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四)遭受毒打、逼供、酷刑折磨的孩子

◇屡遭疯狂逼供死去活来 十六岁少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凶手:河北衡水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贾双万、张元相,看守所恶警

杨德强,河北衡水法轮功学员杨小温的儿子。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市610季杰和兵曹乡宋庆庄将杨小温绑架。傍晚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贾双万又带人去杨家把他十六岁的儿子杨德强绑架,杨德强不配合,恶警就把杨德强铐上背铐,扔进汽车后备箱。

在公安局,贾双万和张元相毒打小杨德强,用皮鞋踩手铐、踩胳膊,长时间搧耳光。晚七点,贾双万强行按着杨德强摁手印后秘密送进看守所。杨德强不配合他们,张元相就用皮鞋猛踩孩子的太阳穴,看守所几名恶警也对这个十六岁的孩子拳打脚踢,孩子几次被打得昏过去,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据悉,看守所恶警还开了枪吓唬他。

在看守所,杨德强被拖进一间小屋,被贾、张伙同看守所恶警摁趴地上,强行脱去鞋子、扒光衣服,用皮带轮番打,贾打累了,张接着打,打了好长时间,杨德强硬是咬着牙没吭一声。站在一旁的一个恶警还说:使劲打,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打人发了疯的恶警贾双万找来一个竹制刑具,狠打杨的手背。夜深了,才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杨德强关进监号里,贾还发令说:谁也不让见。后来,贾双万他们又“提审”杨德强五、六次,每次都是酷刑折磨,每次杨回监号都是伤痕累累。杨德强后被这些恶人非法劳教三年。

◇拒绝招供钢筋抽身 盛伟救母再遭暴打

二零零五年五月七日,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露水河镇年仅十二岁的盛伟,与父母一起被东山派出所汤龙平等恶警绑架。派出所恶警用十二号钢筋抽打盛伟,逼他说出母亲的资料来源,尽管身上被恶警抽得伤痕累累,盛伟愣是咬着牙、忍着痛,没有出卖法轮功学员。母亲杨忠红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体罚和电棍电击等迫害。

小盛伟:决不出卖法轮功学员
小盛伟:决不出卖法轮功学员

小盛伟背着三岁的妹妹去要妈妈
小盛伟背着三岁的妹妹去要妈妈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杨忠红在给恶警梁某的妻子讲真相时被举报,被绑架到抚松县看守所,被绑到铁椅子上恐吓和非法用刑。在绑架的过程中,恶警汤龙平连杨忠红三岁的女儿(小盛伟的妹妹)也不放过,逼问孩子,谁和她母亲聚会,小女孩被吓得哆哆嗦嗦。恶人的卑劣行径引起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说现在的警察还不如土匪。

盛伟忍饥挨饿借了二十元钱,十月十六日早上五点多,背上三岁的妹妹阳阳,到客运站坐车去找妈妈,一路打听,找到抚松县公安局要求放了妈妈,没想到恶警破口大骂,抬脚就踹。盛伟的脸被踹肿,耳朵被打得嗡嗡响,毛衣袖子被撕破,当时被打昏过去,过了一会才苏醒过来。

为了掩盖罪行,恶警强行带盛伟到市场商店二楼做衣服的地方把袖子给缝上。随后四个警察把小盛伟抬胳膊抬腿塞进警车拉回家。在警车里盛伟奋力反抗,被警察揪掉一把头发。小盛伟痛苦地说:“我现在没有妈妈了,爸爸也找不到了,我和妹妹在家连饭都吃不上没人做。你们还打我,我也不想活了。”

第二天,小盛伟忍着痛又到抚松县公安局要妈妈,在公安局大厅里,小盛伟一遍一遍诉说自己被警察暴打的经过。最后警察说:别喊了,周三就放你妈回家。盛伟和父亲历经了一个月的奔波劳累,风雨无阻到公安局、人大、检察院、法院、信访办讲真相。邪不压正,盛伟和母亲终于一家人团圆。

◇脏布塞嘴铐进地下室 十四岁少年被打骂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月,河北沧州盐山法轮功学员李淑霞被盐山公安翻墙而入绑架、抄家。李淑霞十四岁的儿子哭喊,恶警将孩子的嘴用擦车的脏布塞住,将他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恶警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放了。恶警威胁孩子的外公说:过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还要送回去,便离家出走,讨饭充饥。十四岁的儿子小小年纪就饱受惊吓和酷刑。

◇初二学生讲真相遭追捕 亲人遭歹徒毒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河北定州市年仅十五岁的初二学生铁龙,因跟老师讲真相,被留春乡派出所抓捕后,被铐在树上殴打。小铁龙伺机逃离魔掌。恶人竟将孩子的叔叔、姑姑、哥哥绑架毒打逼问;叔叔被打得卧床不起,不能自理。小铁龙流浪到四川姥姥家,恶警跟随而至,把小舅舅、老姨一顿毒打,店铺被砸得一塌糊涂,姥姨被劫进看守所。小铁龙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定州看守所,恶警敲诈他父亲一万元,他们家几经恶警洗劫,早已财物两空。交不出钱就不放人。

◇十四岁女孩遭电击四小时 众同修含泪绝食抗议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管教人员逼迫每个人写“保证”,不写就用电棍电。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下午,唐力、大穆两个男队长把十四岁的小女孩韩天子、辽宁中医学院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叫到队长值班室,拿电棍逼他们写保证,整整电了一个下午。女学生的一声声惨叫揪着每一个人的心,女学生身穿短裤和半袖背心,露在外面的皮肤被电棍电得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恶警让韩天子写保证,韩天子不写,就叫她蹲在办公室里,说不写保证书就给她送工读学校(关少年犯的地方)。韩天子坚持不写,他们就电孩子,刚开始孩子很坚强,没哭,后来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动了所有还存有善心的人,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流了泪。恶警恐吓:“写不写保证?写个保证就放你回家。” 孩子说:我受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保护,不许打我。可院长白素霞和两个队长毫无人性,继续电她,电了三、四个小时。据悉,小天子被电昏,高烧不退,抽搐,大小便失禁。在电棍的噼啪声中,在刺眼的蓝光、焦糊的烟雾中,韩天子迎来了她十五岁的生日。电完后,白素霞还对天子说不许说出此事。

当看到孩子被电得遍体是伤,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哭了,很多学员晚饭都没吃。从那天起,四十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不许打人。

(五)被无理赶出校门的孩子

《义务教育法》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章(学校保护)第十四条规定:“学校应当尊重未成年学生的受教育权,不得随意开除未成年学生。”

一九九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国正式签署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一九九二年三月二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该公约,一九九二年四月一日,公约正式对中国生效。该公约规定:儿童享有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

然而,学校学生若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即使成绩优异、品学兼优,也会被610和校方赶出校门,被非法剥夺信仰自由和受教育的权利。

◇长春市优秀中学生因坚持信仰被剥夺受教育权利

长春市优秀中学生尹小天,一九九七年十月喜得大法,通过修炼,身心健康,学习成绩提高。二零零一年夏,以优异成绩考入长春市朝阳区朝阳一中,由于不写“保证书”,被拒绝入学,而被分到长春最差的学校第六十九中学,去报到时,六十九中的校长表示,不写“保证书”不让上学,尹小天指出学校的做法违反了《教育法》,校长(常军)说:“我也没办法,是教育局局长说的,你不来就拉倒,你来就‘转化’你,你想上学就写‘保证书’,不写就别想上学。”

就这样,十四岁的尹小天因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失学。而且因父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尹小天无人照顾,一直过着寄人篱下、流离失所的生活。

◇坚持修炼讲真相 山东沂南二中高一女生被勒令退学

聂颖超,女,原山东沂南县第二中学(卧龙学校)高一(4)班文科班学生,从小跟随父母修炼法轮功,由一个接近奄奄一息的肺炎、耳膜炎患者变成一个健康的人。多年来,爷爷、父母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家中遭勒索万余元、被非法抄家两次,负债累累。她升高中不到一千元的学费,还是父亲贷款才凑齐的。

在沂南二中,聂颖超不顾老师的误解,坚持对不了解法轮功真相、被谎言欺骗的同学、老师讲真相,被班主任、年级主任、校长找去谈话,二零零五年初,开学不久,聂颖超被沂南610主任伙同高校长非法讯问,三月十日(星期四)上午约十一时,被610人员及学校多名老师强行拖出教室,膝盖、下半身拖在地上塞进车里,强行送回家,遭强制退学,书和铺盖也被全卷回家。

在家人接连不断遭迫害中,在长期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下,聂颖超的奶奶一卧不起,二零零五年黄历二月二十二,永远的走了。不久,610妄图伺机再次绑架聂颖超去临沂洗脑班,聂颖超被迫离家出走,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

◇坚持修炼讲真相 山东沂南一中高三女生被逐出校门

李群,女,山东沂南县第一中学高三年级美术班住校生。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李群给她的同学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并赠送法轮大法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被深受邪党毒害的高三九班学生陈丽丽告发给老师。

高三年级部主任潘月兵、高三九班班主任孙彦玉找李群谈话,逼她写保证。李群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潘月兵、孙彦玉给李群的家长打电话,让她回家(李群家在农村),写保证后再来学校。

星期四下午,李群回到学校,把父亲写的保证书扔进垃圾箱。她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不应该写什么保证书。星期五,学校老师再次将李群赶出校门,逼她将被褥也拿回家。

◇修炼传播“真善忍” 初二女生被逐出校门

艾丹,女,十四岁,原湖南郴(音“沉”,第一声)州苏仙区荷叶坪中学二年级学生,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看到社会、学校不正之风盛行,为了让大家遵循“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艾丹向身边的老师、同学洪扬法轮大法。

二零零一年下学期,有些同学也想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如饥似渴的阅读宝书《转法轮》,被不明真相的同学报告给班主任。班主任怕担责任,向学校反映。校长胡歌声气急败坏地向区610报告,强行把《转法轮》没收,并且呵斥艾丹:你怎么还敢带其他同学炼法轮功?区610人员立马开着轿车来到了学校,责令这些学生停课,进行非法讯问和施压。强压下,艾丹和其他同学被迫写了保证书。

几天后,艾丹回到家,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学生没有错,我希望同学、老师都重德行善,做一个好人也没有错,我怎么能保证不做一个好人呢?她毅然来到学校向校长递交一份“声明”,表达自己坚修到底的决心。校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威逼艾丹:“你要炼法轮功就不要读书了。”“就是开除我也要炼法轮功。”就这样艾丹被强暴地驱逐出了校门。

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书读,艾丹的父母很是揪心,他们想方设法在市内联系了一所学校,并交了两千元的额外费用,总算让艾丹重新挎上了书包。谁知荷叶坪中学又跑到艾丹就读的新学校挑拨是非、百般阻挠,致使艾丹再次失学。

◇拒绝写“保证” 河北衡水初一女生康家琦被勒令退学

河北省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康彦祥(原衡水市科技局干部)、刘红銮(衡水市第二中学优秀教师)夫妇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屡遭绑架、关押、洗脑及经济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中旬,衡水市洗脑班预谋绑架刘红銮,为了抵制洗脑班的迫害,刘红銮被迫流离失所;九月底,康彦祥被从单位绑架到洗脑班遭残酷迫害,一度生活不能自理,后逃出魔窟,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在康彦祥被关押在洗脑班、刘红銮流离失所期间,他们在衡水二中上初一的女儿康家琦,因向同学讲真相,拒绝写不修炼的所谓保证,被校长刘石刚勒令退学,被非法剥夺受教育的权利。康家琦被迫辍学,一年后转学。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恶警为抓捕康、刘夫妇,对康家琦进行跟踪,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和正常学习。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夜,夫妻俩再度被衡水市公安局伙同枣强县公安局绑架。二零零五年三月,康彦祥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

◇成都初中生坚持修炼讲真相 被勒令退学

黄晶,成都市七中育才中学初二年级学生,因信仰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学校和同学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同学向学校领导告密。二零零三年下半学年末,学校教导处要求黄晶放弃法轮功,但黄晶坚信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不妥协。二零零四年新学年开学后,黄晶再次向同学讲真相,被学校勒令退学。黄晶被迫在外寻找愿意接纳的学校。

◇重庆初中生讲真相抵制洗脑班 被绑架精神病院强行灌食

陈思,少年法轮功学员,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东风化工厂,初中学生。二零零一年暑假期间,陈思同旋旋(化名)大姐姐一起去发真相资料被抓,尽管她年纪小,警察仍对她拳打脚踢。后陈思被送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一科的警察多次逼迫其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们坚决抵触中共迫害信仰、人权的恶行,不报姓名、住址,以绝食抗争,最终小陈思被警察绑架至歌乐山精神病院进行强行灌食达半月之久。

即使这样,邪恶坏人也没达到目的,最后他们将陈思的照片登在报纸上查找其身份,将其父亲也骗进洗脑班,但不准父女见面。在学校开学之即,610人员以其不放弃信仰而拒绝让其回到学校上课。

◇更多案例:

﹡李雪,女,家住成都市郫县唐昌镇火花村,就读于郫县友爱职业学校,品学兼优。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认定做好人没错,信仰真、善、忍没错,拒绝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岁的李雪被无理开除学籍,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女孩就这样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

﹡山东招远辛庄镇西汪家村法轮功学员王和江、张淑芹夫妇,从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被公安非法关押,张淑芹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关押于长春黑嘴子监狱,王和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关押于山东王村劳教所,十二岁的女儿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被勒令退学,与姥姥相依为命。

﹡李欣欣,吉林省永吉县中学生,二零零四年,因向同学讲法轮功真相,被勒令停课,其父李百龙也一度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辽宁省昌图县第一高级中学二年十一班学生王哲,就学校政教处主任在全校师生广播大会上诬蔑法轮大法一事,向学校老师讲真相,被校方勒令停学。四月六日,王哲母子去学校要求返校上课,校长孙玉辉与公安局联络,县委副书记、县国安大队数人将王哲绑架,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

﹡刘文娟,女,福建建瓯市建瓯三中学生,二零零七年,建瓯市国保大队、教育局、校领导、教师多次逼刘文娟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刘文娟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校长林建峰以种种借口阻挠进班级。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被校长遣送回家。十二月二十八日,被建瓯国保大队林晓明、张邦辉等恶人非法拘留在建瓯拘留所十一天,学校借此逼迫刘文娟写退学申请,刘文娟被迫失学,流离失所。

﹡河北涞源县职教中心一名女初中生,在上语文课时,写了一篇作文,指出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迫害,被语文老师马建平发现后告到班主任李小辉那里,班主任李小辉又向校长李志强告发,该学生被涞源县职教中心校长李志强勒令停课。

﹡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郯城县实验中学十六岁学生孙新娟因发放了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校长李培来,副校长徐祗路向610告发,被送到郯城东关派出所非法监禁和审讯。遭派出所警察的恐吓,随后郯城610、郯城警察国保大队朱军等非法抄家绑架了孙新娟的父母孙德建、张丙兰夫妇(三十七岁左右),抢劫走大法书籍、一些真相资料、大锅盖等一些家用电器。