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迫害事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以下为个人体悟,意在与同修交流,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最近本地发生了全市成批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迫害发生五十多天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不足和迫害发生的根源,同时也要理清一下思路。

对迫害根源的思考

同时绑架这么多同修,说明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才造成了迫害的发生。通常都是少数几个人早就被盯上了,却自我为大,不肯清醒理智的对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给邪恶提供了更多类似学员的信息,给邪恶提供了对这些学员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想抓几个就抓几个的方便条件。

仔细想想什么东西能造成整体的间隔,其中很大一个因素就是互相之间的“看不起”和“不配合”。这两种强烈的观念和人心符合了哪一层的生命,哪一层的生命就起作用从而加强了这种观念,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既然迫害的根源是整体的间隔,那么解体迫害最有效的方式当然就是形成整体。

到底,什么叫形成整体?个人理解,其实就是一个放下自我去圆容的过程,原谅曾经的误会,谅解他人的错误。主动的询问别人是否需要帮助。这个时候我们真的不应该去回忆被迫害的同修有怎样的漏洞,哪里没有符合法,大法弟子都是具有大能量的生命,“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是一团黑色的物质,它就会强加到被迫害同修的空间场。我们应该正念加持被迫害同修,就算同修有漏也会在大法中归正,有师父在管,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们要放下旧观念,去加持同修,如果人人都给被迫害同修一个正念,继而互相配合营救同修、反迫害才是邪恶最害怕的。

大法弟子都是各个遥远天体的王和主,生命来源与生命特点都不相同。互相之间配合上最容易出现各持己见,争执不下。但是,我们都是为了共同的誓愿放弃了神的光环来到人间,只要能救了世人,放弃自己认为的好办法去圆容别人看似不完美的办法又有什么难的呢?真正起作用的不是谁的办法好,而是谁愿意放下自我。

基点

往往我们发正念时都在解体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这固然没错。但是仔细想想,我们的基点到底是什么?只为了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吗?其实,我们都是带着使命来的。邪恶每一次对我们的迫害都应该变成对大法的洪扬。我们可以通过这次迫害,大面积的讲真相,让当地世人充份了解真相,很多地区甚至做到户户有真相资料,没有落下当地一个世人,真的非常了不起。同时向公检法的世人大量的邮寄真相信。在时间不多的今天这是给众生难得的一次听真相的机会啊。师父讲过:“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严重,他们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会圆满与归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吗?”[2]。了解真相的人越多,邪恶能立足的环境就越少,纯正的能量场就在扩大,纯正的能量场本身也在解体这邪恶、解体迫害。

我一开始发正念的时候就是解体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后来解体操控世人对大法犯罪的邪恶,今天学完法发正念的时候突然想到最应该解体的是迫害公检法司的邪恶,应该正念加持这些人同化大法、善待大法弟子,解体迫害公检法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都是巨大宇宙的王作为代表来到人间,他跳入三界的那一刻是对正法充满信心、对大法弟子充满信心的。而且师父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的时间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每个人能存在世上也都是师父在延长着救人的时间。大法弟子不能浪费师父的慈悲与承受,要不放弃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公检法中的世人,他们转生这个职位也是在等着我们去救他。同时解体看守所内的恐怖环境,加持被迫害的同修正悟法理,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加持他们突破怕心搜救身边的有缘人,并且用强大的意念将他们神的一面叫醒。那种感觉非常震撼,力量巨大。我的整个头和立掌的手都能感受到巨大的能量穿过。然后不自觉的想起“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3]。

当无量慈悲涌上心头,面对那高高的公检法司办公大楼,瞬间感到在大楼的背后是无量无计数不清的生命在向我们跪拜祈求,他们哭诉着等待的久远与希望得度的悲切,那宏大的场面令人悲痛万分、心痛不已。那些生命都是公检法司人员所代表的体系众生,看着他们的主陷入邪恶的利用中他们想极力劝阻却又无能为力。哀嚎、绝望、恐惧都汇聚成了对大法弟子的殷切期望!每一个生命都向大法弟子伸出求救的双手。感受到这一切时,我心中没有了怨恨、没有了仇视,剩下的只有救度。

同修们,不要被警察的表象所迷惑,警察表现的再邪恶,也是背后的生命操纵的。解决了背后的邪恶,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对这些不明真相参与迫害的世人,我们要救度,不要仇恨。

谁主导

我们不要习惯性的看着邪恶给我们定的时间。比如,警察侦查三十天,批捕七天等等。我们不应该陷入邪恶安排的时间当中去,我们应该主导一切!我们说了算!如果在邪恶定的时间里努力,其实已经在他的圈圈里面了。一地区有这样一段故事,一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当地学员立刻发正念组织营救,但是,该同修在被宣布批捕后很多同修就失去了信心,认为营救没效果,然后做什么都显得消极。后来该同修被宣布非法判刑三年,就又有一部份同修失去信心了,再后来,同修之间互相指责、抱怨的声音此起彼伏。

但是,从营救开始就有一部份同修持之以恒的发正念等方式营救,无论表面结果多么坏,他们始终没有被带动。就在被迫害同修被警车送去劳教所路上时,没放弃的同修,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为该同修演化病业假相。果然,在看守所体检时,狱警气愤的大叫:“这人全身是病,全身上下没一个好地方。这人往我这里送不是害我们呢吗?!赶快拉走,我们不收。”于是该同修就在被非法宣判三年的当天被送回了家——原来,一切都是假相和考验,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也都摆放了自己的位置。有被坏结果带动而消极放弃的,有替邪恶宣传的,但是也有一部份大法弟子从开始到结束一路正念解体邪恶的。

事后,很多中途放弃的同修后悔不已,而持之以恒反迫害的同修更加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与作为一名大法徒的坚定。其实,一切都是大法弟子在主导,不要被假相带动、不要求结果,不要看效果。

对请律师的思考

师父告诉我们:“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1]。用法律来管常人中的事是没有问题的,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愿意站出来为我们发出正义的声音。但是随着正法的進程,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从一开始的只强调开庭后的无罪辩护,到现在的打控告。变被动为主动,变被告为原告。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同修产生了对律师的依赖。希望通过律师去达到如何如何的效果。无形当中把律师推到了主角的位置上。其实,真正的主角是大法弟子!律师的出现只不过是正法進程的安排,也是他们的使命,是为大法弟子做配角的。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主导。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完全依赖律师,往往适得其反。律师,只是我们整体当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但是绝对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真正决定事情发展的是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修好自己了没有,到底通过这件事救了多少众生,是否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

同时,律师的出现也符合表面世间的理,对律师行业也是一种救度。通过律师的介入,也会纠正世人头脑中认为修炼法轮功是违法行为的谬见,告知世人一切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才是违法的,这样非常有利于铸成全民反迫害的基础;对被迫害同修的家属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心支持,有利于家属明真相、配合当地同修共同反迫害。

另一方面,律师的介入对当地的司法系统也是非常大的震慑。因为很多公检法司的内部人员多年来形成了惯性的思维理念,认为“上级命令”就是“法律”。他们中有人到现在还机械的、麻木的误以为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是合法的。如果我们善用律师去向他们讲真相,可能救助于帮助他们退掉“合法的执法者”的伪装。实践证明,各地收到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很多警察、法官当得知律师介入后都显得恐惧,不敢对被绑架的同修乱来,甚至推迟或取消了开庭,减少了迫害。加上当地大法弟子针对迫害大量的全民讲真相,改善了当地恶劣的司法环境。

不要让更多的众生对大法犯罪

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当警察绑架同修那一刻,这个警察就算对大法犯了罪,他所代表的无量众生就将面临最可怕的下场;当看守所接收同修的那一刻,看守所的警察就算对大法犯了罪,他所代表的无量众生也将面临可怕下场;当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给同修下批捕令的那一刻,检察院就对大法犯了罪,那他所代表的无量众生又将何去何从?当家人看到同修被绑架而错误的仇恨大法而不是看清中共本性时,那同修的家人是不是陷入很深的危险境地?

如果我们还不清醒,将来走上了开庭的局面。其实,什么叫开庭?他们的意思是某某法院审判×××大法弟子的法庭,谁有资格审判大法弟子啊?那个法官和他的同事得造下多大的罪业啊!这一切都是旧势力毁人的伎俩。我们不能再让事态发展下去,每个同修都要精神起来共同解体迫害,每个人也需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如果当地同修人人都发出为众生的无私正念,也搜救了各自世界中的众生,相信,奇迹就在眼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