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正念 破除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那是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没有任何证据,恶警闯進我家,要抓人,当时,我跟他们讲了很多道理,恶警不听,最后还是强行把我推上了车。

一進看守所,他们就逼着我签字,我坚决不签,他们不通过任何法律手续,拿出“判决书”,说批我一年劳教。四个恶警说:“你不签字,我们就代签。”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不会妥协的。”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四个多月。

有一天早晨,警察通知我整理自己的衣物,我问干什么,他们骗我说是送我回家。一出门,我看到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当时,我就猜到是去劳教所,我就在心里跟旧势力讲道理,我说过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为什么还要送我進劳教所?我很生气,后来我抑制住了自己,心里想:万一恶警要送我走(進劳教所)的话,我要把那里那些被“转化”的学员全部唤醒。

车开动的那一刻,我心里动一念:让车子半路出毛病,去不了。结果在去劳教所的路上,不知怎么走错了一段路,长达二十多公里,在路上耽误了时间,赶不上中饭,于是就找了个小饭馆吃饭。有一个恶警气得乱骂我们师父,我告诉他:“你不要乱骂,这样对你不好。”我默默的动了一念:让他现世现报。突然,他不知是肚子痛,还是哪里不舒服,痛得连饭都吃不下,他自言自语道:“我们也不情愿这样做,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车到沙洋劳教所时已经晚了,劳教所警察已经下班,恶警就带我去检查身体。我一進医院,恳求师父加持我,把医院的邪恶全部铲除。我当时就感觉到我的能量场好强,连我身边的恶警都变善了,他们给我先量了血压,血压竟然有二百零五毫米汞柱。接着,去化验小便,拿结果的时候,医生的表情有点不对劲,我估计结果肯定不是他们想要的。接着,又送我去做心电图检查,在上楼的时候,感觉心里有一个砣子,我动一念:这是好事,是师父在加持我。结果让医生大吃一惊,说我患突发性心脏病,然后带我做了全身拍照。所有检查都做完了,隐约听到主治医生说我的情况很危险,于是就把我送回了沙洋劳教所。

劳教所不愿意收我,县“六一零”的头目不停的打电话,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接收。打完电话,他们情绪都不好,很恼火,于是,我不停的发正念,慢慢的,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态度也好转了。

我不停的发正念,捣毁所有操控恶人妄想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接着,通知我家人来接我回家。

回家后,我向内找,为什么自己会遭到迫害,原来是自己把情看得太重,对丈夫的怨恨太深,才给自己带来的这次魔难。经过修炼,我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说我炼法轮功之后人变好了,身体也比以前好了,他们从我的经历中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最后以师父的《洪吟二》〈别哀〉共勉:“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