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一、在大法的环境中成长

我于二零零零年出生,爸爸是大法弟子。在我一岁半的时候,爸爸遭邪党迫害,被关押在县拘留所一个月。那时,妈妈对大法有误解,经常说大法的坏话,还带着我说。爸爸经常向我们讲真相,还带讲了许多修炼故事给我听。爸爸每天炼功,从不背着我,还叫我炼,我也跟着比划,跟着打坐。慢慢的我明白了,知道大法是好的,知道了修炼大法可以飞上天,做神仙。大法在我心中扎下了根。

随着渐渐长大,爸爸教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告诉我:做好事可以积德,做坏事会造业;德是一种白色物质,业是一种黑色物质;受了欺负委屈不要紧。

二、学法

八岁以前,我没有系统的学过《转法轮》。八岁以后,爸爸便督促我学《转法轮》。开始的时候,我不懂为什么要学,不太愿意学,每天只能学一、两段,最多一页,把《转法轮》一遍看完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爸爸经常鼓励我、表扬我,还说:你太幸运了,你天体内的众生有救了……

上初中了,我在学校寄宿,星期天晚上到星期四晚上在学校睡觉。开始时,我带了一本小本的《转法轮》,放在储物柜里,每天看一点。过了一段日子,学校生活老师要查每个学生的储物柜,我将小本的《转法轮》带回了家。爸爸便在手机的内存卡里输入了师父讲法的MP3, 我每天在熄灯后,钻到被子里,用耳机听法。到了星期五下午,爸妈将我接出学校,一直到星期天上午,我们在家里度过。爸爸便带我学法,有时读《转法轮》,有时背《洪吟》。

三、讲真相

小时候,爸爸就告诉我,讲清真相可以救人,所以我非常乐意参与讲真相。

在我四岁时,家里买了一台电脑,爸爸不时制作一些光盘。我好奇的问爸爸:“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爸爸就耐心的告诉我:“这是光碟,可以放出来,里面有大法的真相,世人看了之后,对大法就不会误解了,他就有救了。”听了可以救人,我就说: “那我也要干活。”以后,我就经常帮着干一些取盘、装袋的事情。后来,我还知道了爸爸有时晚上出去发光盘,就向爸爸说,我也要跟着去。爸爸担心带着小孩不安全、不方便,不想带我去。我吵着,执意要去,爸爸便依了我。爸爸带上我,骑着摩托车,到了目地地之后,我们先把摩托车放好了,爸爸提着袋子,慢悠悠的走,象散步一样,我呢,就表现出活泼好动的一面,东瞅一瞅,西转一转,四处玩耍,同时巧妙的将装有光盘的小袋子放在世人的窗台上、门把手上、车筐里、轿车玻璃上。有时候在小区的楼梯房发,我和爸爸每人一个单元,各自上楼,发完后,楼下会合。到外面发资料虽然很累,但我觉的很充实、很开心。

小时候,附近的小孩都喜欢到我家玩,爸爸经常给他(她)们讲真相,要他(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一边帮着讲,还带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爸爸劝他(她)们退出少先队时,我便帮着说:“我早就退了,你们也退了吧。”小伙伴们很听我的,于是,也就同意退了。有小伙伴带着亲戚来我家玩,也都退了队了。

有时我很任性,吵着爸爸带我去外面玩,或者出去买东西。爸爸一般拗不过我,便带我出去了。在玩或买东西的过程中,经常能遇到有缘人。爸爸就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爸爸经常笑着说:“谢谢你,创造了救人的机会,你不吵,这个人还不知道啥时候救呢?”哎!我的任性在师父的安排下,“转化”成了救人的机缘,太有意思了!孩童时期,我主要是协助爸爸讲真相。随着慢慢的长大,有时我也能单独讲真相。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和我要好,我便向她们讲了真相,劝了三退。回家后,我给了爸爸一个惊喜,告诉了他。爸爸很高兴,还表扬了我。 还有一次,初一的时候,教室里的同学无意中谈到了法轮功的话题,我便把真相告诉了她们,并说:“我爸爸炼了法轮功,我也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是好的。”同学们听的很认真,其中一个同学说:“我姥姥也炼了法轮功,肚子里有法轮转。”讲完后,我心中升起一种慈悲的感觉:“众生盼得救”。

四、去执着心

小时候,我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喜欢看动画片。爸爸为了不让坏的东西污染我,严禁我看暴力及画面怪异的动画片,经常找一些内容正统、画面漂亮的动画片给我看,还从动态网下载大法弟子制作的动画片给我看。随着年龄的增长,同学们向我介绍了一些不好的动画片、报刊,爸爸妈妈总是严格控制我。随着污染加重,我的视力逐渐在下降,到六年级小学毕业时,要戴三百度的眼镜。我很苦恼,戴着眼镜看东西实在不方便,我好想恢复视力。

关于视力下降,爸爸谈了他的看法说:眼神也是一尊神,也是一个另外空间生命体,经常用眼神看不好的东西,黑色物质就积累的很多,时间久了,另外空间的眼神就会无精打采了,紧接着现实空间的眼睛就不好使了,表现为视力下降。作为大法弟子,要去掉对杂志、不良动画片的执着心,才能解决视力问题。

我知道爸爸讲的符合法,是对的,但是一下子完全戒掉做不到。这时,师父开始点化我。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片沼泽地中,我想离开沼泽地,用脚用力猛蹬,这一用力梦醒了。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指出了我的处境,要我赶快脱离沼泽。但是我下不了决心,便求师父说:师父呀,让我看一点电视,要不然日子没味呀!接下来的两三个双休日,我家手提电脑出现了奇怪的表现:我查学习资料时,运转正常;爸爸查资料时,运转正常;唯独我看画面怪异的动画片时,运转不长时间就自动关机重启,或者网络断线,好烦人呀!每当这种情况时,爸爸说:“蓝蓝呀,这是师父在点化你,在管你,要你提高,不让这些东西污染你,赶快戒掉这个瘾吧!”看来,我真的要痛下决心了,去掉对不良动画片的执着。同时,爸爸妈妈也愿意多花一些时间陪我。现在,我这方面的心越来越淡了。

五、奇迹

一直以来,我对天气很敏感,不时能预知天气的变化。一天早上,我跟同学们说:“今天早上暖和,但下午会很炎热。大家中午最好脱一件衣服放在宿舍里。”我的话没被注意到。下午上完体育课后,有一个同学对我说:“蓝蓝,真后悔没听你的话,这么热,穿这么多衣服,难受死了。”

还有一天晚上,我和爸爸一起配合,将一小区内诬蔑大法的宣传栏清除了。活儿刚一干完,天气就变了,下起淅沥小雨来。爸爸飞快的开车往家里赶。电闪雷鸣,雨越下越大。车到了住宿楼下的停车场时,已经是倾盆大雨了。因为是露天停车场,到住宿楼下的走廊还有一段距离,冒雨下车的话,会把我们淋的象“落汤鸡”一样,那太狼狈了吧!我和爸爸坐在车里,望着车窗外的大雨。看着雨一时好象停不了,我说:“我们请师父加持,帮忙让雨停下来吧。”于是,我俩静静的发起正念来。

过了一会儿,雨下小了,越来越小了,最后是零星小雨了。我和爸爸都明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一路笑谈着,非常开心的回到了家中。

“小荷才露尖尖角”,对照师父的要求,我还差的很远。我想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好:

坚持背《洪吟》:因为在学校看大法的书不方便,我打算在家里把《洪吟》背好,到了学校以后,利用课余时间背《洪吟》,多用法来洗刷自己;

发正念:我打算在学校到整点时,不用手势照样发正念;

讲真相:主要利用周末时间更积极的配合爸爸,同时收集同学、家长和老师的电话号码,告诉爸爸转交手机项目同修,让他们向同学、家长和老师讲真相。

尊敬的师父,我也想跟您回家,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