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走好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大法,现总结三年来的学法经历,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因病得法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我背部剧烈疼痛,医生检测为:前列腺恶性肿瘤晚期。癌细胞转移破坏肢体承重骨,胸八椎溶解至原高度的一半,已病理性骨折,不能承重,脊髓被溶解的椎骨屑血肉侵袭,将剧痛难忍。胸外科主任教授说:理论上讲已经瘫痪。先准备五万元做胸骨支架大手术,还要在病床上躺大半年,看能否有救。这意味着我将处境凄惨,在严重拖累家人后,再痛苦的离去。

但天无绝人之路,在危难绝望之际,同学同修给请来《转法轮》和护身符,并告诉我:她是瘫痪后修炼法轮功才好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你。我当即决定用真名三退,坚决修炼法轮大法。随后医生采用姑息疗法,胸外大手术不做了,瘫痪死亡的恐惧感没有了,心情宁静平和。

一有时间我就捧读《转法轮》,当时有些看不懂,只记着“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佛法的最高体现” [1],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师尊要给真正修炼的人净化身体,由师尊法身和法轮给真修弟子调理身体。在将信将疑中,我的身体状态却很好,在住医院的后一半时间里,如同住在疗养院一般,化验检查很快就正常了。

修炼消业

出院后,我每天学法炼功,热情很高。炼“佛展千手法”[3],在一抻一放之际,全身气血脉道,舒展畅通。神清气爽,精神振作,感觉不一般。炼“法轮桩法”[3]时,右臂因肩周炎举起很痛,举不了一会,但我咬牙坚持。到第三天再坚持举时,忽然一股力量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将右肩关节一扳,只听噔的一声脆响,肩关节一下归位,肩膀顿时觉得非常舒服,不痛了,好了。我忙回头一看,房间里仅我一人,谁给使的力?这神奇的力,是神,还是师尊?原来世间真有神佛,而且就在我身旁,还给我调整身体呀!我又惊奇又感激。《转法轮》字字句句是真言、是神意。常人的那些观念动摇了,对法轮功我信服了,从此我就认定了。

炼“贯通两极法”[3],只感到手脸发热,体内有能量随手上下流动,还听到过双手指间向空中急速排气的嘘嘘声,真是天人感应,身神合一也。炼“法轮周天法”[3]时,我照师尊教功动作做完后,猛烈想起出院时医嘱:上下楼扶栏杆,轻慢缓行,不用力活动。我大幅度弯腰用劲应是有问题的,可我顺利的完成了,正常得很。这再次验证:师尊法身就在身旁,看护着我,保护我不出危险。但炼静功时,我感到自己是有“病业”的身体了,只觉得胸八椎处一团团黑乎乎、冷森森的病气、黑气簇拥,推不走团团污浊之气,搞得连手掌心都冷冰冰的,身上也冷汗浸浸的。尽管体弱,但我知道不能退却,正邪较量,有师尊相助,能量涌动,几天后病气逐渐排除。

我盘腿的经历,印象十分深刻。学法一月,同修鼓励我双盘,始能双盘。四个月后集体学法发正念,十五分钟能双盘下来;一月后提高到了三十分钟,提高了心性,把物质利益看淡,达到四十分钟。如腿僵硬,请师尊加持,就能顺利盘上。盘腿既消业,又能增长功力,真好。

二零一零年三月我到医院复查,结果一切正常。主任教授不相信,说:与你一同入院、同样病情、一样治疗的另一病人,已瘫痪在床,等待去世那一刻。以后你再别到肿瘤医院来了。我知道,他带着研究生,他当着我的面,曾两次给学生们上课说:这个病人铁定瘫痪!现在他无法解释我为什么还没有瘫痪,尽管我体检结果和身体状态都很好,他仍不相信,认为我会给他带来处理不了的麻烦。我心想,我得了大法,我不会再来了,所有的医院我都不会去了。随后我把剩下的一千多元钱的药全扔了,不吃了。后悔的是,我没有告诉主任教授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没有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真相,失去了得救的机会。

大法继续演绎神奇。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天的下午,天气特冷,我和小孙子在外边耍,忽觉全身发冷,肌肉关节酸痛,眼泪鼻涕直流,不好,感冒了。又一想,我是修炼人,怎会生病呢?随即腹部一股热流涌向胸部、颈项部、头部,热流过后,感冒症状消失,身体无恙。仅两秒钟就治愈了过去十天半月才能治好的病,这过程清楚,心里明白。

我原有低血压,常常头昏眼花摇摇欲倒,在我炼功三、四个月后,每天总有几次热流扫描般涌向上半身,头脑立即清醒,如此反复一段时间,头昏不再有,血压也正常了。全身的热流扫描般涌动,还使我脸上多年的顽癣、双腿膝盖以上的肌肉冷痛、创伤性风湿关节炎、有时出现的胸闷胸痛等等,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师尊说“我们这里要下法轮、气机,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这些都得给你,象种子一样给你种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后,把该做的都做了,该给的东西全部下给你,你才能在我们这一法门中真正的修炼出来。”[1]原来热流扫描身体,是师尊下的法轮机制在对机体做清理工作。大法弟子,有大法保护,真是殊胜无比。

归正身心

二零一一年夏天,同学丈夫老刘患淋巴癌。看我炼功效果好,也请了《转法轮》学法炼功,过一段时间后,自认为病调理好了,把师尊宝书退回,去合唱团唱“红歌”,结果病复发了。在肿瘤医院治一星期,感觉癌细胞象发豆芽一样呼呼疯长,脖颈要肿平了,感到再治下去会治死在医院里,找同修表示要再炼法轮功。仅此一念,马上阳气回转,自搬凳子坐电视前看师尊讲法录像,势头不错。同修叮嘱:只要真修,师尊就真管,选择对了,就要坚持下去。一周后询问,同学高兴地说:老刘好了,昨晚吃了四个煮包谷、一碗稀饭,临睡还吃一蛋糕,饭量很正常。几天后,同修想去看老刘,同学说不在家。一周后传来消息,老刘已在医院抢救了。情况是:老刘觉得自己好了,就忍不住去打牌,而且晚上还要接着下午打,夜晚回家凉病又犯了,这次来势凶猛,救不转来了,机会再也没有了。修炼是十分严肃的,老刘的过世就是一个严重的警示。

我原来也打牌、跳舞如常人,学法后戒掉了一些,但仍常打“擦边球”。现认识到修炼也是有严格要求的,大法既有慈悲救度一面,也有威严归正一面,就看你根基和悟性如何。常人心太重,有缘而无份,放纵魔性,神佛就不能帮你救你。现我把泡的药酒送了人,不再打牌跳舞,一般不看电视,遇事找自己的原因,一思一念要在法上,一言一行要象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头上有神明,身旁有法身,佛祖看人心,慧眼又金睛。所以,学法要专一,要提高心性,持续精進,不能半途而废。

走好修炼之路

我曾走过弯路。二零零九年出院时买了本书,书商邀我参加他们的“康复协会”,几次活动后,知其目地是推销价格不菲的药,我退出了。小区有人又邀我参加“癌症病人协会”,当我随他们到度假村、酒店聚会时,我带去的学法工具MP3总是不正常。一次去野生动物园,我特意给MP3充了一晚上的电,可到用时仍是电量不足关机。环顾周围全是癌症病人,反常的现象让我反思,清楚的现实让我清醒,现在我承认了自己是“癌症病人”,失落了我的“大法弟子”身份,掉到了常人那个层次。MP3没有问题,是师尊在点醒我,我退出“癌协”后,MP3就正常工作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的一天,忽然觉得背部胸八椎处紧巴巴的,两边髋骨痛,小腹肚皮火烧火燎地痛,再现当初生病时的状态,我没有紧张,认真找自己的原因。三月十五日下午,我原工作地的医保部门电话询问我:去年十月申办的特病证明还办不办?我立即想起《明慧周刊》上刊登的脑瘫学员家人要他填残疾等级证书而“发病”的例子。啊,原因找到了,还是“身份”问题,是不是信师信法、把自己完全交给师尊、彻底溶入大法的问题。我当即回绝不办,对方不解,再问:你是××吗?我说是。“你真的不办吗?”我坚定的说:“真不办!”对方等了一会才挂断了电话。回头我把去办医保特病的材料清除干净,身上的“病状”就消失了,不痛了。第二天,炼“法轮桩法”时,我再得神助:胸八椎处,一股无形的神力猛的一掏,只听椎骨节间金属般的一声脆响,胸八椎归位,舒服的感觉霎时溢满全身,困扰一年多的胸八椎终于在解决好生病遗留的一系列问题后调整好了。真是来之不易而发人深思,迷误入歧途,正悟得升华,大彻大悟后迎来生命再生再造般升华,正确选择决定了我现在和今后的美好命运。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在同修帮助下,我上了明慧网,我汇入到了大法的海洋,能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学法,我找到了差距和责任。

五月,我看到师尊新经文《选择》发表时金光闪闪的金色大号字体在我电脑上闪耀了两天,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要精進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走好今后的修炼之路,不辜负师尊的救度之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