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在 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二零零六年,我地打印的《明慧周刊》经常有断字、断行、看不清的现象,传到我这儿,我都用笔描好,再传给同修。体谅到做资料同修的艰难,我萌发了想学技术、做资料的想法。有了这个愿望,在师尊的安排下零七年四月份技术同修给带来了电脑、打印机,我自己先开了花。

承担责任

二零零九年我地有不少同修买了电脑,有的想开花,有的想自己上明慧,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这就涉及到装系统。

我在给同修买电脑时,技术同修教我装了一次,我记了笔记带回来,可那是我自己才学了三个来月的事了。过了这么长时间,照着笔记装,不知我还行不行。还有,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会电脑,就想找技术同修来装。可是三个月过去了,我天天盼她来,她却一点信儿也没有。以前我有求,她是必应的,这次怎么了?我思量着怎么办?也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帮我。逼得我只能自己去。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装好了第一台电脑,也使我信心大增,知道怎么往前走了:有师父在,只要我有正念,师父就会帮我。

后来又从网上学了安装双系统、加密系统和一些软件的使用和安装。现在我地基本上实现了遍地开花,利用着各种项目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现在在学做真相电话这个项目。

比学比修

二零零七年我学会了自己上网、下载、打印。在浏览明慧网文章的过程中使我受益匪浅。我的心和明慧紧紧的贴在一起,在自己不精進、懈怠、迷茫、正念不足、被干扰的学不了法时,我就会趴在电脑上看明慧文章,针对自己的问题,看相关的交流文章,解开心结精進起来。

有一次我的打印机出了问题,不知怎么办,就给教我技术的同修去信请教,一直没得到回复,我就想起了明慧,心想:不知这样行不行?我就试着和明慧编辑部说了我的问题,接着我收到了一个技术网站的网址。我只会上明慧网,其它什么也不会。我就打开电脑,到处找那个技术网站,找了一大气也没找到。我就上动态网主页上看,发现上方有一行字是英文,还动,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网址,就靠蒙把我收到的英文字母输進那个会动的格里,点一下后面的“浏览任意网站”,一下子就上到了那个技术网站,我照着提示一步一步的把我的问题解决了。

放下自我

随着在技术上的成熟,我可以在当地独当一面。这时的我没有了以往的平和,不是善意的拿出自己的主意,默默的配合整体。我说的别人要是不听或不照着做,我嘴里说着要配合整体,可心里却是忿忿不平,觉的自己的办法最好,你们非要那样,费时费力,不会算账。时间长了,我已经形成了观念,只是就事论事。同修说我有个劲儿在里边,问她还说不出来。

就在今年春天,我和同修的矛盾已经很突出了。去年邻镇有个同修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了,我们要供给他们资料,同时组建新的资料点,涉及到协调人选问题,几经交流也没定下来。说好的事到做的时候就变了,我就不干了,觉的修炼人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我正闹心呢,这个说我说什么了,那个说我说什么什么了,好象所有的矛盾都指向了我,我觉的他们冤枉了我,自己受了委屈,再也受不了了。我和经常和我配合的阿姨同修说了我的情况,阿姨同修说我应该静下来实修一段时间,不要光做事。是啊,边学法边想着做事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觉的这个事我不去做不行,那个不做也不行,好象没我什么事也做不成似的。我就这样硬撑着。

有一天,甲同修找我去他家,说同意我提出的办法,我说那就做吧。可他又把我带到乙同修家,乙同修不同意我的办法,就说了她自己的想法。当时边听边想甲同修的不是:你要不同意我的办法,你就直接和我说好了,干嘛还拐个弯儿,让别人来说服我,跟我玩起心眼儿来了,拿我不识数呢。对你这种人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在协调人集体学法时,我声明退出,以后不参与协调的事,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的我会做好我该做的,以后不是非找我不可的就不要找我了。

然后我关掉手机、卸下电池,不和任何人联系,也不去参加集体学法了。在家学法,什么也不做,我倒是悠闲起来,看看电视,逛逛街,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又开始埋怨没人理我:你们谁状态不好我都会去看看,隔段时间没见到谁,我都会问问、看看怎么样,临到我可倒好,谁也不来一趟。我抱怨着、消极着,从下午五点打开电脑看电视剧,一直看到第二天上午十点,这时平时不太来往的同修来我家说要和我一起学法,学了一讲同修走了,之后又来了两天,再也不来了。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的心,为了鼓励我,让同修来的。我开始大量学法、抄法,过了一个来月,我调整好了心态,又能和同修互相配合了。

揭露邪恶

二零一零年年末,我们地区被列为重点的同修都受到了邪恶的多次骚扰,我也是其中一个。

甲同修曝光了邪恶的恶行后,被骚扰的事在当地真相传单中发表了,我们开始协调同修在当地大量散发,震慑了邪恶。恶人说要送同修去洗脑班,我们地区三个名额,被骚扰的同修陆续离开了家。邪恶开始针对我進行骚扰,我一宿没睡,心想还曝不曝光,想着师父说的:“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1]我就曝光了邪恶。很快当地真相传单出来了,我打开一看有我的名字,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关闭所有窗口,心怦怦的跳,我发着正念、求着师父,解体使我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心稳了,我又从新打开本地真相,认真的看了看之后,打印了二千份左右在当地散发。

随后过了几天的时间,派出所的人来到我家,叫着门、砸着窗户,看那架势就是想绑架我,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骚扰、曝光之类的,我明白了,是邪恶害怕了,想用这阵势把我吓回去,保全自己。我边求着师父边发正念,想着我要怎么办,心突突着,可我的脑袋是清醒的。我拿起电话打给曾经修炼过的弟妹,说:“派出所的人在我家又砸窗又叫门的,你让咱家所有的亲戚都来,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弟妹说:“好,我告诉爸一声,马上来。”我想她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让她通知同修帮我发正念,我不能直接给同修打电话,得注意同修的安全呀。我就在想谁能明白我的意思呢?想起一个常人朋友,她母亲和婆婆都修炼,也都被关押过,她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就给她打电话说了和弟妹说的一样的话,她告诉了她母亲和婆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周边的乡镇都知道了。我放下电话,坐在地上发正念,心越来越稳,我知道企图迫害我的邪恶解体了。过了十来分钟弟妹和朋友来了,问派出所的人在哪儿?我说:“他们看我打电话就都走了。”有好几个同修也来了。

有一个和我平时走的很近的同修当时起了人心,叫我不要曝光邪恶了,说我要是被抓走了丈夫孩子怎么办?让我把做资料的东西收拾收拾拿走,不要放家里。被她说的我心里又不稳了。晚上我边收拾边想:如果被骚扰的同修都能站出来曝光邪恶,我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了,你们可倒好,都躲起来了,把这么大的责任推给我一个小女子,你们算什么男人?我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人。把机器都包装好了,我没有马上送走,在想:我真的要把它们送走吗?马上就星期五了,同修还等着看周刊呢,我不做了,推给谁呢?这是不负责任啊。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3]对呀,我是大法弟子,世中的觉者,未来的法王,有我在,所有的机器都在,谁也动不了,我拿出机器,放回原位。继续曝光邪恶。

结语

自己做的不是很好,写出来的东西觉的是在证实自己,一直是写写停停、停停写写,不断调整心态,告诉自己是在证实师父的伟大、大法的威力,不是证实自己如何的了不起。如果没有师父,我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又能做的了什么呢?我一直不敢跟师父说我保证会怎么怎么样,但今天我要跟师父说:“我要修好自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不负师恩。”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建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