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寿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重庆市长寿区土地肥沃,景色宜人,民风淳朴,因长寿的人较多而得名。

九九年七月之前,法轮大法在长寿洪传,全区有三千多人修炼法轮功,这些法轮功学员,在生活中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利用业余时间修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和看法轮功的各种书籍,他们身体健康,道德高尚,遇事找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成为世风日下社会中的一股清流。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长寿区政法委、“610办公室”(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操控公、检、法、司执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包括绑架、劳教、判刑、关押、酷刑折磨,药物摧残、抄家、洗脑、骚扰、监控、跟踪、罚款和开除工职等。

长寿各乡镇街道开办各种洗脑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重庆市各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邪恶的“610”洗脑班成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在这些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致伤、致残、致死、药物摧残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或被活活虐杀。

特别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任职的四年期间,长寿区成为迫害的重灾地区之一。

我们搜集整理了13年来中共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量事实,初步统计,长寿区13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16人;失踪4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0人(26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60人(81人次),67余人被抄家、关押、罚款、强制洗脑、解除劳动合同等。以上数据,这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因在残酷迫害中,还有很多同修遭受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

迫害发生之后,长寿地区众多的修炼人经过了13年残酷迫害经历,凡是修炼的家庭及个人,几乎是家家有血泪,人人有心酸。中共邪党对长寿区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冤情似海。

(一)长寿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16人,失踪4人

1、彭春容,女,32岁,长寿区渡舟镇人,2004年2月19日彭春容在大街上碰到一个熟人。那人问她:你身体那么好,你以前那么多病怎么好的?彭春容回答说:这几年我炼法轮功就好了。就在彭春容给那人讲法轮功真相时,旁边有人听到说她是炼法轮功的人,就去派出所(镇政府)举报。

渡舟镇党委书记黄正桥、镇长唐贤明二人和派出所恶警把彭春容绑架到渡舟镇政府,在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又去抄了她的家。抄家的人还偷偷拿走了彭春容卖猪的1000多元钱。

渡舟镇派出所恶警又把彭春容绑架到区610办的洗脑班,遭受残酷迫害,生命垂危,区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就将她送回渡舟镇政府。

当送派出所不接收的情况下,副镇长程义私设公堂,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彭春容。

4月9日,镇政府通知彭春容家村支部书记和家属领人,当村支部书记和家属到镇政府接人时,镇长、书记要他们交一万元才能放人。而彭春容家只有8岁孩子和一个残疾的哥哥和丈夫,经济拮据,没有钱,他们只好回去。4月11日凌晨竟在镇派出所旁的法庭内把彭春容迫害致死。

乡邻惊闻噩耗,渡舟镇开发区、李家湾及附近群众几千人自发到镇政府门前评理长达3日之久,严厉指责镇政府草菅人命,本村人都说彭春容为人诚恳厚道,同村外出打工人员家务事都委托她料理,周围的群众皆赞扬彭是一个善良之人。不法官吏欺骗民众,镇政府对外声称彭春容是上吊自杀,也不让家属见面,甚至连她的女儿和所在学校老师同学要前来看望都被镇政府禁止。

亲人要求亲验尸体,区610人员和程义、黄正桥、唐贤明等予以拒绝,并不顾家属要求法医鉴定,强行火化。其丈夫被恐吓得不敢向外说半句关于妻子的事。

渡舟镇政府及派出所的恶行在国内外曝光后,不断接到各地的谴责电话和信件,他们非常害怕,认为是渡舟的法轮功学员揭露了他们,开展了更疯狂的行恶。

2、张素芳,女,重庆市长寿区葛兰镇清风村农民。2000年,张素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张素芳经常被捆住手脚在太阳下暴晒, 恶警还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对她进行毒打。长期被恶警上铐、打骂,折磨得精神恍惚、小便失禁,长期一人被关在劳教所舍房,被包夹的吸毒劳教人员用板凳敲头、用手倒拐猛击打背部、用脚踢全身。在劳教所的大部份时间,她都是被铐上的,睡觉也不例外。

恶警为了避人耳目,不断的换包夹的吸毒劳教人员,而且换的人大都是在劳教所里心狠手辣出名的。那些包夹的吸毒劳教人员每天的任务就是毒打折磨张素芳。直到恶警怕出人命才让她的家人将她接回,回到家中一周就含冤去世。

3、刘淑美,女,62岁,川维厂,2005年被非法关押,在迫害中,被警察设置的家庭监狱迫害、让其丈夫在家监控,一个月后去世。

4、殷淑琴,女,72岁,重庆铁合金厂退休职工,2000年被非法关押长寿区看守所关押期勒索人民币5000元。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回家后经常被骚扰、恐吓、于2011年去世。

5、郑友梅,女,62岁,川维厂退休职工,家住成都市中央花园小区。99年12月进京上访被劳教一年半。郑友梅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又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2008年11月2日被迫害致死。

6、余光和,男,74岁,长寿区医药公司退休职工,多次遭邪恶跟踪、威吓,洗脑班迫害于2010年去世。

7、余祥美,女,35岁左右,重庆市长寿区大法弟子。99年10月在北京上访时被抓,在重庆驻京办事处非法在押待返期间,为了继续上访被迫从六楼跳出而不幸死亡。

8、雷登才,男,川维厂职工,2006年11月28日被非法关押,在迫害中,被逼迫放弃大法修炼后死亡。

9、徐国清,男,74岁左右,重庆长寿区葛兰镇源淇村人。1998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他患有肺病、心脏病6─7年,长期住院,靠吃药维持生命。通过学法、炼功后不到一个月就痊愈了,在99年上半年还能下地干活、挑大粪、种庄稼。因邪党7月22日迫害宣传威胁,于99年7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去世。

10、余祥兰,女,长寿区人,2006年11月28日 被非法拘留,被迫害后去世。

11、余永华,70多岁,重庆长寿区葛兰燕洞村三组人,于97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在炼功前身体很多病,炼功9个月后各种疾病消失了,身体健康了。99年7.20恶党对大法的一场高压迫害下,加上她二儿子是村大队长在当地政府的高压下,大儿、大儿媳妇不准她炼功学法,余永华旧病复发,于是2002年腊月去世。

12、黄学明, 女 58岁,长寿区机械厂职工,多次遭邪恶跟踪、威吓,洗脑班,强迫写三书等迫害于2012年去世。

13、王炎, 女 39岁,长寿区人,被非法关押1个月,2010年被迫害去世。

14、陈玉华,女,52岁,长化总厂退休工人,被迫害于2007年去世。

15、陶春花,女,72岁,凤城镇余家湾居民,被非法关押1 个月,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等迫害2个月,于2011年去世。

16、魏如君,女 60岁左右,邻封镇沙石村人,2000年在同修家集体学法时,被双龙派出所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关押,后被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劳教2年,刑满后又被邻封镇派出所接回长寿区党校洗脑班继续迫害2年多,回家不到一年去世。

失踪4人:

1、王勇,男,28岁。石油局职工,长期遭受迫害、2006年前,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

2.周永华、73岁、重庆长寿区人,于6月9日在关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3、李莉,女,20多岁,长寿区人,在北京打工。2001年在北京被绑架后劫持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大约在2002年从劳教所回家后,在2003年8月左右从姨妈家出来后,突然失踪。在失踪前几天,还打电话告诉同修她弟弟结婚的好消息,到时邀请大家去参加她弟弟的婚礼。疑李莉的失踪与中共 “活体摘取器官”有关。因在劳教所都被全面体检过身体。

4、刘志明,男,39岁,焦家镇人,2005年9月被渡舟派出所抓捕后失踪。

(二)长寿区被非法判刑的20人(28人次)

1、程永和,男,37岁,家在长寿区石堰农村,自贡化工学院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四川省内江市上班。99年7月20以后,程永和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

1999年底——2002年底,程永和被非法关押进四川省德阳监狱劳改农场三年,遭受了酷刑迫害和精神摧残。

2002年底,程永和回到老家长寿区石堰镇证实大法时被抓,在长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迫害,腿被打断,后被送到垫江重庆市垫江东印监狱严管队三年劳改,继续遭受严酷迫害,农场恶警将程永和吊在门上不让吃饭,程永和腿断了不能跑步,垫江劳改农场恶警叫两名劳改人员押起专拖着他的断腿跑,如此折磨,导致程永和精神恍惚。

2006年7月27日在邻水县贴真相资料被邻水恶警绑架,判三年六个月刑送四川五马坪监狱迫害;2012年3月21日又被绑架,8月20日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南岸重庆监狱迫害。

2、黄正兰,女,50岁,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三组,农民,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曾十次被非法关押(包括在北京的三次),一次被判刑,两次被劳教,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两次被绑架到精神病院。

2000年,去北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送回长寿区关押;后法院非法判刑4年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黄正兰的丈夫在这期间因承受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于2002年2月与她离婚。

2005年,黄正兰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八颗镇610的陈小红、派出所的李志荣、马卫东、樊强、周三(小名)和村委会出动一帮人非法抄了她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大法真相资料以及4年非法判刑的判决书,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茅家山。回家后,村委会、镇政府、派出所经常去她家骚扰。

2007年9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黄正兰从地里干活回家还未进屋,就被村长车怀兵、八颗镇司法员代尚银等一伙人强行将她绑架送到重庆渝北区望乡台度假村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因拒绝共产邪党洗脑,同年10月6日,八颗镇武装部长操展跃、司法员代尚银、庞祖廉等一伙又强迫把她抬上车直接绑架到长寿区晏家精神病医院住院部迫害,还到长寿区渡舟镇菩提村二组威逼弟媳董志芳签字认可她有精神病。在医院不准她与人接触、说话、强迫她吃不明药物。

2009年1月22日,黄正兰在八颗镇发真相资料又被派出所的张乐(音)等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送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

2010年2月3日下午2点多钟,长寿区八颗镇主管政法书记(610头目)李金荣、庞祖廉、但某等人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将被释放的黄正兰接走,李对黄正兰说是接她回家,下午3点多钟却第二次把黄正兰强行绑架到长寿区晏家精神病医院住院部、非法关押在二病区(二楼)进行迫害11个月多。

黄正兰在看守所因为抗议非法的关押,被看守所所长张杰、指导员陈金明指使犯人、武警多次把她铐上骑马桩、刑床(死人床)、刑椅、铐上最小号土铐、脚镣、关特小号禁闭、强行野蛮插管灌食导致喉咙被插出血。

在劳教所因抗议邪恶的洗脑而被警察谭清月、胡小燕、陈小琴、赵媛媛等指使“包夹”长期的体罚她:第一次在茅家山被关在小黑屋里近半年,第二次在沙堡关黑屋70多天,强迫她站军蹲(每天18—22小时),其间经常遭“包夹”暴力殴打,踢下身伴随下流动作和不堪入耳的下流语言辱骂;强迫走鸭步、金鸡独立、蹲马步、长时间罚俯卧撑、下蹲、弹眼球、用鞋底击打头顶、抓起头发往墙上、地上撞、克扣饭菜、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等等以及无法诉说言表的邪恶;警察胡小燕指使七、八个“包夹”强行把她按在地上用牙刷撬开牙齿灌不明药物,导致头昏眼花心慌气短不能自控的怪叫,牙刷被拗断,喉咙、牙腔被撬出血,牙齿松动近两个月,除节假日外持续8个月不准她坐凳子。

2011年1月5日黄正兰从精神病院出来,当地各级政府又有人来骚扰,她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3、高云霞,女,50岁,原长寿区粮食国库粮油质量监督检测站、中心化验室负责人。她在十多年修炼“真善忍”的过程中曾四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一次绑架到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判刑。

高云霞在看守所里因为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被看守所所长张杰指使不懂医的武警、犯人等把她强行拖出看守所,在拘留所的办公室,有的按她的头,有的按她的身子,进行野蛮插管 “灌食”, 她的喉咙被插掉一块皮,当时声音就嘶哑了。灌完后将她铐上骑马桩,再换铐刑床(又叫死人床)。

高云霞在重庆女子监狱不“转化”、不配合恶警的一切非法要求,在一次犹大的“现身”说法大会上,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因此被转到重刑组严管。中队长张艳(音)指使“互监”采用最无人性的手段: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吃了饭不准洗碗(将碗放到床底下,那个时候经常看到老鼠到处乱窜),不准同其她犯人说话(除监控她的犯人外),更不能同法轮功学员说话等等,剥夺了她人生存的最基本权利接近两个月,遇到上级检查和有关人员参观,就将她锁在屋子里。

她不看诬蔑大法的书,恶警就让犯人强读给她听。警察还指使犯人骂最难听的话刺激她。后来警察准许她洗漱了,又指使“互监”把她的衣服收走,就剩下身上穿的一身,她只好将衣服洗完拧干就穿湿衣裤。

2001年12月13日长寿粮食国库法人邓刚健签发了解除高云霞的劳动合同。

2012年下半年,原长寿粮食加工厂现重庆长寿区商业贸易委员会的刘建英(2000年长寿区党校办洗脑班,她参与了迫害——帮教之一)还奉命带人去骚扰高云霞的儿子。

由于长时间在高压强制中被迫害,高云霞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回家后没有了经济收入、几乎没有了记忆、视力下降、反应迟钝、思维散乱、注意力无法集中,导致她无法维持婚姻和正常生活。她丈夫也实在难以抵挡“六一零”人员的骚扰和单位领导施加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背弃自己的妻子。

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人的人,却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这不就暴露出中共统治的邪吗?

4、吴素辉,女,57岁,长寿粮食储运站职工,长寿区人,2000年12月初去北京上访、12月17日被绑架回长寿看守所关押至2001年11月21日判刑四年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2004年12月16日回家。

2006年3月28日晚,长寿区恶警采用蹲坑守候、跟踪等、于当晚将吴淑辉强行绑架至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2007年9月27日回家。

2012年2月3日下午在大法弟子李春元家被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三月被非法劳教2年。

5、周碧均,女、40岁、长化厂职工。非法抄家1次、看守所关押2次、被单位解出劳动合同、罚款5000元。2000年到北京被非法判刑4年,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受迫害。2004年10月出狱。

6、张思玉,女 ,长寿人,川维厂退休职工,2000年被非法判刑4年,被重庆垫江东印监狱迫害。

7、赵志荣,男,川维厂职工,2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3年,在重庆垫江东印监狱遭迫害。

8、杨淑琼,女,长寿区,长化医院职工,2007年3月12日在关口发真相资料被恶徒绑架及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2007年7月11日判刑3年送永川女子监狱迫害。回家后又绑架到长寿巴乡谷洗脑法迫害过。

9、余秀容,女,58岁,凤城镇居民,两次被非法关押,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绑架回长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罚款5000元才放回家。2000年12月又去京上访、被绑架回长寿看守所关押近一年后于2001年11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永川监狱迫害。

2007年1月在长寿渡舟镇贴大法真相资料被人构陷绑架关押长寿看守所后再次非法判刑三年半送永川监狱迫害。

10、刘雪莲,女,58岁,二轻系统退休职工,2001年去北京上访 ,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后被长寿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受尽野蛮灌食、2001年10月被长寿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永川监狱迫害。回家后又被绑架到长寿党校洗脑班迫害二次。

11、程剑波,男,40多岁,渡舟农民,1999年10月进京上访遭绑架,在长寿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2000年7月因讲真相,8月15日遭绑架后送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实际被关13个月多。

2001年11月3日因讲真相,再次被捕,判刑3年送重庆垫江东印监狱迫害。

2005年6月30日,区公安分局杨树林、向全林,渡舟镇派出所车奎、袁碧波 等强行闯入家中,将其绑架,2005年7月被判刑4年6个月,在重庆垫江东印监狱受迫害。2012年2月10日上午11点左右在家又被绑架,三月非法劳教二年,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迫害。

12、黄泽勋,男 60多岁 ,渡舟个体医生,2000年11月被绑架到长寿看守所,遭毒打、谩骂、爬壁虎、头栽马桶、罚磕、戴死人镣子,关押10个月后被判刑年3年(缓刑四年监外执行),回渡舟后被恶警苏路伟罚款2000元,又被恶警车奎以脱管加刑一年,再后又严管一年,强行送到长寿党校洗脑班迫害,回家后电话监控、人员监控、蹲坑等,并在车奎和邱昌良勾结下不给上户口,连长寿公安局户籍科出具也不上户口,造成土地租用得不到800斤粮的补助费,如占地更得不到赔偿费,并抄家三次。

13、廖淑兰,女,60多岁,渡舟胜天村人,被非法关押4个月,劳教一年。2012年5月30日在但渡镇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半。

14、花淑芳,女,60多岁,渡舟人,于2008平5月29日在挑花公路边被挑花派出所恶警绑架送长寿三好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送重庆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三个月。2012年5月30日在但渡镇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半。

15、程华堂(程剑波的父亲),男,70岁左右,渡舟镇农民,1999年11月17日渡舟镇派出所恶警李证、黄志勇 将其绑架关押在渡舟派出所,敲诈勒索人民币1000元后放出。同年12月12日,程华堂在家中再次被黄志勇、苏路伟等绑架到长寿区看守所迫害。12月25日被非法逮捕,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刑一年。

16、程义全,男,川维厂职工,被非法判刑劳改二年。

17、白 俊 男,川维厂职工,重庆大学博士生,被非法判刑3年。

18、彭柏丁,男,(又名彭亮郑友梅儿子)2008年3月份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关押在广元市荣山监狱遭受迫害。

(三),被非法劳教的60人(81人次)

1、郭以安,长寿区渡舟镇人,被抄家2次,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 2009年9月6日晚9点下班回家路上被渡舟派出所恶警绑架、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2、孔繁会,女, 60多岁,长寿区农民,99年10月7日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月,被陆续敲诈现金共一万多元。2000年1月1日又独自一人上北京,被送茅家山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又被超期非法关押一年。

3、彭丽容,女,40多岁,长寿区太平人,约2001年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县洗脑班迫害一年多迫害、后非法劳教一年。2009年4月16日到长寿区邻封镇讲真相,被人构陷,遭邻封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二年。

4、张惠兰,女,60多岁,长寿电厂子弟校退休教师,被抄家、关押、洗脑、罚款5000元,非法劳教。现已被迫害精神失常。

5、曾凡清、女、64岁、长寿葛兰人。2009年7月8日、在家被石堰派出所绑架关押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

6、高云清,女,73岁,凤城镇居民,被非法劳教2年。

7、叶金华,女,67岁,煤建公司职工,被非法劳教2年,罚款5000元。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中午在长寿区新世纪超市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8、李春元,男,62岁,渡舟镇居民,医生、人大代表。99年上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2年。2012年2月3日在家被绑架,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

9、余训容,女,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加期半年。后在小泉宾馆被抓捕,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加期,共遭非法劳教4年多。

10、王勤,女,45岁,工商銀行职工,1999年11月、被长寿看守所关押并非法劳教二年。2009年4月16日,到长寿区邻封镇去讲真相被人构陷,被邻封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并非法劳教二年送重庆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11、向瑞乔,男,渡舟镇黄连村民。被非法抄家2次、2次被拘留,2005年4月5日在桥上写“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一年。

12、邹华兰,女,61岁,长寿农机公司退休职工。1999年7月后,邹华兰去京上访,被关押在长寿看守所,勒索现金5000元,1999年10月18日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10月26日回家,非法多关押8个月零9天。

2001年11月中旬,邹华兰又被强行送县党校所谓的“转化班”,因长寿司法局局长陈志和在课堂诬蔑大法,邹华兰当场揭穿谎言,被强行送长寿看守所迫害,并以扰乱课堂秩序、在看守所炼功为由非法劳教二年。

2006年8月25日晚十点半在家遭强行绑架,2006年9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看守所、劳教所,邹华兰拒绝所谓“转化”,遭各种折磨,每天被逼罚站17、8个小时达半月之久,四个吸毒犯轮班包夹监控,不让上厕所,24小时不准睡觉;军蹲、强行灌食、关黑屋、针刺等等迫害。夏天一个月不让洗澡,长期手铐在上铺床边缘罚站、左手被手铐铐致骨折,一个月都不能动;双脚肿大、化脓,两个脚掌全烂了,就剩脚背皮肤是好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12年9月7日又被重庆恶警绑架到石板坡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至2013年5月28日才回家。

13、颜昌玉,女,长寿区川江船厂职工,2003年8月29日在家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一年迫害。

14、张全民,男,50岁左右,渡舟汇桥村,2000年12月12日被绑架到长寿看守所迫害一月后被劳教一年半。2004年6月21日被恶警车魁等绑架到长寿看守所关押并非法劳教1年零9个月。

15、刘维忠,男,50岁,长寿狮子滩电厂职工,1999年11月在长寿看守所关押1个月,2002年1月3日被非法劳教2年。被开除工职。2010年7月27日上午9点30分左右被恶警绑架到重庆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16、左木惠,女,40多岁,2000~2001年11月被非法劳教。2002年1月再次被非法劳教。

17、黄松岭,女,2001年~2002年被非法劳教。

18、陈长秀,女,2001年~2003年被非法劳教。

19、陈忠荣,男,60多岁,渡舟三坪乡鲜花村农民,被关洗脑班1个月,非法劳教一年半。

20、冯平,女,47岁,长寿化工厂医院职工。1999年11月至2000年11月和2000年11月至2002年11月两次在重庆茅家山女教所遭迫害。2010年6月30日上午8点30分左右被四名女恶警绑架到重庆洗脑班一个月的迫害。

21、杨定产,男,50多岁,渡舟村5组村民,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1年。

22、高小波,男,40多岁,长寿汽车修理厂工人。被非法抄家、拘留60天,被非法劳教19个月。

23、余帮莲,女,40多岁,长寿第二中学老师。2005年3月被绑架,抄家抄走电脑一台,传真机一台等物品,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十个月。

24、王改芝,女,长寿区人,川维厂职工,2005年6月30日绑架到朱家镇派出所逼供。2005年8月2日,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十八个月。

25、赵洪秀,女,川维厂职工,2次被非法劳教二年。被解除劳动合同。

26、杨达群,女,川维厂退休职工,被非法劳教二年。

27、唐国琴,女,50多岁、川维厂职工。99年“7.20“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两年劳教迫害。被解除劳动合同。

28、王金书,女,川维厂退休职工,2001年11月13日,川维派出所所长刘其生将王金书绑架到川维宾馆洗脑班,17日送长寿看守所非法关押。12月21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29、黄中林,女,60多岁,川维厂职工,被非法关押二个月。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三年半。罚款5000元。

30、陈宗云,男,60多岁,渡舟(原太平乡)甘蔗村八组农民,99年后去京上访、被绑架回长寿区关押被劳教一年半。后又被县“610”关押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才回家,被抄家2次,2005年8.月21日、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恶警强行非法抄家并绑架、被劳教18个月。(2005.8.21-2007.7.22)

31、霍元莉,女,70岁左右,长寿进修校退休老师,被非法劳教2年。

32、张秀云,女,40岁左右,长寿区兰镇农民, 2005年6月30日被绑架,非法关押1个月后释放。2005年9月30日被非法劳教1年。

33、陈晓辉,女,重庆铁合金厂职工,被非法抄家2次,非法关押1年,又被劳教一年。

34、杨代友,2005年去綦江农村讲真相,遭恶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

35、黄淑华,女,60多岁,长寿区晏家镇居民,2001年11月初,在凤城镇贴真相资料,被凤山派出所余洪平等三个恶警绑架,同年非法劳教二年。2007年8月11日,在凤城镇发真相资料遭恶警绑架。九月十日非法判两年劳教,在涪陵劳教所恶警用钢笔尖扎手,用开水烫背、毒打等残酷迫害。

36、王敏,女,40多岁,凤城镇居民,被非法关押1个月,劳教一年(监外)

37、杨昌珍,女,长寿人,被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

38、陈重中,男、60多岁。长寿氦肥厂退休工人、2005年5月在长寿挑花讲真相被人诬告、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长寿看守所关押七天。2011年9月在长寿江南被绑架非法劳教1年。

39、刘志明,男,长寿区邻封人,2009年8月被绑架,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40、肖慧君,女,长寿区退休教师,2009年6月23在长寿江南被绑架、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41、郭云清,女,长寿区二轻系统退休职工,2010年2月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42、朱赞翠,女,长寿区川维厂退休医生,2010年2月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43. 陈定容,女,80岁,重棉七厂退休工人(警察刘兴利父母的同事),多次遭刘兴利谩骂威胁,被非法抄家、拘留1个月。2012年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

44、李小玲,女,长寿粮食储运站职工,被非法关押2个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3月余。2012年2月23日在金山街被恶警绑架,三月被判非法劳教二年。

45、李明芳,女,渡舟农民,发真相年历被向长生恶人构陷,2012年1月24遭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二年送重庆女教所迫害。

46,张莉,女,渡舟人,2012年3月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47、彭云芳(程剑波的母亲),女,渡舟人 ,2000年1月15日在渡舟村委洗脑班非法关押7天、后又在渡舟法庭洗脑班关押7天。2001年11月3日被绑架到拘留所关押9天、其孙彭遂6岁无人照管变成孤儿。04年6月7日又被恶警无理绑架到拘留所迫害15天才回家。2012年3月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48、李本然,男,渝通公司退休职工。2002年5月被劳教,因受迫害严重于2002年11月保外就医。2009年4月6日又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49、王亚君 , 被非法劳教3次,索取现金2000元,非法关押长寿看守所2次,长寿党校洗脑班迫害1次,双龙镇政府洗脑迫害1次。

50. 周云华, 2006年6月非法劳教1年半(监外)。

51. 张淑芳,女,60多岁,长寿狮子滩电厂退休职工,被非法抄家1次,非法劳教1年

52. 卢亚兰,女,川维医院退休职工,被非法劳教1年。

(四)被抄家、关押、罚款、强制洗脑的67人

1、徐凤容,女,葛兰村民,被非法关押45天后绑架到洗脑班洗脑。

2、蔡仲华,女,58岁,双龙村红岩村人,被非法关押2次。

3、周海剑,男,龙河村民,被非法关押30天。

4、张尚华,女,渡舟胜天村民,被非法关押60天后罚款5000元。

5、李本吉,男,被罚款5000元。

6、王茂生,男,被罚款5000元。

7、项素美,女,70多岁,长寿轻工局职工,被非法关押15天。罚款2次。

8、李素芳,女,70岁左右,渡舟村10组,被非法关押2次。

9、邓忠成,男,葛兰燕洞村村民,被非法关押1次。

10、刘春文,男,葛兰燕洞村村民,被非法关押45天。

11、李灵会,女,2001年12月坐火车到北京在石家庄被邪恶拦截送回长寿看守所迫害20天,又送到太平政府办洗脑班迫害3个月,罚款3500元才回家。

12、王善雨,男,长寿双龙中学教师,被非法关押后,下放到小学当勤杂工烧锅炉。

13、王秀兰,女,双龙乡居民,被非法关押1月。

14、陈志远,男,30岁,川维厂职工,被非法关押1个月。

15、郑越良,男,64岁,川维厂退休职工,被非法关押1个月。

16、赵雪梅,女,49岁,川维厂职工,被非法关押1个月。

17、刘庆,女,61岁,二轻系统退休职工,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3个月。

18、高扬,女,44岁,工人俱乐部职工,被非法关押2次、抄家2次、罚款200元,被凤城镇派人和车跟踪。

19、车国华,女,60多岁,被非法关押2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2月余。

20、张凤,女,30多岁,被非法关押1个月,绑架到洗脑班洗脑2个月。

21、王明惠,女,62岁,重庆铁合金厂退休工人,被非法关押1个月,绑架到洗脑班洗脑3个月。

22、熊军,40岁,被非法关押1个月,罚款10000元。

23、冉从菊,女,78岁,被非法抄家。

24、何友文,男,50岁,非法拘留15天。

25、李淑芳,女,罚款5000元。

26、王勇,男,渡舟村7组农民,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6个月。

27、张德容,女,渡舟汇桥村农民,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3个月。

28、蒋合清,男,渡舟胜天村农民,被非法关押1个月。

29、朋巢俊,男,60岁,渡舟三坪乡鲜花村农民,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1个月。

30、朱伯合,男,葛兰七安村村民,被非法关押1次。

31、罗淑华,女,天台乡秦安桥村民,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40多天。

32、陈明举,男,葛兰中学教师。被非法拘留7天。

33、王培生,男,罗围村民,被非法关押3月。

34、揭素兰,女,双龙中学,被非法关押1月。

35、余淑清,女,70岁,长寿二中退休教师。被非法抄家、拘留15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27天。

36、田治坤,男,70多岁,长寿区供销社退休干部(原长寿区供销社工会主席),被非法抄家、拘留后绑架洗脑班洗脑。

37、张本三,男,川维厂职工,被非法抄家、拘留一个月。

38、张继贺,男,川维厂职工,被非法抄家、拘留。

39、徐星明,男,葛兰中学教师,被非法抄家。

40、邱少华,女,新市乡村民,被非法抄家、拘留1个月后绑架到新市洗脑班洗脑4个月。

41、张清明,男,新市乡村民,被非法抄家、拘留1月后绑架到新市洗脑班洗脑4个月。

42、徐凤群,女,葛兰镇居民,被非法抄家1次。

43、何伯书,男,渡舟镇幸福花村村民,被抄家2次,看守所关押1个月。

44、袁伯寿,男,渡舟镇畜牧站退休工人,被抄家2次,看守所关押1个月。

45、张中明,男,凌丰镇人,被抄家2次,看守所关押1个月,绑架到区党校洗脑1个月。

46、魏洪召,女,凌丰镇人,被抄家2次,看守所关押1个月,绑架到区党校洗脑1年多。

47、罗素梅,女,双龙镇人,被抄家2次,看守所关押1个月,绑架到区党校洗脑迫害1年多。双龙镇政府洗脑班迫害1个月,索取现金2000元。

48、周中良,男,渡舟镇太平乡保丰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49、周淑华,女,渡舟镇太平乡胜利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50、韩小群,女,渡舟镇太平乡鲜花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迫害致使精神失常。

51、向福贤,女,渡舟镇太平乡鲜花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52、陈小琴,女,渡舟镇太平乡鲜花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53、罗素美,女,渡舟镇太平乡鲜花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54、柯福德,男,渡舟镇太平乡鲜花村村民,被太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洗脑。

55、车云清,女,渡舟镇渡舟村,被绑架区党校洗脑1个月。

56、杨汉英,女,长期被跟踪、监视迫害。

57、殷家清、被非法关押派出所。

58、祖华英,女,65岁,是石油企业退休职工陈沁忠的家属。2010年4月6日下午,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派出所,在长寿“610办公室”的指使下,在云台镇将老人绑架。当日下午即转送到长寿看守所关押迫害

59—62、向金玉、邓承恩、韩淑容、李本芳等被非法抄家。

63、杨淑英,女、长寿湖渔场子弟校退休教师、2001年去北京上访被抓,后被送往长寿区晏家精神医院,遭受药物注射,致使行动迟缓,如同木偶,遭受毒药的摧残……

64、秦文彬,男,川维厂职工,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流离失所。

65、曹志荣,男、邻水县人、2001年3月,被王道成一伙在长寿区绑架到长寿看守所逼供和严刑毒打,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重庆大坪医院抢救,再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才由曹志荣的亲人领回家。

66、赵志芬,川维厂职工,川维厂不法官员非法将她(他)们的劳动合同解除,不给他们基本生活费。

67、徐××,男 ,葛兰中心校退休教师被绑架到长寿渡舟巴乡谷洗脑班迫害一周。

注:以上人数是统一计算的,有的同修被非法劳教几次、又被非法判罚几次。所以看起来劳教和判罚的人数有所不和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