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学法 才能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用心学法,才能得法

(1)无知误

我是二零零九年才走入大法修炼的。然而一九九八年我婆婆炼功时,我就接触了《转法轮》。第一次看到师父法像时想:这位师父真年轻。可随手翻到“三千大千世界学说”这一段时,觉的太玄。之后看学员的交流文章,躺在床上大笑,认为是迷信,不吃药病怎么会好,炼炼功婆媳关系就好了?不但不信,还说了一些不敬的话(已发表严正声明作废)。我这一误,就是十一年。

(2)得法喜

我丈夫是二零零七年从网上得法的。我四十多岁,已经病魔缠身,四个饼子拿着都吃力。他让我炼功我不炼。我说我没有长兴,做什么不能坚持到底。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不好,丈夫对我冷暴力,而我又有从一而终的传统观念,因此就动了自杀的念头。下定决心后买了人身保险,想骗保给儿子留点钱。然后我就计算日子,等一百天后去死(保险须在一百天后才能赔偿)。

然而,一个多月后,就是中国新年初五刚过,在没人劝导的情况下,我突然决定不自杀了。我这个想自杀的秘密也就无人知晓了。几年后,在我妹妹家遇到一个看相的人给我讲:几年前有一个神跟上你了,护着你。我一想,正是我不想自杀的时间。我跟那人一说我当时的想法,那人说:你死不了。我问那人我能离了婚吗?那人说:你离不了婚。我想,既然离不了婚,而且丈夫修炼后也有变化,那他干啥我干啥,我也炼法轮功

认认真真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我又震惊,又激动。明明是一本好书,从头到尾都讲让人做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清清楚楚告诉我们怎么做个好人。书里也解答了我从小到大思考的问题:人是从哪来的?人为什么受苦?人来干什么?“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我想这是神佛救人来了。这时我真后悔,一九九八年时手捧宝书,只看了几句话,却无知的用党文化来衡量大法,错过机缘。只有用心读一遍,才能知道他的真正价值。

现在悟到,只有用心学法,才能真正得法。

我下决心修炼回家,谁也别想阻挡我。三天看完一遍书,全身病痛就不翼而飞,整个人都变了样。熟人见了就问:三天没见,在家炼什么功呢。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了。

我从小喜欢神话故事,甚至想有一位师父能让我给他磕头。很多人去庙里拜佛,我却担心磕错了头。现在我修大法了,我真的有了师父。师父是几年前就保护着我的神。我请来了师父法像,买了香炉。每天清晨敬上九炷香,磕九个头。虽然师父说过,不重形式,可我就想给师父磕头,对我来说,这种形式很神圣。

二、发神韵光盘的故事

我和丈夫得法晚,但我们一开始就上明慧网,看同修交流文章。家里不放常人电视,只看《九评》、《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明慧十方》等大法真相光盘和各种真相影片,洗刷了我头脑中所有的谎言。

通过学法,特别是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讲法,知道了法轮功是救人的,让人知道大法好,劝三退就是救人。我已经耽误了十几年了,现在必须全力以赴去救人。

我们家开了一朵小花,自己做资料去发。从单张、小册子到光盘都做。我每天早上出去发资料。我不分人,工人、农民、小商贩、卖菜的、亲戚、朋友、同事,只要能搭上话的,就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三退”保平安。我的资料都是面对面发,菜市场、批发市场、劳务市场、大街上,走哪发哪。在批发市场大门口,发广告的站一边给往里走的人发广告,我站在另一面给出来的人发真相资料,告诉他们,明白真相是福。有人没拿到还返回来要。后来有同修告诉我们可以往住户的门口、停放的车子框里放,我们才知道还可以不面对面发资料,我和丈夫就晚上出去挨家挨户发。

二零一零年我开始发神韵光盘。开始我在早市上面对面发,后来在大街上发。第一天拿了两盘,很容易就发出去了。第二天,拿了五盘,以后一天比一天多。少则四、五十盘,多则上百盘。不管拿多少,早上八点出去发,十一点买菜回家,什么也不耽误。

当我发现这个神奇,回家说起,丈夫告诉我说:这都是师父给你安排好了,只要你去做,什么也不会误。这样,我每天是早上出去讲真相,发光盘,下午学法,晚上刻光盘。两个多月也不知发了多少。

当我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交流文章,说把他们地区农村铺了一个遍。我也想,把我市周围农村铺一遍。但从哪开始呢?第二天早上,买了菜回家路上,给一个买西瓜和买桃的讲真相,都退出了邪党组织。这时,又过来一个男人,问我:还有别的吗?我警惕起来,问他要什么?买瓜的说是她老公。我放心了,问他:怎么知道我有东西?他说村里人告诉他,有个女的在发光盘,见了跟她要。原来他在那人家看了部份神韵晚会节目,想要,那人不给。我说没有了,明天给你们送来。俩人说,我们等你。果然,第二天他们又在那个地方。给了他们一人一盘。买瓜的说:多给几盘,我给朋友发。我说:“行啊,你在积福德。”那个卖桃的说:“我昨天晚上叫了二十多个街坊邻居来我家看《九评》,完了大家都骂共产党真坏,太坏了。你到我们村去吧,我们村里人可好了,一定会欢迎的。”我一听就乐了 ,我刚有了去农村的念头,就有人邀请了。我给了他们一些真相资料,都高兴的收起来了。

回家后给丈夫说这事,丈夫又说:这都是师父帮你安排的。第二天早上,天下起了小雨。丈夫问:还去吗?我说:当然去,这天最好,众生都在家里等着呢。在丈夫的陪伴下,我第一次去了农村。到村里,街上人很多,开始没人敢要,我就给他们讲:这是一流的新年晚会,表现的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看了对身体有好处,在外国非常受欢迎。并告诉他们谁看谁有福,多看多有福。这一下都要了。一个村民告诉我,她的一个侄女就是学的音乐疗法,已经找到工作了,好的音乐就能治病。正发着,发现村里气氛不对劲。村民告诉我们,头天警察出动特警来抓了十几个人,是因为上访告大队书记贪污。把人抓了。有个村民关切的说:你们快回家吧。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平安回家。发了五十来盘。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农村,一个村一个村的发。当不知下一个去哪个村时,早上买菜讲真相时,就会有人告诉他们村怎么走。到七月份,一位同修挂真相条幅,一晚上没回来,早上六点找到我家,丈夫立即去同修家帮同修家人收拾东西。我就在家想,今天还去不去?去!救人,是谁也不能干扰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该干啥干啥,不能象以往那样,同修出事就什么都不干了,不行,发。等丈夫回来,我故意问他我今天还去吗?他说,该干啥干啥,不能停。我笑了。

早上出去,发现街上警车比以往多。当我来到一条必经路口时,远远就看见路口停了一辆警车。当时我想,它怎么能知道我干什么呢?这不是假相吗?发正念,发着正念快到它跟前时,警车开走了。再往前走,看见国道上面的电缆线上挂着同修昨晚上挂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我当时泪流满面心里说:同修,我看见了你挂的条幅,放心吧,谢谢你。当我发完神韵光盘回家时还在。

发神韵光盘的故事太多了。有一个开三轮卡车等活的司机,拿神韵光盘回家没有机子放,他就找到大队的队长要在大队放。队长说:这是法轮功的,不能在这放,去我家看。他在队长家看完了神韵晚会。又见到我时说:真好看,都是歌舞,没什么呀。我说:对呀,就是歌舞,好看吧?他说好看。我说那就把你的党团队退了吧。我又给他讲了讲法轮功真相。他说,我就是个少先队,退吧。我给他起了个化名,他高兴的说“好”。

后来我一去他们那,他就让那些没三退的人快退,让我给他们发真相资料。其中有一个和他一起等活的司机,我给他退了,这个司机说:这件事办好了你得通知我一声。我说有退党证书你要吗?他说要。等我拿着退党证书后找不到那个司机,就把证书给了这个人,让他转给那人。他拿着证书很是羡慕。我说,我记不清你的密码了,没法给你开证书了。他也表示很遗憾。后来因丈夫被迫害,我暂时停发了神韵光盘。到去年,我才又和一个从新走回来的同修结伴,开始去剩下的村子发。真的是师父都给铺垫好了,只要我们用纯净的心去做,一切都很顺利。因为众生真的在等我们去救。

三、资料点的神话

1、只要想做,一学就会

丈夫被迫害前,我只会用刻录塔刻光盘。电脑也只会上网看明慧文章。丈夫不让我动打印机。开始我们是在家里做资料,后来丈夫被骚扰了几次,为了安全,我们就租了一个平房小院,专门做资料。设备从一台打印机、到两台、三台打印机。买了两台刻录塔,一台塑封机,一台打卡机。

丈夫被迫害后,我想,救人不能没有资料,我一切从头学。学会了上天地行网站,学会了下载文件、视频,做系统光盘,做母盘。只要想做,一学就会。我的文化不高,不懂英语,也没人教,怎么能这么快就学会了?我只觉的很神奇。跟同修交流后,明白了,这是师父帮我做的。我救人心切,师父给我开智开慧了。谢谢师父!

我虽然能做资料了,但打印机经常出问题,我也不会向内找,就请外地技术同修帮忙。该同修在危险的环境中,多次来帮我这个新学员。不仅解决技术问题,而且让我知道做事中也有修炼。

机器出问题首先要静下心学法向内找。心性提高上来,机器也就正常工作了。

去年这位外地技术同修也遭到了迫害,断了联系。我就按照天地行网站教的,自己摸索着自己修。两台打印机一直用到年底。

2、资料点小屋寒冬时温暖如春

资料点那个小屋,冬天没有炉子,非常冷。前年冬天是最冷的。那年冬天,屋里水管的冰柱有一尺长,水管全部冻住。可是,我在里面做资料,所有机器正常运转。我在干活时也根本没有感觉到冷。屋里温度非常舒服。有一天,干完活回家,一出门拿钥匙锁门,冰冷的门把手把手都粘住了。手立马拿不住钥匙。嘴上还说:外面真冷。什么也没想,就回家了。第二天还是这样,当我锁外面的院门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师父在帮我。我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我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太笨了,悟性太差。”没有师父,这屋里、屋外应该都是一个温度,零下十几度,而我的打印机墨水不冻,所有机器都正常运转。屋里温暖如春,从来没感觉到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更要做好我该做的事。

四、有漏才被迫害

1、求师父

我一直是自己出去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去年冬天有位年轻的同修开始与我搭伴讲真相。我有时有事没去,她单独出去,天天都有“三退”名单。我就起了妒嫉心。我也单独出去。每天发四、五十本真相小年历,三天讲退五十多人,让同修看名单,还说名单不用撕掉,世人看见这么多人都退了,就会放心退出。显示心、欢喜心、攀比心都出来了,我还没觉察。

第四天,我俩又想去发年历,同修下楼后发现忘带钥匙了,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个情况。我就想,是否今天不能出去了,有危险?可是得找她丈夫拿钥匙才能回家。我俩就说,今天只发,不讲。(现在悟到这一念不对,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一上街,我们什么杂念都没了,发完年历就劝三退。后来注意到有一辆巡警车离我们不远处慢慢开着,也没在意,继续给路边人讲。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在我的摩托车前边。下来俩(穿便衣)年轻人说:有人举报你,跟了你一会儿了。我立即给他们讲: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参与了要遭报应。心里求师父。他俩不听,逼着我俩上车。我就在车里给他们讲真相,同修发正念。

到了巡警支队,警察把我俩分开了。这时我想起师父告诉的,“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3]。“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4]我还是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我也讲。

没人时,我想:师父,我现在心里很乱,发正念静不下心,向内找,也找不到问题。我只知道不配合,走哪儿都讲真相,走哪儿“法轮大法好”的场就布到哪。我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翻我包时,发现一张缴费单。小警察说:有这个条子就能知道她住哪。我马上意识到我的漏在哪里了。利益之心使我没把资料点的水电费缴费单撕掉,一直在小钱包里放着,清理了几次钱包都没发现。又想起那小屋从七月份就开始漏雨,屋顶都透光了,家里的暖气也漏水。我还不知道向内找。我立刻求师父:师父,我错了,我有漏,但也不能让他们破坏资料点,请师父下个罩吧。就这样我一直认错,求师父。我只能把一切交给师父,由师父安排了。当国保大队的人来时,他们把其他东西都拿走了,却把收费单给了我。趁他们不注意时我把收费单吃了。谢谢师父保护了资料点!

晚上,这些小警察回不了家,给家里打电话,我就在旁边对着他们的电话大声说:你的家人在迫害法轮功这会遭报应的,法轮功是佛法。

2、我谁都不害

晚上九点多,国保大队的人来了,问我资料是哪里来的。我说: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不会说假话,所以不能说,说了对你们不好,会害了你们。他们就说:求求你了,害害我们吧。告诉我们谁给你的资料。我说:我不能害你们,也不能害我自己,我谁都不能害。我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佛法,讲迫害法轮功的警察遭报应的例子,讲自焚伪案,两个小警察不听、不信。

十点多他们去抄我家,国保的一个恶警,在那玩我的MP3,他一打开就听见师父的声音“显示心”,我一听就明白了我是因为显示心招来了魔,两遍“显示心”。他又按了一下键,就变成“欢喜心”了。师父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会向内找,用这个办法点化我。谢谢师父。我找到了因为利益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攀比心招来了魔,害了举报我的人,也害了这些小警察。去抄我家的人空手而归,什么也没抄到。

3、不配合邪恶

他们要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怎么也照不到。我说,你们不要照,相机会坏的,他们不信。可就是照不到。后来果然换了一台相机,还要照。国保那个恶警和一个小警察抓住我要强给我照像,我的头都快碰到地面了。我当时还想,我胳膊怎么不疼呢?两天后洗澡时发现我的胳膊上让他们掐的紫手印,才悟到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最后还是没有照成像。

半夜二点多,恶警要带我去医院检查,然后送我去看守所,定了拘留十五天。我说我没病,不去医院。恶警还说是不是怕活摘器官,我说是。他们硬把我拉到医院。我见人就讲,他们在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谁参与迫害谁要遭报应的。对开药的病人家属,各个科室的工作人员都讲。正好一个刑警队的警察送一个传销的人也体检。那个警察说:你说的全都对,法轮功是好人,在受迫害。我说:你要远离,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会遭报应的。他说:我就躲着,不参与。那两个小警察听着这个老警察的话都不吭声。因不配合,他们有的项目就弄虚作假。从医院出来后就走错了路,后来到了看守所。国保队长不让我下车,让在车里等着。可能是办手续,过了好一会,小警察就叫我下车,往办公室走。刚進屋,国保队长就赶紧说,这屋里冷,你们上车里等。我们又回到车里等。又过了好一会,国保队长回到车里一声不吭。开车就往回返。

我就说:人家不要吧,都知道了不能迫害法轮功,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一车人都不吭气,路过我家时,我说送我回家,警察说先回队里住一晚上,明天再说。回到巡警队,国保队长告诉小警察给她拿床被子,大家都休息。小警察说别人都在外面冻一晚上,你好,还给你拿床被子。我说这你就知道了吧。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好人,与他们不一样。

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也睡不着,我就在那炼功。早上两个小警察还向国保报告说我炼功,他们说:“让她炼吧。”一上午国保的一个恶警在那胡说八道,我就发正念,灭他背后的邪恶。我发正念,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不听他胡说。到十一点多,我的家人去了,说给我担保了,让我回家。我一听就说,谁让你们签了什么,我不回。吓得国保警察,赶紧说:回吧,回吧。我要回我的电摩,骑着回家了,到家正好十二点,发正念。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后来跟同修交流,我认识到,因为心性有漏才会遭迫害。“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 [5]

五、为了整体,甘当串珍珠的线

二零一零年我地遭严重迫害,协调人也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丈夫主动担起协调的任务,半年后丈夫在发《九评》等资料时,也被举报迫害。因我退休在家,在同修的帮助下也担起这个责任。我们认识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重要,我就跑跑腿,把知道的同修都联系起来,让大家坚定正念,不要受邪恶干扰。

由老同修提供的一些带修不修的老学员,我一个一个到家里去,送师父的新讲法、明慧周刊,和他们一起学法,互相交流,有时觉的自己沟通不好的,就请其他老同修一块去。有个同修不但自己走回来,而且带动家人也走入了修炼。有个同修从监狱回来时,有传言他已经“转化”等等,我不怕就去看望他,该同修立刻溶入整体中,使邪恶间隔同修的阴谋没有得逞。在同修的建议下,我们成功的开了一次法会,成立了学法小组。师父的新讲法,明慧周刊都能及时的送给同修学习。真相资料,真相币,也按时提供。

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大家提高很快,明确了三件事都要做好。一些同修,原来不重视发正念。法会就重点学习了师父的有关讲法,下载明慧周刊有关发正念的小册子,把本地发正念的内容打印出来发出去,不仅使同修能抓紧了,而且有了整体配合的概念。在我被绑架时,晚上两点回去的年轻同修,第二天一早冒着危险,几处去通知大家。知情的同修们都主动行动起来。有人通知全体同修发正念,有人去找国保大队长讲真相。有人准备同家属一起去要人。体现了整体配合的威力。并且通过这次整体行动,大家明确了对任何当事的同修,都不能埋怨,不能仅仅是担心,更不能加强怕心。而是给同修发正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6],大法弟子有漏会在法中归正,决不许邪恶迫害。

今年我们开了两次法会,第二次法会的内容是向内找。同修们都有提高,法会上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师父的法身,屋里上部有一圈师父的法身。最上面屋顶上有一个大法轮旋转。有位同修说我:你就是一根线,把我们这些珍珠都穿起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师父说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7]为了大法的整体,为了同修,我甘愿当串珍珠的线。

六、在做三件事中修炼

我是个新学员,進入修炼晚,因为悟性差,学法少,又什么特殊感觉都没有,仅仅知道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人类有灾难了,法轮功在救人。在丈夫的带动下,一开始就出去救人,还不明白怎么去修炼,就觉的救人是自己应该做的。也没什么怕不怕的心,通过系统的学法,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做三件事,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什么。

在我修炼两个月左右,丈夫被骚扰拘留一夜,我在派出所不敢跟警察说话,半夜噩梦惊叫声惊动了邻居。随着不断学法,我逐渐从法理上提高,也没停止做三件事。当丈夫被迫害时我刚修炼一年半,我都记不准师父的原话,就想师父告诉过,哪里出问题就去哪里讲真相。第二天我就去警察那儿要人,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丈夫的变化,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迫害法轮功会遭到报应。刚進县委大门还有点害怕,马上想起“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1],就觉的有天兵天将保护,我背着《洪吟二》中的〈怕啥〉,怕心没了,我见人就讲,从门卫到办公室不管有几个人,不管是小警察还是各级头头,公检法县委大楼,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信访办,国保大队,看守所,有人的地方都讲,在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大门口给行人讲,劝三退。几个月上班时间天天去,后来他们要非法开庭,我把我的辩护词就送到所有有关部门,这段时间我讲退将近1000 人,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从没恶人干扰我。

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说,师父讲了“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5]。他说我很纯,我心里只想救人,对警察也是慈悲纯净的心,没想家人是否出来,这就是正念,所以师父看护着我,邪恶不敢动。这样我理解和体会到,什么是正念,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不要打折扣。所以当恶警绑架我后,我就按照师父的话做,来了就没打算回去,就是讲真相救人,不配合,一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场就打到哪,坦荡荡走在师父的正法路上,在我闯出来后有人就说,二十天内别出来,在家好好学法。但我觉的不对劲,三天没过就给一位同修联系,见面后同修说,堂堂正正出来为什么?继续救人呢!我说对啊,不出来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跟同修也发生过一些矛盾,个别同修说我不注意安全,因为我都是当面发真相,公共场所也讲三退,有的说我,就你说的都对,你想指挥别人,想当官等等,我也知道向内找,开始时找来找去,都是对方的错,致使矛盾激化。同修们交流,同修说关键是你,你找对了你放下了,她就没事了。我反复背诵,“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8]。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果真如此,我俩和好如初。我多跑跑腿,老年同修们心疼我累,但我没感觉,反而觉的我从同修身上学到很多好的,也发现自己的执着,从而提高上来,真是一种偏得。

现在我也好象学会向内找了。有些不正当念头刚出来,马上能觉察灭掉它。有一次有位同修说,我觉的某某就是咱们的辅导员,我心里冒出来,不是我在跑吗,这念一闪,我立刻知道这是妒忌心,求名的心,不对。并在见到某某同修时曝光给她。彻底灭掉了这个不好的心。

我感谢师父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感谢同修给了我修炼提高的机会,感谢同修鼓励我、帮我完成了这篇稿件。现在我与同修们约定,看到对方的错要立刻指出,大家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与精進的同修比我还很差,因悟性差学法少,做事心强,不会修自己,也不知道爱惜法器,致使打印机总出故障,今后我要更抓紧学法,向内找,洗净自己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