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法院陷害工程师 威胁家属辞退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常实,只是因为买、卖了两部有发彩信功能的手机,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江南派出所警察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常实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七个多月了,丰满区公安分局图谋对常实非法判刑。

为此家属聘请了外地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律师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完成了警察、检察院阶段的法律程序,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将有关资料邮寄到了丰满法院。丰满法院接到律师邮的信函后,非常害怕他们伪造的冤案被揭穿。三番五次的撒谎,刁难家属退掉外地律师,威胁、恐吓家属,企图达到不让律师到庭的目的。

常实
常实

常实,五十三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工作期间在单位是业务骨干,曾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妻子张敬东因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住院治疗,不能正常上班,曾经出现生命危险。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常实每天陪妻子去学炼法轮功,仅一个月,张敬东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身体健康,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夫妻俩深深感到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是一部高德大法,双双走入大法修炼

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做人,常实妻子身体健康,可爱的女儿文静、懂事,住房宽敞明亮,衣食无忧。可谓是一家人生活的温馨、幸福。

遭酷刑“铁棍擀腿” 被迫失去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诽谤迫害法轮功,常实利用工作之余向广大民众讲法轮功真相。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常实被吉林市安全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新买的面包车一辆,价值三万多元,还有女儿的金项链。常实穿的皮鞋都被警察抢走,至今没还。警察还到处翻找房票,要没收常实在锦东花园的住房。

为逼迫常实说出真相资料点,警察对他进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他,其中一种酷刑是铁棍擀双腿,极其残忍,常实的双腿肉和骨头都被恶警擀分离了。安全局恶警陈某(此人个不高,长的很丑)公开敲诈:说给他五万元钱他就放人。常实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六个月,恶警勒索了亲朋好友很多钱,才将他放回。常实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并从此失去工作。

妻子挂着氧气袋被劫进劳教所,女儿被劫持到洗脑班,租赁经营的摊位被收回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吉林市警察与社区人员在常实家楼下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常实、他的妻子张敬东和女儿常慧莹一家三口。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恶警将挂着氧气袋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恶所长丁立杰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因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张敬东回到家中。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遭受了二十多天的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

常实一家在吉林市江南“北华大学”校内租赁一个摊位,经营小商品维持生计。全家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遭绑架后,北华大学校校领导落井下石,取消了与常实签订的租赁合同,收回摊位。

丰满法院三番五次让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丰满区公安分局构陷要给常实非法判刑。为此家属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丰满法院接到律师邮的信函后,律师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完成了警察、检察院阶段的法律程序,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将有关资料邮寄到了丰满法院。丰满法院非常害怕他们伪造的冤案被揭穿。三番五次的撒谎,刁难家属退掉外地律师,威胁、恐吓家属,企图达到不让律师到庭的目的。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五)丰满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女)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四月二十六日)前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常实家属又去丰满法院,通过电话问法院常实案办案人赵亮,为什么不能请外地律师?赵亮说:“我们上级法院有规定。”家属问:“根据什么规定的?”赵亮说:“上级法院答复我是涉及政治,法轮功属于政治性质的案件。”家属问:“涉及政治,有法律依据吗?我们律师已请完了。律师同我们说:因为你们已经接了他的文件了,就等于承认他了,如果你们不承认退回去,就针对这事利用法律维护他们的权利。因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许请外地律师,请律师,请谁是当事人的责任、是权利。你们可以请谁、可以不请谁,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赵亮问:“你们家属是什么意见?”家属说:“我们还是请原来的律师,因为我们钱都花了。”赵亮说:“这样家属如果坚持,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事不是我做主的,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请示结果我现在不知道。”家属说:“你们请示吧,我们家属一定要坚持,律师也坚持。”赵亮又问:“家属的意愿不是要公正审判吗?常实都做了什么吗?咱们审清楚吗?他做这个东西涉及到什么问题。”家属说: “律师能说清楚这个事,当事人有请律师代理的权利。你们法院,包括上级法院做出不许请外地律师这个规定是违法的。”赵亮一再说这个案件跟其它普通刑事案件 不一样,涉及到政治问题。家属说:“他涉及什么政治问题?法律没有说他做的事本身涉及什么政治问题。”赵亮说:“你们家属的意愿不就是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公正审判吗?那你们这么做就是维护他的最大合法权益吗?”家属说:“我们选择请哪位律师是我们的自由、是我们当事人的权利。这个权利都维护不了那何谈公正审判呢。不让请外地律师上级法院拿出法律条文来,如果没有,我们肯定要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的。”

丰满法院赵亮下午又来电话让家属去法院,赵亮对常实的女儿说:“常实的案子她说了不算,是中法说了算。吉林有很多律师呀,不许请外地律师是中级法院决定的,你们这么做对你爸不利。”可见在这位赵法官的眼里,她的上司,中级法院不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是根据当事人听不听他们的话来办案的,她是非常清楚的。赵亮说她要执行上级的要求,在她的心目中只有上级而没有法律,还说能够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岂不是痴人说梦。其次法院一再不让请外地律师,其目的是什么呢?很明显就是外地律师不能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当地律师他们好控制,看来法院根本就不想按照法律办事。家属要求既然法院不让请外地的律师那法院就给家属发个函吧,赵亮说:“上级让口头通知,如果发函也要请示。”看来真的是见不得人啊,难道怕留下他们的违法证据吗,否则为什么?

丰满法院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威胁、恐吓家属,阻止律师到庭辩护

常实家属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起一直不断的找法院有关领导,表明家属的意愿,坚定的表示不换律师,并要求无罪释放常实。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家属找到刑事庭庭长张文东,张装腔作势,口若悬河一派胡言,口口声声地说:国家这么定的,就是不从法律方面说,作为执法部门不在法律方面谈事。他们可怜的就知道中共邪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认为“上级命令”就是“法律”,机械的、麻木的误以为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是合法的。现在中共司法部门的人员几乎都是法盲,还美其名曰的说什么法院要客观的、公正的处理这个事。真是无耻。

后来家属再去丰满法院,法院的人就玩“躲猫猫”,只能看到赵亮,可现在赵亮不负责常实的案卷了。家属根本找不到管事的人。最近又从内部传来消息说:法院威胁、恐吓家属说:家属要坚持聘请律师,就不开庭,无限期的关押常实;要不聘请律师,就从轻量刑三到五年。中共邪党的法院为什么这么害怕律师上法庭为好人辩护--家属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亲人----常实。


丰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张文东:办公电话62404419 魏微: 62404408 王慧明:办公电话62404402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立案庭:于大民、马琳琳、马冰、李勇、王德山、郑柏栋、
案件执行庭副科长:王立功、
姜洪波、曲德宽、王有强、赵文明、杨芙容、高源、赵锐鹏、王丽、郑艳栋、孙冰、吕瑛伟、张新祺
于萍楠、郭青山、李雪飞、塔磊、兴晓雷、于海
秦玉风、刘爱香、张文东、武洋、张昊、卢秋含、赵亮

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

地址:吉林市丰满区南山大街99号 邮编:132013
电话:总机:0432—64661000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陈作学(诬判法轮功学员案多次立案人、常实冤案办案人)手机:15044688825

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批捕科梁:忠英烈、周华
张景成、高贵、王岳峰、苗景峰、冯利萍、窦红、王峰、崔敬、闵毓玲、邹晓红、秦国微、刘嘉林、李响、张海峽、依恒、宋士强、刘新江、吕政泰、王永彬、张柏年、候威、单晓阳、王瞬、刘文孝、张学军、邹忠俊、苏刚、王野、周华、郭松斌、朱洪建、王喜成、张贤禄、周建发、赵忠海、邹吉庆、高继伟、梁忠英、王子龙、苏洁、戴忠伟、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