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又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山东农村妇女,今年五十七岁,原来多病缠身,生不如死,最后连医院都不收了,让家人为我准备后事。我能活到今天,并且现在活得健康、幸福、快乐,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激之情,只能真诚的说一声:师父,谢谢您!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大法清除了我一身的病

我出生那年,发过一次高烧,烧坏了左脚的大筋。由于左脚筋短,所以站立时左脚不能象右脚一样落地,需将左脚上的鞋底加高一块才能落地,并且左腿一直疼痛。后来左脚作了手术治疗,不但没治好,反而造成左脚残疾,走路只能瘸着走,而且不能在体前弯曲盘坐,只能向后弯曲,并且身体一直向后倾斜。

长期下来,腰椎严重变形,向外突出,并且向右弯曲成月牙形,压迫腰椎神经疼痛难忍,最后疼得只能躺着,根本不能动。我只好吃止痛药减轻疼痛,左脚才稍微能动点。那时我还不到四十岁,二女儿才三、四岁。我整天到处寻医问药,各大医院去看病,什么偏方都用了也没治好。家人把我腰椎拍的片子拿到烟台、青岛等地各大医院请专家看。专家都说治不好,即使用尼龙袋子背钱来治也治不好,发展下去还可能瘫痪。

那些年家里的收入全用在给我治病上还不够,又借了债,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在我治疗腰椎的多年中,身体还不断的添新病:便秘二十多年,一直靠吃药通便,身上还长了三个肿瘤:左腹部、右腹部、子宫各一个。由于家庭困难,我也一直没治疗,越长越大,在体外都能摸出来。病痛的折磨使我无法承受下去,再看看这么多年来我不但不能帮丈夫干地里的活,连洗衣服、做饭、照顾孩子我都不能干了,还要丈夫照顾我。家庭被我拖累得已不成样子。再加上医生对我的病都无能为力,我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多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但看看幼小的孩子和可怜的丈夫,我只好遭着罪一天一天挨着过吧。

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洪传以来,曾有大法弟子向我洪法,由于我悟性差没有走進大法中来,后来我又了解了大法真相,记住了大法弟子的叮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平安,得福报。

我们这里主要靠苹果收入钱,二零零七年我家的苹果管理的不好,一半得了“苦豆病”,没卖上几个钱。农历九月初六,我因苹果卖钱少,生气上火了,晚上心脏发慌,很厉害,我无法入睡,半夜我想起了大法弟子告诉我,遇事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平安、得福报,我就立即诚念起来,念了约半小时后,我心不慌了,睡着了。

天快亮时,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告诉我:你炼炼大法就好了。我当时也觉得非常神奇,但由于我晚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慌好了且睡着了,我也就相信了炼大法能好病。第二天我就叫丈夫到一个修炼大法的嫂子家给我找大法书,嫂子在外地,这几天刚好回老家了。找来后我就自己在家学,大嫂教给我五套功法。学炼了三四天后,我的头就开始疼,我也不在乎,疼了三天后就不疼了,逐渐好了。腰椎又疼得厉害起来,到九月十四日,疼得我实在难以忍受,躺也躺不下了。中午一张大光盘大小的腰椎画面显现在我眼前,从画面中可看出腰椎已经直了很多,弯曲的也轻了很多。

那几天,丈夫在我旁边坐着也听到了腰椎骨“咯噔咯噔”响的声音。我当时悟到是师父给我调整好了,师父是用这种方式告诉我继续坚持忍下去,炼下去。我又坚持忍了十多天,实在忍受不了,就让丈夫去叫村里的同修来帮我,种种原因同修没来,当时对法理解的不深,我就吃了止痛药。五六天后,腰椎不疼了。

我有二十多年的便秘病,全靠吃药通便。有一天,一个同修问我:“你还吃药吗?”我说:“别的药不吃了,还吃通便药。”同修表示要相信大法无所不能。从我不吃药后,十天大便了两次,以后十七天大便了两次,但肚子也不胀了,没有不适的感觉。第三次我二十多天饭不少吃但一直没有排便,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以后逐渐大便正常了。那些日子我虽然没排便,但我却闻到身上有大便的气味,我当时悟到是师父从另外空间给我排便了。

我身上的那三个肿瘤,由于一直没钱治疗,到后来右腹部的那个长得比拳头大,左腹部的那个鸡蛋大小,子宫里的那个也有拳头大。这么多年,我养成了一个习惯——经常用手去摸它们。学法后,我认识到这是个执着,应放下,我认识到后就再也不去摸它们了。突然有一天想起来了,再去摸,腹部的两个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我象来例假一样,排了二十多天的血水,但颜色很淡,我也不在乎,认识到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以后一摸子宫里的肿瘤也没有了。

修炼两年后,我身上的多种病都好了,师父把我的身体完全净化了,我再也不受病痛的折磨了,我高兴极了,丈夫和孩子们更高兴了,家里又洋溢着久违的欢乐与幸福。我由一个病业满身的人变成一个健康人,由衷感谢大法和李洪志师父。丈夫和孩子们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见证了李洪志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魔难

可是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也会带来麻烦。二零零九年秋天,我父亲去世后,分给我两万元钱的遗产,那时我还欠哥哥的一万元借款,哥哥那时不但不给我分的那两万元钱,还向我要我借他的那一万。他向我要钱时,我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守住心性,马上就生气了说:我有钱时你借我的钱十多年不还,我也没向你要过,我现在才借了两个月,你就跟我要,你也好意思要。我丈夫就向他要那两万元钱,他不但不给,还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并说我不想给他那一万了,要从那两万元上顶账。姑姑、妹妹都听信了哥哥的话,都来说我不对,我就更生气了。

心性关没过去,腰椎病又犯了,疼得我躺也躺不下了,坐在炕角,用被围成二尺半高的圆围,困了倒在周围的被上睡一会儿,疼得我忍受不住了,又吃止痛药,一直到秋后苹果摘完了还没好。这回我向内找,认识到本来师父已给我净化好了身体,这次病业又返上来,是因为我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哥哥对我那样,我不应和他一般见识,我应该提高心性却没提高,我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把村里的大法弟子都叫到我家,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炼功站不住我就靠在炕边炼,可是这样一直到年底,腰椎还没好, 并且发了二十多天的高烧。高烧过后,我整个屁股起泡溃烂了,向外流着脓水,最后整个屁股烂成一个大洞,丈夫说,二斤肉填不满。

腊月二十八日,两个女儿、女婿都来家了,见我这样,他们非要我去医院治疗,我不去,他们强行将我送往县中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这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治不好,对我丈夫说:“你就是用尼龙袋子背钱来治也治不好。”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我没做好才导致我这样。我要回家,女儿、女婿们坚决不让我回家,继续住院治疗,结果越治越不好,最后连血管都找不到了,吊瓶无法打了,并且肚子也开始疼,医生检查说是肠痉挛。心脏也不好,拍片检查后医生说没办法治了,心脏膜快破裂了,要我们回家准备后事,可能连家都走不到就死了。

女婿听医生这么一说,吓得都不敢开车往家拉我。丈夫对女婿说:“你不敢拉,咱得租车拉,租车拉死了不也一样吗?”无奈,女婿将我拉回家。

绝处又逢生

庆幸的是回家后,我还没有死。但家人已为我准备后事了,连送老的衣服都准备了。回家后,我浑身疼得无法忍受,用头碰墙,并且大小便失禁,丈夫无奈,找来村里的医生给我打了三支止痛针,希望能减轻点我的痛苦。不可思议的是打针后,我睡着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奇迹般的好了,哪里也不疼了,除了屁股不好外,其它症状都消失了。丈夫既高兴又觉得不可思议,连忙打电话告诉我哥,说我好了。

哥哥不相信,特地来看我究竟怎样,见到我后说:“真是太神奇了!”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来看我,我就告诉他们,我能活过来,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我要不修大法,这回可就真没命了。我向来看我的人讲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用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他们也都认同大法。

接下来的日子,我一直坚持多学法,嫂子又捎给我一些以前的《明慧周刊》,我也认真的看。从同修的交流中,我对大法的认识也逐渐提高了,也觉得逐渐会修了(由于文化水平低,以前对法理解的不深,更不会照着法去修),平时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严格用法要求自己,一个多月后,我屁股一侧的洞长好了,到二零一零年八月,另一侧的洞也长好了,逐渐我也能下地了、炼功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我的屁股又疼起来了,每隔四、五天就疼得厉害一次,每次都疼一天一宿。每次疼我都想起《明慧周刊》上开天目同修看到师父替众生消业遭受的痛苦,我就想,这点罪我要承受过去,忍过去,就这样疼了两个多月,到现在彻底不疼了。

现在我不但能自理,而且还能做饭洗衣干家务了。丈夫和孩子别提多高兴了,家里又充满了欢乐和幸福。家人对大法和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丈夫每当想起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都会感动的到无人的地方偷偷抹眼泪。村里的人也都对丈夫说:多亏大法,要不你老婆早没命了。

丈夫在见证大法的超常神奇、师父的慈悲伟大过程中,早已走上了修炼之路。女儿女婿们也都认同大法,退出了曾加入的一切邪党组织。这几年来,凡是看我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我都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他们都认同大法,做了“三退”,好多明真相的人也从大法中受益,他们见到我都会说:感谢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

对李洪志师父的救度之恩,我无法报答,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也希望那些至今还被邪党谎言蒙骗的世人,赶快清醒过来,分清正邪,退出曾加入的一切邪党组织,善待大法,同化大法,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