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父母的遭遇 曝光中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海外网站我不止一次看到画作《孤儿泪》。画面上捧着骨灰盒的女孩悲苦的表情,久久地留在我的印象中。爸爸妈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小小的她孤苦无依,一个不足十岁的女孩能承载多少苦难!悲伤、苦闷、痛楚、无助,画面将小女孩承载苦难与悲伤的神态表现到了极限。凡是看过这幅画作的人都会被小女孩忧伤的表情打动。

可是,她毕竟不足十岁啊,她到哪里去寻找迫害死父母的凶手?又如何认清害死父母的真正元凶?不幸的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的岁月里,这样的孩子比比皆是。

现在在伦敦从事媒体工作、从英国剑桥艺术学院时装设计系刚刚毕业的于铭慧,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她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她的父亲于宗海,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图书馆的画家,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母亲王楣泓,是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这对于十多岁的女孩于铭慧来说,当时她也成了一个孤儿,顿失父母的苦楚使她孤苦无依。父母在狱中遭受的迫害也同样让幼年的小铭慧感同身受。爸爸在刚被绑架时就遭到毒打,被恶警残忍的往口里鼻子里灌芥末油。在狱中,泪腺被迫害断裂,又不及时治疗;零下十几度的冬天,被恶徒扒光衣服用凉水浇;腿骨被打断,没有治疗,断骨自行长上后,腿已经跛了。

母亲王楣泓遭绑架时,遭六七个膀大腰圆的恶警围攻殴打,并从七楼拽到一楼,硬给拖上车,又拽着她的头发从车里拖到二楼。一个恶警拿着本书不停地打她的面部,脸被打肿。二十多个恶警对她轮流逼供,强制坐三天三夜铁椅子,不让睡觉,脚都肿了。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遭到罚站和坐小凳酷刑。奴役则是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在两台最高温度达一百八十度的机器旁高温作业。

对于十多岁的孩子来讲,以她对社会的认知,她也许不能认识到迫害自己爸爸妈妈的真正元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法轮功修炼者对迫害者的揭露,她知晓了迫害自己父母的凶手,这些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都有揭露。同时她也认识到父母与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遭到迫害的真正元凶正是中共恶党,没有中共恶党恶毒的本质与体制,这场迫害就不可能发生,也不可能持续十四年。

从二零一一年开始,于铭慧开始在英国通过各种方式积极营救父母。她做过征签,呼吁人们关注她父亲在中共牢狱中遭到的惨无人道的折磨;她还编制印刷了有关她父亲被迫害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印有家人在监狱里探视时父亲隔着玻璃拍摄的脸上被毒打后留下青瘀的照片,明信片的接受地址就是监禁她父亲的牡丹江监狱;她还独自去向北伦敦地区的市议员和国会议员讲中共迫害良善和信仰的事实。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今日北伦敦》发表文章《女儿为解决父母出狱希望得到帮助》,全面客观地介绍了法轮功基本真相以及于铭慧父母的被迫害。文章中提到:“中共独裁者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于铭慧相信只有国际社会对中共施压,中共才可能释放她的父母”。

伴随着在英国各地巡展的真善忍美展,于铭慧先后到一些英国重镇举办的美展现场,在开幕式上讲述自己父母被迫害的情况。她的父亲本身就是一位画家,也是因为修炼真善忍而遭迫害的,在这样的美展上由她作出解说和揭露,让英国民众更直观地认清了中共的邪恶和修炼法轮功的美好。

于铭慧手里拿着营救父亲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国际美展”画作“孤儿泪”前
于铭慧手里拿着营救父亲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国际美展”画作“孤儿泪”前

于铭慧拿着营救父亲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国际美展”画作“孤儿泪”前的合影,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她与画作中的孤儿的命运何其相似!于铭慧长大了,看清了摧残父母的真正恶魔。那么那些和她有着相同命运的昔日的孤儿,他们不也同样能认清这场迫害的元凶吗?法轮功学员们的孩子长大了,无论他们是否曾是孤儿,他们都能认清迫害自己父母的凶手不仅是那些个体的中共恶徒,更有操纵这场迫害的邪恶政党。

历史是延续的,孩子们认清中共恶党的本质也是必然的。对于中共恶党及其党徒来讲,它们最恐惧的也正是自己罪恶的曝光。因为多一部份人认清中共,就多一部份解体中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