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惧真相外传 佳木斯监狱清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黑龙江佳木斯监狱从五月二十三日开始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监内整顿,一个月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什么?谈点见闻。

所说整顿的主要内容就是清监,清所谓“危禁品”,要不是今天的楼房,形容说挖地三尺不为过。

监狱利用武警突然袭击,脱衣、拆被,有缝隙的地方无所不及,弄得人心惶惶,对干警每天入狱都要搜身,一个狱警对搜身的武警发火了,说:你别乱摸,我自己脱让你看。这一个月,弄的干警苦不堪言。今天的电子产品,如mp3、mp4、收音机(限制波段)都是合法产品,中共为封锁真相,一概视为危禁品,一旦搜到就罚“蹲小号”。

但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则是另论,如果警察搜到大法书、大法资料及电子设备,便大打出手。我们看到明慧网六月十日曝光的佳木斯监狱八监二中队长于春亮对法轮功修炼者孟宪国殴打的报导,但事情并没有完。于春亮行恶曝光后,恼羞成怒,继续报复。六月十五日晚七时三十分,于指使一名刑犯对孟宪国的床铺、被褥又进行乱翻,将大法的经文,电子书、播放器全部搜走。六月十六日中午十二时,在水房走廊,于春亮以有人举报孟宪国炼功为由,猛打孟宪国五、六拳,孟宪国告诉他会遭报的,结果于春亮当时就把脚崴了,现在呆在家里不能上班。

为什么监狱这么惧怕电子设备?据讲省内一未成年管教所内打架的视频被曝光网上,引起省监管局的恐慌,下令全省清查。其实,曝光邪恶这是在大气候下的必然,《走出马三家》、《小鬼头上的女人》等,已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幕撕开,邪恶最怕曝光。

随着时间推移,在佳木斯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陆续走出魔窟。本地区近年来发生了几起法轮功修炼者刚走出监狱门,就遭到由监狱与地方“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串通好的再次绑架,恶人把法轮功学员以没转化为由送入洗脑班。以往监狱放人都是早上八点上班以后,监狱为迎合地方“六一零”办洗脑班需要,避开家属放人,这是严重违法行为。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一时,监狱又不通知家属直接将法轮功修炼者田成军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佳木斯监狱大整顿,整顿什么?仍然是在“六一零”的唆使下,继续违法、犯法。

“六一零”是个什么东西,不敢下文件,不敢挂牌,权力却超越法律之上,和文革的“中央文革小组”、德国的“盖世太保”有什么两样?这一点佳木斯监狱的干警仍不明白或觉得自己只是个执行政策的人,在法律上讲,其实是共犯,谁做谁的罪。

俗语讲: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世间事变化莫测,不是人想当然,眼下中国政局飘摇,乱象丛生。在佳木斯监狱,今年四月底,原狱长叶枫带着一身还不了的血债走了,新狱长吕允强走上了前台。俗话讲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搞整顿。吕允强上任要清楚,在中国,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在佳木斯监狱怎么才能干好,你的前任如何?

不会忘记,二零一一年春,佳木斯监狱为强迫法轮功放弃信仰,半个月时间就迫害死法轮功修炼者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

应该记得,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冤死狱中后,其妻女鸣冤遭绑架,被判劳教,遭酷刑。为父伸冤,营救母亲和妹妹,秦月明二十三岁的长女秦荣倩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上街头征签,在半月内即征集到一万五千个手印声援。

省高法对秦月明死亡家属诉赔偿一案,立案又不作为,中共司法为世人所愤,秦月明遗体至今不能入土为安。

近日,带着思念,带着悲伤,秦月明的妻子领两女儿来了,陪同的警察都不敢正眼看家属。家属打开冰柜,掀开白布的时候,惊呆了说:怎么回事?人怎么放成这样了?你们怎么给保管的?这也没保管好啊?戴白手套的警察说:这都已经保管的很好了,这冰柜都是专用的。家属看到秦月明遗体的眼睛都塌陷了,嘴唇很薄,牙齿都露出来了,脸部的肉有些收缩。脸部和颈部还是呈紫色。

图:二零一一年二月,在佳木斯监狱,秦家妻女见到秦月明遗体痛苦万分。
图:二零一一年二月,在佳木斯监狱,秦家妻女见到秦月明遗体痛苦万分。

选在父亲节,两女儿秦荣倩和秦海龙分别给秦月明念了两首写给秦月明的诗,两女儿边哭边念,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念完后,两个孩子讲法轮功真相、讲法律真相,揭露迫害,两个孩子的心态很纯。人都有善的那一面,在家属讲真相的过程中,陪同的干警没有人说一句话,没有一个人催家属,也许是人明白的那面被触动了。

但是,秦月明家属在乘公交车回来时,发现有便衣跟踪。下车后家属拿出手机要给他拍照,他吓得赶紧转身藏到站牌的后面,拿起手机打电话,看到家属发现他之后就没影儿了。家属走了一段路时又发现了第二个便衣,家属停,他就停,一回头看他,他就转身假装打电话。不一会儿家属又发现了第三个便衣,对家属跟的很紧,家属就开始给这两个便衣拍照,他们立刻就转身假装买眼镜、或假装打电话,有时还躲在树的后面。家属看见那些便衣真的很可怜,像个小丑一样。这就是今天邪党体制下的人,两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