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绝望的我一个月获得身心的健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炼之路,是二零零五年,在离开大法整整十年后,我终于又与大法续上了缘。我痛悔啊,恨自己悟性太差,居然与大法一次次的擦肩而过,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期间又造下了无数的业力。在我真正修炼后,师父一次次的在梦中点化我,让我经常能够看到另外空间美好的景象,以此来鼓励我坚持不懈的修炼下去,那段时间也觉的自己提高的非常快,每天都感到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一样,身体状况也恢复的非常好,仅一个月,我便恢复成了健康活泼的人。

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曾经是医院的儿科护士。一九九二年,慈悲伟大的师尊将宇宙大法传于中华大地,父母有缘進入大法修炼,便常与我说起修炼后的种种神奇之事与超常的法理。我开始并不以为然,渐渐的听多了后,便对大法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在一想探索究竟的心态下,我于一九九五年开始接触大法,也和父母一起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但觉的自己好象无法理解那高深的法理,迟迟的溶不進大法里,因此感到很茫然。这样在坚持了半年后,便离开了大法修炼,而此时期师父已将我的天目打开了,由于自己被后天观念的蒙蔽及人心太多,导致悟性太差,又一次的与大法擦肩而过,现在想来师父该是多么的痛心啊!

当时我也進入了恋爱阶段,然而不曾想到的是,我对感情的强烈执著导致了自己的一场生死劫难。因为我对这段感情非常的看重,所以对男友非常的依恋,这样反而使男友对我不在乎,因此我很伤心、难过。后来我们虽然结婚了,但我俩常常陷入争吵,期间我还意外的怀孕(后来堕胎,因此造下一个大的业债),流产后身体未得到良好的调养,加之工作较忙,身体是每况愈下,并在二零零一年被病魔击倒了。

那时我全身的出血点及大片的淤斑,鼻子出血长流不止,口腔内全是大块的血泡,这些症状把自己吓坏了,急送医院确诊,又是抽血、又是骨穿的各种检查折腾死我了。最后检查结果出来了,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因为我的检查报告显示我的血小板计数只有3~5千(正常是10万以上),也就是意味着我体内的凝血机制极度糟糕,随便的一小点伤口都能导致我流血不止,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这样在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后,我的身体便被各种治疗管道包围着,连呼吸都很困难了。

我每天就只能够躺在病床上,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有时甚至感觉自己好象是灵魂都离体了,同事们来看望我都是强忍着眼泪安慰我,从她们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病的有多么的严重。虽如此,我却一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笼罩着,即使感到生命犹如游丝一般了,却坚信着自己不会有事的(后来修炼后明白其实是师父一直在管着我)。在此期间,母亲因为修炼大法正遭受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父亲要照顾弟弟。

结婚才一年多的丈夫因怕我连累他也在此时提出离婚,断然离我而去,顿时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在承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下,将我更加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加之所用药物的一切副作用在体内的反应,让我苦不堪言。

望着窗外苍白的天空,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我一次次的冒出想结束自己生命的念头,想了却这种无法承受的痛苦,但一想到还在受迫害的母亲,还有父亲、弟弟,亲人们的目光让我又一次次的强压下了这种念头,就这样我痛苦的熬着,度日如年般的数着自己的生命。

因为这种病是属于顽症,世界上也是无特效的治疗方法,所用药物对身体的伤害也极大,所以在持续治疗两年后,我的身体并无太大的改善,我就决定放弃治疗了,回家休养吧,当时的想法是过一天算一天吧,好象在等待着生命的终点一样。

真是祸不单行,偏偏这时候,在无任何外伤的情况下,我的两大腿根之间的骨头错位了,压迫神经让我疼痛不止,左脚不能走路了,一着地那种钻心的痛立即蔓延全身,因为血小板低,还不能用任何止痛药,那种苦啊、痛啊无法形容,我生不如死的煎熬着。

母亲从劳教所回家了,知道了我的情况后自然是伤心不已。父母见我如此痛苦,再次跟我说起了大法的种种神奇与超常。那一刻我感到了身体的震动,便想自己反正都这样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我捧起了《转法轮》

《转法轮》第一讲还没有看完,我便被里面高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了,感觉灵魂深处被唤醒了,并且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舒服,我如饥似渴的用了两天多时间看完整本书,啊……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经历这般苦难,人为什么而活着等等。以前想不透的问题,《转法轮》都给了我答案。

我又让父母教我炼功,本来连路都走不了,上厕所都蹲不下去的我,炼功仅三天,我腿痛的症状明显好转,能蹲下去了,吃饭拿筷子都是颤抖的手居然可以端半盆水了,我那个高兴劲啊,那种喜悦的心情无法言表,深深的感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

我每天沐浴在师父慈悲伟大的法理中,身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原来对感情的一切执著,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明白了世上的一切事物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感到自己真是无比的幸福。有慈悲伟大的师尊时刻呵护着我,点化我,推着我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我是上班族,一个星期要上五天半的工作时间,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天休息。我就和同修们在星期天的时候到镇子或乡下去发真相资料救人,母亲和身边精進的同修一直与我共同走在证实大法的神的路上,带着我做好三件事。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与大法造就的,我会坚持不懈的修炼下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度我于苦难中!谢谢长期以来一直帮助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