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蔺刘代群老人遭八年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今年六十八岁的老太太刘代群,四川古蔺县太平镇走马村人。因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她两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历时八年。

八年的牢狱之灾,让这位善良的山区老妇承受了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折磨,在监狱遭受到捆绳、吊铐的酷刑和沉重的苦役折磨。然而,残酷的迫害丝毫没有动摇老人对佛法真理的坚定正信。

刘代群女士九八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学法修炼八个月时间就遭遇这场邪恶的大迫害。有人问刘代群,你学法修炼才那么短的时间就遭遇八年的冤狱迫害,为什么那么大的魔难没有使你动摇,至今还那么坚定?刘代群回答很简单,她说,我觉得《转法轮》书上的道理讲的真好,师父讲的话千真万确。我患的瘙痒症多年,吃药无效,成了无人可治、无药可医的顽疾。刚炼法轮功一个多月,这个病不知不觉中就好的干干净净,而且折磨人的头疼病也没有了。以前好用粗话骂孩子,学法后不良习惯就改了……

法轮大法不是常人中的理论,不是说教,更不是唯心。是凡真正实修的修炼者都能体会到大法给予生命的美好,师父给修炼者净化身体的神奇。修炼者都能从身体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道德的水平的提高、精神境界的升华,身心愉悦的美妙,危难中师尊的慈悲呵护等等,诸多的切身感受,亲身经历来证实法轮大法法力无边,真实美好。不论文化高低、贫富贵贱,人一旦得到了能使生命升华的真法真经就会发自内心的珍惜;一旦明白了真理,就会用生命来捍卫,矢志不渝。

一、牢狱酷刑

1、拒绝“转化”遭体罚、捆铁床打毒针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零年间,八年的牢狱迫害,刘代群在狱中遭受到残酷折磨。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刘代群呆了三个监狱--简阳养马河、雅安苗溪、成都龙泉,每转一次监都要遭受强迫“转化”的精神迫害与体罚。如不看、不听邪恶的谎言洗脑资料,不写“转化”的思想认识,就挨打、罚站,遭栽秧酷刑(直膝,弯腰九十度);从简阳三监区转到二监区,刘代群仍然拒绝“转化”,被罚站一个通宵;苗溪恶警对刘代群“转化”未成,就把刘代群弄到严管组关三个月。严管期间不仅罚站,恶警还借口刘代群身上皮肤有硬块强行把她捆起来打针。刘代群抵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人恶警将刘代群呈大字捆在铁床上强行打针。 打针连续打了三次后,刘代群明显感到记忆力减退。背熟了的经文竟想不起来了。

中共酷刑演示:捆在铁床上强行打针
中共酷刑演示:捆在铁床上强行打针

在龙泉监狱,中共邪恶之徒专门办“学习班”逼迫转化。恶警每天派人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威逼、利诱,企图强迫“转化”。五、六帮人费尽力气把刘代群“转化”不了,有两个警察见刘代群写的“认识”除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修大法如何做好人等等,没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便亲自动手,拼拼凑凑伪造出污蔑诽谤大法的“转化书”,然后强拉刘代群盖手印,并趁机宣扬说刘代群已“转化”了。刘代群没有屈服,恶徒卑鄙的阴谋没有得逞。

2、拒绝认罪被绳捆、吊铐

在监狱,上厕所要打报告,要说明报告人是罪犯某某某。刘代群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好人,遭迫害入冤狱,并不是罪犯。于是她不打罪犯报告,不戴罪犯标志的胸牌。不打罪犯报告恶警就不准上厕所,还对刘代群施以绳捆、吊铐的酷刑。用拇指粗的湿绳子密密地缠满双臂,然后反扭过来。受警察指使的“包夹”(服刑的罪犯)还抓住刘代群的头往她裤裆下按,让万分痛苦中的刘代群更加痛苦。坏人用布堵住刘代群的嘴,不准她在承受到极限时呼喊求救,更不准喊口号。七月天气非常炎热,酷刑中刘代群渴的要命而没人给她一口水喝。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捆绳后,恶警恶人又将刘代群反手吊铐在门上,整整一个通宵。夜半三更时,一个有良知的值班警察偷偷地放了一个小凳在刘代群的脚边,让她悬吊的双脚勉强有点着落,度过了难熬的长夜。十天之内这样的酷刑刘代群就遭受了两次。第二天解铐下来,刘代群双臂疼得不能动,洗脸都靠别人拧毛巾,却还被逼着出工干活,修剪鞋帮上的线。

五月二十三日汶川地震时期,刘代群晚上坐起来背法,发正念,恶警把她拉出去罚跑,刘代群抵制迫害,又被反铐着悬吊在窗口上。一个通宵的酷刑折磨,刘代群的汗水浸透了衣服。第二天还被逼着写“转化”写“认识”。刘代群对一个姓陈的警官说:昨晚上我可是死了又活过来的哟!

3、奴役迫害

在养马河监狱,刘代群被迫与犯人一起做鞋帮,一天干十几小时的劳动。有一个晚上,因干了十多小时的活仍完不成生产任务,全中队一百零八个服刑人员与法轮功学员被全体体罚“栽秧子”,十几人被捆,捆的叫声凄厉,就如魔窟里那样阴风惨惨。

在苗溪监狱,刘代群被迫干农活,挑粪,背菜。从地里背菜到厨房,满满一背篓菜就有一百多斤。一次,刘代群背着沉重的背篓过跳板让人,一脚踏空从一层楼高的地方摔下来,衣服摔烂了,晚上睡觉翻身背部疼痛剧烈,第二天照样被迫出工。

在龙泉监狱刘代群被做劳役,如做皮鞋、抬米等等。一次刘代群拉肚子拉的很厉害也不准休息,仍然被迫去抬米。

邪党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的高压,高强度劳动,酷刑折磨、身心的摧残毒辣至极,真是惨无人道。象刘代群这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还要遭受这样的魔难。她从一层楼高的地方摔下来,背上还背着盛一百多斤菜的背篓;晚上全身剧痛,翻身都难。她每天找空炼功,十多天就好了。在严密监控下,她一有机会就炼功,能炼多少炼多少。

刘代群说,我对师父从没有怀疑。这些年就是靠对大法与师父的坚信,靠师尊呵护才度过了这极其艰难的岁月。

二、多次非法关押、两次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刘代群与诸多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顶着恐怖的高压,坚持集体学法、炼功。刘代群为了让大家能够在她的家里很好的集体学法、炼功,还专门买了个大电扇。刘代群多次参加了当地法轮功学员集体证实法、反迫害的活动。

一九九九年农历九月初九,刘代群参加了太平镇长征大桥数百人的集体炼功活动,被绑架到镇政府办公室,然后又被劫持到派出所。据当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说,他们正炼到第四套功法时,古蔺县及太平镇的恶人恶警就来破坏,大肆抓人,此时法轮功学员集体背诵《论语》。刘代群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看守所所长要刘代群下跪,刘代群抵制恶警的邪恶要求,绝不下跪,于是被打耳光。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古蔺县各乡镇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讨公道,抗议迫害,相约到县城集体上访,炼功,证实大法。刘代群参加集体活动被非法关押40 多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太平镇高笠村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被太平镇政府、派出所恶人恶警罚款,刘代群等二十多名走马村的法轮功学员前去声援被非法绑架、非法关押、罚款,刘代群被非法判刑三年。好人被无辜判刑,被送简阳养马河投入冤狱迫害途中,竟与一个真正的罪犯(杀人犯)铐在一起。

二零零五年五月,刘代群从监狱回来仅一年时间,在一个夜间被古蔺县、及太平镇恶人、恶警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判刑五年。在古蔺看守所关押几个月,又在泸州看守所关押几个月。关押期间,刘代群身体越来越差,全身浮肿,路都走不动了。保外四个月,恶警从家里把刘代群绑架,铐上手铐重新投进看守所。非法开庭时,刘代群被人扶着上庭。在法庭上她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刘代群坚信自己修“真善忍”没有错,给人讲真相没有错。她理直气壮的向法庭提出质问:我学“真善忍”有啥子罪?我是在做好人!随即法庭上响起了高亢的歌声: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全球公审江泽民……”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到头必有报”……刘代群想说什么,就唱什么,用歌声表达她对大法的坚定、对迫害的抗议、对迫害者的慈悲。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后,在被劫持到监狱去的途中,从山路蜿蜒的古蔺县城一直到简阳,数小时的车程,刘代群一路上高歌不断。

在监狱,刘代群拒绝“转化”,不打罪犯报告词,不戴罪犯标志,被严管,被罚站、挨打,捆绳、通夜吊铐,及繁重的奴役,都没能动摇她坚定的心。要她写,她就证实大法好;要她说,她就向警察、犯人劝善、讲真相,劝“三退”。几十条监规人人要背,刘代群从来不背,要背的就是师父的经文。

三、游乡侮辱

高笠村事件后,刘代群被非法关押到古蔺看守所。期间,古蔺政法委,国保“六一零”邪恶之徒,为中共的洗脑迫害制造恐怖,将刘代群及其他法轮功学员押到洗脑班,五花大绑的示众,企图对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造成恐惧与威胁。当时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正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农历三月十五,古蔺法院坝子里搞公捕公判。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押解到那里,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宣布被捕。刘代群被非法判刑三年。邪党古蔺政法委、“六一零”极其恶毒的将这些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的挂牌游乡。

法轮功学员被捆绑着,挂着牌,身边由两个持枪武警押着。刘代群与法轮功学员们一路背《论语》、诵《洪吟》,高呼“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到了太平镇,正逢赶集,人声鼎沸。此时在长征大桥桥头上、派出所门口,高音喇叭宣布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的信息,向民众散毒。法轮功学员奋力高呼,口号阵阵,一声高过一声。高亢的口号声、嘈杂的人声,压过了邪恶的高音喇叭。

据当时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那天那个阵势,持枪的武警都全身发软,蹲下,躲到车下了,法轮功学员个个昂然挺立。

四、几度绑架勒索、家贫如洗

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间,刘代群被非法拘留、罚款数次。有一次太平镇走马村邪党村干部罗炳银闯进刘代群家说要她去“学习”,结果把刘代群绑架到古蔺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看守所刘代群坚持炼功,被看守所恶警戴上三十斤重的大脚镣进行折磨。

一次,恶人恶警来绑架刘代群,刘的丈夫抵制说:烂账不抓,你们抓这些人(修法轮功的好人)!恶警说,就要抓“这些人”。派出所所长熊永松把刘代群的丈夫按倒在地上,铐上手铐,绑架到走马村小学非法关押一晚,第二天罚款一百元,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

二零零七年七月,刘代群参加全县各乡镇大法弟子古蔺县城集体上访、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同年十二月,古蔺县、太平镇恶人恶警大队人马奔高笠村向集体学法、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罚款,抢东西、敲诈现金、拿肉、牵猪、抢耕牛……大肆行恶。刘代群与走马村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前去声援,跟着去的还有一些小孩与七、八十岁的老人。走马村法轮功学员在半路上被拦截,太平镇派出所所长徐永仲与恶警罗应强、吴应华、白世生、徐克书、未和勇、王华、雷才刚等,对他们大打出手,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十几个人被劫持到走马村小学关起来。

在走马村小学,恶警要刘代群认错,刘代群回答没有错,于是恶警操一木板使劲抽打刘代群的脸,直到把木板打成了两半截。去高笠村声援的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被罚款。刘代群被非法关押进古蔺看守所,恶人到她家罚款两百元,并牵走她家耕牛,家人凑了七百元钱才把耕牛赎回。

高笠村事件刘代群被非法起诉,法院告知可请律师。刘代群说,我没有钱请律师。我们本身就是正正的哎,做好人,还请律师干啥呀?

在古蔺这样的贫困地区,农村人辛勤劳作仍然贫穷。象刘代群这样的善良法轮功学员反复被抓、被关,被罚款抄家,甚至判刑,一个家早被折腾的一贫如洗。刘代群每次从看守所、洗脑班、劳改营回家,都是身无半文。被囚禁的几千个日子里,穿的、用的都靠狱中同修帮助才渡过难关。

刘代群遭八年冤狱迫害,丈夫一个人支撑着家,生活非常困难。她二零一零年从监狱回家那一年,母亲去世,家里一分钱都没有。

五、艰难中不忘讲真相

在监狱漫长艰苦的日子里,刘代群承受着精神与身体上的痛苦折磨却不忘向参与迫害的人讲真相。是江泽民迫害我们。有的犯人说:刘阿姨你才不值得,你们坐牢,又没为钱又没为米,与我们不一样。刘代群就说:这就是共产党江泽民迫害我们,于是就给她们讲退党、退团、退队的事。

对能接触到的警官、犯人,刘代群就把自己身体变化的亲身经历讲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久而久之,在这个最邪恶的黑窝里,有的警察与犯人也逐渐明白了真相,潜移默化的认同了大法好。如,一个姓陈的警官说,法轮大法好还是好,好人受迫害。象你们农村人呢,炼炼强身健体还是好的。对某“六一零”人员,刘代群当他的面揭露迫害,他就说:法轮功好么,你就回家去炼,在监狱里不要炼。

二零一一年,结束八年冤狱迫害刘代群回到家,一天正带着孙子在山上干活,邪党村长刘友华、村支书罗应强等 十几个人又拉又推,野蛮的把她从地里夹持下来,把孙子从她怀里拖过来交给她的亲戚,连鞋、衣服都不让她换就推拉着说:走!去“学习”。刘代群被劫持到古蔺黄荆老林洗脑班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

她坚决抵制邪恶的洗脑迫害。叫她写心得体会,她就揭露是中共邪党江泽民颠倒是非,迫害法轮功;又将自己遭受的非法判刑、冤狱酷刑凌辱、罚款等等各种迫害一一揭露出来。

除了洗脑班坐镇的头目太平镇大村的姓陈的邪党干部外, 为逼迫“转化”而来的邪党干部有古蔺县里姓许的、刘孝书及泸州市来的市政法委“六一零”人员等等,一级一级、一批又一批,刘代群都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师父慈悲,叫我们救你们,发资料也是为了救你们,劝“三退”也是救人。她还劝公安局某局长三退保平安。

八年的牢狱结束回家,二零一一年刘代群被古蔺及太平镇恶人恶警绑架到古蔺黄荆老林洗脑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十五天。无论是本镇的、县里的,泸州市里来的“六一零”头目等各类人员逼迫她“转化”,刘代群丝毫不动心,她还慈悲地给参与迫害她的人讲真相、劝三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