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太长时间没写交流文章了,我的笔已经锈迹斑斑,今天母亲从外边讲真相回来的经历让我又拿起了笔。

母亲讲述着她们被一伙中国游客谩骂的经历,情绪有些激动,我毫不留情的给她指出她动了心,她说她没有,只是为他们感到惋惜,而我又讲出了一些大道理。母亲无语的去炼功了。在几分钟之内,我突然间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自私,同修遭遇挫折不是和同修一起分担,而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旁观者,从修炼以来,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一直对我俯首帖耳,而她做什么我都会百般阻拦,她要加入天国乐团,我觉得她影响乐团形象就极力阻止,而在我过生死关时,她不眠不休为我发正念,她照出了我自私虚伪的一面,最近的种种经历也让我反思我为何而修。

修炼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大的身体的消业,四月份,突然怀孕,我和老公极少有夫妻生活,孩子来的让我不知所措,但有了这个孩子我觉得整个人被巨大的黑色雾霾所包围,我一直希望能够善解它,但身体的痛苦难以想象。期间不顾母亲阻拦,我忍受不住去了一次急诊室,第一次做母亲的我希望借助常人的力量保住这个孩子,即使我深知它是来要债的,那种情让我六神无主。

躺在急诊室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头脑中一个声音在问我: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让我受此屈辱?我知道那是我明白的一面,我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喊着: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肉眼都能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悬在半空,我眼泪不住的流。出了急诊室,我明白了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考试,对师父到底信还是不信。我对老公说,如果我自己身体消业,我能忍受,但一到了孩子身上,我甚至对师父说,我宁愿以我的命来换这个孩子的命,即使它是魔来的。

在我最痛苦的时候,老公不在身边,只有母亲彻夜为我发正念,鼓励我,给我读法。我那时在想什么是同修,那就是正念加持,一体同心。我知道已经熬了母亲几夜了,为了让她休息,我深夜自己独自在地上翻滚,只喊着师父,但总有冲动想拿起电话打911, 我知道这就象打仗一样,我对自己说十几年修炼的艰辛,这就是一个考验,我不能让修炼功亏一篑,但在极大痛苦中,那种正念真是很难保持,我想到了死也许更舒服一些。

我知道只有同修能帮我,我给同修打电话,我说我受不了了,我想去医院,她说,不行,你要相信师父。她让一些同修开始为我发正念,我心里有了巨大的安慰,就象在无边黑暗的海洋中,被温暖的光亮托浮着。

在过去了这一关后,一个开天目的同修在自己层次所见,师父帮我拿去了业障,不需要我来承受了。在我过关中,因为业力牵制,自己的功难以灭魔,全靠同修的功斩妖除魔,我的心一过关,放下生死,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我在感谢同修时,她说:你的关也是我们的关,在其中的同修都有过关的分数,你虽然过去了,但分数还不是很高,我们找找自己的执着,让这件坏事彻底变成好事。

这一关也让我深思为何而修,修炼是如此的严肃,真不是说说就行的,而我一贯我行我素,没有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光在前世,在今世修炼中也明知故犯的造下许多业力。

在纽约法会听完师父讲法后,我在深夜中感到自己来到了另外空间,看到天上的白云都在忙忙碌碌,中共的大厦被白云上的天网覆盖,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白云正在天上架桥,天上的桥还有一段距离才能和地上的桥相接。我被庞大的阵势震撼,竟赖在云上想让祥云带我到天上玩玩,云说我们都忙死了,没有时间带你,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行?我就赌气一松手,心想反正你们不敢让我摔死。一朵云无奈放下手中的活,接住了我,我抱住这朵云爱不释手,他真可爱,大大的眼睛,还长着胡须,竟是云中的长者,我去揪他的胡子,他飞走了,说大法弟子怎么这么任性而为。

我知道这就是师父在点化我,自己的一大执着就是执着自己的高兴,不愿守戒律。例如为了招待客人,我买过活螃蟹,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也是因我而死,我想在水箱里反正是死,还不如死在我手上,但它们死后巨大的怨恨根本就不容你跟它们讲理,就是要你的命,如果不是师父出面加上同修,我死了几次都不知道了。神韵卖票考试我也不愿参加,卖出票后还沾沾自喜,考什么试,我卖的也很好,但鼻涕眼泪的马上就来了,梦中有人说她没经过这一关,不能卖票,我说有什么了不起,不卖就不卖。看不上的同修不愿搭理,总希望同修按我的意思做,唉太多太多了。

我知道作为一个在常人中的修炼者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执着,但大的戒律犯下就是要命的,真不是玩笑,欠什么还什么,非常严肃。明白了这一点后,我开始真正的什么都找找自己,特别是天国乐团,每当我有漏,师父就点化我,在梦中,我不是忘了带鼓槌就是跟不上队伍。在游行中我们巨大的气势让常人不敢对我们懈怠,开始思考我们,想要听听真相,这种正面证实大法的方式,和其它讲真相的方式互为补充,我作为其中一员,更加认识了其中的严肃性。

修炼方方面面都不能马虎,只要我们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就象罩在金刚罩中,谁也不敢动我们,但我们一旦出了金刚罩,旧势力和巨大的业力就蜂拥而至,这时候只有师父能救得了我们,同修能帮助我们,同修对我说,同修们之间也是复杂的缘份网,她和我生生世世都是好友,而有的同修根本就不是一个天体体系的,所以思维完全不同,但在另外空间都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有的同修,我都不认识,只要告诉她我的名字,告诉这个同修有难,他们就不眠不休为我发正念除魔,何以用感激二字可以形容。

本来不想再写交流文章了,因为怕招来魔的干扰和勾起自己的显示心,但我审视了自己的心,我只想同修从我的经历中能得到启示,我这一难就变成了大家的好事,一个严格遵循真善忍的修炼者,在常人工作中,在大法项目中,都可以救人,如果我们一体同心,无论同修发生什么,就像我的母亲对我一样,正念支持,那就没有过不了的关了,邪恶怎敢露头,怎敢公然谩骂我们。我听到了就是我的事,我发正念除魔,不让它们下次再逞凶,为第一线讲真相的同修的慈悲而落泪,而起敬!

一点感想,如有不足请慈悲指出。多谢,我们一定会共同精進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