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好好炼,我咋不生气?”

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二零一零年大年过后,我去给同修老阚拜年,正遇老阚和老伴儿在家。闲谈中,老阚对我说:“也不知咋的,他(指老伴儿)天天跟我怄气,腔也不跟我答,只顾自己喝得醉醺醺的。”

老阚的老伴一听,接过话茬:“嘿,还咋了?”转头对我说:“妹妹,我盼你来,好长时间了,就是想和你说说,老阚她不好好修炼(大法)了。我家以前的日子,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福都是大法给的,你说,她不好好修炼了,这福还有吗?这不,我面临着被辞退,你说,我咋不生气?!”

接着,老阚的老伴打开了话匣子:“妹子,今天就和你唠叨唠叨。你说,我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老阚以前体弱多病,患有神经病、头晕、气管炎、腰腿痛、哮喘病,严重时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我被逼的学会了摊煎饼、做饭,那时是怀里揣着孩子摊煎饼。

你姐姐(指老阚)年轻时,长的如花似玉,压根就没看上我,因我不称她的心,从不给我个好脸色。她整天喝酒抽烟,见了酒,就没命的喝个醉,然后大哭大闹。那时,她一心想买毒药把我药死,以便眼不见心不烦,这还是她修了大法后和我说的。

三个女儿,大女儿六岁时,得了肝炎,打针吃药,好不容易治好了,又得了肾炎,治好了肾炎,却落下了个胃痛的毛病,从不敢吃凉东西,经常胃痛的大哭。两个双胞胎小女儿也经常感冒打针,我也患有阑尾炎。我虽会木匠,但三天两头在家照顾老婆孩子,不能出去挣钱。

因和我父母住一个院,她看我们一家,谁都不顺眼,故意找碴打仗,整天和父母吵闹,吓的我父母不敢進家门,见面就打骂。后来,她得了精神病。发作时,又哭又笑,并到邻居们家里要酒喝、要饭吃,搅得四邻不安。后来,族人看看实在不行了,只好给两个老人找地方帮忙盖了个小屋,搬出去住了。后来,她无意当中发现了我父母的小屋,老阚还点了火,想把他们烧死。

我一年到头挣的钱还不够老婆孩的医药费,真是过一天愁一天,真是不知道怎么过下去。那时日子难熬啊!亲朋好友家钱都借遍了,后来贷款给老阚治病,那时真是连包盐都买不起,连个牙膏也买不起啊!老阚身体弱,两个双胞胎女儿分给孩子姥姥养一个,老阚身体好一点了,就要回来看着。那时,我经常对老阚说:唉,看你这样子,不知还能活到四十岁吧,真是过一天够一天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老阚开始学法轮功,那么多年的病痛奇迹般的好了,也能干活了,种地和家务都能干了,没上过学不识字,却能读师父的大法书。老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亲自找到我父母赔礼道歉,告诉父母自己炼法轮功学好了,再也不和父母吵了。我父亲感动的流下了眼泪,说:“看样学了法轮功真变好了。”

她开始孝敬公婆,我妈逢人便夸她。说:“我儿媳妇这回是真好了,我也去学。”就这样,我妈妈也开始学法轮功了。婆媳一块炼功,我妈心脏病好多年了,三天两头去医院,家里从不断药,炼功后全好了,今年八十八岁了,自己赶集买菜,什么都行,人家都问:大娘,你七十几岁了?妈说我八十八岁了,人家说你怎么不像八十多岁的,妈说我炼法轮功炼的。

老阚身体变好了,我能外出挣钱了,她说从大法中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缘份,从此不再厌恶我,真变成了一位贤妻。我真幸福啊,对大法的感恩没法说啊!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我支持老阚修炼。镇政府人来勒索钱、绑架老阚,我就锁上大门,拿着木棍要和他们拼命。她发资料讲真相救人,我就护航。总之,只要她想做的大法的事,我全力支持,炼功的到我家来,我都象接天神似的,心里高兴自豪啊。我家的日子一天天火腾起来,我知道是大法赐予的。不管我在哪里打工都很顺利,干一样的活,赚的钱总是比别人多,邻居们谁家有事需要钱,就到我家借,三千、五千的,现在亲戚朋友们都欠我们的帐,多少年的都有。不管多少年,我们夫妻从不要帐。

前段时间因,老阚被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抓去,回来后,不好好看书、学法了,真是忘恩负义啊,她好好炼大法,我一顺百顺,她不好好炼大法,我工作就不顺,我咋不心烦?”

我冲着老阚笑了:“你多幸运啊,家人这么支持你修炼大法,赶紧精進吧。”

二零一二年,再次遇到老阚的丈夫,他自己已当了老板,带了六十多人干活,年底,发完了工资,还赚了很多钱,他高兴的说:“我做梦也没想到能赚这么多钱,这都是我支持妻子修炼大法得大福报了。”

年底,老阚的丈夫把工人们招集起来,到饭店订了几大桌菜请他们喝酒,还给工人们都发了红包,最多的五千元,最少的一千元。给女儿买了轿车,给老阚也买了一辆车,让老阚开着车救度众生方便,当年挣的钱在市里买套房子,绰绰有余。

二零一三年,老阚的丈夫生意更是火腾,真是福聚德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