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

  • 山西省孝义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

  • 重庆开县法轮功学员雷必富自述遭迫害经历

  • 河北沧州王秀琴被唐山劳教所酷刑折磨经历

  • 河北沧州青年戴建功被酷刑迫害经历

  • 云南七旬老人李瑞华遭冤狱迫害

  • 山西省孝义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

    山西省孝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政策,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不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闯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里骚扰,诱骗、威胁、恐吓,用株连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弄的单位和家人人心惶惶。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中午,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蒋宝莲正在家里做饭,孝义市国保大队一群人突然闯入他们家中,将他们夫妇二人连同送货司机(常人)(蒋宝莲开一小卖部)一起绑架,劫持到孝义市国保大队,并抢走车内装的桶装康师傅方便面一件、卫生纸一提。晚上放回蒋的丈夫和司机,并告知不许出门随时传唤。第二天又去抄了家,抢走了收音机一台,部份大法书籍。没过几天,他们又深更半夜的翻墙进入家中吓唬她的丈夫和儿子。后蒋宝莲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她曾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曹茜在北京弟弟家中照顾病重的公公,突然被山西孝义市国保大队和北京的恶警闯入家中,他们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绑架后直接送往北京丰台区看守所,第二天晚上又劫持到山西省孝义市看守所。恶警连夜撬门抄家;几天后再次撬门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曹茜被绑架十二天后,她的公公悲愤离世。出殡期间,曹茜要求再见公公最后一面,但都被丧尽天良的恶警们拒绝。在看守所,她多次被戴脚链手铐;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劳教所时因她身体不合格,两次拒收,“610”警察硬强行留下,并勒索家人五千元。在非法劳教期间,曹茜遭到各种折磨,不让睡觉,强行洗脑、坐板凳、站军姿、逼迫放弃修炼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上午,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张亚云在家被孝义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抄家,抢走电脑一台和全部大法书籍,并将张亚云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在劳教期间,张亚云受到不让睡觉,强行洗脑、坐板凳、站军姿、逼写“四书”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杜海珍刚刚从家里出来就被孝义国保大队在路上劫持。利诱威逼、大喊大叫,逼供大法真相资料的来历。并连夜抄家抢走电脑和所有大法书籍。杜海珍被非法劳教一年。家人遭恶警勒索大量的钱款。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天,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吴玉英被孝义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抄家,并抢走小灵通一部价值八百多元,至今未还。

    山西省孝义市法轮功学员白贤仁、樊建宏,经常遭国保大队警察闯到家中、单位恐吓、骚扰,被逼写保证、照相、要电话号码、要身份证号码等等,害的单位和家人提心吊胆,心有余悸,终日煌煌。

    山西省孝义市公安局:
    局长李运平13903582918(第一任,已调离)
    局长张宏 (已调离)
    国保大队队长侯飚13903584209(已调离)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王田龙13803483702
    国保大队警察:
    任秋栓13503583810
    白云瑞13191181658(已调离)
    张生元13835837081
    任翠清(女)


    重庆开县法轮功学员雷必富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是重庆开县法轮功学员雷必富。二零零一年七月,开县“610”恶警闯入我家,当时我从家的后门走脱,被迫离家出走三天。听家人说:开县临江派出所恶警去我家撬坏了我家门,非法把我家抄个天翻地覆,不分白天黑夜骚扰我家人。

    我被迫在外面漂泊八年,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回家。回家不到一个月,临江派出所恶警刘学锋带七八人警察,闯到我和我妻子做生意的临江镇农贸市场,当场把我按压在地,拳打脚踢,并用手铐把我和妻子铐起来,步行千米走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后,三、四个恶警关上门,轮番对我拳打脚踢,当时就把我的右腿打成骨折,妻子也被毒打。临江派出所还通知开县“610”恶警徐新学、张代成等去我家又一次非法抄家。后妻子被放回家,我被非法关押到开县看守所。

    期间我遭到看守所所长黄建国、谭建国逼供,逼签名,恶警教唆犯人张进波、唐桃、张全修辱骂、毒打我。也不让我医治被打断的腿。后开县检察院恶警任泽东、开县法院审判长朱宏梅合谋对我非法判刑三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二零零九年九月,我被劫持到重庆市渝都监狱。

    在渝都监狱七监区,潘中新、赵学福、王特三人把我的衣服全部扔了,强行换穿上狱衣。恶警刘学东、陈自发等找我问话,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强迫我要说师父的坏话,我不说,恶警就不让我睡觉,恶警和包夹都知道我的腿疼,强迫我走正步体罚,大冬天强迫我坐小凳不准动,强迫我看诋毁师父和大法的造假碟片。

    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同修王永明,因不“转化”,不配合邪恶,多次被恶警殴打,腿被打成骨折,被野蛮灌食,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被七监区非法关押的新同修何永明,因不“转化”,身体被迫害的变形,恶警教唆六个犯人折磨他,冬天不准他穿鞋,光着脚站在地上,穿一件单薄衣服,揪、抓他身体等等迫害。

    我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出狱回家。以上是我亲身经历和同修受迫害的见证。


    河北沧州王秀琴被唐山劳教所酷刑折磨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当人被疾病折磨苦不堪言时,如果有一种方法,使其无病一身轻,那任何人都不会放弃这个方法!老家是沧州东光县龙王李的王秀琴 ,自从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就是因为她坚持修炼使自己受益的法轮功,王秀琴被当局非法劳教一年。

    坚持修大法 被邪党劳教

    今年五十九岁的王秀琴女士,原来曾患有肾炎、鼻炎、神经衰弱,经常睡不着觉,感冒时一发烧就是四十度。自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没多长时间,浑身的病都好了!做生意也有精力了,全家人都为之高兴。乡邻们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谁能料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用谎言欺骗百姓,诬陷法轮功,迫害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九九年十月初,在沧州做生意的王秀琴,因修炼使她受益的法轮功,被东光县公安局时任政保股长姜万治绑架,非法关押于东光县看守所。

    王秀琴的家人找姜万治要人,姜万治张口就说:要五千元钱才能放人。姜万治在没得到钱的情况下,将王秀琴劳教一年,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转眼间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破坏。王秀琴的丈夫因压力过大而失眠、精神恍惚,致使生意无法经营;俩个十来岁的孩子因无人照顾而辍学;家中有病的老人忧心忡忡、落泪不止。

    遭劳教所酷刑:站军姿、野蛮灌食

    唐山开平劳教所的警察,为了逼迫王秀琴放弃修炼法轮功,经常不让她睡觉。恶警的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在害怕与神志不清醒时写不修炼的保证。有一次恶人实行车轮战,五昼夜不让王秀琴睡觉,且不让大小便。

    王秀琴因不放弃信仰,被警察逼迫“站军姿”一个小时。此酷刑是让人垂直站立,腿直、腰直、颈直、头直,一个小时下来年轻人都会头晕目眩。

    为了抵制警察的迫害,王秀琴长期绝食。劳教所的警察就以野蛮灌食的方式折磨她。王秀琴每天被警察、犯人插管、拔管(灌食用的橡胶管)灌食一次,灌的东西好似玉米粥,并在里面加很多盐水。灌食后胃里发烧、口干、舌燥。

    劳教所警察纵容犯人行恶,他们对拒绝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使用小勺子撬开嘴,并在喉咙处猛转,使法轮功学员的喉咙被绞烂。

    王秀琴在绝食期间,家人去探望,警察为了掩盖迫害真相不让接见。


    河北沧州青年戴建功被酷刑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沧州东光法轮功学员戴建功(男,今年三十二岁),因写法轮功真相标语,十二年前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折磨、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受尽折磨。

    一、被绑架、暴打、不让睡觉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党迫害法轮功高峰期,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 经济上截断 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更甚者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七月,才二十岁的戴建功只因在旅游点二郎岗处写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被十来个不明真相的社会流氓截住殴打,并把他构陷。几分钟后110巡警赶到,下来五六个十七八岁警察,他们十分邪恶,上来就将戴建功暴打一顿,随后把他劫持到县政保股。

    在公安局副政委王希杰的指使下,时任政保股股长宫敬温,警察郭锐、张福旺,还有王希杰的司机李长生等,对戴建功进行了刑讯逼供。李长生用直径三四公分粗的木棒,用尽全身的力气抽打戴建功的后背,四棒子打下来,他后背上留下了四道一尺长的血印。戴建功还被恶警扇几十个耳光。

    戴建功在被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还慈悲的对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而李长生等气焰嚣张,根本不听,二天二夜之后,把戴建功戴着脚镣劫持到交警队的一个封闭房间内,有六名警察继续用熬夜的方式,连续两昼夜不让他睡觉,折磨完后,关进东光看守所进行迫害。

    二、在冀东监狱遭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戴建功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二年。刚到监狱,他被留在了二支队,被狱政科长陈开非法高压审讯,因恶警没达到目的,直接把戴建功送到严管队小号内(一个一米多乘两米多的小房间)强行戴上手铐,强制让他保持站立姿势,两天一宿不让睡觉,有专门的犯人看守,上厕所都不允许随便去。原本健康的壮汉子被折磨的体质急剧下降。

    在恶徒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认识时,戴建功用自己修大法受益的事实,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因此狱政科长陈开责令中队长对他进行体罚,把戴建功调到扒盐小组,干最苦最累的活:下卤水池耙盐。天天淌着膝盖深的卤水拉着一百多斤的大铁耙,汗水将衣服湿透而穿不住,干的是牛马不如的苦役。冬天抬土包,两个人要抬几百斤重;零下二十度的天气赤手去铺砖埝,砖上都是不结冰的卤水,两手都是湿的,可想而知手会冻成什么样。

    二零零三年,恶警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对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转化”,戴建功拒绝转化,被恶警队长苏建东关小号四十多天,后来为了表示抗议,戴建功绝食六天,被送到四支队内的医院灌食,在鼻孔插一个软管子到胃里,两小时灌一次。后来由小号转回中队,又受犹大的攻击,而且用坐板的方式迫害,但他仍然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又被逼每天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保持一定的姿势,面壁十多天。

    戴建功于二零零四年出狱。


    云南七旬老人李瑞华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零年二月,年已七十高龄的云南省玉溪易门矿务局退休职工李瑞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原因却是她修炼法轮大法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李瑞华被折磨,一级高血压,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回家。

    李瑞华老人,云南省通海县人,家住昆明市曙光小区。修炼前的她,身体极度不好,因为结肠炎,三分之二的肠子都坏死,开刀切除。同时肺结核、肠胃差、吃不下饭、头晕,从四十多岁起,就饱受病痛的折磨。一九九八年,李瑞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就在师父法像面前说:“师父,我要修炼法轮功!”从那时候起,她就不吃药了。从此天天参加集体炼功、学法,没多久,一身的病都好了,从一九九八年到现在,没吃过一颗药。身体健康了,心情也愉快。

    然而在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李瑞华老人也遭到了骚扰、非法抄家、拘留、判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李瑞华的单位云南省玉门三矿保卫科的人就叫她到保卫科,交出大法书籍。

    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李瑞华在家里,昆明市新村派出所一个姓马的和其他七、八个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零九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之后,就将李瑞华带到新村派出所。第二天凌晨,恶警将李瑞华送到五华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月。

    之后,昆明市中级法院对她非法开庭。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2010)昆刑一初字第33号刑事判决书诬判她三年,审判长杨晓萍,代理审判员李兴虎、杨捷,书记员段云萍。

    面对非法判决,李瑞华不服,继续提起上诉,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云南省高级法院(2010)云高刑终字第664号刑事裁定书依然维持邪恶的原判,审判长李凤朝,代理审判员梵丽英、丁万虎,书记员李霞。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李瑞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被逼迫坐小板凳三个月,屁股百分之九十都坐烂了,还拉肚子。有一天,一大帮警察按住她,强迫她吃药,李瑞华不吃,警察就悄悄的将药放在她喝水的杯子里,骗她喝。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她被迫害的发高烧、心律高达每分钟一百四十多次。

    之后,李瑞华被送到监狱中心医院住院四、五天,检查出来一级高血压,在家属要求下,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从监狱保外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