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蔺县永乐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全国上下没有一个角落能幸免,地处偏远山区的四川省古蔺县也深受其害。永乐镇邪党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及派出所警察积极追随迫害,推波助流,把永乐镇推进了红祸肆虐的灾难中。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不只是单以行政的方式出现,而是行政与司法紧密勾结,合力并用。所以迫害现场的作案人员有政府人员,也少不了警察。

永乐镇是古蔺县的下辖镇,位于古蔺县城东部,距县城18公里,幅员面积136平方公里,人口43000人。98年法轮大法传入永乐。大法的福音人传人,心传心在大山深处扩充着,短短时间内,永乐镇修炼者从十几人迅速扩展到几百人。那是一段非常难忘而可喜的日子。一位七旬老太太回忆说:我是98年农历3月走进大法修炼的。在学大法之前,我是一个满身疾病的人。长期咳嗽、慢性胃炎、胆结石、心绞痛等等,体内体外,从头到脚,没有哪儿不痛。时时感到很累,怕冷,夏天也不敢接触冷水,大汗淋漓也不敢吹电扇,真是苦不堪言。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有病不敢到医院检查,参照同病症的人去医院的检查确诊,才知道自己得了些什么病。丈夫每月工资就那么零星一点,一家人的生活,孩子的费用,还要修房子,哪还有钱治病啊。就在我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时候,幸遇救苦救难的法轮大法传到了永乐。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去听师父的讲法和炼五套功法,几天下来,我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变化。如以前天天头痛,每天都要靠吃头痛粉止痛,学炼法轮功才几天头就不怎么痛了,進班与大伙集体学法炼功头痛就完全消失了。以前看字、穿针要戴几百度的眼镜,后来做这些事竟可不用戴眼镜了。精神也好起来了,人感觉一身轻,心也平和不烦躁了,家庭环境也逐渐好转。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象这样发自内心的、发自肺腑的高兴过。

一位54岁的永乐法轮功学员说,我是98年6月初得法的。三岁时,母亲病逝,我跟着外公、外婆生活。由于外公外婆年岁大了,没有经济来源,我8岁时就去生产队搞劳动,直到长大结婚。分家后家庭没有经济基础。为了维持这个家,拼命劳动,拉扯四个子女,生活的担子不堪重负还染上了一身疾病。经医院检查,我患有肝炎、胆道蛔虫、胆囊炎、风湿麻木症,而且经常头痛……这种日子真不想再过下去了。就在我活得极其痛苦的时候,法轮大法弘传到了我村,有人跟我说:“你去学一下嘛,听说能治病健身。”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我每天坚持到炼功场集体学法、炼功,几天下来感觉一身轻,好像什么病都没有了。医药费省了,家庭经济情况也有好转。从法轮大法的法理中我知道了应该怎样做个好人,要随时按“真、善、忍”最高标准要求自己。

然而,中共迫害一开始,永乐镇邪党政府与派出所胁迫永乐街、永乐大队约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到镇政府会议室所谓“开会”、“学习”一天,镇长、书记讲话,派出所所长、警察压阵,拉开了行政与司法勾结、狼狈为奸疯狂迫害的序幕。邪党书记奕贵康亲自讲话, 宣读中共的黑文件,散播江氏集团迫害的歪理邪说,然后又登记造册,逼迫大家盖手印。有法轮功学员拒绝签字,警察罗少刚就代签名,然后强迫盖了手印才放人走。参加迫害的责任人:永乐镇镇长杨元、邪党书记奕贵康;武力压阵的有派出所所长王洪友,警察罗少刚、吴如奎、魏正友等。

参与迫害法轮功,永乐政府撕下了“人民政府”、“人民公仆”的伪装,公开破坏法律,非法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下令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要到镇政府办公室报到,当天干什么事情要在治安室登记,不准外出。永乐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与指使,坚守正念,个个抵制迫害,都不去报到登记。

永乐镇政府及派出所警察公开行使更大的暴力违法活动:入室抢劫,抓人、关人,经济敲诈等。永乐镇政府恶人与派出所恶警大量出动,镇长、派出所所长亲自率众一马当先,随时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下面是古蔺永乐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

一、非法抄家、绑架勒索

永乐镇德付村法轮功学员余召文的家每月被搜查三次,晚上还派人监视。参与迫害余召文的有永乐镇镇长杨元,古蔺公安局的余资堂,本大队的邪党恶人江安飞、孙正学、甘我明、江树安等。

2000年冬月25日,派出所所长王洪友带恶警罗大春、魏正发、吴如奎、邓成友等,大队人马出动,二辆警车,四辆摩托,直奔余召文家。当时余召文不在家,恶徒们不管这些,破门而入,抢走了师父的像,炼功带,全套讲法录音带十多盘,全套大法书籍十三本,双卡录音机一台。此次强闯民宅入室抢劫的首要份子有镇长杨元。杨元亲自开车参与作恶。

恶徒们抄家时,余召文正在街上干活,恶警邓成友将他诱骗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恶警用手铐把他铐在椅子上,逼问他在双桐、贵州发展了哪些炼法轮功?余召文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晚,随后又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不仅如此,恶人恶警还三番五次对他进行经济讹诈。

余召文被关在拘留所的第5天,邪恶到他家中向其妻子行骗敲诈,说“拿钱放人”。开口就要12000元,又说要12000元以上才能放人回家。后来恶警江安飞,孙正学又叫余召文的妻子拿出4000元来放人。余召文的妻子魏正先告诉他们说,没有钱!放不放人随便你们。余召文没偷、没抢做好人。天地有眼,你们做错了天要报应你们。恶徒敲诈未能得手,几天后,恶警江安飞拿着派出所开的条子又上门要钱,魏正先不收条子也不给钱。恶徒从余召文家人那里没得到这笔钱不甘心,等余昭文15天拘留期满回到家里,恶警又追上门来向余召文敲诈3千多元钱。余召文抵制迫害,一分钱不给。本来他家里就一无所有。

永乐法轮功学员普遍遭到非法抄家的迫害。1999年7月—2000年3月,李光普被连续抄家两次。第一次,派出所所长王洪友带恶警魏正友、杨元、罗绍刚、王先明、吴如奎、张从尧等人,到李光普家楼上楼下、几房几屋全部翻遍。不久,永乐镇的镇长杨元,又率一群恶人恶警,在本大队队长邪党人员甘我明带领下再次闯入李光普家非法抄家。没找到他们要搜的东西,他们就威胁李光普说:“不准学!”李光普告诉他们:学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

吴玉成的家被多次查抄。派出所所长、警察和乡政府人员一大帮闯入吴玉成的家,威吓说:把东西(大法书、师父的像等)交出来!好几次吴玉成家中无人,恶人恶警竟破窗而入,强闯民宅非法查抄。

2004年农历冬月26日,镇长杨元、派出所所长王洪友,带恶警吴如奎,邓成友,罗少刚等人去江代明家抄家,整个屋子搜遍,搜出了两本大法书和师父的像,不法之徒以江代明不交书为借口,把他拉上车劫持到派出所审问了一夜。江代明对行恶之人说: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们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嫖赌、做真人、真事,有何错?江代明被非法关押了24小时才放回。

牟世蓉是个残疾人,99年7月20日以后,她的家被多次非法查抄;余财宗家的楼上、楼下,每间房屋,床上、衣箱全被翻遍;张兴明的家也被歹徒非法抄了多次,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等各种资料被抢走了,她还被政府、警察收买的坏人监控、跟踪、骚扰。

二、非法限制与剥夺公民人身自由 大搞非法关押

2004年正月初五,永乐法轮功学员刘群带女儿去成都为女儿相亲。在古蔺县城等车的时候,村长李家维悄悄打电话通知了古蔺有关部门。当车就要开动时,古蔺县警察、国保“610”、派出所所长涂宗文等十多人赶来,强行把母女从车上拉下来,把她们的车票强行给退了。一个叫胡叶的警察恶狠狠的对刘群说:你去哪里?不准去!刘群还还未来得及开口,“610”一姓钟的主任就说:因为你没有“转化”,哪儿都不准去,你也没有请假。就算你请了假哪儿也不准去。一群恶徒强行把刘群遣送回家。

永乐法轮功学员有的遭到多次非法关押,多次非法拘禁及洗脑迫害。

刘群,1999年——2005年间被非法关押四次,遭强制洗脑迫害四次。
张兴明,1999年——2005年间张兴明被非法关押三次;非法拘禁洗脑迫害二次。
罗吉芬,1999年——2005年期遭两次非法关押,两次非法拘禁洗脑迫害。
余召文,1999——2005年间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拘禁洗脑迫害两次。
牟玉琴,1999——2005遭两次非法拘禁洗脑迫害
牟世均,2005年在蚂蟥田洗脑班遭非法拘禁洗脑迫害。
牟世蓉,一位残疾人, 2001年被永乐派出所所长王洪友,恶警邓成友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转化”。由于不配合邪恶,邪恶就把她劫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非法关押40 天以后又送回箭竹坪洗脑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40多天。

破坏法律,任意抓人、关人,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非法关押他人的违法犯罪团伙:永乐镇政府、镇政法委、镇派出所;古蔺县政府、县警察,县国保“六一零”等。

(一)县城上访被抓

2000年7月8日,一些法轮功学员顶着恐怖的压力到县城集体上访、县城体育场集体炼功。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2000年农历6月初到古蔺县城准备上访、集体炼功,不料头天晚上被派出所、110强行抓走,在派出所关了一整天,不给饭吃,我们饿了一整天。下午来审问,晚上被关进了看守所。永乐镇派出所恶警罗少刚问我还炼不炼?说不炼就放人,要炼就关人。我说要炼!于是就被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同时被关的还有12名大法学员。我们在监狱里每天坚持炼功、背法,一天我们有三个正炼功的人被恶警张管教用竹竿扫把打。

一次古蔺政法委“六一零”头陈汉钊来审问被非法关押的张兴明,张兴明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我按“真、善、忍”做人、办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大家来县城只是想给政府讲清真相,我们只想要求拥有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陈汉钊威胁说,你要为你丈夫的工作着想,不要再炼了。张兴明觉得怎么也想不通: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好处的,与丈夫的工作有什么关系呢?

非法关押中张兴明、周先芬被戴上手铐审问。还被强迫照相、强取指纹、掌纹。永乐的刘群被非法拘留15天,张兴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集体学法炼功被关押

2000年冬月,刘群、张兴明、罗吉芬等永乐法轮功学员参加高笠村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活动。一天大家正在读《转法轮》,恶人恶警闻讯前来,气势汹汹的抓书。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齐背《论语》,诵《洪吟》中的《威德》篇:“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高笠村的邪党治安人员伙同太平镇的恶人恶警把在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挨个记了下来。

第二天高笠村法轮功学员遭罚款,抢劫。去声援的走马村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殴打、关押、罚款等。永乐镇的刘群、张兴明、罗吉芬被派出所所长王洪友与恶警吴如奎、魏正友从家中骗出,在永乐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24个小时,刘群被非法关28小时。

(三)任意关押

任意关押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最常用的手段之一。想抓就抓,想关就关,什么借口都可以任意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没有法律可讲。

2004 年4月初七晚,永乐镇政府计生办邪党人员刘立仁以特务的卑鄙手段冒充法轮功学员打电话问刘群怎样给师父过生日。第二天镇政府人员假借检查卫生的名义,伙同社区干部刘洪来张兴明家查看。看见她们有几个人只不过聚在一起吃一顿便饭便离开了。

不料几天后,恶警魏正友去刘群家欺骗说“去对证一个问题”,便绑架了刘群。同时遭绑架的还有张兴明。当时公安局的警车就停在公路边,绑架早有预谋。参与人有古蔺警察余资堂、杨二娃。张兴明与刘群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审问,追查, 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

这次关押期间,恶人三番五次对她们进行“转化”,侵犯了她们的人身自由,还非法剥夺她们的信仰自由,企图在强制的高压下迫使她们放弃信仰。刘群坚定地对他们说:我学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大法打在我的大脑中了,只要我的头还在,坚修大法的心就永远不变。在监狱里这段时间,她们按师父的教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凡事都为别人着想,经常帮助狱里的犯人,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每天背大法的经文、背《论语》来感化她们,希望她们能分清是非做个好人。犯人深受感动,说学法轮大法的人真好。

(四)发现真相资料被抓人关押

2004年下半年,从两河口村到永乐镇的公路两边,居民房屋外、车上、树上、墙上,到处都是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用红笔写的真相标语。这些不过是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信仰的表达。中共却如临大敌,对民心民意惊恐万分。古蔺公安局和永乐派出所及邪党村干部们十几人,闯进罗吉芳家中,像土匪一样乱翻,抢走了她家中所有的书和师父的像,讲法录像带、大法资料等,并把罗吉芬绑架到公安局关押审问。他们追查真相资料、标语的来源,而不是去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是什么,法轮功学员要表达的是什么样的心声,应该怎么帮助解决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不公。法律不在他们眼里,民情、民心、民权全在他们的脚下。

罗吉芬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天,古蔺国保恶警付杰,陈汉钊开车到罗吉芳家中再次抄家,抢走现金600元。家人再三说明这是家里卖猪的钱,请求归还。付杰不但不还钱,还继续追问罗吉芬,家里还有多少现金,放在哪里?罗吉芬被关了40多天。

2004年农历冬月26日,镇长杨元、派出所所长王洪友,警察吴如奎、邓成友、罗少刚等人去江代民家抄家,整个屋子搜遍,搜出了两本书和大法师父的像片。不法之徒以江代民不交书为借口,把他拉上车劫持到派出所审问了一夜。江代明对行恶之人说: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们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嫖赌、做真人、真事,有何错?江代明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24小时。

(五)关注开庭被关押

2009年11月,古蔺计生办干部法轮功学员胡彪被古蔺法院非法开庭,有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去法院关注的永乐法轮功学员李光普等被抓,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拘禁。

三、劫持洗脑迫害

1999年迫害刚发生,永乐镇政府、派出所就迫不及待的在镇政府会议室办洗脑班,名曰“开会”、“学习”,为期一天。2001年2月中旬,永乐镇再次在镇政府办洗脑班,为期十天,绑架江代民、李代芬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参加。参与洗脑迫害的人有镇长杨元、书记奕贵康,派出所所长王洪友,警察吴如奎,罗少刚等,还有医院院长。

永乐镇除了自己本镇办洗脑班外,还多次把本镇法轮功学员弄到古蔺县的县级洗脑班迫害。

2001年古蔺卫校、箭竹坪洗脑班。2001年农历腊月,快过年了,传统的中国百姓是贫是富都想过个团圆年。可中共邪党古蔺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却剥夺人民生活的权利,专门在此时绑架各乡镇法轮功学员到县城所谓“学习”。永乐政府、派出所配合洗脑迫害,由恶警出面撒谎“到派出所问话”,将刘群、吴玉成、张兴明、牟玉琴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古蔺卫校洗脑班迫害;将牟世蓉和罗吉芬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迫害。罗吉芬被洗脑迫害40天。

牟世蓉不配合邪恶“转化”,邪恶欺负她是残疾人,把她劫持到古蔺公安局看守所关押40多天。非法关押40 天以后又送回箭竹坪洗脑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40多天。

2003年箭竹坪洗脑班。2003年下半年,秋收完,派出所所长王洪友、恶警邓成友、林同乡对余召文说,“到镇治安室了解了解情况,”设骗局将其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迫害45天;同时,派出所的涂宗文,计生办的刘立仁设骗局将刘群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迫害半个月。马跃村的王小平从劳教所非法劳教回来,直接就被劫持到了洗脑班。

2005年蚂蟥田、箭竹坪洗脑班。2005年大概是派出所所长陈刚和邓成友设骗局,绑架刘群、牟玉琴,牟世均到县级蚂蟥田洗脑班洗脑迫害半个月。

2005年大概是7月26日,镇政府的熊书记等人将罗吉芬绑架到箭竹坪洗脑班迫害20 多天。70高龄的老人再次遭洗脑迫害。当时她正在山上干活,光着脚,连衣服都不准拿,就被拉上车。

同时,2005年在箭竹坪遭第二次洗脑迫害的还有余召文。图宗文将余召文骗到镇政府,说“我们找你。”然后恶警邓成友,罗大春实施绑架;一个姓陈的、和罗德陈包夹余召文。2005年箭竹洗脑班责任人有古蔺县国保“610”的头目夏传贵,钟主任,公安局的雷利等。

实施绑架、协同非法拘禁他人洗脑迫害的违法人员有执法犯法的永乐镇政法委书记王明华,派出所所长王洪友,派出所所长陈刚,恶警邓成友、吴如奎、罗少刚、杨吉康、林同乡等。计生办的刘立仁。

(一)洗脑班的经济迫害

2001年古蔺县级洗脑班设在古蔺卫校。洗脑班要永乐镇邪党政法委书记王明华为“送”来“学习”的四名法轮功学员上缴每人每月50元生活费,100元的办公费、烤火费。50元生活费已经强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了,王明华还企图把100元的办公费转嫁给正在遭受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王明华就在邪恶的迫害场所逼迫永乐法轮功学员拿出这100元钱来。刘群向王明华说明自己身上没有钱,等回家后再补。不料刘群家人打来电话说,王明华纠集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员闯到家里要100元钱。不给钱就抢东西。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家都遭了殃。

原来,永乐政法委书记王明华携一群不法之徒在永乐村村长李仕明带领下去了刘群家。见刘群家门是锁着的,没人,于是如土匪一般,三两下就把门撬开,冲进去就抢东西,抢了家中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三床新买的毛巾被、一整头猪的腊肉等。正准备离开,刘群的丈夫及两个女儿及时赶回,交了100元钱才算保住了家中的财物。

王明华一行又闯到吴玉成家,抢走吴玉成家三床被盖,两个孙孙吓得大哭。吴玉成的儿子打电话到洗脑班告知母亲说,被盖被抱走了,孩子没地方睡觉了。大冬天的,高寒地区贫困山区的农家,哪里有富余的被子呢?后来王明华硬逼迫吴玉成的儿子交了一百元钱才准他要回了被子。

王明华到张兴明家要钱抢东西,那天正逢赶集,张兴明的家里正忙着摆摊,邪恶之徒闯进她家强迫其家人交100元钱,谎称是“生活费”,不给就拿东西抵。张兴明的丈夫与之争吵起来,共匪仗着邪党撑腰哪里会讲法律、讲道理?后来被迫给了钱他们才作罢。

四名法轮功学员向洗脑班责任人县政法委书记朱富连提出质问:你们就是这样干的吗?为什么这么做?我们的生活费已经交了,为什么背着我们去我们家骗钱、抢东西?又问参与了要钱抢劫的恶警邓成友为什么去家里骗钱?邓无言以对。

王明华之流的邪党干部及其邪党恶警们真与土匪没有什么差别。人们说,其实这些中共的干部、警察就是贴着政府标签的黑社会流氓,比土匪更霸道,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公开行恶。打着政府与“党”的旗号迫害他人不说,还迫害他们的家庭。对于王明华一伙的土匪行为,永乐四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

余召文也遭到洗脑班的经济敲诈。2003年余召文从箭竹坪洗脑班回来的第二天,恶警罗大春、魏正友莫名其妙的向余召文索要2000元钱,说是洗脑班的生活费、办公费。余召文说,骗我们去“学习”时不是说不要我们拿钱吗?

(二)谎言洗脑

洗脑班用作洗脑的“学习”的材料全是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如中共自编自导的“自焚”、中共造谣媒体专门为栽赃陷害法轮功编制的系列谎言,甚至从大法书中断章取义故意歪曲原文来进行批判的荒谬文章也成为“学习”的材料。

“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煞费苦心、精心炮制的世纪谎言。其实“自焚”一出笼就被识破,这个早已穿帮的谎言,却成了中共洗脑班必备的“学习”材料。中共政法委“六一零”把这个中共造假的得意之作,当作打垮法轮功学员信仰的重磅炮弹,所以历次洗脑班都必须播,反复播,强迫看,看后要批判,讨论,一个个点名发言。2001年正值“自焚”谎言妖雾弥漫,猖狂毒害众生的时候,在卫校洗脑班里张兴民发言说:如果真有自焚这件事,那么自焚的人就不是学大法的。因为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能杀生,连动物都不能杀,自杀也是杀生。那么要说法轮功学员去自焚,那便是假的,是无中生有的事,我们绝不相信。

2005年马皇堤洗脑班还在延用臭名昭著的“自焚”来对法轮功学员洗脑。当时古蔺县政府、政法委、国保“六一零”集中全县各乡镇2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在马皇堤旅馆的洗脑班里,剥夺其人身自由、强制洗脑迫害15天。永乐镇政府、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将永乐法轮功学员刘群、牟玉琴、牟世均, 置于洗脑迫害。这是刘群第四次进洗脑班。

洗脑班恶人强迫刘群不顾事实真相诬蔑法轮功,要她说出学了法轮功以后对自己、对家庭有害。刘群说,学大法对自己对家庭只有好处没有害处。邪恶之徒大光其火,逼迫她骂大法。刘群不理会。县公安局警察雷利到监禁刘群的监室里去问刘群:自焚是不是真的?刘群回答:是骗局。继续沿用早已被识破的“自焚”谎言来打垮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仰,其实是徒劳的,可笑的。

洗脑班里大家抵制迫害。2003年箭竹洗脑班一次因“学习”延长, 推迟了吃饭时间,到吃饭时汤里面漂满蚊子,大家就绝食抗议。恶人读黑文件,法轮功学员就发正念,结果邪恶的文件读不出来。邪恶叫写悔过书,有的法轮功学员就写揭批江魔头对法轮功的迫害。

(三)洗脑班的包夹制

到2005年,洗脑迫害已升级到有了“包夹”制。即由镇政府派邪党干部,或用钱雇来乡民,两个人一组“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囚禁一个房间,受包夹一天24小时监控,吃饭、睡觉、上厕所寸步不离。除了强迫集体看“自焚”谎言等录相集体洗脑外,不准出单间半步,吃饭包夹把饭碗递到手上。不准出门,不准与任何人说话。包夹刘群的有王桂群的,一个姓孔的;罗吉芬的包夹人是永乐镇政府人员孙先菊,张兰;包夹余召文的是姓陈的,还有罗德成。

“包夹”制是囚笼中的囚笼,把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与精神置于更严酷的迫害中。

永乐法轮功学员刘群遭四次洗脑迫害;于召文遭两次洗脑迫害,在箭竹洗脑班,两次迫害时间都长达40多天;牟玉琴遭到两次洗脑迫害。 2001年牟玉琴在卫校洗脑班期间,邪恶到她家把电视机,收音机等东西抢走至今未还;现年78岁的罗吉芬遭两次洗脑迫害,同时遭绑架洗脑迫害的还有牟世蓉……永乐镇遭洗脑迫害的还有张兴明、吴玉成、李代芬、江代明、余财宗等。

历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责任人有古蔺县政法委书记朱富连;县公安局局长“六一零”头目夏传贵;钟主任;县警察雷利,国保大队张显文等。

永乐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远不止以上这一点滴。十多年的迫害,在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慈悲讲真相的努力中,永乐地区以前不明真相参与迫害的作恶之人,大多都明了真相,醒悟了。但至今还有不愿了解真相的,还在执迷不悟参与迫害、继续作恶的。如2008年正月,刘群遭到邪恶骚扰,派出所陈刚等三位邪恶,抢走了她的电话本和师父的新经文。

善恶必报是天理。谁干了坏事都得偿还。中共支撑的柬埔寨红色高棉现在不是刚刚被审判吗?中共干的坏事都在账上一一记着,永乐邪党徒干了什么还赖的掉吗?揭露永乐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只是想在有限的时间,给继续追随迫害的人提个醒,不要再参与迫害了。停止迫害,将功补过,做一个真正对得起良心, 对得起社会的好人,才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