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牢酷刑:强戴头盔、六根电棍电击

北京法轮功学员冯连友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北京密云县河南寨村冯连友(男、四十多岁),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先后两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中共的黑监狱里遭受到残酷的折磨。以下是他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八年春,我因用油漆往电线杆上写真相,被巡逻队的人构陷绑架。当天把我送到派出所,对我非法抄家,没收了我的跑狼牌电动车一辆、MP3一部。次日将我劫持到看守所。预审科的人用手铐把我的手铐的很紧,都铐到肉里去了,我一直没有配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我被转到七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依然不配合恶警提问,只是讲真相,劝三退。

法院对我非法开庭时,七、八个恶警押着我,给我铐手铐,我抵制,恶警就打我,把我的软肋骨打伤,眼睛打肿。在法庭上,我给法官、检察院的人讲真相,讲述自己因学法轮大法变成好人的过程,把以前不是正道得到的钱都想办法还给了人家。他们听后哑口无言,但依然对我非法判刑五年,

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里,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关严管号迫害,我身上的疥疮痛痒难受,他们又把我打伤,不让我睡觉。我在迫害下违背良心写了“三书”。从严管号出来,心里很内疚,想办法严正声明。有一次,我跟指导员讲真相,他不听,还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三、四天后才给我卸下来。

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升旗时,我喊出“法轮大法好”,并声明以前做的不对的地方全部作废。四个恶警把我按倒在地,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拿六根电棍电我的头,并拳打脚踢,一直电到六根电棍没电为止。这期间恶警还逼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恶警就不停手,这样持续了三次,头上,脸上、脖子上都是大水泡,遍体鳞伤。

恶警担心自己的恶行被发现,还给我戴上头盔,我的头电肿了,头盔戴不上,他们就使劲往下扣。白天四个人、晚上两个人看着我,手铐戴了十四天,被隔离了十七天,我没有妥协。一直到出狱,我没有写过任何东西。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因发《九评共产党》被人构陷,派出所绑架了我,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我跟警察讲真相,恶警不听,我就在楼道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就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二十四小时后才给打开。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关押到团河劳教所,第一天就把我关进小黑屋,有四个包夹看着我,克扣我每天的饭菜,给很少的水喝。有个恶警叫魏国平(外号叫喂不活),不让我上厕所,不让睡觉,迫害一个多月后,我被迫按恶警说的写了。之后心里觉得愧疚,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特别难受。后来我看准了一个机会,在升邪旗时,我举着事先写好的严正声明,刚要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没有喊出来,几个恶警一拥而上,把我的嘴捂住,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我被关到中队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