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用“高科技”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四岁,没什么文化,但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讲真相的智慧和坚定的正念,我也用各种形式多救人。

从二零零四年,我开始做真相资料和光盘,我由于没文化,又从没摸过电脑这“高科技”,什么都不会,真是好难哪!懂技术的同修来帮我,那个鼠标在我手里一点不听话,我想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再难我也要学会。后来,真的学会了做各种小册子和光盘,后来又学会了做《九评共产党》。

1、医生判“死刑” 师父救我命

修炼大法以前,我全身上下都是病,没一处是好的。治这个病,对那个病有副作用,治那个病又影响这个病,住院、吃药不管用,打针又有不良反应。一九九六年四月,医生对我女儿说:没法治好了,回去准备后事吧。

回家后,我想吃药打针不管用,我也不能在家等死啊,就对女儿说:“中西医都治不好了,你去找找哪有练气功的,我想学气功。”女儿听熟人说有一种法轮功正在放录像呢。第二天一早,我一个人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去找,没有找到;光是练其它气功的。

后来,听说晚上在学校礼堂放录像,四月二十一日晚上六点多,我一个人就去了,结果,那里正在放师父讲法录像〈第四讲〉,每放完一讲,辅导员都组织大家切磋,很多同修都谈到自从学炼了法轮功以后,所有的病不吃药也全都好了,而我前三天,还是边炼功边吃药,到第四天,我下决心也不吃药,看看怎么样?结果第五天里,感到身体很舒服,心里也轻松了。

我在县城学法炼功十三天,基本动作都学会了,我就回家,通过学法炼功,折磨我多年的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从学法炼功第五天起到现在十六年多,我再没吃过一粒药; 也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十七年来,无论是消业,还是更大的魔难,我时刻想到师父就在身边,是师父和他传的高德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

2、洪法与证实大法

我通过炼功,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以后,我就出去洪法,讲炼法轮功的神奇。别人看到我被医生判了死刑准备后事的人都炼好了,当地也有好几个人也走入修炼。我们几个同修就在市场组织办师父的讲法录像班,当时有很多人看完了讲法录像。到十月份天气冷了,外面不能学了,我就与家人商量在我家的三层楼上加盖一层,专门供大法同修学法炼功,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为止。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半夜恶人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的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都抄走了,并把我非法带到派出所审问到天亮,才让回家。

九月十三日,我一个人到北京去,想用自己的切身体会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到北京四天,也没找到上访的门路,连天安门广场也進不去了。第五天返回来,刚到儿子家,就不得了啦!儿子一会说要报警啊,一会说要把我交到哪里啊,真是天翻地覆啊!

我默默的忍着,静静的听着,最后我等他们说完了,就善意的给他们讲:做人要讲良心,我的命是修大法后,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当大法和大法师父遭诽谤和诬蔑时,我不去为大法和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那我还算是个好人吗?难道你们让老娘我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和坏蛋吗?儿女们听了也都慢慢消了气。

九九年十月,我小儿媳要生小孩,我就住在小儿子家帮忙,原准备等儿媳满月后,再去北京去证实大法的,可十月二十五日孙女生下,第二天早上哭的不行,经多次彩超检查说是先天性心脏病,心房有两个孔。住院住到满月才抱回来,我看孩子挺精神的,可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她突然发病了,脸发青黑色,口吐白沫,手脚乱动很吓人的,当时家里也没其他人,我就求师父加持,请师父救救孩子吧。立刻,孩子就好了,没有事了。

当时,我抱着孩子求师父把孩子当作大法小弟子吧!感谢师父救命之恩!从此孩子再也没犯过病,我把孙女带到五个月时,我说孙女全好了,让儿子抱去妇产医院和省人民医院分头去检查,结果都说全好了,心脏上的两个孔也没有了。小孙女今年都念初中二年级了,非常健康,全家上下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3、助师正法 建立家庭资料点

当孙女一岁多的时候,我让儿子请了保姆带,我就走上做大法资料助师救度众生的路了,而我没有文化,不会写字,开始就写几个简单的“法轮大法好”,带着孙女去发去贴。有一次,同修送来一张大法资料底稿给我,我就照那个底稿做了很多,打电话叫老家的学员来拿去发,后来惊动了恶人到处去查,正好把到我家取资料的同修绑架了,在邪恶的迫害下,他又出卖了我和另一同修。

二零零一年七月,来了八个恶人非法抄了我的家,并把我们夫妇二人绑架到老家迫害,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一合上眼睛,就拍桌子、骂人。第二天,又换两个更邪恶的警察,说要打我,我就反问他们:你们要打我,你们有没有娘?你打打试试看。我把他们震住了,他说我听错了。把我非法拘留一个月不说,还要罚款三万元,回家后,听儿子说交了两万元,才算完事。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恶人又来抄了我的家,我心想你们无缘无故抄我的家,干扰我的正常生活,我要去证实法了,当非法提审我的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时,我理直气壮的说:“炼!你们杀我,我也要炼。这是正法,我都要死的人了,我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炼能行吗?不炼就要死,能不炼吗?” 我天天在牢房炼功、背《论语》和经文、发正念,半夜也起来打坐,恶警不让炼,我说在这里打坐,又不影响谁,她们个个睡的这么香,还都受益了。过几天,保卫科一个恶警来牢房问我怎么样?我说你们太恶了,无事把我迫害到这里来,如果你们还不让我出去,有一天我出去了,我就到北京去上访,到法院去告你们。把那个恶警吓坏了。没过几天,在慈悲的师父加持下,我堂堂正正闯出了邪恶的黑窝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四月恶警又来了,这次,我可没好言语对待他们,我说: 你们三番两次迫害好人,这是要干什么?是老头子给你们开的门,我是不会给你们开门的。当我正念正行的把他们说了一顿后,他们要走时,我拍着那个书记的头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他说:我现在也不能给你宣传呀!我对门外的两个人说: 你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对你和家人都会有好处的。那个女的说: 谢谢你!我说:以后不要再来了啊。结果真是一直就没再来了。

从二零零四年,我又开始做真相资料和光盘,我又没文化、又从没摸过电脑这“高科技”,什么都不会,真是好难哪!懂技术的同修来帮我,那个鼠标在我手里一点不听话,我想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再难我也要学会。后来,刚学会做小册子和光盘,又要做《九评》,做《九评》得多少工序啊!有一次,忙中出错,我说《九评》,我就不做了,叫别人去做吧。当时,好象有人照头上就给我一棒子,我立马悟到是师父“棒喝”我的,我自言自语说: 谢谢师父,我做,我做。从此以后,就什么都自己做。做出来,同修拿走,单线联系。

有一次,正在做着资料,三台机器连电脑咔嚓全都不动了,真吓人哪!我心里想,这是干扰,没别的办法,只有求师父了。我就请师父加持,开始发正念, 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烂鬼的干扰和迫害,到晚上十二点,又加长发正念四十分钟。到半夜两点左右,清楚听到有人大声对我说:“机子都好啦”。当我炼完功,洗漱完,给师父敬完香后,一开机, 真是全都好啦。真是只要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哪!再次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家做好七箱《九评》,没人敢接,也没人敢送,放了个把月,都不敢动。后来,来了一辆车正在装车时, 小区保安出来问装的是什么?同修说是饮料, 要开车时,保安又打电话到大门口,要检查,我们听了马上求师父加持,发正念,邪恶什么都不是,一切师父说了算,彻底解体邪恶的干扰及迫害。在师尊的保护下车子顺利通过。

4、师尊鼓励 奇花绽放

二零零七年,我儿子在凉台顶上打扫卫生时,大声喊我: 老娘,这里长了金针针呢!我说不要动等我过去看看。我上去一看,哇!真是从没见过,三千年一开放的优昙婆罗花呀!我叫儿子取下一个来给我看看,到手上就没有了。而其它的,到现在还在那儿长着呢!

5、修炼人不要加负面信息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外出打真相电话回来, 顺便买点菜;有一个人问我干什么去啦?我说买菜的,她说:你那象七十几岁的人哪还那么年轻。我当时随口说了一句:腿脚没有劲了,拿东西拿不动了。结果一念之差,却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第二天,出去做真相时,就走不动了,这下我才悟到这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了,我不自觉的加進了负面信息,这就不是修炼人的标准和状态,大法修炼是性命双修,是脱离常人生老病死世俗旧观念的,我怎么能承认没劲呢?旧势力就借机钻空子迫害我了。

正如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所讲:“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1]

从此教训中我悟到,师父时时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只要心中有法在, 正念正行时师父什么都会帮我们做主;当人一念不在法上时,师父干着急也不能帮,从中让我们悟道, 好让我们提高上来。

我决心在最后的关键时刻, 多学法学好法,坚定信师信法,多发正念多救人,直至圆满随师把家还。

谢谢伟大的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