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庭审失败看山东单县610头目王占蕴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六月十八日,一场原定在山东单县公开庭审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却悄无声息地改迁到菏泽牡丹区法庭非法开庭,满堂听众除了当事人的三个女儿一个外孙外,全是单县和菏泽公检法及“六一零”穿着便装的政法官员。

九点时分,开庭时间到了,当审判长宣布“将当事人带进来”的时候,两个女警架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出现在门口,她的两个女儿哭喊着扑上去,一边一个接过她们的妈妈一一孟庆梅,步履艰难地走上法庭。

按照走过场的所谓“司法程序”,公诉人念完了苍白无力的起诉状,当审判长索要证据时,摆到台面上的只有十几个光盘和一把玉雕的护身符。继而,律师为孟庆梅做了无罪辩护,围绕着宪法明文规定的信仰自由,律师指出了单县“六一零”、公安系统残酷迫害法轮功、知法犯法的严重违法行为,要求法庭立即无罪释放他的当事人。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公诉人理屈词穷、无言辩驳。

接下来,孟庆梅抖擞精神,陈述修炼法轮大法给自己的身心带来的好处,特别当她说到:自己因车祸致残,几十天不能吃喝,不能睡觉,经北京多家医院判定为植物性神经功能坏死症(未来成植物人),孩子们耗尽家产、乞天求地,也无人敢救治,只好回家等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抱着一线希望炼了法轮功,去学法炼功场当天,是孩子们拉着她架进屋里去的,而学法结束后,她自己走着回了家,全家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竒在自家亲人身上的体现,无不激动欢喜得流泪。此时,法庭上,全场默然,气氛肃静而祥和,就连审判长的提问都变得细声细语:“老太太,你歇歇再说,我先问你一句话,你在公交上放资料了没有?” 孟庆梅答:“没有!” “好,知道了,你说吧。”

有不少人听完庭审后,明白真相,十分震撼,愤然质疑,有人当场低吼“这是开的什么庭?!”“是执法者从没有过的恥辱!”

台下听众、台上法官、陪审员目光直逼坐在台下的一个女人,她,就是这场离奇冤案的炮制者,罪魁祸首一一单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占蕴。这时的王占蕴,众目睽睽之下,不管怎样矫揉造作、强颜笑脸、故作镇定,但都难以掩饰她那种内心的虚弱和尴尬。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

“六一零”头目王占蕴

王占蕴这个官场小丑,女中人渣,因无德而成“才”,因性恶而疯狂,放弃良好的教学讲台,涉足政坛,权欲滋生,官迷心窍,利令智昏,卖身中共, 甘当江、周流氓暴政集团鹰犬,残酷迫害坚持“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单县犯下了一系列不可饶恕的罪行。

一.死心塌地推行“三光”政策。

“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是中共政法委操控迫害法轮功的直接黑手。该组织因为在1999年6月10日由江泽民一伙设立而得其恶名。单县作为它的一个分部,三任头子有两任知难知耻,急流勇退。王占蕴却趁机要挟,请缨上阵,拍了胸膛要把单县法轮功学员“一个不剩的弄干净”、“有一个抓一个”,死求活缠爬上主任这把交椅。上位后,极力推行“三光”政策,(即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形体上消灭),疯狂迫害法轮功弟子,大搞红色恐怖,煽动仇恨,制造谎言妖魔化法轮功,通过单位、家庭、社会等渠道孤立、骚扰、恐吓修炼者,用突袭、抄家、电话监听等形式侵犯人权,剥夺自由,造成修炼者家庭长期处于生活、思想、精神的巨大忧郁和恐慌之中,狂妄叫嚣“要把法轮功一网打尽”,其人之狠毒,令一些公安老手都咋舌。

二.一手遮天、无视宪法。

指调公检法狂抓、滥捕、枉判,制造冤狱,残害无辜,心狠手辣,肆无忌惮。单县每一个法轮功冤案,无一不是王占蕴亲手批示拍板督办。今年新年前后,经其亲手批办的几起冤案都极其残忍。

终兴镇常六村的程新光,七十多岁了,外号大弯腰,伏地而行,不能下地干活。炼法轮功后,九十度大弯腰不治而愈,因为不放弃修炼大法,遭受四年冤狱迫害。回来后,连门都不出,长期在家炼功学法,结果被本村恶党支书无辜构陷,唆使终兴派出所恶警突然抄家,老俩口被绑架,罚款后,老伴被放回,而在王占蕴的操纵下,程新光被秘密开庭判刑四年半。服刑前,当子女们去送别的时候,程新光人已整体脱相,只剩下一身皮、嶙峋瘦骨。据知情人透露,当时政法界负责人都不主张判刑,是王占蕴一人大耍淫威拍板定案,硬判的。

今年四月十九日,退休干部孟庆梅乘车时,被杨楼公交车司机恶意举报,派出所驱车绑架,经国保大队非法刑拘,罚款后,本应放人,王占蕴却强行阻拦,并将孟庆梅押送外地,重加迫害。检察院因不够条件不予批捕,王占蕴又以“要把单县法轮功一网打尽”为由,逼使菏泽市“六一零”头子给检察机关施加压力,强令批捕起诉。六月十八日,在菏泽秘密开庭时,孟庆梅因为长时间绝食,身体已虛弱的不能行走。所以才出现了文章开头由女儿架着出庭的一幕。王占蕴对这样两个无辜的古稀老人都不肯放过,她哪里还有半点人性?

三.洗脑班是王占蕴迫害法轮功的“绝活”

单县所有的洗脑班,王占蕴逢场必讲,“党文化”“无神论”的歪理邪说、骗人的谎言、谣言、暴力专政的厚黑学说,被其利用的得心应手。掌握在她手里迫害法轮功的权力至高无上,十四年来,单县被其洗脑迫害的不知多少好人。“转化”不成就判刑,判刑不成就劳教,当这两条路都走不通时,她的最后一招杀手锏就是洗脑班。

洗脑班是个什么地方?凡是去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人间地狱,是一个比监狱更黑暗、更残酷、更无法律底线的血腥魔窟。前年,被王占蕴亲自带领人马绑架的单县一中一个姓王的教师,送进洗脑班搞暴力“转化”,结果,王姓教师被迫害成精神病,回来后在宿舍点火自杀,学校被人家家里人闹得天翻地覆,单位找王大主任,王占蕴连面都不敢跟人家见。

今年五月,一法轮功学员在菏泽女子监狱遭受了一个月的非法关押后,因检察院不批捕要放人时,王占蕴又要使坏,打电话叫该学员退休的原单位出车、出钱、出人,陪其去济南洗脑班洗脑,被拒绝后,又让该学员的丈夫和女婿陪去,甚至连人家远嫁他乡多年的女儿都想弄回来洗脑,你说这个女人有多坏,最后又叫公安局国保大队去送,好在警察良心复苏不再配合,才使她的迫害阴谋落空。这个邪恶无比的女人无法无天、依仗特权兴妖作怪、祸国殃民,给中共邪党增添了多少败政亡党、无法挽回的劣迹和恥辱,让这样的坏人主政一块天地,真正应了一句话:今日当局已经朝中无人、江郎才尽了。

四、坑害全县民众大搞“拒绝邪教”承诺卡签名活动

王占蕴以政府的名誉,以经济扣罚的手段,以突然袭击的快捷方弍,在未及思考的情况下,逼迫民众在承诺卡上签字画押,实质上是强迫世人协同参与迫害法轮功,走共同犯罪的道路。以欺骗的手段把广大民众的命运和“血债帮”捆绑在一起,为中共邪党走向最后的灭亡输血拉垫背,而人们却在浑然不觉中上了贼船,成了中共未来的陪葬品。此女招数之阴险狡诈,可见一斑。

这个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升官上爬,为了能调动菏泽与在教育局任职的丈夫长期厮守,不择手段的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效犬马之力,在单县欠下了累累血债,恶迹多端,难以概述,以上几例,只为冰山一角。被害者人人都有一包辛酸泪,家家都有一笔铭心帐,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千古一理。这是任何人都逃脱不了的历史规律。 王占蕴迫害正信、不遗余力,多方劝善,置若罔闻,可谓天怒人怨。但是法轮功弟子以济世救人为己任,救人没有选择、没有分别,希望王占蕴仔细想想:为了你和你全家人的未来,请你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吧。立即释放被你非法判刑的所有法轮功弟子,对你就是机会,否则,一意孤行,必遭天谴。历史的大审判已开始,国际恶人榜上,你一直名列在位,真到那一天,你就是单县第一个被清算的首恶份子,何去何从你必须尽快做出选择。最后的机会不多了,清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