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变自己 福益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那是九七年二月,当时我正怀孕。可不知为什么,怀孕后经常肚子疼,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朋友来跟我说,她炼了法轮功。这个功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想,叫人做好人的,这应该是个好功法,因为我一直认为做人就应该实实在在的。

那天晚上我睡了一个好觉,接连几天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可到第四天肚子又疼了。我马上去找朋友,问她哪里有教法轮功的,我要学。朋友很为我高兴。

修炼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十多年的胃病彻底好了,风湿性关节炎不知不觉也消失了,我亲身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看到电视中对大法的诬蔑,炮制的各种自杀、杀人事件陷害法轮功和修炼人,当时我心中有一念:这都是假的!师父在法中讲到:“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1]我知道考验来了,魔难中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我坚信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被诬陷的,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错。晚上我做了个梦,梦中一个戴墨镜的人在电视里讲法,我看这个人装模作样、怪怪的,转过身去不想看他,心里想:谁也讲不了宇宙大法,他也不配,只有我师父才能讲法。醒来后悟到,这是考验我,对法坚不坚定。我就相信师父,谁都应该尊敬师父。

父亲受益

二零零零年正月,父亲病重,医生说父亲得的是糜烂性胃炎。医生说不必住院了,回家调养吧!意思是回家等死。哥哥和姐姐都不说话了,看到他们很为难,谁都知道伺候这样的重病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自己是修炼人,要替别人着想,我把父亲接回我家。我细心的照顾,一天做七顿饭,按胃病的要求,少吃多餐。我经常给父亲念《转法轮》,让父亲明白大法是正法,做好人没错,也让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的身体逐渐好转,由一天七顿饭减到五顿,又由五顿减到正常一日三餐。父亲康复,回到自己的家。亲朋们都说父亲去了一次鬼门关,夸我孝顺,都说父亲有福气。医生也说:在他行医四十多年来看过这种病的人中,父亲是第一个活下来的。

这都是因我修大法、父亲相信大法,大法给他带来的福份。师父说:“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1]

女儿得法

二零零一年大女儿刚四岁,可她经常喘粗气,脸色发青,有时还会休克。经医生检查,说她得的是“先天性心脏病”,医学名词叫“室内缺损”,就是心脏中间有一个缝隙,随着年龄的增长,缝隙会越来越大,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医生说必须尽早做手术。当时的手术费要三万元。

刚伺候父亲死里逃生,女儿又找上门!唉,真感觉是“百苦一齐降”[2]。那时丈夫没事干,生活都是问题,哪有钱给孩子做手术?愁的我整天哭丧着脸。后来朋友提醒我说,你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为啥不让你闺女炼?一句话提醒了我。当晚我就给女儿念《转法轮》。一个星期后,我正在给女儿念法,突然从她头上发出一道金光,我眼前一亮,知道师父在给她调整身体啦。给女儿读法后,她一会跟我说师父教她炼功了,一会说师父给她吃水果,说师父的水果怎么那么好吃?

有一次女儿做了个梦,梦见她在地下,黑黑的很可怕。她看见几个小鬼正在吃江泽民,江被吃的只剩下一颗头,小鬼们看见她过去就抓她,吓得她赶快跑,他看见师父从上面放下一根绳子,她赶紧抓住绳子,师父把她救了上来。我明白了是师父把她从地狱中捞起,女儿真的得救了。

正法与过关

看着无病一身轻了的大女儿,想着师父的救命之恩,我决心要证实大法,用实际行动来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开始写真相条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我请同修为我发正念,我把条幅挂到政府大门口两边,一边挂一条。我正挂第二条时,看门人出来了,我正站在灯下,我发出一念让他看不见我,那人真没看到我,他关了灯回家了。我继续把那些大条幅都挂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当时天快亮了,街上巡逻的一个接一个,好像他们没有一个看到我的这些条幅。我又萌发了写真相标语的念头。我买了刷子和彩色广告用的材料,开始在墙上写醒目的真相标语。写字时我发了一念:让我写的字刚劲有力,象男士写的一样。几天后,一同修无意间对我说,东关旅馆前的标语一看就是男人写的。我听了暗自一笑。

二零零五年,由于学法不深,我对丈夫的无理取闹忍不下去,就和他吵了起来。过了几天我的身体半边又木又麻,眼也斜了,嘴也歪了,话也说不清楚,吓得我赶紧找同修切磋。知道是自己人心太重了。学法时,看到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3]法理明白了向内找,知道必须坚定的做到实修。身体很快恢复正常,丈夫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婚后我和丈夫感情不和,经常吵架,丈夫对家庭从来都不管不顾,一身的恶习,吃喝嫖赌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手头有钱就在外边过夜,钱花光了才回家。我一点儿也不想和他过下去了,“离婚”二字经常挂在嘴上。

一天晚上,他酒后回来,没说两句话,抓起台灯就向我头上砸,我当时正低头哄小女儿睡觉,只觉得头发被梳理了一下,回头一看,铁台灯都被摔断了,接着他把柜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往我身上砸。大女儿吓得钻進了被窝。里屋的东西扔完了,他又到外屋,抓起痰盂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我的鼻梁被打断了,血喷了一地,他又打电话叫来我妹妹,打完电话把手机也摔了,妹妹见到我满脸是血,就和他打了起来,要和他拼命,这才把失控的丈夫吓住。看到满地的血,我很纳闷,一个鼻子咋流那么多血,只觉得很奇怪。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杀了一个人,流了好多血,我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杀完人,我俩跑了。醒来后,明白是师父点化我,原来上一世我和妹妹要好,当时我杀人她没阻拦,那个被杀的人是我丈夫。前世我杀了他,这一世他来讨债了。明白了和丈夫的姻缘关系,我一点也不恨他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我悟到这是我的关,我不让妹妹告诉父亲,不想让家人恨他。妹妹心疼我,气的病了一个月,上一世我杀人,她没阻拦,这一世她也得偿还。

多亏修了大法,师父替我承受,让还了一条命债。法轮为我调整身体,鼻子里面一个,外面一个,不停的旋转,转了两天两夜,一点也没疼,断了的鼻梁自然好了。

这些年,丈夫怎么对待我,我都宽容他,时刻提醒自己是炼功人,真正做到善待他,不记不恨。丈夫被感动了,对我说,这世上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他为自己以前所做向我道歉。听着他真诚的述说,看着丈夫的转变,心里只有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修炼真好,修炼最幸福,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