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的责任与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中,在法理上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是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无论邪恶制造红色恐怖,还是疯狂迫害,这些都是假相,心不被其牵动,不受它干扰,坚定的信师信法,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其实,师父早已给弟子安排好了修炼的路,“只是弟子人心拦”[1],才使师父的正法遇到如此多的魔难,是其中一个原因。了却人心,就能体悟到法的博大超常,师父的洪大慈悲呵护,就会精進再精進了。

下面从几方面谈谈自己的体悟,与同修交流、切磋,有偏颇之处,请慈悲指正。

营救同修中提高

营救同修的过程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是揭露迫害、反迫害,解体邪恶的过程,同时也是我们修炼提高的过程。现举几例:

一、A同修被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被迫害致残,又被非法判重刑,关在监狱的老残区受折磨。原本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年轻、健康的A,被迫害得象一个干枯的老人,体重只剩几十斤。我很痛心,心里想起师父的法:“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于是,我发了一念:要营救他,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听师父的话,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退缩。

把我的想法与同修交流,达成共识,同修们再配合发正念。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家属配合,请家属到监狱讲真相,要人,要求狱方无条件的放人。可家属害怕,不配合。通过讲真相,家属终于明白了,主动配合。可我被邪恶非法通缉。另外空间的这个邪恶的因素我没清除掉,它一直在左右着我,让我承认它、默认它、害怕它,我就不愿去监狱那地方,怕招来迫害。所以压力很大,但我心中有一念:我师父看着呢,师父说了算,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目前,发生的邪恶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操控,正念就能解体它。我去做了,心性提高了,符合法了,一切都变了。

我到监狱讲真相,奇迹发生了:监狱长说是我的亲戚给他提职(指当了监狱长)。想报恩还没机会,这事他马上办——放人。这时我非常后悔,我来迟了,否则同修不会被邪恶迫害得这么严重,真对不起同修,对不起师父!师父早给安排好了,让大法弟子的亲人都能得救,为大法正的因素负责。师父太慈悲了,我无以为报,只有实修,别无他路。

二、B同修被恶警绑架,抄家。我第一时间听到就决定投入营救。首先找家属。她丈夫是个警察,无神论者。九九年前就反对B修炼,迫害后,就更严重了,经常打骂她。特别是近两年,他不回家,还要起诉B,要离婚,并说大法害了他的家。

我发一念:无论他是什么生命,我都要救他。就这纯真的一念,师父就安排我第二天去公安局见他。我们彼此根本不认识,可师父巧妙的安排我的一个老邻居和他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我找到老邻居,她很热情的帮助我,把我介绍给B同修的丈夫,又给我们安排了在贵宾室谈话。

知道B的丈夫对大法有误解,他说:B每天不知忙啥(是在做三件事),孩子有病也不管,有时几天不回家也不打招呼。没修大法时我媳妇不这样,挺好的。

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媳妇的表现不代表大法,是她个人的修炼状态表现。大法是正的。教人从做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没有任何私在里面,是为他的生命。我先讲了很多大法真相,打开了他的心结。转变了他的看法,最后他表示不离婚了,反过来关心B同修了,积极参与营救。在营救B的过程中,还救了另一个生命。

三、修炼前我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愿意帮助别人。我曾经给一个亲戚的孩子利用关系安排了工作。后来这个孩子当了官,利用手中的权力谋私发了财。想起此事我心里就难过,我觉得自己,造了业。于是师父给安排正用我与此人的关系。

我地的一个学员领着一帮人到外地去做大法的事,结果被那里的恶警绑架,又被炒成所谓“大案”。我的这个亲戚就在此地公安部门工作,我马上启程找他帮助营救同修。亲戚很痛快的答应,还积极的参与了营救,说谢谢我给了他这个机会。

这个警察得救,我感到欣慰。

严肃对待修炼,正念解体邪恶

由于自己修炼的不严肃,长期不实修自己,我的根本执著一直没有去。正法的進程师父又推的这么快,我掉队了,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表现出懈怠,遇事不向内找而是向外看、用法衡量别人,跟同修有了间隔不说,身体还出现了不正确状态。这种情况已经两年了,尽管还做着三件事。但有时去商场买东西给世人讲真相,把钱包放在柜台上,转身就不见了。我问售货的小伙子,我的钱包放在这怎么不见了,他说:没看见。我无奈的从他的店铺出来,想到商场报警,转念又想,我的钱包里有一百多张真相币,都是新纸币,一元钱挨号的就有九十多张,钱包里还有我的身份证、医保卡等,这一想,我害怕了,不敢报警,无奈的回家了。

师父都看到了。第三天早上全球发正念时,我在打坐中脑中出现一念:我是来救度众生的,这个生命干扰了我救度众生,他不是在造业吗?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让我救度他,不能让他造业,让我用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因素,与拿我钱包的生命善解。

法理清晰了,另外空间师父给我做完了。我又去商场找那个售货小伙子,他说:今天早晨上班的第一件事,我就把钱包交给服务台,服务台三个小姐数你包里的钱,连几毛钱都数了,里面还有你的身份证、医保卡。我发了一念,邪恶看不见,有缘人一个也不落。正念一出,同时也去掉了我的怕心,邪恶操控的人也不咋呼了。我堂堂正正的到服务台,取回我的钱包。我再次体验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的内涵。

改变观念,邪恶自灭

在中共邪党多年的迫害中,我又形成一种观念,默认,不自觉的承认了它,害得我几年没有户口和身份证,成了个黑人,这还不算,邪恶又非法通缉我,对我身体上、经济上、精神上施加很大压力。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看明慧网,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终于明白了:我不是个普通人,我是修佛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人。邪恶能对神怎么样!在神的面前它什么都不是。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有师父的保护。

九九年七二零前,师父就把弟子推到位了,只是自己悟性差,人心多,所以功能受阻。今天我成熟了,会修了,能在法上认识法了。随着观念的改变,功能也有了,当立掌发出强大的正念时,就立即解体另外空间干扰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户口、身份证问题都解决了,非法的所谓“通缉”也不存在了。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4]。一切不正的都归正了。

谢谢师父为度弟子的良苦用心,弟子会珍惜的。我会奋起直追、勇猛精進、再精進!请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三》〈麻烦〉
[2]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