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奇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

天赐奇雨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我是黑龙江省某农场大集体职工,我们家承包一百亩水稻地,水是自来水灌,我们那个灌区是两个承包户,我们那个灌区灌水排到最末了,要水很困难。97年那年天旱,插完秧苗水的流量很小,农场和农村人都知道,插完秧过不几天就要灭草、撒返青肥,需要上大量水。我们两个承包户轮流灌,我们家和另一承包户商量:咱们两家就不分地多地少,一家灌两天成吗?他们家都同意。他们家五十亩地,我们家一百亩,因为水的流量小,一天能灌十亩地左右,他们家先灌两天。

轮到我们家灌时,灌第一天没灌上几亩地,我想我家地势高不好上水,他们家地势低好上水,第二天灌到中午,还是没灌上几亩地。我想我家田埂是否漏水,我就顺田埂找,发现那一承包户在我们家田埂挖一个大口,把我们家水稻地的水放到他们家的水稻田里去。当时心里就不平衡,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们家地比他们家多一倍,一家灌两天,对他们家都够照顾了,还偷我们家的水。

走到地头,心想:我是炼功人,不和他们一样,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去做,不要闹的两家关系不好。“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1] ,我心中又上下翻腾,这样我家啥时候才能撒灭草药和返青肥,草灭不住,草可能就把稻苗给吃了,那么这一年就得多投资,多干好多活,收成要减产,那今年不就完了吗?又想我是炼功人,“要守心性,不可妄为”[1]。晚上睡觉做个梦: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到年底收成不比别人少。”醒来后想:这一定师父点化:“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隔离一天轮到他们家灌水,我到灌水渠坝边拿柴禾准备做饭,那承包户家媳妇从200多米远的路跑过来,边跑边骂,她以为我也象他们家那样偷放水去了,越骂越厉害,越骂越难听。当时我没动心,我守住一念:我是炼功人。拿了柴禾,转身就走。在灌水渠坝边还有别人要水灌地(他是东边灌水渠),他说:你骂谁呀!谁也没动你,她(指的我)要跟你一样,那不得打起来吗?

那几天他们家看到我们家的人,那简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可我还是主动和他们夫妻俩说话、打招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就这样到了七月份,还是没下雨,水是更紧张,上游水稻地的人为要水天天有打架,我们在下游就更别提了,我把心放下,顺其自然,我家人有两天没下地。就在我们没下地的那两天,我们家水稻地下了一场大雨,周围都没下雨,我们家地的东边是一条三、四米宽的大灌水渠,灌水渠东边田间公路,田间公路零星下一点,连地面都没湿透。我们两个承包户地挨地,中间隔一条大灌水渠,他们家地也没担上,可他们俩口在水稻地亲眼看见下这场雨的,他们就跟别人讲:怪了,雨就在他们家地(包括3、4亩旱地)下。

到了八月初,又在我们家地下了一场大雨,别的水稻户问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们(她们)说:我是炼功人,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看着。那年水稻获得大丰收。我们那个灌区的那一家水稻承包户,转过年来,也跟我们和好了,关系溶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洗脑班主任对政法委书记说“得法了”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共恶党要开十六大前两天,我和我家老伴又被绑架到管局洗脑班迫害、关押五十多天,当时洗脑班非法关押有八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不听邪恶洗脑,除了炼功、背法、发正念、就讲真相。洗脑班解体那天,别的农场头一、两天就把当地法轮功学员接走了,就我们农场不来接。

当农场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居民委人员来接我们时,洗脑班主任告诉他们说:他们(指我们)在这里表现挺好,我都得法了,《转法轮》这本书我都看了八遍了。政法委书记拍我肩膀说:老太太,回家好好炼功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改变你的信仰,你也不要改变我思想。

洗脑班设在好象是一个大酒店,酒店经理问我:老太太还来不来啦?我笑着对她说:肯定不来了。这是第一个洗脑班,也是最后一个,绝对不会再有。管局政法委书记、“610”的头头们、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共十人站成一排送我们上车,洗脑班彻底解体。

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佛法,修炼不到三个月时间,常年折磨我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我家老伴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到九七年年底稻子收割完了,他也翻大法书看,他一看书就说:这是高德大法。从此他也走上修炼之路。我儿子亲眼看到我们修炼前后的变化,虽没走進修炼,但相信大法,支持我们修炼。

二零零零年進京证实大法好,在天安门金水桥被警察绑架,被劫回当地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我给农场某科长讲真相,这位科长说:你们進京去闹事,农场撤销你们的一切待遇,没有工资了,我看你们吃什么喝什么?我对这位科长说:我们是中国公民,受到不合法的迫害,去北京反映老百姓的心愿,是公民应有权利。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社会,对家庭都是百利无一害,祛病健身有特效,我以前身体你也可能知道,有病乱投医,90年11月30日晚造成药物中毒,送医院抢救,被医院值班医生拒之门外,差点送命。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我真是脱胎换骨,身体健康了,精神也好了。没有好身体,吃不進、喝不進,钱再多有什么用?我希望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我看着你,没有钱了你嘴还硬不硬。可惜这位科长固执愚见,于二零零三年患不治之症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