没钱,我走路也会去!”他们说:“好好好,你在家炼。从现在起,我们再不来了。你老人家就莫去了。”然后,我送他们出门,对他们说:“你们记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干部。”他们说:“好!好!”从此,他们再没有来干扰过我。

“你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衡量,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1]学到师父的这段法,我悟到大法弟子要走出来讲真相救人,因为中共在迫害大法弟子,在用谎言毒害世人,毒害众生,让不明真相的世人仇恨宇宙的法,从而使他们失去得救的机会,就等于在杀人放火。

开始的时候,我没有资料,也不会写,就要另一个会写的同修用纸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标语,我就去外面贴。

有一次,我做了一条八尺长的条幅到邻乡去挂。我选了一条高压线挂真相条幅。我找来一根竹竿,尖端留一个小杈。我杈着铁丝钩往上挂,就是差一点够不着。当时天很黑,看不清。我就求师父帮帮我。这时天空就照下一束光,我就看见高压线下刚好有一个灰墩。我站上去就把条幅挂上了。这条条幅保留了半年。

那时环境很邪恶,由于受恶党宣传的毒害,世人多数都不接受真相,而且还仇恨大法。

通过学法,我悟到可以间接放资料给世人讲真相。我就把同修送来的真相资料四处发放。

我还利用走亲访友上圩等机会用嘴给世人讲真相。在做常人时我喜欢看影子戏,听了很多的传统文化故事。在讲真相时,我就结合这些传统的文化故事讲。这算是我的特长吧。

我先给他们讲一段传统经典的故事引起他们兴趣,然后我就再讲大法真相。这样他们就喜欢听,也引起他们的思考。我一边讲,师父就给我开启智慧,他们就喜欢我讲了。 有时坐车,我讲得好的时候,一车人都在听我讲。

有一次,我在车上碰到一个人。我们谈论起当今天灾人祸的事。他说:“为什么现在的天灾人祸那么多?”我就接着他的话讲:“这是人心败坏招来的。”然后,我就给他讲了苏家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等真相。我讲的时候车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人们都在听我讲。讲到最后,我又给他讲三退。他告诉我,他是个警察,中共党员,共产党太腐败了,当时就同意退出。为了感谢我,他下车时还要给我五拾圆钱,我没要。我说,你就感谢我的师父吧。

平衡好家庭

七二零以前我家是个炼功点,老伴和大女儿都修炼。迫害发生后,他们就放弃了。由于害怕,他们干扰我,不准出去。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大女儿又从新走入了修炼。

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很难,我就想办法。有一年过年我就利用常人过年图个吉利的想法,拿了一个护身符给他,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时求师父。他口头答应。后来,他在深圳开货车。有一天出车,他们沿着海边走。突然车子失控,车子冲向大海,前轮已经悬空,眼看一场大祸就要来临。危难时他想起了我给他的护身符,他忙求师父,口中还不停的念保命的九字吉言。这时一股旋风吹来,装有四十吨货的大货车一下就给吹起,然后平安落到岸上,一场车祸化险为夷。

老伴因为怕心,一直不肯回来从新修炼,而且干扰我。我请同修安装了新唐人电视,对他发正念。现在,他虽然还没有从返大法,但是也不再干扰了,经常看新唐人电视,明白真相。

孙女四岁,从小我就教她背《洪吟》。现在《洪吟》能全部背下来,《洪吟二》也能背十几首。我告诉她有了魔难求师父。现在,她有了事情就只求师父,生病了也不想上医院,就求师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爷爷有了什么事,她也告诉爷爷要求师父 ,念大法好。

我就说到这。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长来的,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把自己的不足修去,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